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6)

OOC上线,儿童节快乐w

26.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魔族圣女沙华玲就带着手下攻打上了苍穹山派。还是那个穹顶峰广场,但这一次参战的人却变了——上一回因着沈九以外的长辈全都不在,他又想顺势搞死洛冰河,便有了洛冰河下场这一在外人看来荒谬至极的事发生,这次因为早有准备,擂台都没打沙华玲一伙就直接被打下了山。

不过沙华玲临下山前望向洛冰河那意味深长的一眼让沈九十分不自在。

这一世洛冰河明明没有下场比武抢风头的机会,为什么沙华玲还是会把那种充满诱惑的目光投向他!

沈九莫名不忿。上一世自己临死前虽然大多数时间都被洛冰河那个小畜生关在地牢里,他也是知道洛冰河在外面时左拥右抱后宫三千,就算到这一世洛冰河什么都不做,照样能得到魔教圣女的关注。还有,别以为他平时不知道柳溟烟总是和宁婴婴谈到洛冰河!

所以自己到底还是嫉妒他的,就算自己已经有了超凡的修为、七哥的关爱,自己还是不可避免地嫉妒他,这种嫉妒甚至超过了他对洛冰河的恨——准确地说,他曾经对洛冰河的恨也正是由嫉妒而起,也正是这恨引发了之后的种种。

沈九因为自小的境遇会不自觉地对善解人意又温柔的女性产生好感,宁婴婴本来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但现在仔细想想,他前世会对宁婴婴下手,多半是因为宁婴婴选择了洛冰河。

说到底还是嫉妒。嫉妒他有女人缘,所有人都那么无条件地爱着他。

一个念头从沈九脑海中闪过。他仿佛抓住了什么,只思索片刻后唇边就浮现出一抹恶毒的笑意。

你不是招女人喜欢吗?你不是能把这么多女人都勾搭到手吗?我让你喜欢不上女人,不就好了?

 

27.

沈九是经过思考才确定了这个计划的。首先,据自己观察,虽然洛冰河和宁婴婴走得很近,但同样的他和师兄明帆走得也很近,也就是说对现在的洛冰河来说,宁婴婴和明帆一样,只是他在师门的前辈,还没有发展到男女之情。其次,洛冰河现在年纪还小,许多观念还没有定型,如果自己能顺手推他一把,说不定就能改变洛冰河对女子的喜好。

沈九想起自己偶然有一次路过竹林,正巧听见宁婴婴和柳溟烟聊天,当时两人谈论的对象正是洛冰河,他只听了一耳朵就被“洛冰河”这三个字烦得走了,虽然没听到她们具体说什么,但他相信这两个女孩子一定是对洛冰河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当时的沈九还没有想到洛冰河日后的遍地桃花,直到今日沙华玲的出现,才唤起了他前世对洛冰河桃花运强烈的嫉妒心。

那么洛冰河喜欢上男人,又如何呢?

一想到洛冰河会因为自己的插手而对男人产生兴趣,沈九就抑制不住地想要笑出声来。就在他的笑声已经到了嘴边马上要脱口而出的时候,洛冰河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

“师尊可是有什么高兴的事情么?”

沈九打了一个寒颤:他怎么没注意到这个煞星已经进门了呢?他赶忙收起脸上那恶意太过明显的笑容,摆出师父的架子来:“没大没小,进门不知道要敲门的吗?”

“弟子敲了的,可是师尊没有理会,弟子就进来了……”一被训斥,洛冰河脸上倒露出个委屈的表情来,由于与沈九记忆里那个冷酷残忍的洛冰河差距太大,沈九不由自主地心里一抽——事实上他已经因为这种巨大的差距感觉内心震颤过许多次了,然而直到现在他也没能适应。

“你有何事?”赶快问清楚有什么事让他赶紧走。

洛冰河这才想起来正事,赶忙回答道:“是这样,穹顶峰大弟子奉掌门之命给您送了一样东西来,掌门希望师尊能亲自收下。”

嗯?七哥让人送来的东西?沈九眉毛一挑,洛冰河就知道师尊是心中存有疑惑,道:“那东西在锦盒里,弟子也不知道是什么,但听那位师兄说,那东西是几位峰主都同意要给您送过来的。”

洛冰河这么一解释,沈九却更加猜不出个所以然,虽然还想继续完善让洛冰河喜欢上男人的计划,七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沈九这么想着,便抬脚走了出去,洛冰河见状急忙跟在他身后,两人一起到了清静峰的主厅,岳清源的大弟子正捧着一个长方形的锦盒等在那里,见了沈九忙行了个礼,随后双手奉上了锦盒:“请师叔收下。”

