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5)

新一话的快斗可爱到爆炸!我要炸啦~\(≧▽≦)/~(并不是炸快斗233333

之前也说过这文没有大纲,想到哪写哪,在这里先预警一下,下一章虽然还没写,但是必然出现可能让人觉得难以接受的设定,而且后续我也大概想好了,脑洞挺大的,想继续往下看请提前做好心理准备呀w


15.

尽管白马尝试性地劝阻了青子几句,青子仍然坚持前往黑羽宅。

“我只是想做我能做的。”青子的眼神中毫无动摇,白马也只得作罢。自那天之后,作为一个知道基德真实身份的人,白马也是一直担心到现在,只是他见黑羽家那边没有太大动静,估计黑羽快斗还是安全的,也就多少放心了些。

路上他又看了一眼乔装改扮后走在他身侧的女孩。青子目视前方,平日里总是挂着笑脸的面庞上却十分凝重,随着他们靠近黑羽宅,她的嘴唇也紧紧抿了起来。

她很紧张。

白马心中一声长叹。在2年级B班的日子虽然不长,他也能把黑羽快斗和中森青子两人之间的感情看得一清二楚,似乎除了两个当事人,其他人也早就都心知肚明,这两个人之间似乎只差捅破那一层窗户纸罢了。白马早就知道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这件事,然而直到此时,他才忽然意识到,隔在那一对青梅竹马之间的,又何止是一层窗户纸。

隔在那两人之间的东西,看起来只是薄薄一层,却比墙壁还要坚硬,难以破开。如果一定要强行破开,总有人会因此而头破血流。

这不是白马想要看到的。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或许是因为本能的驱使,他想帮助他们。

只要黑羽君平安度过这次危机,一切就都还有希望。

很快白马和青子就到达了他们的目的地。顾及到前几日发生的事件,他们在到达中森宅门外时下意识地观察了四周的人,确保没有问题才开始采取下一步的行动。

“我想先去快斗那里,然后再回来收拾一点东西。”

白马点点头:“走吧,我陪你过去。”

两人几步就到了距离青子家不远的黑羽宅。白马比青子快一步,先走到了大门前,目光从黑羽宅的大门上扫过,迅速得出了结论。

“这几天恐怕没有人在这里。”白马目光一沉,“门上有一层灰尘,看薄厚应该是就这几天落下的,虽然也有可能是因为里面的人好几天都没有出过门,但是以黑羽君的性格,我觉得这不可能。”

青子当然相信白马的判断,可她仍然尝试着想要见到快斗从屋子里面开门走出来。她抬起有些发颤的手,按响了黑羽宅的门铃。

没有人应答。

青子身体一软就险些倒在地上,幸好白马早有准备一把从后面托住了她。在知道父亲遭遇危险的时候她明白必须忘掉所有软弱,必须坚强起来才有救出父亲的可能性,所以那个时候她没有倒下,也不能倒下,可是此时在想清楚可能发生了什么事之后,青子却在瞬间失去了全身的力气。

她用了几秒才扶着白马的手臂站稳,再抬头的时候脸色却是一片惨白。

“白马君,我要你告诉我实话。”她一字一句地说着,与平日里完全不同的锐利目光混杂着难以抹去的担忧直射白马的双眼。

“快斗……到底是不是怪盗基德?”

 

几天过去,藏在霜月文江诊所暗室中的快斗在红子的帮助下恢复得很快,只是人还没有清醒。红子见快斗恢复得差不多就和寺井他们告辞了。

“我就不在这里等他醒来了。”因为并没有这样做的必要,“我的事情,你们要不要告诉他都没有关系,如果他有疑惑随时可以来找我,不过我猜黑羽阿姨应该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留下了几句难以理解的话,红子就干脆利落地走了。

她的直觉告诉她,在离去之后,她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虽然还不知道接下来具体要做什么,她也决定先利用那之前的时间先调节一下自己的心情。

在快斗被转移到霜月诊所的当晚,黑羽千影就风尘仆仆地赶了回来,只是寺井见她脸上虽有忧虑,却没有焦急,心中不禁猜测千影夫人是否知道些什么。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可是我不能说。”千影抱歉地对寺井和霜月摇摇头,“我们答应过别人,除了已经知道这件事情的人,加上现在还不知道的快斗,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

在对上红子目光的瞬间,千影就知道这个神秘的女孩应该知道些什么。

“您好,初次见面,我是小泉红子。”红子礼貌地和她打了招呼,“您也可以称呼我为红魔女。”

“红魔女”三字一出,千影就知道了她的身份。

“你是守护者?”

