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12)

卡文了,所以,稍微,有点短_(:зゝ∠)_

45.

沈九如此忌惮洛冰河是有原因的。尽管这一世洛冰河已经没有了被他亲手打下无间深渊这段经历,但在沈九那夜醒过来之后,洛冰河当着他的面,召唤出了一直被他藏着的心魔剑,并且在瞬间之内大爆魔气,那霸道的魔气让沈九不得不接受事实——就算他已经是元婴修为,面对此时早有预谋的洛冰河,他也不是对手。而后洛冰河又告诉沈九,他的手下漠北君本来打算袭击仙盟大会,是因为洛冰河反对才罢手的。

至此沈九还有什么话说呢。饶是自己千般万般防备,还是被洛冰河摆了一道,人都搭上了,好在那一次意外的欢好之后,洛冰河倒也没有强迫他,只是那欲望几乎溢出来的炽热眼神总是让沈九十分不自在。

回苍穹山派的路上,洛冰河竟然真的信守诺言,只要沈九脸色不对,就绝不对他用强,沈九心里有事儿,不主动开口刺他,这一路上倒也相安无事。

只是一到山门外,洛冰河就原形毕露了。

“弟子信守诺言,没有强迫师尊,之前咱们说好的事情,师尊可也要说到做到才好。”洛冰河死死拉着沈九的手腕,十分亲热的样子,手上却很注意力道,怕把沈九弄疼了。沈九先是讶异于洛冰河的不要脸皮,然后才讶异起洛冰河的克制——前世的事情,沈九可是记得的,那是自己在洛冰河面前没服过软,只是每次被恶言相向后,洛冰河都会用他那狠厉的手段残忍地报复回来。虽然洛冰河没有说,但阅历丰富的沈九自然能感觉出来,只是以洛冰河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自己现在没给他好脸色,他居然还在注意有没有弄疼自己?

这人真的是洛冰河?

结合洛冰河之前和他说过的养母的事情,沈九可以确定这一世的洛冰河在拜入苍穹山派之前的境遇比前世要好上许多,自己这一世也没有刻意虐待他,然而当洛冰河微笑着要求他做他的双修道侣时,沈九对于洛冰河终究还是变成了恶人这一点却并没有感到吃惊,在他潜意识里,洛冰河就是前世那样的人,就算成长环境有变化,也不妨碍他朝着那个方向成长,只是……

沈九被洛冰河拉着手臂“亲亲热热”地一起往前走。他脚下不停,抬眼看了洛冰河一眼,却好像是被察觉了,赶紧收回了目光。

洛冰河强迫自己那一次之后的所作所为,却是不像前世的他了。

“师尊在想什么?”

沈九如梦初醒般一颤,才发现洛冰河已经停了下来,正关切地看着他,只是这关切是真是假,沈九可就不好说了。

“……没什么。”说罢沈九就别过脸不再看他。洛冰河微微一笑,也不多问,只管携着沈九继续往上走。沈九心里却暗想,还是不要让洛冰河察觉到前世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了。

只是沈九自己也不清楚,他是害怕洛冰河因为知道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而变得更加残暴,还是害怕被洛冰河看到自己不堪的过往。

 

46.

两人很快到了穹顶峰,刚迈上最后一级台阶,就看到岳清源迎了上来。等到岳清源对着沈九絮絮叨叨的嘘寒问暖结束之后,他才把目光移到旁边的洛冰河身上:“洛师侄来信说有要事要与我说,却不知是何事?”

洛冰河早就换上一副得体的微笑,对着岳清源行了个礼道:“此乃喜事,不如请师尊与您说。”说罢还故作羞涩地看了沈九一眼,吓得沈九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还得硬着头皮应付岳清源。

“七、七哥。”沈九犹犹豫豫地开口,岳清源却察觉出一丝不对来:当着别人的面,小九是从不肯叫他七哥的,而此时……他却在洛冰河面前这样叫他?

