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11)

哦,后面已经不知道怎么写了,卡文预备【。

(就是这么随便)

42.

沈九的心中十分疑惑。他不明白为什么昨天看起来还是像一朵白莲花一样的洛冰河在今天突然换了一个画风,而且……还那么熟练。沈九前世从不压抑自己的情欲,常常流连烟花之地的他当然知道两个男人能够行那云雨之事,也知道以男子的身体承欢比女子更难些,第一次若是弄不好必然会弄得满床血,但洛冰河和他做了那事之后,自己居然没有感到过度的不适,而床铺上也没有像他设想的那样都是血,所以他会有那样的疑问也不是毫无理由,只不过在刚刚那种情境下口不择言之后,沈九突然觉得有点尴尬。

他说不出话了。被自己给气的。

“噗。”却不想就在沈九因为自己刚才说的蠢话而生气时,洛冰河突然噗的笑出声,“弟子爱慕师尊,情之所至,自然无师自通。”

沈九闻言恶狠狠地瞪向了他,自然并不相信,洛冰河却摆手道:“师尊息怒,有些话弟子也应当和您说了。”

“你能有什么话。”沈九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注意力已经全都被洛冰河拉过去了。洛冰河显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脸上的笑容也显得更真诚了些。

“是关于弟子身世的事,其实早就应该向师尊坦白的,只是之前怕师尊讨厌弟子,所以……不过师尊似乎一直都不喜欢我吧,弟子感觉得到的。”

何止是不喜欢你。躲你都来不及。沈九暗自在心里想着,脸上却不露分毫,只戒备地看着洛冰河,以防他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洛冰河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态度,甚至看到沈九在他面前显露出内心的想法有些高兴。他从很久以前就能感觉到,虽然沈九对他和师兄师姐看似一视同仁,实际上却是疏离的——不只针对他一个,包括明帆和宁婴婴,沈九似乎并不想和他们过分亲近,而他和明帆他们谈话中了解到,在他来之前沈九对两个弟子明明是比现在更加亲近的。

“大概是因为师尊觉得我们该早点自立吧!”明帆斗志昂扬地握紧了拳头,洛冰河却敏锐地察觉到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原因已经很明显了,一切都是从他来了之后改变的。洛冰河猜出原因后一直暗中观察着沈九,心思细腻的他很快发现,除了疏离之外,沈九每次看见他,眉眼间都会浮现令人难以察觉的厌恶,实在躲不过去要面对他时,沈九脸上总是又多了几分小心翼翼的神色,这很难不令洛冰河在意。

所以师尊不喜欢他,甚至还害怕着他。

“弟子是真的爱慕师尊的,只是弟子怕说了之后,师尊会更加厌恶我了。”

“……我没有厌恶过你。”沈九铁青着脸说。自获得新生之后,沈九前世没能达成的愿望几乎都已经达成了,修行顺利,地位崇高,除了意外收了洛冰河为徒之外,他想要改变的历史都已经如他所愿得到了改变。这一世洛冰河在今天之前确实没有做过令他厌恶的事情,但前世的记忆却是抹不去的。沈九知道自己这话说得有多违心,可想起自己前世的遭遇,他是不介意欺骗眼前这人的。

反正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人,不是么?

“师尊又何必如此。”洛冰河也不在意。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师尊厌恶自己这种事,短时间内恐怕很难改变什么。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沈九不想再和洛冰河纠结自己到底是不是厌恶他这个问题。

“弟子是想说……”洛冰河趁着沈九毫无防备,已经倾身附到沈九耳边。

他压低声音道:“弟子身上,其实有魔族的血统啊,师尊。”

 

43.

带着温度的气息打在沈九的侧脸,令他不由得心跳加速。他强自镇定着,往后退了段距离,洛冰河倒是也没有再往前凑,只是一脸遗憾地看着他。

洛冰河有魔族血统,历经前世的沈九自然知道,但他想不到洛冰河会在这个时候和自己坦白。

“所以呢?”沈九眉毛一挑。自己早就知道的事情,再被告知一次他当然不会感到吃惊。

“师尊总是能问到点子上。弟子只是想告诉师尊,好让师尊知晓……”他顿了顿,道,“师尊是拒绝不了弟子的,就是这样。”

沈九仍然直直看着洛冰河,目光却暗了暗。眼前的洛冰河意气风发,强硬不容拒绝,与从前完全不同,就好像是前世那个由不得他人反抗的洛冰河又回来了。

也是。毕竟他是洛冰河。

沈九沉默,洛冰河也没再说话。半晌,才听沈九开口道:“所以你之前都是在伪装,对吗?”