红子朝着她点了点头,随即就将注意力投入到了对快斗的治疗中——作为守护者,她的魔力可以促进潘多拉的自愈,能让快斗早日脱离危险。这样的工作对她来说并不困难,为了能彻底放下心来,她还是希望快斗能早些醒过来。

在寺井和霜月眼里,快斗在受了致命伤之后身体能够自愈是十分奇怪的事情,红子的不请自来在他们看来也十分古怪,而千影的神色中就没有一丝疑惑,看起来像是她早就知道会这样似的。不过他们也清楚,现在最重要的,就是等快斗醒过来。

只有他醒过来,他们这一屋子的人才能彻底安心。

在红子离开后的第二天,快斗睁开了眼睛。

在度过了短暂的混沌期,快斗不禁疑惑起来——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睁开眼睛之前遭遇的事情。他记得被寺井带走时身体里的温度一点一点被抽走,身上的伤口不停地叫嚣着让他难以忍受,也记得自己最终陷入了昏迷,而且在昏迷之后……

他的神色变得古怪起来。

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在昏过去之后,下一刻意识就恢复了清明,只是恢复后的意识,不在现世,而是在亡者应该存在的路途上。

他记得自己的意识就停在三途河的岸边,只是没有迈出那一步,就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拉了回来,然后就又一次失去了意识。在再一次陷入黑暗后,他仿佛是在沉睡,意识却还能感知到周围发生了什么——他感到一股力量在他的身体周围流动,温暖着他冰冷的身躯,那种感觉很舒服。

就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

但这很古怪。

快斗清楚自己这一次究竟伤得有多重,可是他却还或者,而且他能感觉到,自己身上的伤口也都不见了。他还想再进一步探究到底发生了什么,想要起身的时候,却被赶来的千影按下了。

“快斗。”

快斗终究没有起来,只是眨眨眼睛问千影:“我怎么了?警部被救走了吗?我没在青子那边露馅吧?”

被快斗一连串问题问得哭笑不得的千影摸了摸他毛茸茸的脑袋。

“快斗有这么多问题,我要先回答哪一个好呢?”

“先答最简单的……不过千影女士真的不能先让我起来吗?”快斗充满怨念地看着千影,“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我的身体似乎完全不像是受过伤的样子。”

“不行,躺着。”千影的语气也强硬了些,“一会儿吃了东西再起来,你就躺着听我说吧。”

“是是是……”快斗无奈地换了个姿势。

见快斗安心地躺好了,千影这才开始解答他的疑问。

“那我就从答案最简单的说起。在你被寺井带走后,警方的增援就到了,中森警部没受什么伤,现在应该已经恢复了吧。”

快斗点点头。自己弄得这么凄惨就是为了救出中森警部,如果连这个目的都没有达到的话自己这一趟也就算是白去了。

“青子那边我可不知道。”千影摇摇头说,“如果你在意的话,等你康复了之后就自己去问她吧。”虽然说是这样说,但千影可不敢肯定自己儿子掩饰得很好——虽然在快斗面前青子并不是显得很聪明,但那孩子的其实是很敏锐的,如果快斗真的隐瞒身份和青子一起待了那么长的时间,那么青子很有可能已经从蛛丝马迹中猜到了什么。

不过那些事情就交给他们自己解决吧。现在最重要的还有其他事。

“我觉得我已经康复了。”说到这里,快斗眉头微皱。自己清醒过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足够他弄清楚自己的身体状况。自己的身体可以说很好,之前那些惨烈的伤处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而且快斗相信,自己现在只是有些无力,吃过东西恢复体力后肯定能立刻恢复到平时的水平。

所以说,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而且看千影的表情,她似乎知道自己想要知道的事情。

千影却突然沉默了。

数秒之后,她才再次开口。

“也许对你来说这个真相会有些残酷……你真的做好准备了吗?”

快斗疑惑地看向她。

“……很严重?”

“对你来说,是的。”

快斗沉默了。千影很少这样严肃地和他说什么事情,就算是提及怪盗基德,她也永远是脸上带着优雅笑容的样子,或者是笑嘻嘻地和自己开玩笑,从来没有过这样凝重的时候。

除了八年前父亲去世的时候,千影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和他说过话了。

“……你让我想想。”

千影点点头,离开了房间。

快斗一个人留在房间,陷入了思考。

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想一想,做好心理准备再去询问千影那个被她隐藏的真相。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