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9)

红子聊,快斗聊,他俩聊完青子聊【。

周末去北京浪柯南展,耶

19.

青子和惠子约在新住处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因为距离新住处并不远,青子几步就到达了那间并不大的咖啡馆,在里面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坐下。

“来一杯热可可。”

青子选择这里作为会面地点是有原因的——她和父亲还住在警方安排的住处,短时间离不开这里,所以她不能确定那个组织是否还会对他们两个下手,才选择了这家可以说几乎就是在新住处门口的咖啡馆,巧合的是这里距离惠子家也不是很远,惠子过来这里也很方便。

侍应生很快端上了饮品。看着面前那杯还冒着热气的饮品,青子不由得想起上一次在另一家咖啡馆时的情景。那时自己面前也是一杯热可可,只是那时的心情和此时的心情却截然不同,而对面的人也……

现在想来,那个人确实是最喜欢巧克力的味道了。

青子不禁苦笑。怎么又想到那个家伙了呢?好像那次的事情之后,那个家伙的身影就总是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尽管她从没见过那家伙的真容,此时却几乎可以断定那人的身份,在那一次质问白马探时他吞吞吐吐的样子更是说明了一切。

她说不清楚自己的感觉。自己应该恨他欺骗自己吗?那次事件后,她现在已经知道了他的苦衷——最敬重的家人被恶人杀害,如果是自己的话,恐怕也会做出那样的选择吧?更何况,他还在最紧要的关头舍了性命来救她和爸爸……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他呢?指责他对自己隐瞒了一切吗?可他如果不对自己隐瞒这些,自己就真的会原谅他吗?青子了解自己,她知道,如果快斗直接把一切向自己坦白,一时激愤的自己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令自己也后悔的举动,所以快斗瞒着她是明智的选择,因为她既不能给予他支持,也不能在他和自己坦白后那个最脆弱的时候给他安慰,恐怕还会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对他造成伤害。

可现在不一样了。

青子仍然望着那杯可可出神,却没有动它。她在想,当快斗以基德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救她于水火的时候,他心里是怎么想的呢?不能让她知道自己的身份,所以一定要好好伪装自己?还是一定要帮她平安脱离险境?在面对那伙人的时候,快斗会不会和她一样感到害怕呢?

是人都会害怕的吧?青子想。那时的自己已经慌不择路,没想到还能撞到怪盗基德这么一个助力来帮助她。人们都知道怪盗基德在黑夜里却要穿一身显眼的白色衣装,都知道他是大胆无畏的大怪盗……可他真的不会感到害怕吗?

青子突然全身一阵发冷,忍不住端起那杯可可吹了吹,然后小小地抿了一口想要驱散身上的寒意——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是身体上的还是心里的,可她在前一刻确实感到了寒冷。她说不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可她知道,过去的许多个寒冷的夜晚,快斗都是一个人在夜空下独自度过的,偶尔不是一个人时,和他在同一片夜空下的……也是他的敌人吧。

“快斗……”等到青子自己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无意识地念出了那个人的名字。她不知道那次怪盗基德拼死救了爸爸之后怎么样了,在从白马的反应得知自己的猜测极大可能正确的时候,她险些昏死过去,可一个念头让她最终还是保持了庆幸。

那个人可是拥有不死之身的怪盗基德,怎么会那么容易就死去呢?

这个侥幸的想法强撑着她回到了住处,直到接到了来自快斗的电话,她才彻底安心下来,谁都不知道她当时是多么克制才没激动得流下泪来,当她回到客厅去面对警视总监等人时,看起来十分平静,心里却早就激动得不行了。

快斗还好好地活着。这就够了。

她猜测怪盗基德并不是一个人,结合所有她能够接触到的信息来看,她几乎确定了十几年前出现的那个怪盗基德的身份,也推测出了快斗成为第二任怪盗基德的理由。她曾经极力反对的对象,此时却已经变成了令她感到忧心的根源。

是的,她十分担心快斗,在她已经意识到快斗如果还要继续下去就必须要面对的危险之后。那个组织她已经见识过了,而警方的态度她也并不清楚,虽然白马警视总监表现得很暧昧,但她不敢确定警方对于怪盗基德就一定持有善意,毕竟怪盗基德是一个国际通缉的罪犯。

可她自己呢?别人做不到的事,她总能做到的。不是每个人都能信任怪盗基德,可现在的她就能完全地托付出自己的信任。

但她也无法做到所有想做的事。

青子清楚地知道,她想要竭尽全力去帮助快斗了却他的心愿,和他并肩作战,让那个组织走向毁灭,可她也清楚,许多事情她是做不到的,如果强行去做自己做不到的事,她不但不能帮到快斗,还会成为他的累赘。

