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九]学习使人快乐

OOC预警,相声一样的……冰哥要被我蠢死了_(:зゝ∠)_

主要就是打飞机巨巨的介入让世界线发生了变化……的故事【。

1.

沈九觉得尚清华最近好像变化有点大。

虽然那副畏畏缩缩的样子没怎么变,那双眼珠子却是亮了不少,感觉整个人都多了几分灵气似的。

至于他为什么会突然觉得一个平时接触并不算太多的人变化有点大,是因为尚清华最近总是利用各种机会向他搭话,比如十二峰峰主会议一结束,岳清源还没来得及开口,那个相貌周正却总是透着一股子猥琐气息的尚清华就先凑了过来。

“沈师兄……”

沈九右眼皮一跳:“何事?”一开始沈九还会暗中计较一番尚清华找他到底是有什么事,几次之后他觉得耳朵都要听出茧子来了。

“沈师兄我觉得你应该对你弟子好点。”每次都是说完这么一句话扭头就跑。

沈九:“……”

莫名其妙。

一次两次也就算了,结果每次会议结束尚清华都来这么一出,就连岳清源也觉出奇怪来了。最近这一回尚清华刚走,沈九还没反应过来,岳清源就迎了上来。

“清秋师弟,尚师弟最近是不是……”岳清源话没说全,他知道沈九定然知道他是想向他询问尚清华的情况。

“不知道是脑子里哪根弦搭错了吧。”沈九没好气道。

“我似乎是听他劝说你对弟子好一点?”岳清源有时候无意中听了一耳朵,倒也大概知道尚清华和沈九说了什么。

沈九点了点头,看起来烦的要命:“正是,既然师兄都知道,还要劳烦师兄有时间多关心关心尚师弟看看他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我先走了。”说罢转身便走。

最近被尚清华说得自己好像都感觉他说的很对了。

希望岳清源管管,别总让尚清华过来自己耳朵边念叨。

沈九这么想着心情莫名好了些,回到清静峰上时也没像往常那般板着个脸,然而下一次十二峰主共同议事结束的时候,沈九又被人烦了。

而且这一次是岳清源尚清华一起上阵,双倍攻击,效果更佳。

 

2.

彻底避免这种奇怪的骚扰的唯一方法就是听他们劝,对弟子好点。虽然并不想让那两人如愿,沈九为了图个清静还是屈服了。

又不是没有法子治你。

这个“你”自然是指在他门下饱受欺凌的洛冰河了。洛冰河天资极其适合修炼,而沈九最嫉妒的莫过于这种天资卓绝的人,收他入门也不会给他好脸色,其他弟子看他那明显的厌恶,自然也欺负起洛冰河来。

既然他们不厌其烦地过来劝说自己对弟子好些,那他照做就是了。

只是到底意难平。

沈九心中愤愤,唇角却露出一丝冰冷的快意。

不就是对弟子好些吗?

沈九当即召了洛冰河来,将堆成小山一样的书丢给他:“回去看书,七日后考试,若是不能通过你就下山去吧。”这番言辞吓得洛冰河一愣一愣的,苍白着脸答了声“是”就想把书抱回去,却不想书册数太多,他还没长成的小胳膊小腿抱不动,挣扎了半天只拿得起不到一半。

“你怎么这么蠢。”沈九看了半天看不下去,唤了明帆来帮他,吓得明帆也是脸色一变,倒是什么都没说,帮洛冰河抱起了另外的那些书,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

“对了给洛冰河换间屋子。”明帆出门时听到沈九这么嘱咐了一句,心里更是惊讶。

洛冰河这小子是怎么得了师尊眼缘的!明帆心中仿佛掀起了惊涛骇浪。洛冰河走在前面,步伐如常,他恐怕并不知道师尊丢给他的这些书……清静峰的藏书啊!多么珍贵的东西!怎么就便宜这个小子了呢!而且师尊还要给他换屋子,那意思不就是别让他住柴房了吗!

唯恐自己再想下去就要联想到“师尊要培养洛冰河当下任峰主”的明帆决定以后好好巴结一下这个师弟。

明帆心中怎么想,沈九并不在意。他隐约觉得自己做的不是一件错事,却又觉得十分不爽,毕竟这就代表着他过去确实做错了。

错就错吧。沈九承认自己就是看不得别人一路顺风顺水,可他自己却屡屡碰上那些倒霉事。不过他会对洛冰河好一点的,再多的他真的做不到。

 

3.

