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20)

21因为不知名原因被和谐所以建议在24下载全文txt_(:зゝ∠)_

--------------------------------------------------------------

为了快点走完这点剧情我决定不具体写妹子们聊天了【。

20.

送走红子,快斗就躺倒在床上消化着刚刚红子告诉他的事情。长生不老?快斗撇了撇嘴,他才不想要呢。长生不老有什么好,也就那伙恶徒才会对长生不老这种事情感兴趣……

快斗坐了起来。

对啊,他怎么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忘了呢?现在可不是纠结的时候。

快斗反省着自己的不镇定,走出房门找到了正在厨房里炖汤的千影。千影正舀了一勺汤放到嘴边,却因为听到了背后传来的动静停下了动作:“怎么了,快斗?”

“刚刚红子过来和我说了一些潘多拉的事情……不过那不是重点。”快斗没有告诉千影红子具体说了什么,现在并没有那样做的必要,“我想,既然我已经好得差不多了,是不是可以展开下一步的行动了?”

“哦?”千影正为口中汤的味道感到满意,听到快斗这样说才放下了手中的厨具,并顺手关掉了火。她转过身来看向快斗:“去你房间说吧,你去把寺井也叫过来。”

快斗和寺井回到房间时,千影已经等在里面了。几人坐定后,千影用目光示意快斗先说。

“我是这样想的,这一次因为中森警部的事情,警方对那个组织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打击,而且还顺利拿到了那个组织的许多重要资料,我想他们应该不会放弃这个机会,而是趁热打铁,趁着组织受到损伤还没来得及应对把他们一网打尽,所以我想……”他顿了顿,“那个组织并不敢正面应对警方的追查,所以现在他们也差不多快要被警方逼至绝境了,如果这个时候他们得到了潘多拉的消息的话……”

“你要现在出手?”千影皱着眉看了他一眼。快斗分析的她当然也清楚,那个组织已经被警方盯上了,内部必定会产生一定程度上的混乱,千影之前也通过一些手段从警方那边稍微了解到了一些组织的近况,对于他们来说潘多拉正是最后一根稻草,只有拿到潘多拉他们才有翻身的可能。现在出手固然正是时候,她却又不得不担心快斗的安全,毕竟现在的组织正处于十分恶劣的境地,被逼至绝境后做出什么都有可能。

千影担忧的神色被快斗看在眼中,心中动容却也只是劝道:“现在是最好的时机,而且还有警方协助,如果错过,今后就很难有这么好的机会了。”

千影看着快斗。映在她眼中的那个人,不是那个能应对各种事情的成熟的丈夫,也不是那个总是喜欢追着她给她变魔术看讨她欢心的孩子。她看到的是那人眼中坚定的目光,是他对自己的自信,是已经长大早就足以独当一面的她的儿子。

沉默半晌,千影沉静地开口:“如果你想做,就去做吧,如果需要我们的帮助记得开口。”她没有再多说什么,拍了拍快斗的肩膀便起身了:“具体的事情可以晚一点再计划,先吃放吧。”

她的儿子已经长大了。他知道自己的选择会让他面对什么危险,她虽然担心着他,却不会干涉他自己做出的选择,唯一能做的只有尽自己所能去帮助他、支持他。

千影不由得在心中感慨。

她的快斗已经不是个孩子了。

不过好在快斗并不是普通人。想到快斗身体的状况,千影多少安心了点,感觉自己似乎多少得到了一些安慰。

她端起炉灶上的汤往餐桌走去。

 

晚饭后快斗在房间里简单地活动了一下,确认自己的身体确实没有问题了,这才一个人拟起了初步计划,没过多久他就叫来了千影和寺井。

“我刚刚想了一下,这一次也许不需要你们帮我了。”他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你要寻求警方的帮助?”千影看他神色立刻就猜出了他心中所想。

“快斗少爷!”寺井闻言着急起来。快斗少爷就是怪盗基德,如果真的去寻求了警方的帮助,就算最后成功了,等待他的也必然是……

快斗点了点头:“对。”他看向寺井,安抚地笑了笑:“放心吧,我早就想好了,不必担心。”

在过往的几次交手中,快斗意识到以自己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可能对抗整个组织的,再加上千影和寺井也不够,他必须找到足以对抗那个组织的盟友。现在一个最合适的选择就摆在他的面前,他有什么理由拒绝呢?

“不如让我去……”

快斗截住了寺井的话:“过去的怪盗基德是老爸,现在的怪盗基德只可能是我,没有其他可能,这件事非我不可。”他知道寺井的好意,但他不可能做出让寺井替他赴险、替他顶罪这种事,而且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他也不想假手他人。

“你确定要这么做么?”千影知道快斗的决心,只是这样问他。

快斗点头:“本来所有的事情也是因为我想要去做才会做的,所有的后果也应该我来承担才对。”

“若是警方不答应与你合作呢?”

