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黑羽快斗中心】勇敢的少年往衣服里塞胸罩有什么错

第二弹,生日快乐!


勇敢的少年往衣服里塞胸罩有什么错

 

1.

快斗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一个奇妙的世界。他简单地扫视了一下周围,入眼的尽是带有奇幻色彩的风景和几个连续出现、看起来像是传送阵一样的东西。快斗感觉自己就像是误入了某种闯关游戏,突然一个充满活力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欢迎来到‘快斗环游世界’!”一个穿着蓝色纱裙的小精灵抖动着翅膀飞到他的面前,“我是游戏引导员青子,请多指教!”

“青子?!你怎么会在这里?”不只是名字,就连那张脸也和快斗那位青梅竹马一模一样嘛……虽然小了许多号。

“没有为什么啊。”小精灵对着他眨眨眼睛,“我只是来引导快斗你进行游戏的!”

不过不管怎么看你都是青子没错啊……快斗猜想这个小精灵大概是不同世界线上不同形态的青子。他又和青子随便聊了几句,也问不出什么来,只好妥协:“那么你知道怎么离开这个世界吗?”这个世界怎么看都像是某种奇怪的游戏啊……

青子点了点头:“当然,引导你通关游戏就是我的任务嘛,等你通过所有关卡之后你就能离开这个游戏了!”

“那我要怎么才能通关游戏呢?”

“当然是战胜每一关的对手呀!”

那对我来说可真是太简单了。快斗想。不管是比什么,对无所不能的怪盗基德来说都肯定是小菜一碟。

 

2.

踩上第一个传送点,快斗立刻陷入了一片黑暗,再睁开眼睛时眼前还是一片黑暗。

这传送时间也太久了吧?快斗在心里吐槽,但随即他就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被传送到了目的地点,眼前仍然一片黑暗是因为某个人距离自己太近了,让他完全看不到周围,所以他才以为传送没结束。

“服部平次你怎么在这里?”快斗怪叫着往后退了一步,“而且还穿着这种衣服?!”

眼前之人赫然就是穿着和服的服部平次,但令快斗感到古怪的是,这位服部平次穿着的是……女式和服。

“因为这位服部君就是快斗的第一个对手呀!”小精灵青子在旁边体贴地解释着,“这里的服部君只是系统在这个世界里形成的映像,虽然看起来一样但并不是你们那个世界的真人啦。服部君是最典型的日系风格,快斗可要好好加油哦!”

快斗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

“一决雌雄吧!”服部对着快斗大喊一声,就返身进了身后的房间并“啪”的一声甩上了房门。是的,快斗通过第一个传送阵到达的地方是一个铺着榻榻米的日式房间,房间不大,相邻的两面墙上却有两扇拉门,一扇在刚刚服部所在位置的后面,服部已经进去了,另一扇就在快斗的身后。

早就把扑克脸忘到某个不知名角落的快斗目瞪口呆:“所以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诶呀快斗赶快啦!”青子扇动着小翅膀想把快斗推进身后的门里,本来悬殊的体型差距并不能让她做到这一点,然而此时的快斗很是不知所措,就借着青子的力顺势进入了身后的房间。在他踏入房间的瞬间,身后的拉门居然自己关上了。

“……”不祥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怎么办。

新的场景仍然是一个日式装潢的房间,但与背景格格不入的是,在快斗正面的墙旁边,是一排和墙同宽的西式衣柜。衣柜的柜门敞开着,里面是各种风格的衣服,但无一例外全都是女装,旁边还有一面华丽的全身镜。

“这是……?”快斗颤抖着抬起手指向对面的东西。他已经隐隐猜到了什么,但是他的潜意识抗拒着这个答案——这也太恐怖了吧?应该不是真的吧?自己猜的一定错了!

但是很遗憾,他猜对了。

“当然是你的衣柜啦!”青子元气十足地绕着快斗飞了一圈,看起来兴奋极了,“换装比赛第一关,现在开始!”

……我收回之前的话!这哪里简单了!

 

3.

“有其他的过关方式吗?”

青子用双手在胸前打了个叉。快斗扶额,视死如归地朝着衣柜伸出了手,片刻后一个穿着鹅黄色浴衣的靓丽少年就出现在了镜子里。

“所以我说啊……”虽然快斗有着很纤细的身体,也自认帅得没朋友,但他看着镜子里穿着浴衣的少年还是觉得怪怪的,“我能易容吗?”

“我们提供妆容的!”青子说着献宝似的拉开了衣柜上方的柜门,“你看!”

这就对了嘛还是妹子的脸更适合女装。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就这么接受了女装设定会很奇怪的快斗这样想着,踮起脚尖拿下盛放妆容的盒子,片刻后就沉默了。

为什么都是男用妆容啊喂!