这并不是她所希望看到的,所以她很苦恼,苦恼得两条眉毛都几乎要紧紧地绞在一起了。

“青子,什么事让你这么愁眉苦脸的呀?”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耳畔传来。青子抬眼看去,就看到桃井惠子站在她对面,笑眯眯地看着她。

“惠子真是的,一来就取笑我。”看到好朋友那张熟悉的脸,青子顿时感到心情轻松许多,赶紧招呼惠子在她对面坐下,“你先点些喝的吧,今天我请你。”

“那就多谢啦。”惠子也不推辞,当即拿过饮品单,点了一杯冰饮。等到服务生拿了点单离去,惠子才嘟着嘴和青子抱怨:“青子你找的这个地方好偏僻啊,让我进来一通好找,结果我都到你对面了你才看见我……想什么呢?”

“诶?没……”青子摇摇头,神色却变得有些忧郁,“只是想一些没有头绪的事罢了……不提那些,惠子,我其实有点事情想和你商量。”

惠子闻言瞪大了眼睛。她隐隐觉得青子苦恼的事是一件十分重要的事,听到青子这么说,她也不由得紧张起来。

“是……什么事呢?”惠子也不由得小心翼翼起来。

青子张了张嘴,服务生的到来却中断了她的动作,直到服务生为惠子放下饮品,身影彻底远去之后,青子才说出了那个令惠子也莫名紧张的事情。

“我现在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所以想和惠子说一说……”青子还是犹犹豫豫的样子,“快斗你也知道的,平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可对于周围发生的事情,他其实清楚得很……”

惠子点点头:“快斗君一直不都是这样的吗?”作为青子亲密的朋友,对于青子这个青梅竹马她也是很熟悉的。

“可是现在……快斗好像遇到了一点麻烦。”青子发现话一旦说出口,再说下去就变得容易许多,“快斗在未来可能会遇到一些危险,具体是什么我也不好说,可是……我确确实实能感觉到,快斗以后可能遇到的那些事情,真的非常危险。”

“等等青子,你把我说糊涂了……你说快斗君会遇到某种危险?但你也说不准是什么是吗?”

“嗯。”青子点头,“快斗什么都没告诉我,但我还是因为某种原因知道了……我真的、真的非常想要帮助他,可是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对面是自己的至交好友,早就卸下心防的青子说到此处,竟带了点哭腔,吓得惠子赶忙开口:“青子别急,肯定会有办法的,你冷静冷静。”

“……嗯。”青子也发觉了自己的失态,狠狠地吸了口气,又呼出来,这才平静下来。

惠子见她冷静下来了才总结了一下青子的问题:“你是在苦恼,快斗君瞒着你,要去面对某些未知的危险,你知道了他的情况,想要帮助他,却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是的。”惠子总结得很到位。青子也不求惠子能给她出什么主意,但她急于找个人倾诉她的心情,而惠子就是最合适的人选。

“唔……”惠子托着下巴做出思考的样子,“其实你和快斗君之间的事情吧,让我一个外人来插嘴不是特别好……”

“什、什么外人……”青子听到惠子的说法莫名脸红,“说得我们很亲密似的。”

“诶呀,青子你也别不好意思,你们两个到底怎么样,我们可都看得清清楚楚。”看到成功逗得青子脸红了,惠子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好啦不逗你了,不过我说真的,你们两个中间就差一层窗户纸,要是不想生出什么意外还是早点捅破为好。”

“惠子!”

“好好好我不说了,咱们说回刚才你问的那个问题……青子你之前说,你也不清楚快斗君会遇到什么危险?”

“是这样。”

“你为什么不去问问看红子呢?”

“诶?”

“你忘了吗?对于占卜之类的,红子可是很在行的!”惠子说完才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也对,女生们在那里和红子聊天时你都和快斗君在一起的……”

“惠子!”

“诶呀抱歉,一不小心又跑题了……”惠子吐了吐舌头,“不过我说真的,你有这种问题不如找红子帮忙,毕竟如果你想做点什么的话,首先得知道会发生什么吧?”

青子没说话。她和快斗的事情,去找红子……真的可以吗?

“没关系的。”感觉到青子内心的犹豫,惠子继续劝说,“红子虽然看起来有点不太爱理人,其实很亲切的哦?”

青子却恍如未闻般抬起了头。她突然想起来,她曾经察觉到,有人用高深莫测的目光注视着快斗,而视线的来源正是那位小泉红子同学。

也许红子知道些什么呢?

“我会考虑的……”想通之后,青子对着惠子笑了笑,“谢谢你,惠子。”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