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解

这次是真完了,算是冰哥视角……主要目的是解释一下冰哥的行动为什么会是那个样子。冰哥真的是写不好,不看也无所谓啦_(:зゝ∠)_

全文TXT地址:链接:http://pan.baidu.com/s/1c2NsQ0S 密码:n5hp


沈九重生自救始末·解

1.

在沈清秋真正的死掉之后,洛冰河才意识到自己的执念是沈清秋。

他还记得那时他只是想来看看沈清秋的惨状,嘴角还来不及弯出一个得意的弧度,那人口中就猝不及防地喷出一口血来,悬挂在半空的摇摇欲坠的躯干猛烈地震了一下,拉扯着身上的锁链只留下冰冷的响声在地窖中回荡,那人的生气却也在同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洛冰河愣了一下,抬手摸上了那人苍白的脸颊,前一刻还尚有温度的侧脸,此时却已经在寒冷的地窖中迅速地冷下来,就连一丝余温都没能留下。

沈清秋死了。

洛冰河的动作只停顿了一瞬。他放下手,片刻后大笑起来。他把几乎所有的仇恨都给了沈清秋,现在他的仇人死了,他岂能不笑?

……不对。

笑声很快变得喑哑,最终如断了片似的消失在了地窖里。洛冰河难得地感到了困惑——沈清秋死了,可是他并没有获得原本预料中的大仇得报的快意,心里反而像是空了一块儿似的,仿佛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从他心里消失了。

他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自他从无间深渊爬上来之后,他就在绝对的力量的支撑下为所欲为,他想要的,总有人主动给他奉上,他憎恶的,也能轻易地抹杀……这一切将他的人生填得满满的,他甚至忘记了极度地渴求是什么感觉——可他现在想起来了。

他还记得曾经的养母给他留下过一块玉佩,他曾视如珍宝,现在想来恐怕只是地摊上的便宜货,可他还记得明帆带着人欺辱他,弄丢了他的玉佩时,自己心中突然缺掉一块的感觉,现在,那种遗忘已久的感觉又出现了。

可是他失去了什么?

洛冰河不可置信地长大了眼睛,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只是这答案出乎他的意料,让他有些无所适从。他还来不及说出那个答案,一道光在他面前突然炸裂开来,周围的空间都仿佛因为那爆炸而变得扭曲,他自己也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意识。

再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已经不在原来那个世界了。

 

2.

洛冰河自己没有看清的东西,天道帮他看清了。确认了这是重生而不是什么人给他设下的梦境之后,他反而冷静下来,细细地回想着自己曾经到底是什么心态,最终不得不面对现实:他所有的空虚感都来自于对沈清秋的执念,结果天道比他还懂自己,因此让他得到了重新活一回的机会。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五六岁孩童大小的小手,叹了口气。

不管怎么说,沈清秋的事还可以往后拖一拖,可现在他还没有修为呢。

洛冰河重生到了六岁的自己身上,那时的他还和养母在一起。尽管没有修为,前世的经历却早就让他知晓了修行的方法。在彻底被仇恨侵蚀之前,他还记得养母曾经对他的好,现在的他只能变强,把自己前世没能回报的,在今生弥补。

于是他暂且把沈清秋的事情抛诸脑后——他莫名有些不太愿意去思考那些事,顺势选择了只关注当下。经历了一世的洛冰河每次都能预料到可能发生在他和养母身上的灾祸,然后及时规避,只是在他若干次的规避之后,因为偏离了原来生活的轨迹,他还是疏忽了。

他和养母到市集上去,他只是离开了一小会儿,却没想到养母会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被人盯上,他还没来得及上前制止,养母就已经被人救下了。

沈清秋。

他没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沈清秋。他没有上前,等沈清秋离开后才过去扶起了受了些惊吓的养母,回去的路上脑子里已经全都被沈清秋这个人装满了。

洛冰河回忆起刚刚见到的沈清秋,眉宇之间并不像自己记忆中的那般满是阴鸷。他还记得自己刚刚拜沈清秋为师的时候,沈清秋的脸上就总是藏满了阴翳,只是那时他还太天真,没能发现这一点,这一世的沈清秋看起来却和前世很是不同,整个人看起来都清爽了许多,是遇上了什么好事吗?