“师尊明鉴。”此时丢开了伪装的洛冰河也不再注意什么,扯了把椅子就坐在沈九对面看着他,眉眼间却是沈九前世难得见到的笑意。

“你现在把事情挑破,是因为你觉得胜券在握了?”沈九眯起了眼睛,眼中闪过一丝危险的光。前世他没有对洛冰河认输,现在就更不会。

“师尊说的也不甚准确。”洛冰河摇摇头,“弟子只是想让师尊知道弟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罢了……至于与弟子结为道侣的事,就算现在师尊不愿意,将来也必然是愿意的。”

“你可真是脸大。”沈九咬牙切齿道,“你从什么时候知道的?”沈九指的是洛冰河身上有魔族血统这件事。

“大概就在魔族圣女攻上苍穹山派之后没几天吧,有高人告知弟子身世,弟子这才开始修魔的,不过看起来师尊并不吃惊啊?”

“魔族修魔,有什么好吃惊的。”沈九冷声道,“所以你已经修魔许多年了,是吗?”

好一个洛冰河,居然瞒了自己这么久,自己竟然都没有察觉。沈九暗暗责怪自己这一世竟如此松懈,看来舒心日子过多了,人就会变得迟钝。

“看来师尊已经明白了。”洛冰河一摊手,“弟子现在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所以也就没有必要隐瞒了,所求唯有师尊一人,还请师尊成全。”

“我若不愿呢?”

洛冰河却笑意更浓:“那么几年前魔族攻打苍穹山派的事,恐怕就要再来一次了。”

“洛冰河!”沈九紧紧攥着衣角,好让自己看起来没有那么恐惧,仅仅向洛冰河展现他的愤怒,“我自认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你凭什么!”

洛冰河俯下身子,却是将沈九环在了双臂之间,毫不意外地感受到了沈九的身体在颤抖。他轻轻拍着沈九的后背,好像是在安抚他,声音也变得轻柔。

“师尊自然没有做过对不起弟子的事,过去没有,今后想来也不会有。”如恋人间一般温情的话语,在沈九听来却像是来自地狱的呢喃。

“你说对吗,师尊?”

 

44.

沈九也不是很明白,自己和洛冰河为什么会走到此种地步。自己明明是尽可能避着他的,但他的遮掩却没有起到作用,最终还是被洛冰河察觉了,只是这被察觉之后的结果令人意想不到。

洛冰河声称要让师尊好好休息,竭力要求他坐马车回苍穹山派,沈九铁青着脸答应了。在回城的马车上,沈九一直在思考造成现在这种状况的原因,洛冰河也什么都不做,就坐在他旁边,唯一让沈九不太舒心的就是洛冰河一直把沈九揽在怀里,沈九试着反抗了几下,并没有什么用,也就放弃了。

他安慰自己这不算什么,努力集中精神思考着。马车里很安静,只能听到车外车轮转动的声音。就在这沉默中,沈九突然开口了。

“你觉得自己爱慕我,是不是因为那些男子欢爱的书?”

是的,沈九想了很久,他觉得问题恐怕是出在自己身上。当初因为嫉妒洛冰河有女人缘,他满怀恶意地给洛冰河丢下许多描写男子欢爱的书册,虽然后来因为洛冰河日渐敏锐的感知力而终止了,但沈九实在是想不出这个原因之外的可能了。

所以说到底,还是怪自己。

“是,也不是。”洛冰河本就因为得到了沈九而心情愉悦,此时见沈九主动和他说话,面上笑意就更深了些,“男子欢爱之事,弟子其实早有耳闻,只是因为从未涉足过而不得其法,那些书册来的可十分是时候。”

他凑到沈九耳边道:“说来也多亏了那些册子,若不是刚巧看到它们,弟子可还不知道要如何与师尊行那欢好之事呢。”

感觉到怀里的沈九在发抖,洛冰河把他搂得更紧了些:“只是还请师尊相信弟子,弟子是真心爱慕师尊,并不是因为那些册子。”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洛冰河的拥抱让沈九本能地颤了一下,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沈九知道,自己恐怕早晚要习惯的。

“只要师尊知道弟子的真心,弟子就很满足了。”嘴上是这么说着,洛冰河愈发亲昵的举动却和他说的话完全不同。沈九十分不自在,却也不敢乱动,好在洛冰河很快见好就收,见他抗拒得厉害,也就没有再对他动手动脚,松开手直接坐到了他对面。

沈九讶异地看了他一眼。

“除了让师尊和弟子在一起这一点……”他笑着解释,“弟子并不想强迫师尊。”

沈九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最终脸色古怪地移开了目光。洛冰河最会演戏,他知道的,只是看他的那双眼睛……

难道他都是认真的?

难道这……真的不是他的圈套?

感觉到认知似乎被颠覆的沈九,十分头疼地陷入了沉思。


TBC.

评论(10)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