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6)

第三弹,生日快乐!


16.

虽然刚刚醒来没多久,快斗的意识却十分清醒。他迅速地在脑海中列出了几个令他感到疑惑的地方。

为什么自己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却像是没受过伤一样?

为什么自己之前会有从三途河走了一趟又回来的感觉?

为什么……千影会说那个所谓的“真相”是“残酷”的?

饶是快斗如此聪明,这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问题也让他无法解答。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三个问题的答案都直指千影所说的那个所谓“真相”,而那个真相……

恐怕是和他的身体有关。

在过去的十七年人生里快斗不相信有魔法存在,直到他遇到了小泉红子,尽管如此他也从不认为自己会和魔法扯上什么关系——就算他的魔术手法神乎其神,那也是合乎科学世界观法则的东西,而不是什么魔法。但现在看来,自己的身体这样不对劲,恐怕也只有魔法能够解释这种不科学的现象了。

从他目前所了解的情况来看,自己之前很有可能是受了致命伤,所以自己才会有看到三途河的记忆,但在自己睁开眼睛之后却又回到了人世,大概是因为某种原因自己被从三途河那里拉了回来。

快斗猜测自己最终没有死成是因为自己的身体有某种科学不能解释的机能——比如自我修复。他只能想到这个可能性了。

在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在鬼门关里走了一遭,快斗心中一阵后怕,只是当时自己也并没有想那么多,就下意识地挡在了警部的身前——比起自己再也无法睁开眼睛,他更害怕看见青梅竹马满是泪痕的脸。

对了,青子……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快斗在床边摸索着自己的手机却一无所获,愣了一下,才想到手机可能已经在那场爆炸中损坏了,只能过一会儿再联络青子了。

正当他这么想的时候,千影端来了刚刚煮好还冒着热气的白粥。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不过不管你想做什么事,先吃点东西再说吧。”

看到事物才感觉到腹中饥饿的快斗干脆地靠着墙坐了起来,在千影的注视下一口一口地把粥喝掉,然后把碗放回了原处。

“我可以问了吗?”

千影点点头:“当然,你有权知道这个,只是我们一直没有告诉你罢了。

“我的身体有自我修复的机能?”

“对。”

“我的身体自愈能力很强,受伤很快就能恢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对。”

快斗皱起了眉头。这么说来他的身体不是普通的人体,那么会是什么呢?

“和魔法有关?”

“……对。”

快斗感觉似乎抓住了什么关键点,只是他自己说不出来。他身体的异常和魔法有关,不是普通的人体,那么他是受到了某种魔法的影响……还是根本就是某种魔法的产物呢?

想到这个可能性,快斗的脸上褪下了一丝血色,声音却还是竭力维持着镇定。

“我……是人类吗?”

千影沉默地看着他。两人的目光交汇在空气中,似乎是在进行着无声的交流,而快斗知道,自己的这个问题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他攥紧了拳头。在他专注的注视下,千影缓缓摇了摇头。

“不。”她说,“你不是普通人类。你和我们不一样。”

果然。

在这死一般的寂静中,快斗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他已经猜到了真相,只是没有勇气说出来。

他从心底希望这不是真的。

“快斗。”

度秒如年的几秒后,千影再次开口,声音早已不似往日般轻松,反而透着一种凝重感。

“你之前一直在寻找的潘多拉……其实是找不到的。”

快斗讶异地睁大眼睛。他几乎能够猜出千影下一句话会说出什么。

“因为你就是潘多拉。”

是的,不是潘多拉对快斗产生了影响,也不是潘多拉在快斗的体内。

黑羽快斗本身,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宝石“潘多拉”。

 

“因为某种原因,我失去了生育能力。”在度过了最初的震惊后,千影将真相娓娓道来,“但是我和盗一又非常想要有自己的孩子,就在我们考虑领养的时候……我们无意中得到了潘多拉。”

“我们曾经听说潘多拉有创造生命的神奇能力……我知道你很奇怪,你从那个组织那边听来的是长生不老对吗?事实上,这两种神奇的能力都是潘多拉所具备的。那时我们得到潘多拉后,到处去寻找关于潘多拉的有关记载,你知道,和魔法有关的东西很难找……所幸我们最后找到了利用潘多拉创造生命的方法。”

快斗默默地听着。虽然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他知道他的父母都是神通广大的人,对于常人来说不可能完成的事到了他们这里就有了完成的可能。

所以……其实自己是被他们两个用潘多拉创造出来的吗?

