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8)

端午节快乐呀w

32.

沈九还在惊疑的时候,门外有人敲响了房门,吓得沈九一个寒颤转过身去。他当然知道门外的人是谁,也不想给那人开门,就在他迟疑间,门外之人竟然自己推门进来了。

除了洛冰河还能是谁呢?

“还请原谅弟子的无礼……师尊可是不舒服么?”洛冰河的脸上还挂着明显的担忧神色,“还是烦请师尊给弟子看看。”说着就要走上前去察看沈九的状况。

沈九脸上的惊疑早就掩饰不住,见洛冰河竟然说着就要朝他走过来,吓得不由自主地向后退,没几下后背就碰到了墙。冰冷的墙壁让他瞬间清醒了许多,强撑着压下心中的恐惧,道:“你要做什么!走开!”

洛冰河脚下一顿,脸上焦急的神情也在同一时间变成万分委屈的神色。

“……师尊这么讨厌我么?”

沈九看着洛冰河,一时也说不出话。不管怎么说,这一世的洛冰河其实与他无冤无仇,自己害怕的是上一世那个暴君,却并不是眼前的这人,对于眼前的这个洛冰河,沈九唯一害怕的是他也会因为自己的错误行为变成上一世的那个人。沈九想过很多次,怎么才能避免上一世的悲剧,所以在对待洛冰河的时候自己从来都是小心翼翼的,他自认伪装得很好,别人不会看出自己在这一件事情上是多么的谨慎,对这个人又是多么的在意,但到了此时此刻,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让他滚?他不敢。

就这么让他靠过来,然后像安慰其他弟子一样安慰他?他做不到。

在绝对的恐惧和无措面前伪装是无力的。几乎完全僵硬的沈九就这么直直看着一脸委屈的洛冰河,洛冰河也就在原地这么看着沈九,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直到洛冰河像是放弃了什么似的叹了口气。

“弟子晚上再来看您。”说罢也不停留,转身就走。

看着洛冰河真的走了,沈九这才松懈下来,坐在床上缓了好久才哆哆嗦嗦地从旁边摸出一条丝巾擦去了额上渗出的冷汗,表面看起来是冷静些了,心里却仍然是一团乱麻。

七哥去仙盟大会几乎把苍穹山派所有修为较高的门人都带去了,短时间也回不来,再加上清静峰平日里也没有别人来访,如果自己还留在这里,岂不是要和洛冰河独处许多时日?虽然之前两人也偶有接触,但洛冰河的眼中从来没有流露出像今天这样的强硬,沈九也几乎不与洛冰河独处,这一次洛冰河突然对自己这么在意,可是让沈九吓了一大跳,恨不得立刻就离他远远的。

……离他远远的?

沈九眼睛一亮。只要明天收拾好东西悄悄下山去,云游个几天直到七哥他们回来,这个缠扰他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

就这么办!

想到解决方案的沈九当即简单地收拾了下,晚饭也不想吃了,一个晚上就都窝在房间里,中间洛冰河来敲门叫过他吃饭,他也拒绝了,这次洛冰河倒也没像上次一样贸贸然闯进来,只又询问了几句就走了,让沈九不由自主地觉得松了一口气。

果然还是连夜离开吧。

沈九也顾不得被人戳穿“生病”的谎言,当即决定先小睡片刻,到了子夜在自行离开,却没想到自己最终还是没能走得了。

他真的病了。

 

33.

洛冰河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在沈九身边侍疾的权利,跑前跑后地照顾他,煎药也一手包了。

“之前曾经向木师叔请教过。”洛冰河这么解释道。

沈九早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一脸无力地躺在自己床上——他也没想到自己一个元婴期的修士还会生病。他当然知道自己生病的原因,只是自己不想承认罢了。元婴期修士因为修为很强,身体也当然不会受到普通伤病的侵蚀,但唯有在修士本人心神不定的时候,病魔才有可能乘虚而入,而往往因为这种原因生病的元婴期修士在生病时也会显得格外虚弱,就像此时的沈九一样。

所以就算沈九心里千般万般不情愿,也还是得接受洛冰河的好意,让他进了自己屋子侍疾——毕竟他一个人有许多事是做不了的。洛冰河从不让人失望,把沈九顾及不到的事情处理得井井有条,照顾他也细心周到,殷勤得不像话。

于是度过了最艰难的几天之后,沈九面前能靠着床边坐起来的时候,他看着洛冰河忙前忙后,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为什么?”

洛冰河听他发话,当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过头来看他。

“师尊?”

“为什么?”沈九又问了一遍。心中的好奇已经让他忘记了原本的顾忌,他现在异常想要知道洛冰河为什么会这么想要接近他,明明这一世自己对洛冰河没有特殊对待,既不亲近也不疏远,洛冰河为什么还是会瞄上自己呢?

