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13)

快完结了吧,虽然我估计会烂尾……啊赶快HE吧TAT


48.

第一天过去了,洛冰河没有对沈九做什么。

第二天过去了,洛冰河仍然没有对沈九做什么。

第三天,第四天……许多天过去了,在经历了明帆和宁婴婴的惊讶之后,洛冰河除了缠沈九缠得紧之外,竟然真的没有强迫他做什么事。在外人面前,洛冰河就总是摆出一副和沈九十分亲密的样子,沈九想着洛冰河之前的要求,心下不愿却也配合他,装的样子不像也没关系,毕竟他从前对不太亲近的人也是爱答不理,现在与洛冰河“假装”在一起了,别人却也看不出端倪,只道他们两个恩爱非常,尤其是证明他们两个结为道侣的仪式之后,很快沈九和洛冰河的“恩爱”就传遍了整个苍穹山派。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不管沈九去干什么,身后都跟着一个洛冰河,偏偏自己又打不过他,只能让他跟着,唯一令他感到安慰的是洛冰河真的没有对苍穹山派做什么。

沈九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为了保护门派不怕牺牲的英雄,只是这念头一闪而过,最终化成了他唇边的冷笑。

自己这是怎么了。

他怎么会是那样的老好人呢。

一直注视着沈九的洛冰河却没放过他神色间的变化,只轻声道:“师尊可是想起什么在意的事了吗?”

……都忘了旁边还有一个洛冰河。沈九回过神来,摇了摇头,并不理他,洛冰河倒也满足,不再追问,又道:“还有一小段路就到了,师尊不如先歇息片刻吧。”

沈九不置可否,只闭目养神。

一路无话,好在很快马车就到了他们的目的地,两人下山原是有任务在身——他们目前所在的这个小镇有一家富户,托人找到了苍穹山派,说是宅里有鬼怪作乱,请苍穹山派的人去料理一番,这任务正派到沈九头上,洛冰河也就自然而然地跟着来了,美名其曰“保护师尊”,实际上是纠缠不放,沈九也没有办法,只好任他去,就当多了一个战斗力。

马车直接把两人送到了那富户宅子门口,然而沈九刚一下车,目光扫过大门外的牌匾,神色骤变。洛冰河扶着他站稳,这才转过头来,下意识顺着沈九目光看过去,脸色却也是变得难看,与沈九不同的是,他瞬间就收敛了那过于明显的表现,只当做什么也没发生,心中却明白,这次任务恐怕难以善了。

“……走,进去。”沈九竭力克制着自己自己的情绪,昂首走了进去,洛冰河急忙跟上,边走边想,师尊刚才似乎周身气势强了许多,真不愧是师尊。

大宅的大门孤独地留在原地,正门上方的牌匾上,赫然是“秋府”两个大字。

 

49.

捉妖没什么难度,对于普通人来说很棘手的鬼怪,到了修仙之人面前,尤其是有元婴修为的沈九和实力逆天的洛冰河面前,却并不算什么。

只是这一次的变故不是鬼怪,而是人。

沈九与洛冰河走进秋府,刚和秋府主人打了个照面,就产生了不愉快。

“沈九?!”秋府主人毫无顾忌地喊出了这个名字,先是吃惊,随后就换上了一副鄙夷的神色大喇喇打量起沈九来,虽然没再多说什么,他毫无尊重之意的眼神就让洛冰河很不舒服,身为当事人的沈九就更加不快。

“在下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修雅剑沈清秋,阁下莫要妄言。”冷着脸报了家门,沈九就不想再多说,洛冰河上前接替了与人寒暄的任务:“秋家主,还是先说正事吧?”

他顿了顿,又道:“苍穹山派派人过来,是为了襄助普通人消灭妖怪,可不是为了让人对我师尊无礼的。”言语之中不满之意十分明显。

那秋家家主神色一变,还想再说什么,他身边同样作主人打扮的女性开口将他拦了下来:“阁下所言正是,烦请两位帮忙查探。”

目光触及那女子,沈九才神色稍缓,对着她点了点头。感受到沈九的目光,那女子脸上笑意竟更浓了些。洛冰河站在沈九旁边,把一切收进眼底,脸色渐渐变得阴沉起来。

好在几人接下来也没有太多话可说,沈九和洛冰河两人很快查出了妖魔所在,并将其斩杀,还没来得及告辞,就听那女子道:“两位辛苦,不如用了饭再回去?”

