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九(?)]绝处

很久之前的一个脑洞,本来想让小伙伴产了喂我的,但是她→_→

到END之前无CP,END之后有冰→九注意。原先只想搞搞九妹,后来觉得搞搞冰哥弄成开放结局(?)也不错。

就是想写一个九妹放弃治疗的故事【。

以及水平所限有的东西表达不出来/不准确,OOC注意【【【


绝处

 

在一片混沌之中,沈清秋睁开了眼睛。

他在清醒的第一时间皱起了眉。周围是一片混沌景象,像是点缀着繁星的暗色夜空,又到处浓雾迷蒙,像是梦境中朦胧的幻境。

沈清秋——沈九无法判断出自己身处何处。他又试图观察自己。他发现自己自从睁开眼睛就保持着站姿,而当他抬起手时,他看到自己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光,竟然像是灵体一般,只是没有那么透明罢了。

这是哪?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的头突然像是要被撑爆一样剧烈地疼痛起来——无数的过往在他脑海中产生探询之意时疯狂地涌了进来,过去的一幕幕就这样毫无掩饰地从他意识中掠过,将那最惨烈的事实展现在他面前。他的额上渗出了冷汗,企盼着这疼痛消失的同时,竟然莫名产生了一种自己仍然存在的实感。

这疼痛没有持续很久,很快他就走马观花似的重温完了自己的生平,直到自己身死道消。他确实知道自己已经死了,毕竟这也正是他一直所期盼着的,只是看周围的景象,这里也并不像死后魂魄应该去往的鬼界。

那么,这是什么地方?

“此处是世界的间隙,欢迎你的到来,沈九。”

一个空灵而朦胧的声音突然响起。沈九下意识回过头,只见自己身后一个散发着淡淡黄光的光球漂浮在空中。不等他怀疑这声音的来源,那光球便再一次发出那种毫无起伏的声音。

“你的命途因为不知名原因曾遭到篡改,这违背了天道法则。”光球顿了顿,“你可愿意重新经历你的人生?”

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不知名物体,沈九是颇抱着怀疑态度的,面上不动声色的同时他的头脑却在飞快地运转。他不开口,光球也就不再出声,许久,这个空旷的空间才响起了沈九的声音:“如果我重新经历,会有所改变吗?”

“这全看你自己的选择。”光球回答。

沈九的心上一瞬之间闪过了许多念头,他竟感到有些心动——如果这个光球说的是真的的话。如果能重新来过,他是不是能避开秋剪罗,七哥也不会——

沈九突然倒吸一口凉气。他突然之间想到了什么,对着那光球问道:“洛冰河可是天道选中之人?”

他隐约听到过类似的说法,有的人能历经磨难、大难不死,是因为他被天道选中,因此有远超常人的气运,能够不断逢凶化吉。而洛冰河正是完美对应这一切条件的人。

在听到不知到底为何物的光球的回答之后,沈九的脸上浮现出了疲惫的神色。

“我不愿意。”

他了解自己。如果自己的人生能重来,自己也一定会厌恶甚至是憎恨洛冰河,最终走向与前世相同的结局。虽然上辈子他从未认输,但这不代表他还想再承受一次。就这样了结也没有关系,只是仍有遗憾和憎恨而已。

“你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光球似乎并不接受沈九的答案。

沈九仍然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了,就这样吧。”

“你的命运是可以改变的。”光球再一次做出相同发言,下一秒沈九面前就被一道光划出一面水镜,上面显示出苍穹山派的景象。在看到水镜内容的瞬间沈九呼吸一促,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对苍穹山派有所歉疚。

然后他又一次听到了光球那平淡无波的朦胧声音。

“你的命运……可以改变。”

下一秒,沈九就感觉意识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转向了那面水镜。

 

沈九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清醒着经历这一切的。不知道那个光球用了什么超乎常识的力量,他的意识竟然被牢牢地锁定在那面水镜显示的内容上,从一开始的迫不得已到后来莫名其妙地移不开目光,他被半强迫地看完了水镜中发生的一切。

