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九]易色

群里作业,关键词【山茶】,OOC文笔渣预警。

……哦对了还有内含女装,慎入w

可结合上一篇学习使人快乐食用,不结合也能在最后看到相关注释嗯(。)

又名愉♂悦【不


易色

1.

沈九最近感到心神不宁。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怎么回事,只自己在心里闷着,却又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被什么乱了心神,而这就直接导致平日里本来也不怎么爱笑的他在弟子面前也时刻是一副清冷的表情。宁婴婴仗着沈九宠她,在众多弟子哆哆嗦嗦地期待中试着问了问,却只得到一句“无事”和一张依然没有变化表情的脸便败下阵来不敢再问。

“师尊大抵是遇上什么忧心事了。”宁婴婴这样判断。往日沈九就算没有笑脸,当她凑上去时沈九神色也总会缓和些,今日却不似往日那般。明帆听她断言,垂着眼思索片刻,小心翼翼道:“你不觉得,师尊最近,很像是五年前……”

明帆的话没说全,宁婴婴便领会了他的意思,发出“啊”的一声才反应过来,立刻用手捂住了嘴,露出一副讶异的表情:“不、不是吧……”

明帆与她对视一眼,两人便都不再说话了。

好担心师尊啊。两人不约而同地想。

 

2.

沈九试图用各种方法让自己静下心来,却都收效甚微。结束了当日的修炼后,他立即起身拿起修雅剑就御剑下了山,没有告知任何人自己的去向——只是看起来多少有些自暴自弃的意味。

他最近真的是过于烦躁了,就好像回到了五年前洛冰河刚刚坠落无间深渊的时候。直至此时提及洛冰河时沈九都忍不住怒骂一句小畜生——洛冰河坠落的时候,他本想拉他一把,却因为距离太远而未能做到,眼睁睁看着洛冰河脸上带着惊讶掉了下去,自那之后他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只是最近这些日子,那种感觉又回来了,这才导致他近日里总是不能集中精神。

他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事实上沈九隐约感觉到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但他不相信会是什么好事,那么也只能是坏事了。

带着这种想法,他来到了怡红院门口。

 

3.

房间里满是鲜艳的布置,很是符合烟花之地的气氛,窗沿上置着一炉熏香,熏得整个房间都被淡淡的烟雾缭绕,沈九一入门便嗅到了带着些脂粉味的香气。

沈九刚刚和老鸨点了一个姑娘,自己先上了楼来等着,不多时门外就传来富有节奏的敲击声。沈九应了声“进来”,闻声望去,只一眼就皱起了眉。

应声而入的女子一身大红色的罗裙,头上别着一朵盛放的山茶,鲜艳的红色将她那张本来就异常标致的面容衬得更加明艳动人,尤其是额上那由朱砂汇成的纹路更是娇艳欲滴。那女子身形高挑,只是在罗裙的掩盖下看不出女子特有的曲线,尽管如此她的面容就已经能让无数人为之倾倒——然而正是这张可以称得上举世无双的脸,让沈九产生了违和感。

沈九动了动嘴唇,还没说出什么来,就见那人几步到了沈九面前——距离近了沈九才发觉这人竟然比自己还要高出一块——嘴角勾出一个笑容来,居高临下地开口。

“师尊,好久不见。”

 

4.

“洛冰河。”沈九此时竟意外的冷静,之前的种种不安在此时一扫而光——不管是吉是凶,尘埃落定之时,人总能接受既定的事实,沈九如今便是如此。他的思绪迅速地运转着,一眨眼功夫就将种种可能性考虑了一遍,然后在下一刻拔剑出鞘,冰冷的剑身上映出了面前之人笑意深深的眼睛。

“师尊为何如此激动?”沈九只拔了剑出来就没有再下一步的动作,洛冰河却好像就算沈九再进一步也无所谓似的,很是淡定地看着他。

“……小畜生。”看到洛冰河似乎并没有再进一步的行动的样子,沈九心中暗骂自己一声,稍微放松了些,不再像之前那般紧绷,口中也自然而然地说出了带着刺的话语。他又细细将眼前那人打量了一番,面上露出讥讽之意:“我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变态的爱好。”

洛冰河挑眉道:“我以为师尊会先为弟子平安归来而激动一下。”

“这有什么好激动的!”沈九立刻反驳回去,随即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举动略显心虚,目光移开了些,却不想这点细节都被洛冰河看在了眼里。洛冰河心中一热,下一刻就欺身而上将毫无所觉的沈九扑倒在了身后那张床上。骤然之间被人撞倒在床上,身上还趴着那么大一个人,沈九下意识便要挣扎,还没来得及动上几下就被洛冰河制住了。沈九仰头对着洛冰河怒目而视,却发现洛冰河的神情意外的柔和了下来。

沈九一愣,就听洛冰河异常诚恳的声音:“师尊,我喜欢你。”

 

5.