“这是什么东西?”沈九没有急着接,而是用眼神示意洛冰河把锦盒收了去。

“回禀师叔,这是师父和几位师叔的一点心意,主要是为了感谢您一语道破天机的。”那弟子说着,眼底隐隐闪烁着崇拜的光芒。

“哦?”沈九愈发好奇,便叫洛冰河打开了锦盒,里面竟是一把折扇——沈九一眼就看出这不是普通的折扇,而是一个法器,或者更准确地说,这是一把带有灵力、能够当做武器使用的折扇。

“师父知道师叔喜欢折扇,因此与几位师叔商量,共同给您打造了这一把‘天机扇’。”

“替我多谢掌门师兄。”嘴上这么平淡地说着,沈九心里却是高兴极了,毫不迟疑地拿起折扇,“啪”地一声展开,却在下一刻黑了脸。

折扇打开后,正面上书“神机妙算”四字,笔法质朴浑厚,背面却是同样大小的“铁口直断”,只不过笔迹与正面不同,显得颇为凌厉,战意充盈。从书法鉴赏的角度上说,这八个字都是特点鲜明的好字,然而到了沈九这里,想法就很不淡定了。

怪不得说是为了感谢他“一语道破天机”,原来是在这等着他么?正面的字一看就是岳清源写的,背面恐怕是柳清歌。虽然并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会题这样的字给自己,但沈九内心还是无语的。

“不知道师叔可还喜欢?”那弟子小心翼翼地观察沈九的脸色,“师父和柳师叔是听了许多弟子们的意见才给您题了这八个字的。”

……果然是柳清歌!

沈九没有多说,最终还是把扇子收了。至于那弟子看沈九脸色不好,回去禀报了岳清源,隔天沈九又收到一把同种样式但两面都没有字的折扇就是后话了。

回到自己房间的沈九将扇子收起来,想起上面那八个字,不禁苦笑。自己又不是算命的江湖道士,要这八个字有什么用?

更何况,就算他知道事情会怎么发展,自己都救不了,洞察天机又有什么用?

 

28.

虽然知道岳清源的本意是想给自己一把更加趁手的兵器,沈九还是觉得不太高兴。

果然都是洛冰河的错。

莫名背锅的洛冰河还不知道,他的师尊想要把他拐到一条歪路上,正毫无所觉地在竹林里修炼。自从他和师兄师姐的修行到了一定的进展之后,他们就很少再一起修炼了,毕竟每个人都会养成自己独特的修行方式,再在一起修行就只能起到互相打扰的副作用,倒不如分开修行。

到了休息的时间,洛冰河照常到竹林里一处石桌石凳旁休息,却突然发现石桌上多出了一本书。洛冰河好奇地把书拿起来,却发现书的封面上什么都没有,这让他更加感到好奇,忍不住想要查看,却不想翻开第一页之后就看到两个人的身体正交缠在一起做一些不能描述的事情。

洛冰河的脸红了一瞬,正准备把这来源不明的书册扔到一边,口中却突然发出“咦”的一声,却是合上了书册,也不扔掉,只看了看左右,确定没人之后把书塞进了自己怀里,过了休息时间后又照常修行去了。

在洛冰河离开后,竹林一角便走出一个人来,正是沈九。他低头查看石桌上,发现那被他专门放置在这里的书册竟被收走了,当即发出一声嗤笑,也不知是嘲笑洛冰河道心不纯,还是为自己的计划有所进展而得意。

但他随即又为另一个问题苦恼起来。虽然说歪曲洛冰河的观念让他喜欢上男人这件事很有进展,但洛冰河“情窦初开”之后,又要到哪里去找他喜欢的对象呢?如果找不到喜欢的人,他会不会仍然去招惹那些女人呢?

沈九不由得焦虑起来,赶忙走了。

另一边,洛冰河拿走了书册,却仍然是照常修炼,只是修炼时之前看到的画面总是在不经意间从脑海中一闪而过,最终让他不得不停了下来。没办法,对于书册里的内容他过度在意了,如果对自己想要阅读的预防放任不管的话,修炼时极容易走火入魔。洛冰河想了想,还是决定今天就暂且偷懒一次,先回房间把最紧要的事情做了再说。

尽管他并不知道那本书是谁放在那里的,也不清楚放书之人的目的,但一切顾虑都抵不过他的好奇心。回到房间后,洛冰河小心翼翼地锁好了门,又反复确认门已经被锁好了,这才从怀里掏出那本书册翻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TBC.

评论(13)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