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5)

22.

沈九狼狈地回到了屋里,饭也不吃了,满脑子都是刚才在洛冰河眼前丢脸的场景,只是不管他怎么克制,只要想起前世那把被丢弃在自己眼前的玄肃,眼泪就控制不住地往下掉。

他胡乱用袖子擦着眼泪。果然是这一世过得太轻松了,自己就连情绪都控制不好了,居然这么容易就哭。

这可不行啊,沈九。

他这样对自己说。不管怎么说,这一世他已经有所改变了,只要没有洛冰河的报复,他觉得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再次陷入那种境地,况且他也早就下定了决心,无论如何也不能再让七哥被他连累。

想到这里他突然有一种提剑砍了洛冰河的冲动,但他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他不相信自己的命数能让他成功地做好每一件想做的事,因此他只能停驻原地,止步不前。

……就这样吧。

他想。船到桥头自然直。

沈九这才想起洛冰河还等在外面,赶紧整理好自己走了出去,果不其然洛冰河还在餐厅,见他出来就可怜兮兮地望向他,就像是做错了事害怕被责怪似的。

“师尊……”

沈九努力忽视洛冰河那惹人怜爱的表情,脸色一沉:“刚刚只是有沙子被风吹进为师的眼睛了,为师无事,你退下休息去吧。”

“……是,师尊。”洛冰河眼珠子一转,也没多说,行了个礼就退下了,然而沈九怎么可能不知道洛冰河早就猜到刚才的话是自己的借口,心里不爽却也没说出来。

算了,也算他识相。

视线投向没吃几口的饭菜,沈九鬼使神差地自己走了过去,等到他反应过来时自己已经在之前的座位上坐好了。他呆愣愣地看着面前已经凉了的饭菜,手抬起来又放下,最终再度抬起来,拿起了筷子。

 

23.

没有刻意去苛待折磨弟子的日子过得十分平静,沈九每天需要做的仅仅是询问弟子修炼进度,给他们排疑解惑,也会简单寒暄几句,再加上享受弟子们的恭敬问候而已。清静峰的诸多事务早就能交给明帆处理,沈九也确实是把明帆当做下一任峰主培养的,而指导洛冰河的任务就转移到了宁婴婴身上——而完全在意料之中的,没过多久洛冰河的修炼进度就已经追上了明帆和宁婴婴两人,三个人从单向指导的关系变成了互相讨教。

沈九对现在的日子很满意。他对洛冰河的态度就和对另外两个弟子一样,既不亲近,也不疏远,他也偶尔会不吝赞扬地称赞他几句,好不让洛冰河觉得自己对他与其他人不同。

他觉得自己掩饰得很好。这样的日子他就已经很满足。

直到某一天,他掐指一算,想起前世这段日子即将发生的事情,当即御剑上了穹顶峰。

“小九?”对于沈九的突然造访,岳清源还是比较意外的,毕竟沈九很少主动来找自己。

“听说柳清歌去灵犀洞闭关了?”沈九直奔主题。

岳清源一愣:“你怎么知道?”

“柳清歌此行恐有劫数,如果你信我,我希望你能赶快到灵犀洞去。”沈九停顿片刻,继续道,“最好是你能看着他修炼。”否则他再走火入魔就死定了。

虽然有些疑惑为什么小九会突然在一起柳师弟来,对沈九无条件信任的岳七只是点点头就按照他说的去了灵犀洞。

有七哥在那里,柳清歌应该就死不了了吧?虽然自己这一世的修为比前世高出了很多,他对自己却没有足够的自信能够把走火入魔的柳清歌救下来,于是他选择通知岳清源。

如果上一世的柳清歌没有因为自己帮倒忙死掉,也许一切都会不同——就算是自己会被洛冰河报复,也绝到不了最终的那种境地。

柳清歌真的很讨厌。他想。但是这一世改变的事情越多,我就能越安心。

我只是想逆天改命罢了。

 

24.

沈九回到清静峰后不久,果真听到穹顶峰那边传来消息,岳清源救下了走火入魔的柳清歌,因为救法得当,柳清歌总算捡回了一条性命。听闻这个消息时,沈九只是用折扇半掩着脸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表情。

结果没过几天柳清歌就找上门来了。

沈九:???

沈九脑子里转了一圈,也不明白柳清歌为什么要来找他。要知道以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能避免见面两个人都是躲着对方走,从来没有过这种一方专门来找另一方的情况,也难怪沈九摸不着头脑。

不管柳清歌要做什么,尽管心里不情愿,同为峰主,沈九还是按照礼节让弟子们将柳清歌迎了进来。很快沈九就见到柳清歌迈着稳健的步子朝他走过来,脸色却有些古怪。

“沈师兄。”柳清歌喊得极为勉强,沈九心里却有些奇怪:他不是从来都对自己直呼其名么,今天这是吃错药了?