沈九额头几乎拧成一个川字,沉默半晌才低声道:“……别开玩笑了。”

“没有哦。”洛冰河俯下身轻轻地亲吻着沈九的额头,像是想要帮他抚平心中的不安,神奇的是沈九竟然真的因为这个轻柔的亲吻而眉间舒展。他大睁着眼睛,看着洛冰河缓缓抬起了身子,想要动一动却发现身体不知什么时候被定住了。

“你要做什么——”

“嘘。”洛冰河见沈九已经被术法制服了,便松开了按着沈九的手,直起身子来笑道:“良辰好景,不如让弟子来服侍师尊做些应景的事情吧。”

沈九此时才得以近距离看清洛冰河的装扮:他的脸本就白皙,离近了看就能看出他脸上那一层淡淡的粉,眼睛上下还特意打上了淡红的眼影,为他增添了几分妖艳之美,唇上的颜色也鲜艳得恰到好处,只这一处点缀就让他整个人看起来都明亮起来,一瞬间沈九竟然忘了眼前之人是个货真价实的男人,心底突然涌起了一丝怜惜——对于女孩子,他从来都是温柔体贴,甚至是存了几分依恋的。

洛冰河见沈九的眼神多了几分迷离,顺势解起了沈九的衣服,毫无反抗之力的沈九几下就被洛冰河扒了个干净,反应过来的沈九眼中虽然满是气愤,眼底却多了几分爱惜。很久以前偷偷潜入过沈九梦境的洛冰河当然知道原因,动作间也多了几分温情。他轻轻地搂住了身形僵硬的沈九,在他耳边轻声道:“师尊只要享受就是,弟子一定会让师尊快乐的。”

 

6.

这一场性事持续了很久。沈九恍惚间看见洛冰河模仿着女子的姿态褪下衣裙,而且还故意作出衣衫半退的魅惑模样,将自己摸得舒服得忘了身在何处。他还记得洛冰河似乎附在他耳边说了什么令人心跳不止的话。

“我从第一次见师尊,就喜欢上师尊了。”

“我知道师尊不喜欢我……那也没有关系,我会让师尊舒服的。”

“最喜欢师尊了。”

……

洛冰河到底都说了些什么,他已经记不太清了,只有那一朵鲜艳的山茶在他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想象中的画面是模糊不清的,那朵别在洛冰河发间的艳丽山茶却异常清晰——在他被洛冰河送上云端之后,他看着洛冰河脸上带着笑,摘下了那朵盛放的花,插在了他散乱的发间。

他还记得洛冰河当时说的话。

“遗以山茶,师尊欲以何为报?”

 

7.

朦胧间沈九睁开了眼睛,下一刻就看到了身侧的洛冰河。洛冰河两眼含笑,正玩味地看着他。

沈九盯着洛冰河看了半晌,才迟疑道:“……是梦?”

“师尊英明。”洛冰河点点头认了下来,迎来的是一记根本没怎么用力的拍击。

“没想到你还有这种变态的癖好……”沈九收回了手斜眼看他,心里却暗道自己愚蠢——若是第一次相见,洛冰河那时本该从未通过人事,怎么可能将自己弄得那般舒服。思及此处,沈九竟害羞起来,脸上颜色虽不显,突然四处游移的眼神却出卖了他。

洛冰河握住了他的手。

“师尊莫要动气。”洛冰河故意一本正经道,“弟子做女子装扮可还合师尊的眼?若是师尊喜欢,弟子天天穿也是无妨的。”

对上洛冰河明亮的双眼,沈九选择缴械投降。

“……小变态。”

他轻声嘟囔着,回握住了洛冰河的手。

 

END.

 

这篇的前提是九妹因为打飞机聚聚的话成功救了柳清歌,所以柳清歌没死,也和七哥消除了误会,没有自暴自弃的九妹放弃了虐待冰哥,在尚清华和掌门的努力下九妹虽然没亲近冰哥,冰哥还是喜欢他,在看到九妹想要救他的一刻才知道九妹并不是真的恨他,回来后俩人就搞在一起了,然后冰哥玩了个情趣。



评论(6)

热度(129)

  1. 鬼狐女王蓝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