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8)

快斗和红子说了一章设定……我为什么这么啰嗦_(:зゝ∠)_

18.

“潘多拉?”青子睁大了眼睛,“那不是希腊神话里……”

“没错。”九课课长点了点头,“在证物上提供的资料里,那个组织确实是如此命名那颗宝石的……带来灾厄的潘多拉。那位探员拼死传递回来的资料中,有一份与潘多拉有关的死亡名单,都是因为潘多拉被组织暗中杀害的。”

青子心中突然一紧:“恕我冒昧,八年前有一位世界闻名的魔术师黑羽盗一……是否也在这一份名单里?”

警视总监和那位课长闻言略显吃惊地对视一眼,总监才道:“青子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位魔术师曾经是我们邻居。”警部赶忙解释,“她和隔壁那小子是青梅竹马,之前那个叫SNAKE的人和我说过黑羽盗一是被他们杀害的,所以……”

“我明白了。”警视总监点了点头,“我们内部的人也就是了,中森老弟对外人可一定要慎言。”

“是,一定。”警部不好意思地说,随即却转向了青子,“青子,不如你先回屋里歇着吧。”他想了想,还是决定叫青子先回避一下,免得她听到不该知道的东西。

他真怕女儿一时冲动做出什么令人后悔的事来,没想到青子听了倒也没有异议:“那爸爸我出去散散步……”

“最好找一个人保护你……”警视总监也认为让青子先离席更好一些。

青子摇摇头:“谢谢您,不过我就在附近随便走走,应该不会有事的。”警方安排的住宅区附近安保非常好,就算组织想要进到这里抓人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

现在的她对那个组织来说,恐怕也没有什么要抓走的价值。青子想。事实上青子的推测是正确的,组织的大量资料被卧底交给了警方,现在正在收拾烂摊子,根本就没有精力再来管对他们来说早就无足轻重的中森父女了。

显然警视总监和九课的课长也有同样的判断,因此他们也没有说什么,只嘱咐青子注意安全,就继续和警部说起了工作的事,青子则是简单地换了件衣服就拿着带有定位的新手机走了出去。

走到公寓门口时,青子看看周围,犹豫了一下,还是拨出了一通电话。

“喂,惠子吗?……嗯,我现在心情……很纠结,想找人聊聊天……好的,那我一会儿到你家去。”青子很快与那边约定好了时间地点,挂断了电话,然后给中森警部发去了一封邮件告知自己的去向,这才收起手机向小区外走去。

 

时间稍往前提,快斗这边却也来了客人。他刚刚挂断电话,千影就如他所料推门而入,说的话却是他意想不到的:“快斗,你同学来找你了哦?”

“哈?”快斗一愣。这个时候怎么会有同学来找他呢?而且还是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地点……是白马吗?不对,他再怎么神通广大也找不到这里来……思索间快斗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不、不会吧……

“老妈,来的不会是……”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千影,“小泉同学?”

“就是我哦。”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一个人影就从千影身后出现在快斗面前,正是快斗猜测的小泉红子。

“红、红子?!”尽管很吃惊,不过快斗之前也差不多猜出了来人的身份,这才没有把自己的惊讶显露在脸上。

见儿子适应性良好,千影贴心地把他们俩留在了房间里:“红子说有事情要和你说,我去给你们准备点茶水,不要着急哦。”说完对着快斗眨了眨眼睛就走了,还给他们带上了门。

“你和潘多拉有关系?”等到千影的脚步声完全听不到了,快斗这才开口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不愧是黑羽快斗。”红子淡定地撩起自己轻柔的发丝,十分自然地坐在了快斗对面,刚想说什么,却在近距离看到快斗的脸之后发出“咦”的一声,还没等快斗反应,红子忍不住就笑出了声,看得快斗莫名其妙。

“你这是怎么回事?”

红子又笑了几声才停下:“我当然是在笑你身康体健,脸却那么红……刚和中森同学打完电话?”

好容易消退了一些的热度在红子一席话语后又有了反攻的趋势,幸而快斗在慌乱中极力把它们压制了下去,并且赶紧岔开话题:“你在说什么……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要说?”

听快斗提到正事,红子也收敛了笑意:“看来你妈妈还没有和你说过……是关于你的身体的问题。”

“我的身体?”快斗挑眉,“我知道我的身体是潘多拉,而且受了伤能够自愈……”

“没错。”红子点点头,“这是潘多拉的正面属性。你知道潘多拉能让人长生不老吧?”