“我想他们会答应的,毕竟作为诱饵来说,没有比被怪盗基德觊觎着的潘多拉更合适的了。”快斗对着她眨了眨眼睛,“最近铃木家要展出一块红宝石,如果没有青子这件事,我恐怕早就对它下手了。”

看快斗表现出的轻松的样子,千影也稍微放心了些,只是听快斗提到青子,她又有些担心——到时候若是青子知道了快斗就是怪盗基德会不会责怪他呢?她这样想着,面上却不显露,只继续和快斗探讨接下来要做的事:“你是说那块‘埃斯佩朗莎’?”

“对。”宝石的资料一般是由寺井来进行搜集,在青子出事之前,宝石埃斯佩朗莎的情报就已经放在了他的桌上,只是他还没动手,组织那边就已经对警部和青子发难,这才推迟了他的计划。

“埃斯佩朗莎……”千影轻声念着那块宝石的名字。埃斯佩朗莎在西班牙语里是“希望”的意思,而在希腊神话中,当潘多拉打开魔盒放出众多灾厄之后,最终被她封存在箱底的,正是“希望”。如果那个组织对潘多拉有过研究,就必然不会放过这块与潘多拉息息相关的“希望”,而以组织对潘多拉的执着,他们一定会了解到这一情报,再考虑到他们最近的处境,她几乎可以确定组织一定会拼尽全力去夺得这块疑似潘多拉的宝石。

“这次怪盗基德发出预告函后,组织很有可能倾尽所有力量来夺取这块极有可能就是潘多拉的埃斯佩朗莎,只要能得到警方的协助,把整个组织一网打尽应该不是很困难的事。”说到这里快斗叹了口气,只是语气并不沉重,倒像是有些不甘心的抱怨,“以前的我啊,也想过要靠自己给老爸报仇什么的,可是现在想想,有些事情根本就不是我一个人能办到的嘛。”

看着儿子还有心情对自己发牢骚,千影也忍不住笑出了声:“什么一个人,寺井难道没帮你吗?”

“也多亏了寺井爷爷啦。”快斗转向寺井,诚恳地看着他,“麻烦寺井爷爷再帮我最后一次啦?”

“这、这是什么话!”被气氛感染的寺井也有些激动,“我当然会尽我所能帮助快斗少爷的!”

“那我就放心啦。”快斗靠着墙壁,以一个让自己舒服的姿势坐好,看起来随意极了,眼中却目光炯炯,“事不宜迟,明天我就去联络警方。”

又简单说了几句,千影和寺井就纷纷离开房间让他休息。快斗一人在房间里,眼中却渐渐暗了下来。他当然知道自己将来会面对些什么,但这是最好的选择。

也是能最快解决一切问题的选择。

如果可以,他当然愿意靠自己的力量把组织打败,如果假以时日,也许他也能凭借着自己出色的能力和全看天意的运气做到,但那可能性实在是微乎其微,而且他也不想再等了。

那个组织曾经杀害了他的父亲,现在居然还对青子他们下手。

他怎么还有耐心等下去呢?

对于警方是否会同意与他联手,他倒是有些把握——比起他的那些小打小闹,真正危害到公众人身安全的组织才是警方更想要逮捕的对象,如果自己愿意加入,让那个诱饵显得更加真实,警方应该也不会那么死板地拒绝,只要警方答应与他合作,双方一起制定作战计划,快斗相信己方的胜算很大。

他的心情却突然有些沉重。

从他作为怪盗基德活动那时起,他就做好了随时被抓的准备,自己做的事就要承担后果,他对此毫无怨言,毕竟他也是在知道自己的行为违法的情况下仍然这么做了。

可是青子呢?

快斗了解自己的青梅竹马。他们两个从小一块儿长大,双方可以说是对对方了解得一清二楚。快斗知道自己对别人其实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热情,有时甚至有些冷淡,只是其他人被他的伪装骗过并没有察觉罢了,只有青子察觉到了这一点,却又没有说出来。有时感觉到青子看向自己的目光,快斗就有一种伪装被戳穿了的感觉,可是青子又是那么的体贴,什么都没说,总是用她自己的方式让自己的心情变好。

他曾天真地想,他和青子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但当他披上那一袭白衣之时,他就知道过去的那些期盼已经化为泡影。他从来没想过身份暴露之后要怎么去面对青子失望的目光,自己又要怎样去解释——他害怕发生这样的事,便想都不敢想,可如今看来,某些自己惧怕的事情恐怕已经就在眼前了。

快斗已经不奢望青子能原谅自己,就算他帮了她这么大的一个忙。

因为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对她的隐瞒。

TBC.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