自那日起,每日讲学过后,其他弟子都回去各自修炼,洛冰河就会被沈九叫走,美名其曰单独指导,实际上是听沈九给他讲一些和修仙相关的理论,还有各种杂七杂八的知识,洛冰河也像是没意识到这会耽误他修炼似的,除了第一次来时有点紧张害怕沈九要罚他,之后每一次来时都显得开心极了。

对此沈九也不太能理解。他觉得自己用心够明显了,在别人都在修炼的时候单独授课,占用他修炼的时间,这样就算天资好早晚也会被耽误掉。他不信洛冰河不清楚这一点——那次他丢给洛冰河的书可是不少,说考试不过关要赶他下山也只是吓唬他,结果他居然真的都看完了而且考得还不错,这么聪明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修炼会被耽搁,可若是说洛冰河是个书呆子却又不像。

沈九也不想直接问洛冰河到底怎么想的,只在他下次来自己书房时板着脸训斥了一句:“求学之地,嬉皮笑脸,成何体统?”洛冰河虽然觉得自己只是高兴了点,并没有像师尊说的那般嬉皮笑脸,却也苦着脸应下了,果然下次再来时脸上一副苦大仇深,沈九唇角一抽,又训了他一通,什么“你摆这副脸给谁看”“先贤欠你账吗”之类的说了一通,洛冰河被他数落的都快哭了,沈九才停了嘴,丢给他本书看。

“回去复习去,下次整理好仪容再过来,再摆这张奔丧脸过来我就抽死你。”

洛冰河拿了书跑了,沈九一个人在书房里生闷气。

沈九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生气。大概是因为自己看了洛冰河那张脸就来气吧。他觉得这是最合理的解释了,只是他不得不承认,就读书来说洛冰河真的读得很不错,倒也对得起他尽心尽力给洛冰河单独授课付的心思。

现在可没人说他对弟子不好了吧?

虽然不喜欢洛冰河,沈九的在传道授业时还是非常认真的。

洛冰河果真没有令沈九失望,毕竟严师出高徒,论起学识渊博整个苍穹山派都没有人自认能超过沈清秋,洛冰河后来直接在苍穹山派全派范围内的文试中拔了头筹,岳清源还大大称赞了沈九一番,自然也不会再提“对弟子好些”之事。沈九快慰之余,忽然觉得一股子诡异的目光落在了自己身上,扭头一看却是尚清华在远处,像看着改邪归正的儿子,慈父一般看着自己。

沈九被看得心里发毛,扭头走了。

神经病。

 

4.

苍穹山派最近又出了一件大事。

百战峰峰主柳清歌在灵犀洞修炼时不慎走火入魔,居然被同在灵犀洞修炼的死对头沈清秋给救了!

柳清歌和沈清秋互相看不顺眼由来已久,整个苍穹山派的人都知道,以沈清秋素日作风,看见死对头走火入魔没有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没想到他竟然会出手救人——虽然他没有直接出手,而是上了穹顶峰找掌门去救人,可说到底若是没有他,柳清歌就是死在灵犀洞里都没人知道。

对于山上众人来说,这件事足够他们聊一年,而对于沈九来说,这就很讨厌了。

他并不想让自己救人这件事被宣扬得人尽皆知,更何况人还是岳清源救的,于是他又一次主动登上穹顶峰,要求岳清源约束门人。

“我明白了,交给我吧。”

这一次岳清源罕见地没有多说,也没有挽留他,见他要走就直接把人送了出去。沈九前脚刚走,房内屏风后便转出一个人来,正是黑着脸的柳清歌。

岳清源送完人回来,见他脸色不好,只劝道:“柳师弟这又是何必。”

“……还请师兄指教。”

岳清源知道这次被沈九救了,柳清歌拉不下脸道谢,便来向他讨主意,没想到中途沈九也来了,柳清歌在想出对策之前像是怕见沈九似的,不等他发话就躲了起来,此时才继续之前的对话。岳清源沉吟片刻,给他出了个主意。

几日后,百战峰峰主柳清歌拜访清静峰,沈九称病不见,柳清歌倒也不介意,只在门外异常坦率地朗声向他道了谢谢他救命之恩,然后将带来的一车书堆在沈九房外就走了。沈九在房中避了一会儿发现门外没了动静,开门才发现门口堆成小山的书。

“柳师叔说这是向您道谢的……”目睹了全程的明帆小声在旁边解释,“他自己的藏书。”

