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10)

我真傻,真的,我为什么不在7.1这个特殊的日子发呢,明明早就写好了……

脑洞大预警……嘛,按理说这文从一开始看的时候就能看出来作者是在放飞了吧w


38.

自“洛冰河告白事件”过去已经过了两天,这期间宁婴婴和明帆都用极其古怪的眼神看这洛冰河,如果这眼神能用语言来翻译一下的话,大概就是“我们是不会让你独占师尊的”,对此洛冰河表示淡定,他当然知道就算借那两人天大的胆子他们也不敢和沈九告白的。

“你居然是这样的阿洛!”宁婴婴咬着衣角对他进行了强烈谴责,“我看错你了!”

“没错!”明帆跟着重重点头。师尊那么好,怎么能便宜洛冰河这小子……等等,明帆突然觉得自己的思想好像十分不对劲,扭头看了一眼宁婴婴。

糟糕,好像被婴婴师妹影响太深了。

就在明帆因为莫名其妙被打开新世界的大门而烦恼的时候,沈九突然传音过来,要洛冰河过去。

“诶?!”宁婴婴发出一声惊呼。洛冰河没有管她,当即朝着沈九房间走去,只是眉间也有着一丝疑惑——师尊这就想通了要如何应对了么?

他本来以为沈九需要更久些才会找他。

“师尊,弟子进来了。”

待房间内传来一声“进来”,洛冰河才下意识整理了一下仪容昂首走了进去,推门而入后正看到沈九背对着他站在桌旁。

“来了?”沈九听到动静转过身来,神情却与平日里的面无表情不同,也不是那种暗藏讥讽的冷笑。他看向洛冰河,眉眼间尽是淡漠:“为师细想了想,会发生那天那种事,主要还是怪为师。”

“什么……?”居然不是说答应或是拒绝他的话吗?

“……为师没有注意到弟子成长中的烦恼,是为师不好。”沈九装模作样地怪罪了自己一通,最后总结道,“所以今天为师要弥补过去的过失,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罢沈九也不等洛冰河反应,御剑便走,见洛冰河还没跟上还不高兴地叫了他一声。洛冰河被他一叫,才如梦初醒般赶忙御剑追了上去。

 


39.

沈九在前面御剑御得飞快,洛冰河虽是整个苍穹山派这一代弟子里的佼佼者,也是一番手忙脚乱才跟上这位整个苍穹山派里修为最高的天才,等到洛冰河好容易跟着沈九停下来站定的时候,他才发现沈九带他来了什么地方。

怡红院。

“……师尊?”洛冰河一脸茫然地看向身边的沈九。他这才发现沈九在叫他进自己房间时早就换好了一般修士的衣着,显然是为了在之后的行动中掩藏身份。

“嗯?”欣赏到洛冰河不知所措的表情,沈九心中多出几分愉悦,就连自己不经意间挑起了嘴角都没有意识到,“想来你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洛冰河只呆愣了一个瞬间,就恢复常态点了点头:“自然知道,只是不知师尊为何带弟子来这种地方?”

沈九见洛冰河那么快就恢复了镇定“嘁”了一声,面无表情道:“自然是来带你见世面。”好让你知道这世间不只有男人,赶紧去找女人然后离他远点。虽然还是很嫉妒洛冰河的女人缘,但比起他不去追求女人而是追求自己,沈九显然更倾向于前者。

洛冰河不说话,沈九莫名不快,也不再说话,甩着袖子便走了进去,洛冰河见状赶忙跟上,等他追上沈九时,正看到沈九在和老鸨交涉。沈九微低着头,从洛冰河的角度却能看到他脸色不佳,口中却在不停地跟老鸨嘱咐着什么,老鸨在旁边听着连连点头,沈九还时不时地扭过头来看他,最后掏出一锭金子放在了老鸨手里。

“洛冰河,过来。”沈九不喜欢直呼洛冰河的名字,一般都是直接用“你”称呼,这一次却难得的叫了洛冰河的名字。洛冰河走过去,就听沈九道:“按我说的做,少不了你的好处。”

“是是是,奴家一定叫最好的姑娘好好伺候这位公子!”老鸨脸上堆着笑看向洛冰河,“那公子请吧?”

洛冰河看了沈九一眼。

沈九面无表情。

“还不快去?”

“……是,师尊。”洛冰河最终没说什么就跟着老鸨走了。沈九在原地看着他们的背影,觉得愈发不爽了,原因不明。

尤其是刚才洛冰河走前那委屈又不敢表露出委屈的表情……啧。

沈九莫名地感到一阵心烦,还不及他多想,一个柔软的身子突然朝他撞了过来,正扑进他怀里。沈九被这一下打断了思绪,下意识扶起那位姑娘,便听那姑娘轻声道:“仙师,你既来此,可莫要辜负这良辰好景呀?”

原来是个拉客的。虽然这一世为了不被人捉到把柄,沈九从未踏足这些地方,但前世的他曾频繁流连烟花之地,自然知道怀里这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打量了那姑娘一番,上了妆的脸也确实称得上是艳丽,虽然没有洛冰河好看……

沈九猛地摇了摇头,好好地提他作甚。为了迅速把洛冰河从自己脑海中清除出去,沈九当即握住了姑娘的手,附耳过去。

“定不负姑娘美意。”

 

40.