“然后你就出生了。虽然你不是我从肚子里生出来的,但你确确实实就是我和盗一的孩子。”千影回忆着那时自己看到新生命时心中产生的喜悦,脸上也带上了淡淡的笑意,冲淡了之前的凝重感,“我们最开心的就是潘多拉创造的生命和普通人没有区别……直到你三岁时受了伤,伤口愈合的速度却比常人要快,我们才发现你与别人多少是有些不一样的,只是小伤好得快些也还在能够用科学解释的范围内,所以也就没有太过在意。”

快斗回想着自己过去的一些经历。仔细想想,自己小时候因为调皮确实惹过不少祸,自己也总是会因此受伤,但是和其他小朋友比起来,他确实是要恢复得快一些。他原来以为这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好,还为此沾沾自喜过,只是现在听了千影的解释,他才知道这是因为自己本来就和别人不同。

“我们想过这个问题,觉得很容易就能遮掩过去,所以也没有太关注,但万幸的是……”

“万幸的是,潘多拉的这个特性救了我的命?”

千影点点头。

“就是这样。”

快斗沉默了一阵才再次开口。

“所以,那个组织害死老爸……是因为他们知道潘多拉在老爸手里吗?”

千影闻言后脸色变了变:“快斗你不要多想……”

“但是因为潘多拉已经被你们使用过,创造了以潘多拉的力量作为生命的我,所以你们的手里其实已经没有潘多拉了。”快斗却神色自若地自顾自说了下去,“然后组织恼羞成怒,杀死了老爸。”

他抬眼再次看向千影。

“是这样吗?”

“不是的!”千影站了起来,“我们从来也没有想过要把潘多拉交给那个组织!”

快斗摇摇头:“如果你刚刚告诉我的都是真的,那么这件事无论如何我也脱不开干系。”他顿了顿,似乎并不愿意说出下面的话,却最终还是被自己的内心驱使着开口。

“老爸因为潘多拉而死……而我就是潘多拉,千影女士你说,我怎么能说这事与我无关呢?”

口中是与千影玩笑时常用的称呼,语气也与平日无异,可千影知道,快斗的心境已经变了——他不是真正的轻松,他是在对自己的存在感到内疚。

因为他就是潘多拉。他认为“黑羽盗一因潘多拉而死”,与“因黑羽快斗而死”没有区别。

快斗闭上了眼睛。他不知道现在应该做什么,不知道自己应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他清楚地知道对于黑羽盗一的死他没有任何责任,但他还是很难过。

一双手轻柔地将他揽进了怀里。

“不要多想。”千影说,“往事不可追,你只要向前看就好。”

快斗依偎在千影怀里。千影从来没有说过那种安慰的话,但她会给他鼓劲,现在也是如此,正如她一贯的风格。

千影感到自己怀里那个毛茸茸的脑袋好像小声地嘟囔了什么

“什么?”她没有听清楚。

“……你说得对。”快斗抬起头来,眼中就像星光般明亮,“往事不可追。”

既成的事实他只需要接受就可以了,没有再多想的必要,现在他想做的事情和要做的事情都还在前方等着他。

“我要给青子打个电话。”

 

嘴上说着要给青子打个电话,拿到千影的手机后他却先拨出了白马的号码——他本来迫不及待地想要和青子说话,却在最后一刻打了退堂鼓,犹豫了半天才决定先找白马确定一些事情,做好万全的准备后再联系青子。

“您好,请问您是?”很快白马温润有礼的声音在电话那边响起。

“……白马。”快斗很快整理好思绪,“是我。”

“稍等。”白马立即了解了电话另一边是谁,快斗听声音似乎是他几步走到了一个更加安静的地方,以免他们的谈话被别人听到。果然很快周围就变得安静下来,白马才再度开口。

“你没事吧?”

快斗有些意外,心里却莫名流过一股暖流。

“我很好。”他说。

“真的没事?”白马记得当时基德受了挺重的伤,只是现在听他说话却不像。

“真的。之前的事,多亏你帮忙了。”快斗知道白马疑惑什么,果断岔开了话题。

“这没什么,不管是谁来找我,涉及中森警部和中森同学的事情,我肯定会帮忙的。”听到快斗没事白马的心情似乎不错,也就不再在意之前察觉到的古怪之处,“你有什么事情我也是会帮你的。”

“倒还真的是有一件事需要你帮忙。”快斗立刻接话说明自己的意图,“青子那边……情况怎么样?”

快斗问得隐晦,白马倒是一下子就明白他想问什么。

“警部和中森同学都安然无恙,目前看来也没有什么危险。”白马先告诉了快斗警部和青子的基本情况,多少让他塌下心来,然后又简单地和快斗说了一些警方后续的处理情况。

说完这些白马就不说话了。

“白马?”快斗这边果不其然着急起来。在自己最在意的事情面前,快斗想都没有想过要保持扑克脸去遮掩,当然也并没有这个必要。

“不,没什么,我只是想,偶尔能欣赏一下黑羽君急迫的样子也不错,只可惜我没能看到。”

“……喂。”快斗也是一阵无语。他没想到白马居然还有心思逗他。

“好了,别生气。”白马的声音多了一丝沉重,“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是我不得不说,很遗憾。”

“中森同学已经对你的身份起疑了。”


TBC.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