最后快斗哪个妆容也没有用,就穿着这一身女式浴衣出门了。就像是设计好的一样,在他开门出去的同时,服部也从自己的房间推门而出。

“PK开始啦!”

快斗眼前一晃,自己和服部突然出现在两个擂台一样的东西上,中间出现了一道分隔线,中间还弹出了一个PK开始的字样,搞得快斗一阵无语,显然他不知道更让他无语的东西还在后面。

快斗看到弹幕一样的汉字出现在面前,什么“华丽”“优雅”“可爱”……而且每一个属性后面还跟着一串数字,快斗猜测应该是评分,虽然十分不知所以,不过令他安心的是自己这边的总分加起来似乎比服部要高一些。在看到一个大大的S评分结果时,快斗这才明确地知道自己赢了。

此时的快斗也意识到了自己到底跑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方。不管是闯关的方式,还是周围的这些东西……

他好像,是跑到一个女装换装游戏里来了。

 

4.

“恭喜!”小精灵青子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快斗扭头看看青子,抽了抽嘴角:“所以说我这是过关了吗?”

“对哒!”小精灵青子点点头,“我们赶快去下一关吧!”

快斗已经放弃挣扎了,又是眼前一黑。他就知道自己是到第二关了。

然后他一睁眼就看到一身晚礼服的白马探。

快斗:“……”

好吧虽然确实十分符合白马那家伙装模作样的风格就是了不过这么高的妹子自己真的没见过啊!

被吓得差点闭眼的快斗不由自主地又看了白马一眼。

高挑的身材刚好能撑起那条拖地长裙,华美的晚礼服又为原本就自带高雅气质的白马增添了一丝优雅,白马眉间的傲气也在裙装的衬托下显得异常高傲,却又高傲得让人惊艳。

居然有点好看?

被自己想法吓到的快斗还在犹豫自己要不要放弃治疗时,小精灵青子抛出了这一关的题目。

“第二关,参加晚宴穿的礼服,开始!”

快斗转身走进身后西方装潢的换衣间,开始犹豫。虽然自己作为怪盗时也易容过穿着晚礼服的女性,不过这边提供的妆容毫无疑问全都是男性妆容,顶着一张男人的脸去穿女装并不符合他的美学(……),所以在妆容的问题上快斗还是挺纠结的。

要不然还是先看看衣服?在妆容问题上毫无进展的快斗打开了衣柜,在看到衣服的瞬间就豁然开朗了。

只要有这身衣服就不会那么违和了!

快斗很快装扮好自己,信心满满地走出了房门,正迎上同时出门的白马。虽然知道对面的白马不是现实中的那位,快斗看到他顶着那张脸还是觉得内心十分复杂,毕竟在他看来,一个身高180公分的汉子,穿着女装还那么好看,多少是有点奇怪的。

其实快斗只是嫉妒白马比他高而已,只是他自己没有意识到罢了。

PK很快开始。为了不那么违和,快斗选择了衣柜里一套中性风的套装,全套包括西装衬衫和西裤,一件长风衣和一顶礼帽以及其他的配件。在问了小精灵青子之后他才知道这套装叫“怪盗蓝宝石”。快斗心中大喜,觉得这套衣服配自己英俊帅气的脸(……)简直完美,当即就不假思索地穿上了。尽管没有考虑到属性问题,快斗挑的这一套衣服还是完美地契合了关卡主题,轻松地过关了。

连闯两关的快斗获得了些许的休息时间。就在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他突然想起来,前两关的对手分别是服部和白马,第三关的对手难道是……

不是吧。

 

5.

果不其然第三关的对手就是高中生名侦探工藤新一,嗯,穿着水手服的名侦探工藤新一。

可怕。

对自己穿水手服的样子十分自信的快斗看着那个总是朝着自己翻白眼的名侦探,顿了几秒才憋出来一句。

“……就算脸是一样的,名侦探才没有我可爱呢!”

所以说你到底是抱着一种什么心态才能这么评价工藤的啊快斗君。

“第三关是学院风的比试!”

这一次的换衣间看起来就像学生宿舍。快斗无语地翻看着衣柜,思索着自己应该穿什么。既然是学院风,那么他选一套和工藤差不多的水手服应该是最稳妥的——不过他并不想顶着这张未经易容的黑羽快斗的脸来穿,那么自己果然还是选择帝丹高中那种西装式的校服比较好吧?