“……不必。”沈九闷闷地回答了她。他若是知道要来的是这家,必不会来,只是到了跟前避无可避,再计较就显得矫情了,才硬着头皮进了来,且不得不说,若是没有洛冰河在身边,他恐怕心里会更没底气,即使这秋府里没有人能打得过他。

毕竟他前世在这秋府里,除了对秋海棠还有些早就散去的依恋,可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而对秋海棠的最后一点好感,也在前世秋海棠在众人面前揭发他的罪行时烟消云散了。

“某些人故地重游,可是吓破了胆罢?”之前除妖时毫无存在感的秋剪罗却在此时出言不逊。沈九冷着脸没理他,衣袖下却是握紧了拳。秋剪罗正得意,一道刀一样的目光射了过来,吓得他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之后才看清目光的来源竟是沈九身边那个弟子。秋家家主脸色一白,那人针对他散发出的气势实在太过于残暴,他突然觉得下一刻自己恐怕就会被那个人杀掉。

“沈仙师得罪了。”一道女声突然插了进来,“兄长今日身体不适,脑子也不太清醒,言语之间冒犯了沈仙师,还请沈仙师恕罪。”比起脸色煞白的秋剪罗,秋海棠倒是显得冷静些,只是额上的几滴冷汗还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恐惧。

“……无妨。”沈九还是面无表情,“既然妖魔已除,我们就先告辞了。”说罢转身就往外走,洛冰河见状也立刻收回了那杀人般的目光跟了上去,秋家二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一世的秋海棠了解事情始末,见沈九面色不娱,也就休了留他用饭的心思,客客气气地送沈九和洛冰河出了秋府,看着洛冰河扶沈九上了马车,只是这短短的一段路上,沈九虽没说出来,却莫名觉得秋海棠看他的目光十分奇怪,不过对他来说,秋剪罗和秋海棠过得怎么样,已经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看着马车离去,危险远离,秋海棠拍拍胸口,再抬头时眼中的光突然变得十分耀眼。忽略之前洛冰河恐吓般的行动,秋海棠心情居然很不错,还开心地哼起了歌。

“你还喜欢那小子?”秋剪罗的脸色却很臭。自己当年踩在脚下的人居然成了修为颇高的仙师,看见了自己理都不理傲慢至极,秋剪罗自然心情不佳,更让他不高兴的是,自己的亲妹子居然还对沈九有好脸色。

“哥哥真是的,做了那么多错事居然不知道反省吗?”秋海棠闻言眉毛一挑,倒训起兄长来。自那日知道了沈九在哥哥那里到底遭遇过什么之后,秋海棠整个人都发生了变化,过去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似乎在一夜之间长大了,并且因为兄长对沈九的恶劣态度和秋剪罗冷战起来。在那段时间里,秋海棠想了很多,她觉得沈九会被兄长那样肆无忌惮地对待自己多少也要负一点责任,她想改变自己,于是她开始学着经营家业,大的生意做不了,小生意倒也颇有成效,渐渐地也把自己名下的书坊开了起来,就算和秋剪罗断绝关系也绝不至于活不下去。秋剪罗见她如此也只好委委屈屈地退了一步,兄妹两人之间只要不提沈九的事,就像过去一般和睦,但有一次秋剪罗试探地和她提了提,就惹秋海棠生气了,自此之后不敢再提,直到这一次府里闹了妖怪,沈九和他的徒弟亲自过来。

“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样……”秋剪罗小声嘟囔了几声,最后还是郁闷地闭嘴了。当年他是强势的一方,对沈九施起暴来自然无所顾忌,然而现在曾经的双方却对调了位置,这让他怎么能不郁闷呢。

“哥哥你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不错了。”秋海棠生气地瞪着他,“以后哥哥可多注意着些吧,虽然沈仙师没说什么不和你计较,我看他那个徒弟可是很不好相与,小心那洛冰河护短,过两日瞒着他师父回来找你算账。”

“……知道了。”秋剪罗想起刚才沈九弟子那怨毒的眼神,忍不住抖了一下,正准备起身回房,就看到秋海棠正在整理衣装:“你要出门?”

秋海棠点点头:“嗯,我要去书坊一趟……最近有一批新书要来。”

秋海棠穿戴好就转身走了。秋剪罗看她离去,心里感慨妹妹也长大了,突然察觉出一丝古怪来。

刚才妹妹的眼神……看起来似乎藏着一种隐秘的激动?

 

50.

沈九自秋府离去之后,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比之前更加不爱说话了。洛冰河陪着他,却也极有耐心,事事服侍妥帖。他看出沈九似乎在因为什么事情而苦恼,想了想自己之前说过的话,终究没有过问,只等着沈九想通了自己和他说。

在沈九烦闷的时候,洛冰河却也没闲着,他多少还是有些在意秋府的那两人,于是在沈九睡下后,他动用了一些魔族在人间的力量,稍微调查了一下秋府这两位主人,然后在第二个晚上沈九睡下后,几本薄薄的小册子被送到了他手里。

随意翻了翻那几本小册子,洛冰河的脸色变得古怪起来,正巧沈九翻了个身,洛冰河竟有些惧怕似的立刻就把那几本册子藏在了身后,直到确定沈九并没有睡醒才塌下心来,又把那几本册子拿到身前。

又翻了几页,读了读上面的内容,饶是暗中称霸了魔界的霸主洛冰河,也不得不感慨,有些超乎他想象的事情,已经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发生了。


TBC.

评论(9)

热度(1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