这一世收敛了许多的他并没有把心里话说出口,只在脸上堆起惯有的虚伪笑容:“柳师弟今天是为何而来?”

他却没有想到,柳清歌在下一刻躬身对他行了个大礼,让他怀疑自己是在做梦。

“柳清歌多谢沈师兄救命之恩。”

沈九感觉自己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样。

“……救你的是岳师兄,你来谢我干嘛。”心中想着自己并不值得道谢,出口的却是带着嫌弃意味的话,不想柳清歌也没像往日那般反唇相讥,仅仅是直起身子后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柳某心中清楚,此恩日后必报。”柳清歌也不多说,只留下这么一句就转身走了。

柳清歌简直莫名其妙!

莫名有点生气的沈九一摇扇子,刚想回屋却又想起另一件事来。

柳清歌已经因为走火入魔提前出关了,那么过不了多久沙华玲那个魔界妖女就该打过来了吧?

沈九突然觉得有点头疼。毕竟自那之后乱七八糟的事情就越来越多,上一世的自己就几乎应接不暇,一想到这一世还要再来一遍,沈九还是有点不太高兴的。

而且既然已经到了这个时候……那就证明距离洛冰河被自己打进无间深渊的日子不远了。

 

25.

想到洛冰河,沈九永远是心塞的。每次看见这个露出纯真笑脸的少年,他就总是不由自主地把他和那个露出同样笑容生生扯下他四肢的恶徒联系在一起,回想起前世的噩梦,然后再耗费好一段时间才能抚平自己的心绪。就算自己本能地畏惧他,在洛冰河面前自己还不能表现得太奇怪,还必须要做出一个师父应该有的样子来,沈九觉得真是辛苦极了。

不过不得不说,在这几年不多的接触中,洛冰河给他的印象却也有所改观,不管怎么说,清静峰四人的饮食都是由洛冰河在负责——明帆更多地去掌管清静峰其他大小事务,偶尔还要下山除个妖什么的,宁婴婴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和仙姝峰的柳溟烟混得很熟,经常往那边跑,两个徒弟一个忙得脚不沾地,另一个天天往外跑,再加上洛冰河的厨艺确实格外高超,做饭这个任务就落在了他的身上。沈九必须承认,洛冰河的手艺是相当不错的。

或许这一次洛冰河真的不会变成前世那样呢?沈九心里还隐隐抱着洛冰河能够有所改变的希望。他摇摇头,还是决定先去干正事。

虽然不情不愿,沈九还是再次登门找上了岳清源。面对亲近的师弟,岳清源并不掩藏自己的情绪,把疑惑都写在了脸上。

“小九,可是有事?”

“嗯,有件事要请七哥帮忙。”上一世与沙华玲打擂台虽然有惊无险地胜了,但他还是下意识地不想让洛冰河上去和魔族长老打——那岂不是又要和上一世一样了?“我感觉到最近苍穹山派可能会不太太平,如果七哥最近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最好不要下山。”

他本以为岳清源会满口答应,却不想一抬头就对上岳清源凝重的目光。

“……怎么了?”

“小九,你实话告诉我……”岳清源顿了顿,似乎是在调整措辞,“你最近有没有遇到什么问题,需要我帮忙的?”

“没啊?”沈九一头雾水,“你怎么突然这样问?”

“或者你能不能告诉我,之前柳师弟走火入魔的事,你是怎么知道的?”岳清源最终还是直接问出了自己的疑问。那日他按照沈九所说的到了灵犀洞,没过多久就发现柳清歌濒临走火入魔的境地,当即以自己的灵力为他梳理了灵脉,这才没有酿成惨剧,反而帮助柳清歌更上一层楼。清醒后的柳清歌向他道谢,他却告诉柳清歌是沈清秋叫他来的。尽管结局皆大欢喜,但岳清源心中的疑问一直都没有消除。事实上,他很担心沈九是遇到了什么事情,所以才忍不住问他。

沈九定定地看着他。如果是前世岳清源这样问,他多半会以为岳清源在怀疑自己,但现在已经不同了。他想了想,道:“我做的梦告诉我的。那梦境实在太过逼真,所以我觉得应该早做防备。”

岳清源还想再问,却在看到沈九的目光时咽下了自己的话——沈九并不想多说这个问题。也罢,既然小九不愿意说,那么自己也不要问了比较好吧。

“你说的那几天,我原本是打算下山去安排仙盟大会的事宜,现在看来,我还是委托别人去办吧。”

沈九拱了拱手:“多谢。”

岳清源摇摇头:“若你所说的如上次一般成真了,我们却是要多谢你才是。”


评论(9)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