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7)

_(:зゝ∠)_

29.

自那次之后,沈九的胆子也大了起来,常常趁洛冰河不留意时给他留下某些书册,而那些书册也都如他所愿被洛冰河收走了,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处理这些书册的,但沈九还是觉得异常舒心。哪怕不能让洛冰河喜欢上男人,膈应膈应他也是好的,更何况沈九觉得洛冰河其实已经把那些书册看过了,他的计划仿佛已经成功了一半,但他经过观察,又觉得洛冰河好像没什么明显变化,还因为要观察洛冰河险些被洛冰河察觉,也就不再那么频繁地观察洛冰河了。

这中间还有一个小插曲。在沙华玲带领魔族上苍穹山派挑衅后没几天,他在睡梦中突然出现在一个异常荒凉的原野,那景色过于真实且自己意识也很清楚,沈九差点以为自己是被人所害所以传送到了什么凶险的地方,却没想到还没等他仔细观察周围,他就失去了意识,再睁眼时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并没有移动过,可是之前的种种感觉都让他觉得自己确实是经历过那些的,只是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思考一番后也没有结果,只好作罢,很快就把这件事忘在了脑后。

白驹过隙,转眼几年就已经过去。这期间,沈九已经几乎把三个徒弟放养,只在他们需要指点的时候才现身略作点拨,其他时间并不怎么管三名弟子,也成功地做到了在对弟子们一视同仁的情况下和洛冰河保持距离,明帆和宁婴婴对师尊的疏离多少有些感觉,却也没多想,只以为是师尊要求自己自立,修炼反而比之前更用功了。沈九仍然不间断地给洛冰河投放不能描述的小册子,直到可能被洛冰河察觉才停下,不过洛冰河似乎没什么反应,只是每一次和他们几个见面时,沈九都明显感觉到洛冰河的视线让他紧张,却也说不出原因,可他知道,洛冰河刚来的时候,他的目光还没到让他反应如此剧烈的地步。

沈九没能察觉到洛冰河目光中蕴含的东西变化的原因,但他察觉到了另一件事。他感觉最近宁婴婴和柳溟烟走得越来越近了,而且每次自己出现时宁婴婴都会用一种异常炽热的眼神看他。沈九一开始还以为宁婴婴是突然对自己产生了好感,吓了一大跳,毕竟对于和洛冰河抢女人这件事他还是拒绝的,但过了几次之后他以自己丰富的人生经历感觉到宁婴婴的眼神和爱慕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至少如果你爱慕一个人,你不会一看到他就笑得让他背后发凉吧?

很不幸,平日里清纯可爱的宁婴婴在看到沈九时流露出的尊敬之外的目光,确实让沈九莫名有一种寒冷的感觉。

“师尊。”

一个好听的声音打断了沈九的思考。他眉头微蹙,转过身去:“你怎么又不敲门就进来了,嗯?”

来者正是洛冰河。他对着沈九行了个礼,便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道:“还请师尊恕罪,弟子只是太着急了这才忘了敲门的。”

几年过去,洛冰河早就出落得英俊不凡,加上他性格亲和,颇有担当,修为在同辈中也十分不凡,苍穹山派里竟然出现了不少他的崇拜者。沈九对此恨得牙痒痒,但是也不要说什么——弟子出色是给师门增光,作为师父他不但不应该面露不悦,反而应该为弟子高兴才是。

沈九自然不可能为洛冰河高兴,但他也恪守着自己定下的原则——和洛冰河保持距离,不对洛冰河出手,只有做到这两点,他才有可能在今后的人生里保全自己,保全岳七,保全整个苍穹山派。

“……你很高兴?”沈九下意识打量起洛冰河来,轻易地捕捉到了洛冰河神情中的愉快和跃跃欲试。

洛冰河点了点头:“正是,岳师伯刚刚命弟子来传话,说是仙盟大会就要开始了,请师尊早做准备。”

洛冰河神采飞扬,显然对仙盟大会心驰神往,沈九却在闻言后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了似的,呆愣在原地,只一瞬就反应过来洛冰河还在场,不得不费力地抬起手,示意洛冰河出去。

“师尊……?”