尽管沈九没有把话全都说出口,洛冰河还是理解了他的意思。他放下手里的东西,走到沈九床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其实……弟子在拜入苍穹山派前曾经见过师尊。”

沈九对洛冰河说的一点印象都没有。他顶着一张苍白的脸,疑惑地看向了洛冰河。

洛冰河苦笑了一下。

“那时候师尊没见过我,自然是没有印象的,只是不知师尊是否还记得弟子上山前几年时,师尊曾经在山下救过的一个老妇?”

在沈九修炼期间,他也曾数次下山历练,那段日子里的许多事情对他来说不值一提,他也不会刻意去记,此时听洛冰河一说,这才隐隐约约地记起似乎是有这么一个人,时间也正好和洛冰河说的吻合。

不会吧?

想到某种可能性的沈九心头一跳。

“看来师尊是想起来了?”见沈九神色有所变化,洛冰河脸上笑意更深,“之前弟子一直没告诉师尊,那个被师尊救下的老妇,正是家母。”

“你的养母?”沈九带着疑问的话语脱口而出。沈九自从重生到这个世界,在阴差阳错收了洛冰河作弟子之前,他做任何事时都有意识地规避着洛冰河。他记得前世洛冰河说过的他和养母曾经一起生活过的地方,每次下山游历时他也理所当然地绕着那个地方走,现在想来,自己当初做的却是无用功。

毕竟人是活的,他们要去哪里,沈九管不着,也管不了。

“师尊怎知弟子是母亲收养的?”洛冰河闻言眉毛一挑,眼中露出一丝疑惑,“弟子记得并没有和师尊说过……”

“苍穹山派有什么查不到。”惊觉要露馅儿的沈九当即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幸好洛冰河也没有再问,接着说道:“所以弟子就一直觉得,弟子与师尊有缘。那日在穹顶峰窥见了师尊仪容,弟子心下欢喜极了,便想着一定要拜入师尊门下。”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所以岳师伯询问弟子是否愿意去清静峰时,弟子就答应了。”

沈九此时已经不知道是应该怪自己多管闲事还是怪岳七多管闲事了。听洛冰河这么一说,他才想起来,自己当初下山历练时确实路过过一个小镇,那时他为了行走方便并未穿得过于显眼,只随便穿了一件修士的衣袍,途经那小镇时进了一间茶楼休息,只是自己还没坐稳就听到了楼下传来的吵闹声。

“当时弟子和母亲只分开行动了片刻,却不想就在这么短短的一段时间内都会遇到恶人。”洛冰河说到这里,眼中多了些不忿,“那群恶人见母亲独身一人,竟然就起了谋财害命的心思,当真可恶!”

说到这里,沈九也早就全都回想起来了。他会伸出援手的原因已不可考,现在想来自己会多管闲事大概是因为当时楼下实在是太吵了,吵得他心烦意乱,这才果断出手的,而且他剑都没拔,仅仅是用普通树叶小小惩戒了那伙人一番,似乎也没理会那个被救了之后千恩万谢的妇人就准备走了。

不对。

“弟子慢了一步,没能及时赶到母亲身边,幸亏师尊出手打退了那伙人。”

回忆起那日细节的沈九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不太想记起的东西,一抬眼果不其然看到洛冰河的眼睛闪闪发亮。

“因为弟子去得太晚,就只看到师尊的最后一击。”似乎是抑制不住心中的仰慕之情,洛冰河不由自主地顿了顿,“自此以后,弟子日日想着师尊的身姿,现在能拜入师尊门下真是三生有幸。”

看到洛冰河满脸的崇拜,沈九一时无语极了——这个洛冰河和前世的洛冰河相比,成长方向总感觉好像歪到了什么奇怪的地方。

不过这不是重点。

沈九想起来了,其实他对救了老妇之后的那件事还是有印象的,只是他一直想把那件事忘了而已,却不想今天会因为洛冰河又想起来。

在给那伙恶霸最后一击之前,一个看起来像是头目的人挣扎着让他报上名来,沈九当时也没多想,看那人一副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就怒从心中起,当即扇子一合,一脸鄙夷地报上了名号。

“在下沈九,有何贵干?”

一不小心就把真名报出来了,而且还这么装腔作势,远远超过了作为清静峰弟子时那种装模作样的程度。

然后他就跑了。

从那次以后,他在说话做事时也会更加谨慎,以免一不小心就把自己那种高傲的性子带出来,让他自己想起来都觉得尴尬。

所以这种事情,沈九并不想回忆起来。

结果他还是因为洛冰河想起来了。

都怪洛冰河。他想。


TBC.

评论(8)

热度(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