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7)

最近爬坑爬的太开心了直到那天有人问我咋不更新了,心虚【。

我原以为放假就能日更3k,我真是太甜了。

17.

白马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的快斗僵住了。

“黑羽君。”他开口,“我也不和你打哑谜。我知道你做得很隐蔽,在我和你接触时我也能感觉得到,你遮掩得非常好,但唯一的漏洞就是你出现的时机太巧了。”

“……我知道。”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闷闷的,听起来仿佛是受了巨大的打击。

“我怀疑中森警部是从组织那里听到了什么,然后中森同学又从警部那里听到了那些东西,再加上给你打电话打不通,她才会怀疑你。”白马冷静地陈述着自己地猜测,“中森同学到底知道了什么并不是重点,我建议你先决定好要怎么应对。”

白马顿了顿,似乎是想留给快斗一些思考的时间,过了一会儿后才道:“你决定好了吗?是要继续想方设法瞒着中森同学,还是……向她坦白?”

快斗沉默半晌,道:“我也不知道。”他从来没有遇上过如此让他两难的问题,就算是之前得知了自己其实不是普通人的时候,他都不曾像现在这般混乱。

“对于你们两个的事来说,我只是个局外人。”白马突然说道,“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你和中森同学到底有着什么样的感情。如果她知道你一直在骗她……”说到这里白马忍不住笑了一下,“她大概会忍不住揍你一顿吧。”

“……是啊。”听白马调侃,快斗脑海中浮现出青子举着扫帚追着他打的画面,心情莫名好了点,只是他也清楚,青子若是真的生气了,是绝对不会像往常那般和他打闹的,“我会认真对待的,多谢。”

“你有所准备我就放心了。虽然咱们两个立场不同,但在对决之外的地方我是不会给你添麻烦的,你可要多加小心,不要在败给我之前输给别的什么莫名其妙的家伙哦?”

“切,谁和你是对手,我又不是怪盗基德……不过还是谢啦,那么就这样,拜拜。”

“再见。”

两人默契地同时挂断了电话。

这种时候还在坚持为自己辩白,黑羽君还真是执着呢。白马感慨着收起手机,望向了落地窗外的碧蓝天空。

你可要加油啊,黑羽君。

尽管那是他认定的对手,他还是忍不住想要为他鼓劲。

 

快斗把手机拿在手里,犹豫着下一步的行动。按理说中森警部的事件可以说是过去了,自己本该开始计划下一次的行动,好把那个作恶多端的组织引出来,就算知晓了“黑羽快斗就是潘多拉”这件事他也能据此作出下一步的计划。

可他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从自己成为怪盗基德的那一天起,他就一直在害怕着,害怕青子知道真相,害怕青子因为他而伤心难过,害怕看到青子失望的眼睛,可随着经验的增加,他的行动愈发成熟,除了偶尔会被几个侦探阻挠之外也都一帆风顺,这让他渐渐忘却了曾经的恐惧,而如今,那恐惧又从记忆的深处悄然现身,无情地渗入他的身体,刺入他的骨髓,让他感到胆寒。

恐怕现在的青子和真相之间只剩下了一面薄薄的墙,只要青子想,她就能把那面墙捅破,然后自己的所有秘密就会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她面前。快斗心中升起一股苦涩。他从来都看轻了那个女孩儿,却忘了自己曾经对青子聪慧的称赞,如今恐怕就是他自食其果的时候了。

快斗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必须分析一下现在的状况——白马直说青子对他起了疑心,那也就是说青子还没有确凿的证据,现在还不能盖棺定论自己就是怪盗基德,自己就还有转圜的余地。

然而那真的是自己的余地吗?快斗攥紧了手机。直接和青子坦白,也许还能求得青子的原谅,要是让青子知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骗她……

不行。

快斗顿时感觉浑身冰冷。他了解青子,如果现在就让青子知道了真相,那么以青子的性格,她一定会刨根问底把自己隐瞒的所有事情都逼问出来,而知道了一切的青子绝不可能袖手旁观,必然会要求插手到关乎她的青梅竹马的这件事中。

不行。绝对不行。

自己在披上那一袭白衣的时候心中就已经有了觉悟。他可以不怕任何危险,可是他不能接受把青子也牵涉其中。

在头脑清晰之后的瞬间快斗就在心里做下了决断。他闭上眼,沉思了片刻,最后举起了手机,拨出了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号码,耳中传来的却是冰冷的女声。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

快斗一怔,挂掉了手机。他居然忘了,青子的手机早在之前的事件里就遗失了,现在用那个号码联系不上她……不过警方应该给她准备了新手机才对。找到思路,快斗立即给白马发了一条短信询问他青子的新号码,没几秒就接到了回复。