“我知道了,你先出去,我需要想想要准备什么。”

洛冰河疑惑地退了出去,抬眼看了看沈九,欲言又止,却终究什么也没说退了出去。师尊让他退下,他理当退下,只是心中的疑惑却越来越浓——在听到“仙盟大会”四个字的瞬间,师尊的脸色分明煞白了一瞬。

 

30.

送走了洛冰河,沈九颓然坐倒在椅子上。他怎么就忘了呢,他一掌将洛冰河推下无间深渊的仙盟大会,大抵也就在这几日了。

看来舒服日子过得太久了,人的脑子也会生锈吧。

沈九无奈地叹了口气。不管怎么样,有些事情已经避无可避,但“将洛冰河推下无间深渊”一事,他知道是必须规避的,可是只要他去了仙盟大会,恐怕就会遇到那一批魔物,然后洛冰河的魔族血脉就会觉醒,他……

沈九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有些事情,就算他不刻意去做,还是会按照前世的轨迹向前推进,想要改变,自己必须做出更大的改变。

要怎么办才好呢。

片刻后沈九猛地站了起来。

不就是无间深渊吗?仙盟大会我不去还不行么?

 

当日下午清静峰就传来沈峰主身体不适不宜出行的消息。岳清源十分焦虑,亲自过来探望,沈九却只隔着一道门并不见他,只说自己近来身子不甚舒爽,恐怕需要静养,也不需要木清芳帮他医治。岳清源一开始听得一头雾水,但随即就意识到沈九这是不想去仙魔大会。虽然很好奇为什么一向争强好胜的小九对仙盟大会没有兴趣,岳清源还是尊重他的决定。

“只是你的那三名弟子……”沈九的三名弟子正值青春年少,应当出山去见见世面。

“让他们跟着七哥你去,可以么?”

“自然,我定会看顾好他们。”

轻松愉快地交代好相关事宜沈九就准备安静地等那一天到来——他也叮嘱了岳清源仙盟大会恐有异变,让他小心应对,岳清源也确实都听进去了,三个徒弟他也都叫来耳提面命了一番才放他们走。

他原本是这么想的。

于是当仙盟大会那一天的清晨,沈九走出房间时,被眼前出现的人吓到了。

“你怎么还在这?!”

 

31.

“弟子以为,师尊身体不适,弟子理应在旁侍奉。”洛冰河露出一个能迷倒万千少女的笑容,然而沈九只想晕倒。

本来想离他远远的,避免他亲手把洛冰河推下无间深渊的惨剧,结果他居然根本就没去仙盟大会?!

“……仙盟大会正是你们青年才俊大放异彩的机会,你就这么放弃了?”沈九愣了半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说出来之后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他才不关心洛冰河呢,被误会了可就麻烦了。

洛冰河好像没看到他脸上的懊悔和惊疑似的,只摇摇头道:“在弟子心里,没有谁比师尊更重。”

他抬头直视沈九的眼睛,目光中的真挚差点灼伤沈九。

沈九偏过头去,沉默了片刻,转身回了屋子。

“随便你吧。”

沈九慌慌张张地甩上了房门,几步走到房间深处,扶着床沿坐下。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在洛冰河的注视下,自己冷汗都冒出来了。

其实沈九非常害怕直视洛冰河的眼睛。前世的洛冰河也曾经用这样纯真的眼神仰望他,但这眼神却总是让沈九想到之后被他推下无间深渊的时洛冰河那绝望的眼神,还有洛冰河浴血归来后满眼的阴鸷和残暴,每一次对上那双眼睛,沈九就会不由自主地想到洛冰河今后的变化,就会不由自主地感到害怕。

沈九摸上自己的左肩——上一世的记忆突然在此时复苏,几乎已经被他遗忘的痛感让他绝望得差点咬破嘴唇。

洛冰河为什么会留下来……?万一自己这次阴差阳错地再把他推下去,他又像上一世那样报复回来,自己怎么办?

那样的经历,沈九绝不想再体验第二次,可是让他就此了结了自己的性命去逃避,他也是做不到的。

他舍不得。

沈九不得不承认,他已经舍不得离开这人世了。

TBC.

评论(4)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