沈九和那姑娘相携进了内间,一进屋那姑娘便脱开沈九的手臂,殷勤地点上了熏香,然后当着沈九的面一层层地脱衣服,房间内顿时充满了情色的空气。

沈九一边看着,一边恍然忆起前世的自己——那时的他因为秋府的经历,潜意识里就喜欢向温柔的女性靠近,而勾栏院里的姑娘们就刚好符合了他的需求,这也是他前世沉迷声色的一个主要原因。只是这一世,许多他前世未能求得的事都得到了满足,加之他有意地规避身败名裂的惨剧,他竟真的如人所说洁身自好起来。

但果然……本性难移。沈九想。

熏香里有催情的成分,姑娘脱得差不多了,沈九也被勾得差不多了,只是令他感到奇怪的是,以他的修为本不应该被熏香影响至此,可他也不认为那姑娘对他有如此魅力,能让他如此意乱神迷。

或许是因为禁欲太久了吧。

这时的他已经不能再多想——欲火已经在不知不觉间烧遍了全身,沈九恨不得立时就把那姑娘压在身下,然而就在他伸手去抓那姑娘的手时,房间的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不速之客闪了进来,冲到他身边甩开了那姑娘,紧紧握住了他的手。

“师尊!我们回去吧!”洛冰河顶着一张万分委屈的脸死死拽着沈九,沈九却已经认不出人,只遵循着本能去拉他,还在他身上摸来摸去。洛冰河黑了脸,他一看屋里的情形就知道是怎么回事,当即厉声将那早就被吓傻的姑娘吼了出去,然后将目光移向了还死死抓着他的脸色潮红的沈九。

“快、快点……”久久没有得到回应的沈九不由得焦急起来,骚扰洛冰河的动作也更加急促起来,甚至整个人都贴了上去,难受地往他身上蹭。洛冰河却在确认了沈九确实意识模糊时,收起了脸上那委屈得几乎要抽泣的表情,嘴角扯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笑容来。

“如你所愿,师尊。”

 

41.

沈九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周围清新的空气告诉着他他已经不在那烟花之地。他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还在回忆着睡觉之前做过什么,却在下一刻猛地坐了起来,还没来得及开口,下身传来的异样感就让他愣住了。

有一点点疼,但还有那么一点点的黏腻感。前世经历过人事的沈九一下子就明白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此时有了头绪,瞬间就在脑海里回溯了一遍昨夜发生的事情。

昨夜他跟着一个女人进了屋,那女人点起了勾栏院里常用的熏香,那熏香的效果还异常的强劲,就在他动情之后……

洛冰河那小子是怎么闯进来的!

想到这沈九就气不打一处来,脸都黑了。意识清醒之后,他全都想起来了:他居然主动地抓着洛冰河,还整个人都贴过去索求……他实在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会做出来的事情。而最让他难以接受的是,他不得不承认,洛冰河居然还弄得他很舒服,感觉就像是禁欲了那么多年积攒的情欲都在这一次发泄出来了一样,唯一的后遗症就是……有点疼。

洛、冰、河。

沈九咬牙切齿无声地念着这个名字。房门突然被轻轻打开,洛冰河端着早饭在门口,看到沈九已经醒了,愣了一下,才迈步进来,把早饭一样一样摆在桌上。

“弟子刚准备叫醒师尊,没想到师尊已经醒了。”语气就如平日那般普通。他当然知道,沈九此时的怒气值恐怕已经达到顶峰了,不过他也知道,此时他唯一能做的事恐怕就是等着沈九把那股怒气爆发出来了。

“洛、冰、河!”

看到洛冰河那张淡然的脸,早被沈九强行压下的羞耻感和瞬间疯长的怒气一起爆发了。此时的沈九早就顾不得什么修雅姿仪,直接气急败坏地对上了洛冰河的眼睛。

“是,师尊?”洛冰河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来,完全没有本应有的刚刚和师尊发生关系之后的窘迫感,一副从容的样子,就在沈九爆发之前,他还早有准备的直接在房间里设了一个隔音结界。

洛冰河越是从容,沈九就越来气,可他越是生气,就越口不择言,凌乱的意识中掠过无数字句,却抓不住一句,嘴唇动了又动,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时间还在流逝,洛冰河也不说话,就站在桌边看着沈九,任早饭一点一点失去温度;沈九就坐在那里,因为思维过于混乱一个字都说不出来。两个人之间就这么诡异地沉默着,沈九居然因为这阵沉默感到煎熬,他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比如像前世那样辱骂洛冰河,或者是咬着牙继续伪装,以免洛冰河暴怒杀了他,可他最终那个也没有选。

因为昨夜发生的事情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他的脑子已经陷入混乱了。

在洛冰河坦然的注视下,沈九一不小心吐出了无数心里话中的一句来。

“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啊?!”


TBC.

评论(21)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