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24)【完结】

2018.6.1

因为前面有两章被和谐了然而我并不知道关键词所以传个txt……原来想写番外的,然后就没有然后了_(:зゝ∠)_还是先传本体,如果有番外以后再更新【。

最后感谢喜欢这篇文的小伙伴><

链接:https://pan.baidu.com/s/1BcRc5IeN9IOA_lzha6P9Aw 密码:8fq8

-----------------------------------------------------------------

赶在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把这一篇完结掉啦嘻嘻嘻嘻嘻

有一种“终于把坑填完了”的感觉,真是……不容易啊_(:зゝ∠)_

暂时没有txt,也许后面会有番外?如果确定没有番外了我就放txt……【喂

总之,感谢一直以来喜欢这篇的小伙伴们能忍受我这么坑坑坑坑坑……希望来年加油(。)

最后祝所有看到的小伙伴新年快乐!~\(≧▽≦)/~


24.

由于快斗的伤势,尽管有些担忧现场的状况,两人也就放弃了重返现场的念头。

“毕竟还有爸爸和白马君在呢。”看到快斗毫不掩饰一脸纠结的样子,青子反而先放宽了心态,“你做的已经够多了,剩下的交给爸爸他们就好——你多少也信任他们一些嘛。”

“……也对。”见青子如此有信心,快斗也认同了她的看法,或许在过去的那段时间里,他确实是过于信任自己,却又过于不信任他人了……思及此处他笑着摇了摇头:“那我可就要先休息啦。”

青子眨了眨眼睛:“我也是这么想的。”她顿了顿又道:“其实来之前我有联系白马君……等一切事情结束后他会发邮件给我的,所以快斗就安心休息吧!”

“所以白马其实也知道你……?”快斗没有说完,但他相信青子知道他想说什么。这么看来青子知道自己身份的事白马也比自己知道得要更早,甚至还在之前商讨作战计划的时候瞒他瞒得彻底……

“红子也知道的哦,显而易见吧?”青子调皮地吐了吐舌头,一副恶作剧成功的样子,看得快斗无奈地扶住了额头:“看来青子你还真是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成长到了我不知道的程度啊。”

“快斗不是也瞒了我那么久?”

“……我知错啦。”快斗笑着道了歉。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青子就催着快斗躺下睡觉。快斗在床上躺好后才发现这里没有给青子休息的地方,挣扎着想爬起来,又被青子一下子按了回去。

“如果快斗不赶快睡觉的话,我就告诉寺井爷爷明天早餐吃鱼哦?”青子眯着眼睛威胁。

“可是……”

“我今天白天睡了一天啦。虽然睡不着,但是红子帮我睡了一个好觉,所以快斗你就赶快睡吧,明天还要早起把消息告诉你呢。”青子坐在床边,一边说着一边握住了快斗的手,“我觉得快斗你还是早点把之前没睡的那些觉补回来哦?”

感受到少女温柔言语中的强硬,快斗也没有再多辩解,毕竟新添的伤口确实增加了身体的负担,这一个晚上对他来说也过于刺激了,生理和心理双重的疲惫便在此时袭来,盖上了他的双眼,只不到一会儿他就进入了梦想。

青子静静地注视着快斗平静的睡颜,却毫无想要睡觉的意思。可能是这个晚上发生的事情太刺激了。她苦笑着想,刺激到自己完全不想睡呢。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感到莫名的安心,突然觉得,就这么一直下去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真是难得看到快斗这么安静这么乖的时候呢。想到这里青子忽然笑了出来,为此时的安宁,也是为这之后美好的期待。

既然不打算睡觉了,那么就让我好好地陪着你吧,快斗。

快斗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正看到青子神采奕奕地告诉他:“白马君那边来消息了!除了那伙人的二把手侥幸逃脱,整个组织都落网了!”

“诶?”显然刚从睡梦中清醒的快斗还没有适应过来,但随即他就激动地坐了起来:“真的吗?!——诶诶诶诶诶好痛!”

“你太激动啦!”嘴上这么说着,青子的动作却很温柔,在快斗因为牵动伤处而疼得龇牙咧嘴时她选择扶快斗再次躺下。

“没办法嘛……”快斗一边小声嘟囔着一边暗自庆幸青子没有嘲讽自己过于激动——在快斗的概念里一句“你太激动”显然算不上是什么嘲讽——毕竟父仇得报,自己也算是得偿所愿,此时心里就算是掀起滔天巨浪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不过丰富的怪盗经验让快斗很快冷静了下来。

“所以……我今天可以去现场看看吗?”虽然很想去,快斗怀疑如果自己不征求到青子的允许的话,自己的下场会很凄惨。

“虽然很想说不可以……”青子故作严肃地板着脸,下一秒就绷不住了似的眨了眨眼睛,“让我推着你去的话,就没有问题哦!”

又像往日那样随便聊了几句,青子就请来了霜月医生,在得到了霜月医生的诊断结果后,青子推着快斗出了门。

“我活了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坐这种东西诶……”

“反正坐轮椅也不是什么好事。”快斗怎么和小孩子一样坐个轮椅都觉得新鲜啊。

“青子小姐你把心里话说出来了喂。”

“有、有什么不能说的!快斗大笨蛋!”

“我怎么又成大笨蛋了啊——”

“哼!”

“说得好像青子就不是笨蛋一样。”快斗小声嘟囔着。

“黑、羽、快、斗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嗯?”听觉敏锐的中森青子小姐当即露出了一个和善的微笑。

……

于是早就接到消息到警视厅外来迎接他们的人,就看到这么一幅目害的场景。

“虽然看到两位关系融洽我感到十分欣慰,不过我必须要问一句,你们到底是来看作战结果还是来调情的?”