他还说自己叫沈九。洛冰河前世曾经在梦境中窥探过沈清秋的记忆,知道他还是沈九的时候和岳清源的那一段旧事,否则也不会故意拿着断掉的玄肃去刻意伤害他。他还以为沈清秋不会愿意承认沈九这个早就埋藏在过去的名字,今天沈清秋自己把这个名字抬出来用倒是出乎他的意料。

和前世不同吗。

事情似乎变得更有趣了。

 

3.

尽管洛冰河修炼已经略有小成,还是抵不过生老病死。他的养母在他重生回来的这几年生活得到了一些改善,然而过去毕竟吃苦太多,身体不好,只比前世多活了几年就去了。洛冰河葬了养母,算了算日子,便启程去了苍穹山派。

其实他自己也说不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向沈清秋复仇吗?这一世的沈清秋还没有对他做那些过分的事,况且他自己也清楚仅仅是向沈清秋复仇并不能让他得到满足。他的心中隐约有一个猜想,可他并不敢确定,因此强行将那个念头按了下去。

走一步看一步吧。

洛冰河没想到,这一世在被沈清秋收为弟子之前掌门岳清源竟然还找他谈了一次话。就在他等着负责引路的弟子带他上清静峰时,来到他面前的却是一位前世并不熟悉的穹顶峰弟子。

“洛冰河师弟?”确认了洛冰河的身份之后,那人道:“掌门要见你。”

于是洛冰河就一边在心里思索目前的状况一边跟着那弟子上了穹顶峰。他自重生之后一直是按照魔道双修的法子来修炼的,因为魔族一些特殊的技法,就算在元婴修为的人面前也不会被看出来自己真正的修为到底如何,所以岳清源不可能知道……还是说岳清源也和他一样是重生过来的?

洛冰河想到了几种可能性,心里便大概有了数,到了岳清源面前时,便作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来:“拜见掌门。”

岳清源就如前世那般,仍是那个对谁都很宽厚的苍穹山派掌门,见到洛冰河便笑着让他坐在了自己对面。等到那弟子退下,岳清源才开口道:“洛冰河,刚刚几位峰主见着了你,都称赞你天资上佳,所以我也有些为难……”他顿了顿,“你想去哪一座主峰?”

洛冰河只愣住了一瞬,便缓缓神道:“之前有幸领略了一位仙师的风姿,只是不太清楚是哪一位……”

“哦?是哪一位?”

“便是腰间佩剑,手持折扇的……”洛冰河一边说着,一边注意到自己说完这话之后岳清源的神色发生了些变化,似乎是多了些欣慰。

“那是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岳清源不掩面上淡淡的喜色,“你可愿师从这位清静峰峰主?”

求之不得。洛冰河心中暗道,便故作欣喜道:“当然,多谢掌门成全。”

本来还以为需要劝说一二的岳清源见事情如此顺利,也没有多说什么,只嘱咐了几句洛冰河今后好好练功报效师门一类的话,便又唤来那弟子,让他领洛冰河到清静峰上去。虽然有些疑惑为何事情发展的轨迹和前世有这么大的差距,但自己拜入了清静峰的结果没有发生改变,洛冰河心中却还是激动的。

师尊,我来了。

 

4.

尽管多少有一些心理准备,等到沈清秋慈眉善目地想让他改投其他峰主时,洛冰河还是震惊了,而且心里还莫名地有些委屈。

你凭什么不要我!

唱作俱佳的洛冰河当场现出几分哭腔来,最后沈清秋还是一脸不愿地收下了他,而直到此时,洛冰河才意识到,这个沈清秋和前世很是不同。之后的一段时日,他仔细观察了沈清秋的一些做派,再联系他看到自己就避之不及的表现,洛冰河不禁猜测,对于今后会发生的事,沈清秋可能知道些什么。

心下有了猜测,之后洛冰河就有了关注的重点,在发现柳清歌该死却没有死的时候,他更是确信了这一点。

他的师尊沈清秋,或者说沈九,自己改变了原本的轨迹。

洛冰河在柳清歌走火入魔被救回来那天后便基本确定了,待他和穹顶峰的师兄聊了几句后就更加确定,改变事情轨迹的人就是沈九,不会是其他人,因为柳清歌这件事,除了沈九没有人有能力去改变它,而且若是这个猜测能够得到证实,那么沈九一看见他就避如蛇蝎的反应也很好理解了。

他以为自己掩饰得很好吗?

