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14)【完结】

我早该意识到这文这个走向从开坑就注定要OOC的,难过。虽然现在说也挺晚的了,放飞预警

为什么完结了却没放txt呢,因为……嗯【。


51.

其实沈九并没有睡着。他心里藏着事,不想被洛冰河看破,便躺在床上假寐,而本应察觉到这一点的洛冰河却因为被其他事物吸引了注意力,这才没有发现沈九还醒着。

沈九闭着眼睛,眼前不断闪过他俩从秋府离开前的场景。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会想起洛冰河维护他的那一幕——尽管只是言语和眼神,他却能感觉到,当时那个站在自己身侧的人,是真心想要维护自己的。

对于有着前世经历的他来说,洛冰河是他绝不能招惹的人,重生之后他也时刻秉持着这一点,在不会触怒洛冰河的前提下尽可能地远离他,结果还是被洛冰河给缠上了。缠上也就罢了,至少这一世的洛冰河因为境遇不同没有对他怀有恶意,可自己心里却就是过不去这道坎。

洛冰河对他再好,他也忘不掉前世两人之间的孽债。

在洛冰河孜孜不倦的努力下,他的身体好像已经适应了洛冰河在自己身边,可是心里却还横着一道冰冷的墙,拒绝着洛冰河的靠近。

原本是这样的。

可是在秋府洛冰河出言维护他的时候,沈九心中突然觉得有什么东西融化了似的,那感觉让他觉得心中有些发痒,又有些温暖。而在那之后回来的路上,就像是触动了某个契机,他好像不是那么反感洛冰河了,甚至回忆起了这一世洛冰河对他的好来——他想起了那个用儒慕的眼神小心翼翼看向他的少年,想起了对他彬彬有礼的天资绝佳的弟子,想起了自己因为觉得羞耻而一直刻意忘却的那个温存的晚上,想起了在被迫成为道侣关系后,那人就连去握他的手也时刻注意力道不让他感觉到疼痛的细心。

难道自己是错的吗。

沈九苦笑。自己带着对前世的记忆重生本来就是逆天而为,前世的洛冰河对他无所不用其极,最后终于熬死了他,可这一世的洛冰河却从没对不起他。

如果自己没有前世的那段记忆,如果自己从来也没有虐待、疏远过洛冰河,是不是一切都会不同呢?

沈九仿佛整个身子都从现实中剥离出来,漂浮在了什么柔软的东西上面。他睁开眼,眼前是仰慕地看着他的洛冰河,是喜悦地对着他露出笑容的洛冰河,是目露凶光却只为维护他的洛冰河。

如果有一个人这样无微不至地对自己好,自己可能早就败下阵来了吧。洛冰河之所以没能成功,只因为他是洛冰河。

因为他恨洛冰河。

周围的一切突然消失了。沈九睁开了眼睛。

他还在自己的房间里,在自己的床上,心境却已经和之前不同了。

他必须承认,这一世的洛冰河带给他的所有恐惧都是前世遗留下来的东西,他也因此没能注意到,如果没有那些畏惧,他本应是开心的。

他注意到了。他是被爱着的。

就算这一切都是虚假也无所谓。

活了两世,他从没有像今生这般庆幸自己活着。

沈九坐起身来,将目光投向了守在房中的洛冰河,眼中的疏离早不似之前浓重,更多了一丝豁达。

前世种种,既然是他不愿意回忆的东西,他早该忘却才对。

 

52.

才转换了心境的沈九正想和洛冰河说些什么,就发现洛冰河竟然因为他的醒来而摔落了手中的书册,总是一副神秘莫测样子的脸上也难得出现了一丝惶急,有些慌乱地俯下身子想要捡起那册书,然而当他的手指差点就触及到书皮的时候,那书却自己挪开了,从地上升到了空中,洛冰河再抬头时那书已经到了沈九手中。

“……师尊,您醒了啊。”

沈九点点头,注意力却已经全到了手中那册书上:“为何如此慌张?这是什么?”不等洛冰河答话,便兀自读出了封面上的标题:“春……山……”前世常年流连风月场的沈九想起洛冰河刚才的神情,不知道这是什么书才怪,念着念着就多了几分咬牙切齿的味道,待到他翻开了那书的第一页,捏着书的手却是青筋都要爆出来了。

“洛冰河。”沈九胡乱翻了几页,抬起头,阴测测地看向原本准备深入交谈的对象,“你干的?”