水镜中的主角也不是别人,正是沈清秋,可在看到那个沈清秋的第一眼,沈九就知道那个沈清秋绝不是自己——眼神是骗不了人的,自己怎么可能会有那么一双毫无阴鸷的眼睛呢。而当洛冰河出场的瞬间,沈九心思一转,就已对光球的行为目的有了些头绪。

于是在那之后,他静静地观察着水镜之中“沈清秋”的一言一行。许多事情与他前世所经历的一模一样,虽然过程有些曲折,但某些糟糕的后果却始终没有出现。柳清歌没有死,宁婴婴和明帆都还是宠爱的弟子,岳清源好好地活着,洛冰河也没有成为他所认识的那个没有心的魔鬼,而那个“沈清秋”也有了一个不错的结局——尽管在沈九看来这种结局自己绝对不会接受,然而水镜中“沈清秋”满足的表情骗不了人,他的所有选择、一言一行都骗不了人。

水镜中的“沈清秋”得到了幸福。他做到了自己做不到的一切。

“所以,你给我看这个,是有什么目的呢?”沈九低语,脸上却露出释然的神情。他隐约意识到光球是想用水镜中发生的一切来向自己证明他的命运可以改变,却忘记了那个“沈清秋”并不是他,“沈清秋”的选择,未必是他沈九的。

那一切看起来都很美好,除了最终“沈清秋”和洛冰河结为道侣让他不能接受之外,他从前所希望的事情都实现了。

但他是沈九。

他做不到。

“我做不到的。”沈九摇摇头,不知是说给谁听。他看向那个光球,不知是不是因为水镜的关系,光球的光芒已经比之前黯淡许多。在他再一次坚定的拒绝之后,光球倏地一闪,在原地炸开成了无数光点,那些光点最终汇成了一条暗黄色的路,而在路的尽头是无限的漆黑的虚空,沈九能感觉到,有死气从那个方向传来。

沈九却露出一个笑容来。

或许能被称为“前世”的自己的一生,对他来说实在是过于惨痛。在经历了许多之后,沈九甚至觉得把一切都忘记是不错的选择。忘记那些人的死。忘记自己的悲剧。忘记那个被他亲手推入深渊、浴血成魔的洛冰河。无论眼前的许诺如何美好,他早已失去了重来一次的欲望,或许就连勇气也已经消失殆尽了吧。如果真的有其他的世界,而那些他所在意过的人也能好好活下去的话,那可以说是再好不过,只是他已经不想再尝试了。

就这样吧。

我放弃。

他在心底对自己说,踏上了那条通往彼岸的路。

至于未知的彼岸是黄泉还是无尽的地狱?他才不在乎。与其殚精竭虑、战战兢兢地重活一世,倒不如就这样干干脆脆地毁灭。

但愿此处就是他的绝处。

 

 

END.

 

 

沈九整个身子即将消失在无尽黑暗之时,一只有力的手突然撕裂了虚空向着他抓去,然而沈九的身影刚好错过那只充满了怨怒的手,终于完全被死气沉沉的黑暗所吞没。

那只手的主人在下个瞬间就穿过虚空的缝隙出现在了此处。洛冰河看看四周,很快锁定了方向。他的脸上露出一个扭曲的笑,不知是因为仇人不得好死而感到快意,还是因为自己内心产生了本不该有的想法而感到不快。

“沈清秋……”口中出现那个他执念一生却仍不知是什么感情的人的名字,洛冰河的眼中有挣扎一闪而过,但随即就化作了坚定的信念。

不必急于这一刻。只要让沈清秋无法脱离自己的掌心,他可以慢慢地确定,自己的愿望究竟是什么。无论如何,这里不会成为沈清秋的终结之地。

下一秒,洛冰河消失在了原地,而在沈九刚刚消失的地方,闪过了一道吉凶难料的红光。

 


真·END.


评论(1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