因为知道了自己到底在执念什么,洛冰河倒是不太执着于前世的那些仇恨了,毕竟这一世的沈九没有虐待过他,相反对他还不错——在外人看来确实是这样,不过个中滋味他自己还是深有体会的,尤其是每次沈九刻意用一副疏离的神情对着他时,他心里就格外不爽,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沈九这一世的修为竟然比前世同一时间要高上许多,而洛冰河还没有修炼到能够和他抗衡的地步,所以他决定先韬光养晦,等到有了足够的实力再出手。

想到这里他罕见的楞了一下。

他既然因为沈九而重生到这一世就没想过要杀他,那么他出手……出手做什么呢?

 

5.

莫名感到有些烦乱的洛冰河决定先不想这个问题。

这一世的沈九没有再对他释放明晃晃的恶意,不过嫉妒肯定还是有的,在看到沈九特意给他准备的龙阳小册子时,平时遇上什么事都能保持镇定的洛冰河也感到了吃惊,随后想着既然是师尊特意给他准备的东西那当然要收好,于是装作羞涩的样子把沈九准备的那些东西照单全收了。他当然不会蠢到觉得沈九是对他有意思才会让他看到这种东西,想想前几日自己和宁婴婴、柳溟烟相谈甚欢,他也就猜出了沈九的本意。

洛冰河莫名觉得这一世的沈九胆子比前世大多了。

……也可爱多了。

虽然他不愿意承认,他也不得不接受自己心境的改变。

如果自己当初拜入苍穹山派时,沈清秋就是像这一世的师尊一样就好了,就算他不亲近自己,也不会让他变成前世那个样子。

好在这一世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什么都还来得及。

前世的小洛冰河就打心底里仰慕沈清秋,只是后来的种种遭遇彻底让他扭曲了,就算历经一世也没能修正过来。

洛冰河认为自己最终变成了这样一个人沈清秋要负很大的责任,既然已经获得了新生,他也不打算再揪着前世那些东西不放,不过沈清秋该付出的代价,他还是要的。

于是日子一天天过去,他也按照计划遇到了梦魇,只不过这一次被他拉进梦境的竟然是沈九,洛冰河怕沈九察觉,刚一发现这点就直接把沈九抛了出来,梦魇也才知道原来这个洛冰河操控梦境的本领已经到了这种地步。梦魇仍然是附体在洛冰河身上,地位却和前世很是不同了,而得到了梦魇之后的洛冰河修行进度也一路飙升就略过不提,时光荏苒,很快就到了举办仙盟大会的时候。

洛冰河原本还想看看自己的好师尊这一次会怎么选择,结果沈九直接选择了不去。

很好。

洛冰河咬着牙想。

你不去,我也不去。

 

6.

经过了几年的修行和历练,洛冰河的修为早就逆天地提前到达了前世巅峰的程度,只不过他藏得好,没人能发现罢了,心魔剑也早在他几年中下山历练时被他拿到了手。事实上不只心魔剑,在他下山历练的时候他其实做了许多事:取心魔剑,收服漠北君,顺带着去魔界逛了一圈收服沙华玲等众多手下……不过他志不在此,于是魔界也只留下了他的传说,由漠北君替他看着,他就挥一挥衣袖直接回了人界,毕竟他的目标还在这里。

本来还想接着演戏看看这一世的沈九会怎么做,没想到他直接装病不去,洛冰河果断也留了下来,本来还心有不忿的他在发现这是一个两人独处的好机会之后,心情也变得愉悦起来。

然后他就把沈九真的给吓病了。

沈九生病这几日,洛冰河可谓是全心全意地伺候他,没事儿干时就在沈九房外坐着发呆——为了避免沈九病情恶化,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离他太近比较好。不过在这期间,他还是做了一件可能令沈九病情加重的事。

以沈九的修为,平日里如果强硬地侵入他的梦境,疑似有着前世记忆的沈九很有可能察觉,从而发现他也是重生过来的,而现在沈九身体虚弱,如果此时趁虚而入探查他的梦境,倒是很难被察觉梦境被人入侵……

洛冰河想了想,毕竟机会难得,他还是不愿意放弃这个能够让他确定沈九到底是不是重生过来的机会,于是他还是做了,并且如愿确认了沈九重生者的身份。

而他这么做的结果,就是沈九睁开眼睛之后,比之前更加不想靠近他了。

洛冰河很头疼,早知道自己就换一段不那么激烈的记忆去探查,然而事已至此并不能补救,他只能从其他方面想想曲线救国的方法,被沈九赶出房间之后,他眼珠子一转,便计上心来。

洛冰河自己倒是不觉得这算是什么计谋。

他早就想这么做了。

他算好了日子,掐着点进到了沈九房间。

强行出柜。

 

7.