救了死对头还被追着道谢这种事沈九也觉得异常尴尬,当时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嘴上一直恨不得让对方死,真的到了生死关头他却毫不犹豫地就想要救人,惶急无措之时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之前尚清华那句莫名其妙的话,这才慌慌张张地跑了出去叫来了掌门。如今被人登门道谢,沈九竟然感到难为情,便拖到柳清歌走才出来。

那些书沈九也没细看就叫洛冰河将它们收了去,“好生研读”——洛冰河跟在沈九身边读书,沈九竟也使唤他很是习惯了,沈九既然这么说,那也就是让洛冰河把书都拿回去看的意思。

所以沈九并不知道,他自己对洛冰河瞒得严严实实的那些指导修行的书和剑谱,在柳清歌带来的这些书里,被洛冰河看了个干干净净。

 

5.

仙盟大会时,洛冰河成了一匹黑马——这个仅在文试中露过脸的青年在仙盟大会中大展身手,成了众人争相询问的人。

“这后生是谁?竟如此年轻有为。”

众人问清了洛冰河身份,便有人向沈九恭维起来,沈九硬着头皮应了几人,便找了托词退去了无人之处,一直带点虚伪笑容的脸这才塌了下来。

看不出洛冰河如此有心计,竟背着他学了这许多。沈九心中生气,却又不好直接训斥洛冰河,这几日见了他就冷这个脸,搞得洛冰河连续几日都白着脸怕惹他生气,却又不知道为什么。

沈九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训斥洛冰河偷学的话来,毕竟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是为了洛冰河骗他生气,而不是因为洛冰河修炼颇有小成。

然后因为师尊一整天板着个脸又不知道原因而被搅乱了心神的洛冰河,在魔族大举来攻的时候失足掉下了无间深渊。沈九原本是想拉住他的,却因为距离太远没能救成,洛冰河最后只留给沈九一个既惊喜又绝望的眼神,就消失在了沈九的生活里。

修仙界自然因为此番变故大为震动,仙盟大会之后就各自匆忙打道回府调整策略,苍穹山派也不例外。

只除了沈九。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了,自洛冰河坠落无间深渊后他就心神不宁的,别人和他说话他也听不进去,眼前不断晃过洛冰河坠落的影像,有时他甚至会突然伸出手想去抓住什么,却只能触碰到虚空。沈九的精神状态让岳清源吓得不轻,赶紧叫了清静峰弟子将沈九接回去好休养。

这段日子沈九想了很多。他是讨厌洛冰河的,这一点他从不否认,因为他嫉妒洛冰河,天资优越,又被人所爱,沈九自己被人误了仙缘,见洛冰河修仙顺利,才会对他诸多不满,最后因为被人反复劝说才取了只教他书本知识不授修炼之法的法子。

可他对洛冰河仅仅是厌恶吗。

为了占用洛冰河修炼的时间,沈九大部分时间都是和洛冰河独处的,洛冰河对他如何他最清楚。洛冰河极会看人脸色,对待自己时总是小心翼翼的,怕惹他生气,可若说洛冰河这么做只是因为怕他却又不是,如果洛冰河只是因为畏惧而这般周到对他,又怎么会用那双澄澈的眼睛看着自己,问他“师尊可要用饭,弟子去给您做”这种话来呢。沈九一度认为自己已经心如钢铁,却没有意识到他自认为坚不可摧的钢铁早就被洛冰河熔岩般的热情侵蚀了。洛冰河一直在对他释放善意,他却没有意识到。

他嫉妒洛冰河。可他不想让洛冰河死。他想让洛冰河一直在他身边,听他授课,然后看洛冰河在自己身边信心满满地回答他的问题,得到不明显的称赞后对着他露出好看的笑容。他不是因为洛冰河偷学内功和剑法而生气,而是因为洛冰河瞒着他所以才感到不满。

沈九此时才明白过来,却已经晚了。

他后悔了。

如果他当初对洛冰河好一些,将该教的东西都教给他,那天的事是不是就不会发生了呢。

可是已经没有如果了。

来不及了。

 

6.