而且还是那个前些日子刚刚对小九表白了心迹,还向他说过“自己是真心喜欢师尊”的洛冰河。

一向没有那么多乱七八糟心思的岳清源瞬间察觉到沈九接下来的话,顿时感到十分不爽,就算他承认洛冰河确实是下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他还是有一种自己精心呵护长大的白菜要被猪拱了的感觉。

岳清源静静地看着沈九,等着他自己说出来。他也明白,沈九小时候遭遇过许多磨难,虽然到了苍穹山派之后性子比过去要开朗些,到底没和任何人亲近,就连他也只能以兄长的身份照拂他,却因为种种限制做不到时刻在沈九身边照顾,此时若是沈九真的与洛冰河两情相悦,不管是对他还是对沈九,都是件好事。

沈九看起来有些紧张,但还是强撑着开口道:“我和洛冰河……两情相悦,已经决定结为双修道侣了。”一旦开口,接下来的话竟然很容易就说出口了,待整句话说完,沈九整个人也松了口气。尽管他还有一丁点希望岳清源看出来自己和洛冰河有古怪,然后识破洛冰河的阴谋,但想到岳清源打不过洛冰河,再加上前世那把断掉的玄肃突然闪过眼前,沈九还是镇定地照着洛冰河要求的说完了。

这一次他真的不想再因为自己牵连整个苍穹山派了。

沈九的迟疑在岳清源眼里却是难为情的表现。岳清源也想过了,虽然洛冰河是男子,但修仙之人也无需遵守世俗那些条条框框,小九若是能多一个可以庇护他的人,倒也极好。

“我知道了,你们两个准备准备,咱们就举办仪式吧。”岳清源关切道,“你们俩也累了,赶紧回清静峰歇着吧。”

沈九刚松了一口气还没反应过来,洛冰河就替他答了:“多谢掌门师伯成全,那弟子就先和师尊回去了。”

岳清源点点头,就怀着一种嫁女儿似的感慨转身走了,直到身影消失在沈九和洛冰河的视线中。沈九还在发怔,手上突然传来触感,原来是洛冰河在捏他的手,力道不大,感觉就像是情人间在调情一般。

“走吧,师尊,我们回清静峰去。”

 

47.

沈九和洛冰河回了清静峰。一路上两人也没遇到明帆和宁婴婴,估计是下山了,待两人到了沈九房间站定,气氛却突然尴尬了起来。

沈九显得手足无措。在前世的洛冰河对他残忍折磨时,他能宁死不屈甚至找到机会反咬一口,尽管之后会迎来更加可怕的报复,他也没对洛冰河低过头,只是此时的洛冰河既不用言语讥讽他,也没有要摧残他的身体的意思,他实在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

他不知道洛冰河到底想做什么。

沈九茫然的反应看在洛冰河眼里竟是别有一番趣味。洛冰河也不折腾他,当即上前扶了沈九在床上坐下,却没想到自己这举动吓得沈九一下子就从床上弹起来:“你要干什么?!”言语之中不乏羞愤,洛冰河只愣住一瞬,就明白过来沈九刚才是误会自己要对他行那事了。

“师尊莫急,弟子只是想服侍师尊休息而已。”说罢洛冰河一摊手向后退了一步以示自己并无恶意,沈九这才放松下来,却仍是警戒地看着他。

“你到底想做什么?”

洛冰河无奈地摇摇头。

“我说过了,我只是想和师尊在一起而已,至于性事,只要师尊说不,那我就绝不强迫,所以师尊真的不必再问了。”洛冰河诚恳地说。

……就好像说的是真的一样。沈九表面放松了警惕,心里却还是戒备着。他又慢慢坐下,沉默半晌,道:“你既说你爱慕我,那我现在让你出去别再进来,你能做到么?”

“师尊的要求,弟子自是不敢不从的,只是怕弟子刚一离了师尊身边,师尊无人服侍,万一出上个什么差错,那可极为不美。”洛冰河一本正经道,“既然师尊已和弟子结为双修道侣,我们就更应该形影不离才对。”

说到底还是一定要跟在他身边。沈九在心底冷笑,见洛冰河硬是要这般虚伪却也不想再理他,只从床头抽了本书便倚着床柱翻看起来,一边看一边有意留意着洛冰河,生怕他突然发难,看着看着,竟被书中内容吸引,倒也忘了旁边还有一个被他视作洪水猛兽的洛冰河。

洛冰河当然察觉到了沈九的小动作,却也没有理会,只专注地看着沈九读书,眼中不经意流露出些许温柔。

阳光透过窗子洒落在沈九身上,给他的身体罩上了一层淡淡的光,使他手执书卷的姿态恍如谪仙。

洛冰河只静静地看着。

那是他的师尊。虽然他并不是个纯粹的好人,却也没有对他施以恶意。

他还记得,当年在自己拜入苍穹山派之前,在他和一众少年在地上挖坑的时候,他曾经大着胆子往上看了一眼,好巧不巧正看到那个清雅的身影,仰慕之情瞬间充满了他的内心。

只那一眼,他的心里就再也装不下旁人。


TBC.

评论(8)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