目睹了全程的岳清源找他谈了一次话,难得的板着脸,那脸色黑的就想睡养了多年的白菜被猪给拱了一样。

“你是真心的?”

“自然。”

岳清源还是紧紧皱着眉,并不因为洛冰河的回答而感到欣喜。他沉吟片刻,最终开口道:“你们清静峰的事,我也不能多管。你是他爱徒,天资卓绝,早晚都能出人头地,只要你师父也同意,你若是真心爱慕他也无妨……”他顿了顿,语气少有的强硬,“只是你若敢对不起他,可不要忘了十二峰同气连枝,必会找你清算。”

洛冰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最后行了个礼。

“弟子自然会好好对师尊,不劳掌门师伯费心。”

近似无礼的话,岳清源听后却淡淡地笑了。

洛冰河回去之后,沈九一连几天没怎么搭理他,想来是因为沈九需要反应的时间,几天后,沈九却突然叫他进了自己屋子,一脸淡漠地说:“为师细想了想,会发生那天那种事,主要还是怪为师。”

还没来得及反应,沈九就带着他御剑飞去了一家妓院,到了地方洛冰河才意识到沈九到底想干什么。

我会变成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你,你却想把我推给女人?

洛冰河十分不爽,下一刻心里就有了个计划。他顺从地跟着老鸨走了之后,又给了老鸨三倍的价钱,让他们把那位带他来的仙师留下。

“把你们店里最烈的药给他用上。”

洛冰河又许诺事成之后不会有人来找麻烦,在金钱的诱惑下老鸨自然不会拒绝他的要求,当即叫了个姑娘过来耳语几句,就见那姑娘点了点头,几步回到大厅里,接着便引走了沈九,而老鸨这时已经把房间布置好了。

而沈九至今不知道,自己之所以会失身于洛冰河,并不是一个巧合。

 

8.

之后的事情都顺其自然地发生了,洛冰河摊牌,威胁沈九,两人表面上变成了和睦的道侣关系。虽然并不是真正的爱侣,洛冰河确确实实地得到了沈九的承诺。

沈九承诺一直和他在一起。

终于得到了曾经心心念念的人,洛冰河心情不可谓不好,只是沈九对他多少还有些抗拒,倒也没想过反抗他。洛冰河源源不断地对沈九表露着自己对他的心意,早就不知道他说的那些话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了。

反正,他对现在的情况基本满意。虽然沈九有时候看起来不情不愿,却不像前世那般激烈地反抗谩骂——也许是在前世把那些力气都用尽了吧——好像是已经接受了一切似的。洛冰河也不求沈九能真的真心待他,毕竟前世那些事情还在两人中间摆着,心里会有阴影也是正常的,也正是因此洛冰河自与沈九达成协议之后便没有强迫他做其他事情。

难得的平静已经来迟了,他当然要珍惜。

洛冰河以为日子就会这样一直下去,直到他们从秋府回到清静峰,沈九仿佛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说是要和他谈一谈。

“我没有爱过别人,也许永远也不能给你你所期待的回应。”

“如果你觉得没关系,你就试试看吧。”

洛冰河已经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记得在那之后他紧紧地抱住了沈九。或许这就是他自前世至今一直追求的,而现在他终于得到了。

所以……他不想让沈九知道,自己也记得前世那些事情。

“最喜欢你了,师尊。”

口中吐露着爱意,他在心里也做下了一个决定。

他们会幸福的。为了这个,他要永永远远地,把这个秘密埋葬。

 

 

END.

 

【正文里没有交代的一些事情】

1.《春山》系列到底是谁干的呢?沈九和洛冰河的关系更进一步之后,洛冰河后来又派人查了一次,但是并没有把结果告诉沈九,因为他觉得沈九知道真相之后会很生气。秋海棠负责贩卖,而作者和策划全都是苍穹山派的人……于是洛冰河决定把这个秘密隐瞒到死。

2.致力于把人界魔界合二为一的天琅君呢?在迷上了《春山》系列之后,天琅君有一次没忍住手痒自己也写了一篇,结果被笔名林夕的主策划抓走,过上了填坑追不上开脑洞速度的日子,根本没有时间称霸世界……嗯,然后他就变成了《春山》系列的主笔之一,可喜可贺。当然自己的爹在写自己和沈九的小黄文这种事,洛冰河也是决定瞒住的。


评论(17)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