“你做好决定了?”简单的几个字,后面是一串数字。快斗飞快地移动手指回复了一句“谢谢,当然”,就迫不及待地打通了下面那个号码,铃声没响多久,那边就接起了电话。

“您好?这边是中森。”

快斗紧张地咽了咽唾沫,开口时已经是十分轻松的口气。

“喂,青子吗?你这几天做什么去了,家里也没人,电话也打不通,还是找白马才要来你的号码的。”

电话那边却是惊喜地提高了音调:“快斗?是快斗吗?”声音还是像往常那般活力满满,骤然增大的音量少不得要震快斗一下,可平时会抱怨青子“你要震聋我吗”的快斗,此时却在听到青子的声音之后眼睛一酸。

“当然是我啦!真是的,你到底干什么去了嘛,本来我发现了一家特别好吃的甜品店想和你一起去吃的,这两天都找不到你人。”快斗假装抱怨着。

“没、没什么啊……”青子那边遮遮掩掩的,虽然并不明显,快斗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但他没有说话。

青子想要瞒着自己的事情,大概也和这次的事件有关吧。

“我们老家那边有点事情,挺急的,所以爸爸带我回了趟老家,就没来得及和快斗打招呼。”青子语速很快,估计是早就编好的理由,“路上一不小心把手机弄丢了……因为有点事情要联系警方的同事,才把号码告诉白马君的,事情太多忘了告诉你,抱歉哦快斗。”

“诶——为什么要告诉那个假洋鬼子嘛。”快斗装作不满地牢骚了几句,“那青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还等着和你一起去那家甜品店呢。”

“可、可能要有段日子吧……”青子不太确定地答道,“我也不知道呢,老家这边事情太多了……”

两人又随意聊了几句没有营养的话,同时也是在互相试探着。

“快斗。”青子突然说,“我这边来人了,要先挂断啦。你多注意身体哦。”

“嗯嗯,知道啦。”快斗估计是有警方的人去找青子协助调查一类的。

“……快斗想带我去想去的甜品店,我很高兴。谢谢你。”青子快速地说着,好像是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萌动,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留快斗一个人在电话这边发呆。

下一刻快斗的脸就红了一片。

他迟疑地抬起手,用手背触碰了一下自己的脸颊。

……好热。

清楚地了解自己身体状况的快斗当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那么造成这种变化的原因,就只有……

他忍不住捂住了脸。

明明只是想确认一下青子的安危,顺带着遮掩一下、试探一下的,怎么会弄成这样。

左胸里面的那东西扑通扑通跳个不停。无法抑制。

丢人啊。可是青子真的太可爱了,他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加速的心跳和骤然升温的脸颊。

耳边已经传来千影的脚步声,快斗几乎可以预想到被千影看到之后千影肯定要嘲笑他居然这么纯情。

不过因为喜欢青子这件事儿丢人似乎也不错。

 

青子急匆匆挂断电话,抑制着心中的激动来到了客厅,与父亲一起待客——坐在对面的两人,是白马警视总监和公安九课的课长。白马警视总监见青子过来,给了她一个友好的微笑,口中继续道:“……所以,警方决定根据之后怪盗基德的行动,对这个组织进行追踪,争取短期内让这个犯罪组织落网。在此之前,就麻烦两位接受我们的保护。”

“不辛苦!”中森警部当即表态,“只要能解决案件,这都是我们警察的工作,我们一定配合!”

白马警视总监点点头:“那就拜托中森老弟了。”

“白马叔叔。”青子冷不丁开口,“我可以问一下……这件事和怪盗基德有什么关系吗?为什么要根据他的行动来制定计划呢?”

“大人说话小孩子别多嘴。”中森警部制止道。

“没事,毕竟切身相关,青子也该知道。”警视总监笑了笑,道,“你还记得上一次你送来的那件证物吗?”

“记得。”青子点点头。

“我记得中森老弟被那伙人抓起来时,曾被怪盗基德营救,对吧?”

“是的。”警部点点头。虽然答应了女儿要保护怪盗基德,但向警方告知自己的经历与保护怪盗基德并不相违背,他也就把事情和盘托出了。

“怪盗基德曾经和中森老弟说过,他和那个组织结下过仇怨,而你们送来的那件证物被我们破解后,我们发现那里面有那个犯罪组织一些成员的照片,还有他们对怪盗基德的一些追踪记录。之后我们询问了一些警员,尤其是上一次怪盗基德作案时在场的人,包括一些还能够联络到的目击者,也证实了在怪盗基德作案时,这个组织确实是总会藏在暗处——有人目击到了。”

他顿了顿,道:“因此我们得出结论,这个犯罪组织……恐怕早就盯上了怪盗基德,而他们的最终目的,是一颗名为‘潘多拉’的宝石。”


评论(9)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