显然当局者迷的两个人同时闹了个大红脸,然后就噤了声。片刻后恢复能力强一些的快斗先开口道:“当、当然是来看作战结果……”

好吧,他也不是很有底气就是了。毕竟怪盗先生刚刚才意识到自己和青子到底当着白马做了些什么。

白马看看快斗,又看看青子,这才说道:“如果冷静下来了,就跟我进去吧?”

三人一同进了警视厅,尽管以他们的身份出现在这里似乎有些古怪,却意外地没有遭到警官们的围观,很快就到达了目的地。

“打扰,我们进来了。”象征性地敲了敲门,白马就带着快斗青子推门而入,站在房间内等着他们的,正是本次作战的核心成员,而白马警视总监和中森警部赫然在列,众人看到他们三个进来,众多目光瞬间集中到了他们三个身上。

然而快斗心里突然“咯噔”一下,一种不祥的预感油然而生。果然在下一刻,中森警部那雄浑有力的声音就充斥了整个会议室。

“快斗君,你是不是应该和我解释一下,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第一反应是逃跑的快斗当然逃不出去,因为在中森警部暴起的同时,四周响起了愉快的笑声,而快斗身后的白马更是微笑着、体贴地锁死了他们进来的门。

 

黑羽快斗发自内心地觉得,向中森警部坦白从宽比自己直接找警视厅自首更让人心累。

“我觉得我要死了……”如果自己的精神状态能够具现化表示出来的话,他肯定已经开始吐魂了。

“那也没有办法嘛。”觉得快斗这次被爸爸怼是理所当然的青子毫不同情地补刀,“在你把所有人都骗了的时候你就早该做好觉悟啦!”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多亏了青子大人大量原谅我……”快斗整个人软在轮椅上,感觉自己所有的力气在之前面对中森警部的时候都用光了。

毕竟自己从来没觉得警部会这么(加重音)可怕。

“不过也想不到,白马伯伯他们还挺体贴的嘛,白马君这么体贴看来也是有原因的。”

“好好的提白马干啥啊……”意外地听到曾经的假想敌的名字,快斗略不爽。

“我知道的哦。”

青子突然停下,转到了快斗面前,直视着他的眼睛说:“我知道快斗一开始是怎么打算的哦。”

“什、什么嘛……”感觉到青子目光中的威力,快斗感到十分心虚。

“快斗其实打算今天就向警方自首的,我没说错吧?”

快斗被青子盯得心中一抖,本能地想要躲避她的目光却发现避无可避,这才视死如归地点了点头,“好、好吧,我坦白,确实是这么一回事……”

“我就知道,所以我早就跟白马伯伯他们提了,让你养好伤再去自首。”

“诶?”快斗多少有点吃惊。

“不过我也没想到他居然这么爽快就同意了诶?”青子看起来也有些疑惑,但随即就换上一副释然的表情,“算了不管了,反正结果好就行了,后面快斗你就安心养伤吧!”说着说着,青子就好像开始自说自话起来,“反正也放假了,从明天开始,我就每天监督快斗,你一定会恢复得很好的……”

听着青子的絮叨,快斗也不禁放下了刚起的心思。警视厅到底在想什么,对他而言已经不重要了,至少不需要让他此时就去推测他们的动机,现在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听着青子和他说话,要是能一直看到她的笑脸,那就更令人开心了。

毕竟,这一刻是如此的美好。

 

一个月后。

少女忐忑不安地在警视厅外来回走动,嘴里不停地碎碎念。毕竟就算早就知道了之后会发生什么,她还是忍不住期盼着会有奇迹发生。

而命运之神并不打算让她失望,就在青子觉得自己已经不可避免地要面对分离的时候,一头乱发的少年双手插着口袋从警视厅正门走了出来,在看到那个身影的瞬间,少女就不可置信地朝着他跑了过去,并紧紧地抱住了他。

“没事啦……”快斗安抚般轻轻拍着她的背,“警方告诉我,他们不打算公开审理了。”

“诶?”眼角犹自挂着泪痕的少女闻言离开了快斗的肩膀,讶异地看着他,“为、为什么呀?”

“他们说我还算未成年人,而且……”想到刚才笑得老奸巨猾的白马警视总监,快斗无语撇了撇嘴,“警方跟我提了个条件,如果我能帮助他们破获另一个犯罪团伙的话,就直接赦免我的所有罪行。”至于警视总监还告诉他,不提前通知他这个消息让他安心的原因是中森警部认为他应该受点教训什么的,快斗就决定烂在心里了,反正他也并没有提心吊胆就是了。

“那会不会很危险啊?”青子担心地看着他。虽然知道快斗的本事,真到了这种时候青子还是忍不住担心。

快斗伸出食指摇了摇:“不管是什么危险,在我的面前可没有突显存在感的必要哦?”

听着快斗浮夸的腔调,青子就知道快斗是想让自己安心,转念一想自己现在也有点能帮助快斗的能力,也就下定了在之后也要帮助快斗的决心。

“那我就放心啦,毕竟快斗无所不能嘛。”想通之后,青子的语气也轻松起来,“我之前还以为今天之后就再也见不到快斗了呢,白担心好久。”

“在一切结束之前也许会有见不到的时候。”看着眼前一直担心着他的少女,快斗心中柔软一片,“不过我保证,不会很久的。”

“嗯!”

当然。快斗在心中保证着。他相信在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他就能回到和她的日常,然后和青子一起渡过以后许许多多美好的日子,迎来一个又一个崭新的黎明。至于怪盗基德,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地尘封在人们模糊的记忆中。

怪盗基德属于夜晚。

而黑夜终将过去。

 

END.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