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22)

我已经不会写文了。迷之节奏。

之前因为开学焦虑+开学+自己浪所以好久没更,今天想起来了,结果_(:зゝ∠)_

展开奇怪预警。要知道魔快是一个有魔女和魔法存在的世界观。


22.

快斗几乎能够感受到子弹朝他飞来时空气的流动。

那一瞬间他想了许多事。

警方的人到了,组织很快就能伏法,自己也终于能大仇得报,不过这一颗子弹他大概躲不过去了,这一次潘多拉的能量恐怕不足以支撑他在受到致命伤害后还能存活,也许自己真的就要死了吧……

如果千影女士在这里,一定会被她揪着耳朵教训的;寺井爷爷大概又要经历一次和搭档的魔术师死别的惨痛。虽然没有坦诚的交往过,白马应该也会为自己这个宿敌伤心吧,红子绝对会骂他明明知道危险还要硬上,警部也会因为失去了一直追捕的敌人而怅然若失吧?

还有青子……

一个名字突然闪过他的脑海。他来不及在心中表达对女孩的歉疚,就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瞬间闪到了他的身前,紧接着便传来什么硬物碰撞的声音,让他失去了对那可本来已经近在咫尺的子弹的感知——而事实上那颗子弹在上一刻就被眼前突然出现的那人用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挡了回去,无力地落在地上。快斗只觉眼前一花,身体就被突然抱起,随后就感觉到了从高空坠落的失重感。

那个人抱着他,从天台上方跳了下去。

失重感只是一瞬,下一秒他就发现自己和那个人都稳稳地停在了半空。他下意识看向那人的脸,一句道谢的话还未出口,映入眼中的清秀面容就让他的扑克脸彻底破功。

“青、青子?!”

口中叫出的青梅竹马的名字险些破音,快斗怀疑起了这个世界并非真实的可能性,而那疑虑只存在了不到一秒,就在抱着他的人开口后烟消云散,只留下随即涌上的巨大的愧疚感和恐惧,以及在惊愕之后才再次感知到的从腿上传来的痛感,只是比起在眼前发生的事,疼痛似乎也并不算什么了。

“当然是我了!”青子好像早就知道基德的真实身份是的,面上没有丝毫讶异,反而在瞥见快斗那突然之间惨白起来的脸色后露出一丝不忍来,嘴上还在抱怨,声音却变得轻柔,“快斗真是的,怎么能做这么危险的事呢!”

快斗一时有些晕眩。情况过于复杂以至于他竟觉得大脑反应不及,张了张嘴却在看到青子那张一如往昔的脸庞时又把本来想说的话咽了下去——青子是在生气,不过好像不是因为自己骗了她?

几句话的功夫两人就已经落到了地上,此时的快斗才意识到之前自己好像一直被青子公主抱着,扑克脸又崩了一次。看到快斗面色有些古怪,却又不似刚刚那般沉重,青子不觉心中一松。

“你这次真的是太不小心啦!”青子一如往昔地关心着青梅竹马,仍然抱着快斗走向了旁边的长椅。时间不早,夜间的公园很安静,几乎没有人会在晚上到公园来,更何况为了布局抓住那群恶徒,这里之前被警方有意无意地清场了,青子这才选择了降落在这里。她扶着快斗坐在长椅上,目光所及俱是血污,快斗腿上的伤口更是让她的心仿佛被什么狠狠揪住了一样。

感觉到青子动作有所停顿,快斗就注意到青子的目光停留在了哪里,青子堆满担忧的神情让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男孩子受点伤没什么的……”

“怎么可能没什么!”青子红着眼眶吼了出来,下一刻就看到了快斗略带错愕的表情,知道自己恐怕是吓到快斗了。她想告诉快斗自己是多么担心他,让他以后不要再这么不顾自己,可最终什么都没说出来,眼泪却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

快斗被青子突如其来的眼泪吓了一跳,下意识就想伸手替青子擦去眼泪,然而当他毫无知觉地想站起身来时,腿上传来的剧痛才提醒他自己正处于一个什么样的境况,尽管快斗竭力地想要抑制那声因疼痛引起的抽泣声,青子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

“你干什么!快坐下!”青子看到快斗伸出的手就知道他要做什么,心中却又忧虑他有伤在身,急忙出声制止,随即脚下一转在快斗旁边坐了下来。奇妙的是,这一番动作之后,她的眼泪倒是止住了。

“我……”

“快斗这次真的太过分了!”青子不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愤怒地看着像是呆住了的快斗,“你怎么能瞒着我们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呢!如果我没有过来,你要怎么办!”