“师尊多想了,弟子并没有时间去做这些事。”看小黄书被心仪的对象抓了个正着,洛冰河也十分苦恼,一反常态地露出了无奈的样子,“弟子只是觉得有些在意,所以派人调查了一下秋家兄妹……”

“这书是从秋家传出来的?”沈九觉得自己一口牙都要被自己咬碎了。他是从来没想过,自己和洛冰河居然也会成为黄书里的主角,什么“沈九”“洛冰”这种用了化名还不如不用的名字,他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看封面那意思恐怕是还出成了一个“春山”系列,洛冰河刚刚掉在地上的恐怕只是其中的一本罢了。

思及此处沈九又将目光移向了洛冰河刚刚倚靠的桌上,果不其然看到了另外几本彩色的小册子,脸色又暗了几分。

“是那位秋海棠姑娘开的书坊印的,背后具体是谁做的我还没有查出来。”直觉告诉他写书印书不是秋海棠一个人能完成的,背后肯定还有其他人……洛冰河皱了皱眉,脱离自己掌控的事情发生了,他多少也有些不爽,而且还在沈九面前暴露了……要想把人哄好自己恐怕要花大功夫了。

沈九脸色奇差地把书扔到一旁,小声嘟囔着什么,洛冰河听到声音,凝神静听,却是沈九在抱怨“都是洛冰河这个小畜生的错”。

洛冰河走过去坐在了沈九旁边,令他意外的是沈九这次竟然没有露出排斥的神色,恐怕是因为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那本《春山》上了吧。

“别生气了,师尊。”洛冰河轻轻地把沈九搂过去,沈九居然也没有抗拒,就这么被他轻松地揽了过去。讶异之余洛冰河还是知道自己最首要的任务是什么:“我已经派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能有结果。”他顿了顿又道:“其实弟子心中是很欣喜的……有人认可了我们两个,这才说明我们感情好呀。”

“……谁和你感情好。”沈九又小声嘟囔了一句。此时他和洛冰河紧紧贴在一起,对方身躯传来的温度竟然让他有种贪恋之感,以至于他根本不想从那个怀抱中离开,却也因为不想被看穿心中所想而没有主动地贴上去。沈九想的很好,那边洛冰河却很快就察觉到了异常,平日的师尊绝对不会像今日这般乖巧,任凭他接触。

洛冰河一直等着师尊对他的态度发生转变,现在或许是终于等到了。他可舍不得打破这份美好。

 

53.

时间并没有过去多久,可是对沈九来说,却好像是自己在洛冰河怀里呆了许久似的。对温暖的贪恋和羞耻心的交战以羞耻心战胜而告终,他也确实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便抬手推了推洛冰河,不是想把他推开,而是为了让洛冰河注意到自己。

“怎么了师尊?”对上洛冰河那双关切的眼睛,沈九不自在地坐直了身体,和洛冰河保持了短短的一段距离。

“……有些话和你说。”

沈九如临大敌的样子在洛冰河看来诱人极了。他极力压抑着内心的冲动,只问道:“师尊想和弟子说什么呢?”

沈九直直地看着洛冰河,半晌,他开口道:“我不是什么好人。”

“我知道。”

“我从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嫉妒你,恨不得你死。”沈九继续说着,“当年救了你养母只是顺便,因为我嫌吵,把你收入门下我也不是自愿的,因为我讨厌天资比我好的人,我讨厌柳清歌也是因为这个。”

“我知道。”

自暴自弃地把自己嫌弃了一遍,沈九再抬眼时,洛冰河的神色却没有任何变化。

“……那你为什么会说喜欢我。”沈九有些讶异。他本来打算和洛冰河交底,如果洛冰河能接受,那么他也不介意忘记前世那些不愉快,让自己这辈子过的更快活些,如果洛冰河不能接受,那也只是和过去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没想到他在第一步就遇到了意外。

他竟然完全不在意。

“就是因为喜欢呀,没有为什么。”洛冰河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就算师尊想杀我,我只要强到师尊杀不掉不就好了。”

“……我现在没想杀你。”沈九心里突然涌上一种无力感,感觉自己之前做的那些心理建设都白做了。

“我知道。”洛冰河点点头,“所以我现在更喜欢师尊了呀?”

沈九被意料之外的直接告白砸得脸红:“我、我可没说喜欢你——”心里却想着这小兔崽子竟如此烦人,说这种话不会觉得害臊吗?

洛冰河被沈九面带红霞的窘状取悦了。他敏锐地意识到,今天与他交谈的沈九似乎与往日不同。他只要结果,因此并不打算去探究沈九变化的原因。

“没关系,我喜欢师尊就够了。”他伸出手,从床板上握起沈九的,“只要师尊不离开我,我就满足了。”

沈九怀疑地看着他,却见洛冰河目光炯炯,满是对将来的期许。短短一瞬,重生之后的一幕幕走马灯一样从他的脑海中闪过,他刚获得新生时一心想着逆天改命,却没想到自己的命运最终在一个奇怪的地方拐了个弯,之后就一去不复返。

他的愿望达成了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没有像从前做过的那样想要把手抽出来,沉吟片刻之后,他迎向了洛冰河那双只映着他的身影的眼睛。

“我没有爱过别人,也许永远也不能给你你所期待的回应。”

“无妨。”

“如果你觉得没关系,你就试试看吧。”

像是宣战似的说出了应允的话,沈九别过了脸,却在下一刻就被面前那人紧紧拥入了怀中,人体的温度和充满暧昧的耳语都让他的心从未有过的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他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滋味,却感觉到自己心中未曾思及的期许正在得到满足。也许现在发生的一切,就是自己内心的期望也说不定。

流入耳中的一个个音节敲击着他的内心,让他的心也在随着声音颤动。

 “最喜欢你了,师尊。”


END.


评论(7)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