沈九很是消沉了一阵,岳清源屡次上门看望,都无甚成效,直到有一次,也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岳清源离开时沈九竟然破天荒送他出来,那之后沈九才振作了些。看到沈九情况好转,苍穹山派的另外十一位峰主也大感欣慰。

所有人都以为日子会这样平静的过下去,时间会抚去一切伤痛。

没想到五年后洛冰河居然回来了。

听说了洛冰河还活着的消息后,沈九大为震惊,下一刻就被欣喜淹没。他拿了修雅剑就想出门,却被岳清源拦了下来。

“情况有些不同……”他脸色凝重道,“小九你先听我说。”

原来洛冰河竟是半人半魔的混血,他在无间深渊下激发了魔族的血统,修为大增,此次回来却是为了复仇而来的。

沈九怔怔地听着,最终放下了剑,转身回到了屋里。岳清源以为他放弃了,又安慰了他几句才走,却不知道沈九并没有放弃。

他只是觉得,洛冰河若是来复仇,自己往日那般对待洛冰河,洛冰河定会来找他的。

自己只要等着就好了。

沈九很快听到了洛冰河杀了当初害他父母的几个主谋,随后就失踪了的消息。当天夜里,就有人摸进了他的房间。

“师尊?”

那人用熟悉的声音叫他。沈九本来睡得便浅,瞬间就意识到有人进了自己的屋子,还没来得及打出暴击防卫,就整个人僵住了。

这个声音。

“洛冰河?”

沈九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都在发颤。

“师尊,我回来了。”声音在耳边清晰起来,那人随手用灵力射出一点亮光,照亮了那张俊美的面庞。

洛冰河就在他床前,嘴角含笑地看着他。

“……这是梦吗。”恍惚中沈九抬起了手,想要看看这个洛冰河是不是真的,下个瞬间他伸出的手就被洛冰河紧紧握住。

手掌传来的温度不会骗人。

“你回来了。”沈九颤声说。他曾想象过洛冰河拿着那把心魔剑来向他复仇的场景,却不是如这般温情,就连过去与洛冰河朝夕相处之时,两人也未曾如现在这般亲近过。

洛冰河闻言眉头一皱,随即又舒展开来:“师尊,徒儿这次回来……是还想跟着师尊学习的。”

……什么?

“你不恨我?”沈九睁大了眼睛,“你不恨我只教你书本知识,却不传你修炼之法?”后半句他却没有说出来——若非如此,你又怎么会掉入那无底的深渊去?

“我为什么要恨师尊?若非师尊领我入门,我又怎么能有今日呢?”洛冰河好像是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握着沈九的手坐在了他的床边,“我只是……还没有学够,现在好不容易能回来了,当然要请师尊继续教我。”

沈九疑惑地看着他。

“弟子爱慕师尊已久。”见沈九不得其意,洛冰河不得不让自己表情看起来柔和一点,直接表白道:“弟子爱慕师尊,还请师尊教我,要如何爱师尊?”

这直白的话语对于沈九而言冲击太大,以至于沈九直接愣住了,洛冰河也不打扰他思考,只静静地看着他。半晌,沈九僵硬地张了张嘴,道:“你说的可是真的?”

“弟子再也不会瞒着师尊了。”洛冰河说着,双手握住了沈九的手举到胸前,“我之前……并不是想偷学的,只是柳师叔给的那些书,我只看了看,就已经会了,师尊不要生气。”五年之中,每每想起仙盟大会时沈九的那些不满情绪,洛冰河都觉得难过不已,直到他想明白了原因,才觉得舒心些,好在现在终于有机会能说出来。

“……不是你的错。”沈九用另一只手拍了拍洛冰河,只是动作仍然不太协调,却是因为他害羞的缘故,“你回来就好。”

“那师尊是同意继续教我了?”洛冰河的话语中透着浓浓的喜悦,完全不像是外间传言里那个杀伐决断的冷面魔头。

“我不教你,你难道要向别人拜师吗?”

他曾以为自己将会永远被封死在寒冷的冰川。

当他回过神来时,自己的眼前已经多了许多人,他们都对着他微笑,等着他离开那片冰原,更有一人对着他伸出了手,唤他师尊,一声一声,让他无法忽视心中的悸动。

如果洛冰河想跟着他学下去,他就会一直教下去。

他心甘情愿。

像是得到了什么郑重的允许似的,洛冰河在沈九那句颇有调侃意味的话语出口之后,紧紧抱住了吧。

“日后……还请师尊多多教我,弟子还有许许多多的事情不懂,要向师尊学呢。”他在沈九耳边低声说着,说得沈九脸热。尽管洛冰河没有明说,沈九却知道洛冰河恐怕是想要和他学许多不能描述、令人脸红的东西。

只是学海无涯,学无止境,不知道这般亲密的“学习”可有尽头?

 

END.


评论(16)

热度(232)

  1. 鬼狐女王蓝藻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