只短短几句话青子就激动起来,眼中是无法掩饰的怒火,泛着红的眼眶却又昭示着她愤怒的根源——她不是不后怕,只要她再晚一点点,快斗恐怕就……

思及此处青子抽了抽鼻子,说不下去了,嘴也紧紧闭着,生怕一张开就要泄露出自己的哽咽。青子突然安静下来,快斗一时来不及反应,只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却又不知道应该往哪放,很是不知所措,最终还是把手收了回来。

毕竟……他还没有向青子道歉,关于他隐瞒的一切。

明明想要安慰她,告诉她自己没事儿。明明想要和她道歉,告诉她自己隐瞒的一切。

快斗不知从何说起,最终陷入沉默。

而现在的他还没有资格去拥抱她。

“其实我一直很害怕。”

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同一时间快斗的双手已经被身旁之人紧紧握住,温暖的气息让快斗感到异常安心。快斗一时不知如何反应,只呆呆地望着面前的少女,却在她刚刚哭过的脸上看到了令人舒心的笑容。

“快斗那么厉害,可是青子却那么没用。”她说,“我们相处了那么多年,可越是长大,我越觉得我其实不了解快斗……明明看起来没有变,可是我知道,快斗已经和过去不一样了。”

青子……

“我本来应该比任何人都更了解你才对……可是作为青梅竹马的我还是失职了,我早就该发觉的,快斗……瞒着我什么事情,我早该察觉到的。”她顿了顿,眼中已经含了泪水,“可是我是那么希望……快斗永远都不要改变,一直陪在我身边就好了……”

“不……”快斗想说不是你的错。眼前的人哭得他心都要碎了,让他迫切地想要安慰这个和自己一起长大的姑娘,让她重绽笑颜——毕竟哭可不适合她呀。

“让我说完。”青子冲着快斗摇了摇头,像是想要向他传达什么让他安心似的,“可是我太胆小,明明已经知道快斗在瞒着我什么事情,我又害怕被快斗察觉到,所以什么也不敢说……我要是能再勇敢一点就好了,否则快斗该多孤单呀。”

青子握紧了快斗的手,眼中仍然积蓄着泪水,眼神却坚定不移。

“青子想要和快斗并肩作战,所以到这里来了。”

“青子……”快斗看着眼前的少女,顿时无言,心中又是感动,又是自责。青子恐怕早就察觉到自己在瞒着她什么事情,可她又是那么体贴的一个人,就算察觉了也不表露一丝一毫,只为了让自己安心,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之后,竟没有责备他,反而责备起了自己——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不正是他吗?

他从没想过要把青子卷进来,他从没想过要把自己最喜欢的女孩儿卷进来——他必须承认,他是喜欢着青子的,也正是因此,他小心翼翼,如履薄冰,在少女面前只会露出笑脸,却隐下其他的一切,直到青子自己揭下了他的面具,直视他的双眼,告诉他她要和他并肩作战。说不高兴是骗人的,可他心里还埋着深深的忧虑,毕竟他还没有将一切和盘托出,而他还在犹豫是否要在此时向青子说清楚。

看着快斗频繁变化的神情,青子却感到十分安心。快斗曾经和他说过,魔术师要有在人前不忘扑克脸的本领,而此时的快斗在她面前已经忘记了要去掩饰内心的情绪……这是不是说明,快斗已经没有必要对自己隐瞒了呢?

她是那么的想要知道快斗的一切。

于是她开口。

“快斗不用多想……”她像过去那般对着快斗调皮地眨了眨眼睛,“我想,快斗瞒着我的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事,所以现在你不用急着告诉我,不过……我需要你做另一件事。”

“……什么?”对于面前这个不再软软糯糯的青子,快斗还有些不适应。

“把你们的计划告诉我……”她笑起来,“然后让我帮你完成它。”

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笑容,在快斗眼中却犹如能够冲破一切黑暗的耀眼光芒。

他沉默半晌,才闷闷地道:“你……不怪我吗?”

“当然怪你!”青子故意顿了一下,在看到快斗脸色瞬间变得极差后才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居然瞒着我做了那么多危险的事,等事情过去了可得好好和你算账!”

意外被青子吓了一跳,快斗却一点也不生气,反而感到十分庆幸,一丝笑意终于爬上了嘴角。

“其实已经没有我什么事了,后面的事情只要交给警方就好……青子已经帮了我最大的忙了。”

他顿了顿,郑重地看向了青子,看得青子也不由得严肃以对。

“谢谢你,青子。”他说,“很抱歉瞒着你做了那么多过分的事……我这就把一切都告诉你。”

不料青子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却驳回了他的话:“本该如此,但是你忘了我可没忘,你得先让我给你包扎才行。”

快斗莞尔一笑:“那就拜托青子小姐了。”

“而且……”青子突然降低了声音,“我也有些事情得告诉你。”快斗一定是心里觉得奇怪,只是体贴地什么都没说罢了。

“现在吗?”

“嗯。”

青子定了定神,直视着快斗的眼睛。

“我已经和红子签订契约,成为了魔法少女,并且继任为潘多拉的下一任守护者,所以才能这么准确地找到你,带着你从楼顶脱身。”

“所以无论如何,我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离开你了。”


TBC.

评论(7)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