“……知道。”快斗有些迟疑。潘多拉能让人长生不老,他很久以前就从那个犯罪组织那里听说过,今天醒来之后千影又告诉他潘多拉还有创造生命的能力,可现在红子提到了长生不老,而她话里的意思,却是潘多拉还有不太好的作用。

“潘多拉的固有属性,一是创造生命,二是长生不老。每当你受伤时你都能很快痊愈,就是潘多拉创造生命这一固有属性的作用。它增强了你的生命力,所以你能够比旁人痊愈得更快一些。而第二个属性长生不老,在某些人看来,是他们追求的目标,而对于你来说……”红子的眼眸的颜色变得更加深沉,“恐怕不是一件好事吧?”

“你是说……因为我就是潘多拉,所以我会长生不老?”

“正是,这就是问题所在。你并不追求长生不老,如果就这样放任下去,百年之后……不,甚至更久,你会独存于世,历经漫长的人生,直到世界终结。”

红子看着快斗的眼睛,却并没有找到预料中的慌乱。快斗听完红子的话,只沉吟片刻,就开口道:“如果放任下去会这样……那么听你话里的意思,只要采取一些措施,就能避免这种结果?”

红子的话固然让人心生惧意,可仔细想想,红子既然特意来找自己说明这件事,其实就是在告诉自己她是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的。虽然不知道到底应该怎么做,快斗还是没有觉得焦虑。

他觉得自千影告诉他关于他身世的真相之后,他接受这些带有魔幻色彩的事实已经不是很困难了。

“……你还是那么无趣。”红子这么说着,脸上却并没有不快的表情。尽管她已经知道自己之前关注黑羽快斗并不是因为爱情,她仍然欣赏他。

“是是是,那就麻烦红子小姐大发慈悲告诉我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呗?”快斗当即摆出恳求的样子来,“还要请红子大人指教啊。”

“好了,闲话不说了,下面我说的你要记清楚。”

快斗点点头:“洗耳恭听。”

“你知道我是魔女,但你知道的还不够详细。”红子顿了顿,“我是‘红魔女’,同时也是宝石潘多拉的守护者。潘多拉对守护者会产生一种吸引力,并且一定程度上还能免疫一些魔法,所以前一段时间里你对我产生了一定的吸引力……我想你应该也感觉到了。”

快斗想了想,那一段时间红子确实莫名其妙,天天对着自己说要让自己成为她的俘虏……按照她的说法,这一切其实都是潘多拉引起的。

“我本来没想这么快就回来找你,但那天我回家之后翻了一下家里的书……我觉得还是尽早告诉你比较好。我刚刚和你说过潘多拉的两个固有属性,你还记得吗?”

“创造生命和长生不老?”

“对,这确实是潘多拉的固有属性,也可以说是固有功能,但如果要激活,或者说是使用这两项能力,潘多拉就必须有足够的能量。当你受伤过重,潘多拉现有的能量不足以将你完全治愈的时候,那么你的痊愈时间就会延长,甚至有可能死亡。同样的,如果潘多拉没有足够的能量,那么它就不可能让你长生不老。”

“……但我没有感觉到体内能量的变化。”

红子摇摇头:“‘当局者迷’,你自己是感受不到的,只有守护者才能知道你体内到底还有多少能量,以及帮助你操控、调节这些能量,好让它达到一个你想要的数值。你这次受重伤濒临死亡,能这么快痊愈,是因为我的调节加快了能量流动的速度,但同样的,你现在体内能量稀薄,如果你短期内再受一次这么重的伤,没人能治得好你。”

“短期内不行……”快斗琢磨着红子话里的意思,“你是说,如果时间够长,能量还能恢复?”

“是的,潘多拉的能量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恢复,就像电子游戏里那种……嗯,充能道具,你能理解对吧?”

快斗点头:“大概理解了……所以也就是说,如果守护者能够及时帮我调节体内的能量,让能量达到一个平衡的数值,就能避免长生不老的惨剧?”

“虽然是这个意思没错……你能别把长生不老说得那么不招人待见吗?”红子白了快斗一眼,就算已经知道他并没有这个想法,不过听他把长生不老说得这么不值一提,红子还是觉得莫名不爽。

“是是是,是我不对,还请红子大人原谅。”快斗眨眨眼睛,“还请红子大人救我一命。”

“我当然会尽我所能帮助你,毕竟我也算是你的守护者。”红子站起身来,正准备离开,走到房门旁边时却停下了脚步,回头看向了同样起身要送她的快斗。

“把你新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可不想每次和你联系都亲自跑过来了。”

TBC.

评论(5)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