然而并没有。

穿着水手服顶着和自己同样一张脸的工藤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快斗最终选了一件校园演出服,而且是裙装,因为实在是没得选了,快斗就穿着校园偶像歌手一样的小裙子上了PK擂台,不过这一次赢得十分惊险,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差点就被水手服工藤比下去了。快斗有点不爽地想。

快斗猜测自己闯入的这个游戏应该不会太长,恐怕自己连过三关之后就能通关了。他等着青子宣布他是否要继续闯关,就听到青子开心地说道:“恭喜快斗开启了最终关!”

……看来是要见到大BOSS了啊。

一边想着最终BOSS会是谁,快斗一边闭上了眼睛等待传送,很快他就感觉到自己到达了最后的关卡。

“欢迎来到最终决战。”迎接他的声音让快斗讶异地睁开了眼睛看向对面的人。那人不像前几关的对手基本不和快斗交流,察觉到快斗的目光他竟笑了笑。

“我是你最后的对手,怪盗基德。”

 

6.

最后的对手竟然是我自己吗……有趣。感到威胁的快斗下意识挑起了嘴角,整个人都莫名有种跃跃欲试的斗志。

“最后的题目:冬天里的一把火!”青子充满活力的声音响起,“友情提示,这一次的通关难度很大,虽然闯关次数是无限的,但是请认真对待哦!”

确实,前面三关快斗通过得都毫无难度,所以到了最后一关会有难度也是正常的。快斗意识到这一点,便也压下了完美主义者的那种挑剔,认认真真地挑了一身保暖的衣服,差点把自己裹成球,觉得自己没问题了,却没想到PK时居然惨败而归。

这不科学!怪盗基德明明都没换衣服!自己穿得这么符合要求居然分数还不如他?!

快斗又换了几次衣服来尝试,却连续败北。

他的审美不会出问题的。他想,这个游戏绝对有问题。

“青子。”他戳了戳飞在旁边的小精灵,“你们这个游戏是怎么评分的?”

“是按照属性的符合程度来评分的,其中会有两个重要属性占得比重比其他属性更大一些。”

快斗点点头,继续尝试,然而还是屡战屡败。

他又戳了戳小精灵:“……有攻略吗?”

“在你失败一百次之前是不能给的。”

快斗叹了口气,觉得攻略不靠谱,扭头又去挑衣服了。

自己的审美会被这种奇怪的系统打败?他才不信。

 

7.

事实证明FLAG这种东西是不能随便立的。快斗屡战屡败,屡败屡战,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乐在其中。在无数次的试验中,他自己摸索出了这套评分系统依据的规则——在这个游戏里,审美是没有用的,真正影响评分的是所有部件得分的堆叠,也就是说不管穿起来怎么样,把身上所有位置都穿满正确属性的部件就对了。

快斗皱着眉头把身上穿的毛绒短裙扯平整,拽了拽那件看起来略显叛逆的朋克外套,把金色的假发弄整齐顺便确定了一下头上的巫师帽有没有戴好,对着全身镜看了看脚下也确实穿戴好了,这才拿过桌上的墨镜戴上。

这一次怎么也能过关了吧?这一身可是他经过好多次的试验试出来的所有最高分部件。

快斗信心满满地走出试衣间。

结果还是输了。

快斗不服,自己为了评分都这么不顾自己的美学了,结果居然还打不过一个穿着正常的怪盗基德?

“看在你这么辛苦的份上,我就给你一个提示吧!”没想到怪盗基德突然开口了。

“哈?”

“我不得不承认,你做的已经很完美了……只可惜,你缺少一样东西。”怪盗基德故作深沉地说道。

不是吧……?

快斗当然知道是什么东西,在翻衣柜的时候他早就发现了那件东西,但是对于顶着一张男人的脸去穿那东西是拒绝的,只是现在似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想通关恐怕就不得不去把那件东西装备上。

作为快斗另一身份的怪盗基德似乎看穿了快斗心中所想,见他犹豫不决,当即大声鼓励他。

“勇敢的少年往衣服里塞胸罩有什么错!”

这么糟糕的台词你到底是怎么想出来的啊!

快斗一边在心里吐槽,一边转身回到试衣间里,从衣柜里掏出了那个被他无视许久的胸罩。

不成功,便成仁!快斗咬着牙把那个带着蕾丝花边的胸罩穿好,再一次检查了身上的其他衣物,走出了试衣间。

 

8.

当快斗再一次睁开眼睛时,他已经回到了现实世界。之前发生的种种,就好像是做梦一样……或许那段经历本身就是梦也说不定?

虽然怎么想都觉得是做梦,那些在快斗眼前出现过的诡异画面却让他无法忘怀,像是(女式)和服服部啦,晚礼服白马啦,水手服工藤啦……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新世界的大门打开了呢。

存在即合理,既然经历过,就不能浪费。

快斗调皮地扬起嘴角。

下次行动的时候,让哪个名侦探被穿女装好呢?

 

 

END.


评论(8)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