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4)

我大概真的爬坑了_(:зゝ∠)_

14.

寒意瞬间笼罩了她的全身。她想起某天爸爸对自己说的话。

“快斗君就是怪盗基德!”

自己当时当然是不假思索地反驳了,而且还在基德作案的当天就带着快斗去游乐园玩了一天以证其清白,之后爸爸也确实知道自己错了,那天也玩得很是开心,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如果没有最近这几天发生的事情,青子恐怕早就把这个小插曲彻底忘掉了。

她深深吸了一口气。

可是如果是真的呢?

她突然想起一件她一直都忽视了的事情——怪盗基德是有同伙的,或者说,“怪盗基德”这个名号所指的并不只是一个人。假设快斗就是怪盗基德,那么她和快斗在游乐园的时候,基德的那位同伙完全可以穿上基德的衣服到现场去,以基德的身份大摇大摆地出现,这样就能够轻易洗清快斗的嫌疑。

……但是快斗真的是怪盗基德吗?

青子不敢随意下结论,或者说是不想相信快斗就是基德——她听白马说过,在最后的爆炸中基德为了保护爸爸受了重伤,如果快斗真的是基德……

她不敢再想下去。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呢?

青子知道自己很自私。此时的她异常希望怪盗基德只是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人,这样才能稍微减轻一些她心里的担忧和愧疚,只是许多错综复杂的疑点已经渐渐在她脑海中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梳理,让她不得不承认快斗就是怪盗基德的可能性的存在是合理的。

所以……

青子感到一阵恐慌,赶紧又拨了一遍快斗的手机号码,缺依然无人接听。她拿着电话等了好久,最终脸色惨白地放下了手机,浑浑噩噩地往屋里走去,也不再想之前自己想要计划的事情,因为此时她心中已经被对那个少年的担忧填得满满的,没有余力再去思考其他的事情了。

她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扶着门框,低下了头。

如果神明大人真的存在,神明大人能听到我的祈祷吗?

 

霜月文江觉得最近这几天遇到的事情完全超出她的认知。那个十几岁还在读中学见到自己会笑着问好的少年居然就是让警方毫无办法的怪盗基德这件事虽然也很令她惊异,但与见到活的魔女这件事比起来,似乎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了。

她和寺井把快斗转移到自己家里的密室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在敲自家的房门。霜月和寺井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表露着疑惑。

“我不知道这个时候会是谁来。”霜月神情严肃地说,“我接待病人的房间是在楼上,不是这里,千影之前也短信告诉我她到达的时间,绝不是现在。”

听她这么一说寺井的脸色也变得难看起来:“……怎么办?”

“走一步看一步吧。”霜月道,“密室的门从里面能直接打开,我从外面把它锁死,万一有问题你们一定要藏好别出来。”

“多谢。”寺井冲她点点头,低下头去观察快斗的身体——仅仅是从黑羽家移动到霜月家的这一段时间里,快斗的身体竟然已经恢复到了一眼看去就完全不觉得有生命危险的地步,对他而言这也是前所未见的。不过不管怎么说,快斗的安全确实是得到了保障,他也多少能放下心了,只要等千影回来,自己也就踏实了。

希望敲门的人不是来找他们的。

寺井就这么想着,没过多久,霜月却一脸古怪地打开了密室的门,就站在门口看着他们。

“怎么了?”

霜月看起来有些迟疑:“有一个女生过来,说是要找黑羽君……”她说着闪身到一边,露出身后一张俏丽却冷漠的脸。她不清楚这个人是谁,但能直接找到自己家门口,还十分笃定地告诉自己要找“黑羽快斗”的人必然不是普通人,再加上这个女生表情十分冷淡,眼中毫无保留地透露着如果不带路就要采取一些手段的意思,霜月还是将她带了进来——当然,最主要的,虽然她觉得这个女生很是古怪也很有威胁,但她的直觉告诉自己这个人不会伤害快斗君。

霜月不认识的那位不速之客,寺井却是认识的。

“你是……”

“小泉红子,之前来过贵店的。”少女对他点头示意,也不理会完全摸不清状况的霜月,径自朝着快斗走来。寺井见状眼中多出一丝警戒,不想红子见到寺井此种反应却摇了摇头:“没有这个必要。我没有恶意。”

赤红的眼眸中蕴含着深沉的情感:“我只是有一些事情要来确认……”

她看了一眼还没有恢复意识的快斗,眼底的失落却更浓了。

“相信你们也看到了,黑羽快斗的身体在自己修复。”她干脆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下,“如果我说我能帮他,你们相信吗?”

霜月此时才觉得自己对快斗君的事情毫无所知,见自称小泉红子的少女和寺井都是一副凝重的神色,霜月默默地退了出去,把密室留给了他们。虽然自己和他们的关系也算是亲近,但也许他们并不想让自己知道太多隐秘,自己只要等千影来就好了。

寺井沉默了半晌,才道:“可以麻烦你详细地说说吗?”快斗少爷曾经和自己提及过这个女生——小泉红子,似乎是魔术师的天敌,是一个真正的魔法使,但根据少爷曾经说过的,这位魔女小姐对他并没有恶意,反而在他进退两难时给他帮了不少的忙,之后他也在自己店里见过这位小姐,可见她和少爷的关系还不错。而且这一次快斗少爷身上发生的怪异现象实在无法用科学来解释,那么既然有这位魔女小姐在,也许她知道些什么吧。

“我曾经以为全世界的男人都会迷恋我。”红子开口,说的却是其他的事情,“直到我遇见了黑羽快斗……也就是怪盗基德,只有他,完全无视我的魔力,从始至终都没有被我迷住。以前我还想过,会不会是有什么原因,可我现在终于明白了。”

她顿了顿。

“黑羽快斗原本也不是普通人啊。”她叹了口气,“他不会因为我的魔力而对我产生迷恋,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你知道些什么吗?”

“是的。”红子点了点头,“虽然我也是今天才明白,所以我才找上门来验证我的猜测……结果真的是这样。”

寺井紧张地盯着她,等着红子告诉他更多。他有一种预感,红子知道的事情足以让他感到震惊。

“我家世代都是魔女,天生身上就有魔力。也许有的人听说过这世上确实有魔女存在,只是许多人并不知道,我们的魔力是因何而存在。”

红子深邃的目光突然指向了寺井。

“我想,你应该听说过‘潘多拉’吧?”

果不其然寺井神色一变。

“我的家族本是世代守护‘潘多拉’的守护者,只是许多年前我们就失去了‘潘多拉’的踪迹,所以空有魔力,却早就没有了守护的对象,没想到今天我能再次见到‘潘多拉’。”

虽然话说得不是很明白,但寺井已经隐约听出了什么。她说快斗少爷不是普通人。她说今天能再次见到“潘多拉”。

事情的真相真的如他所想吗?

“我们守护者的任务,其实就是守护这一块宝石,不让它失去自己本应拥有的色彩。”她突然自嘲地笑了笑,“这大概也是命运的安排吧?不过我现在也算是知道自己之前会喜欢上黑羽快斗的原因了,总算觉得扳回了一局。”言下之意便是自己之前对黑羽快斗产生的好感,其实是因为受到了“潘多拉”对其守护者天生的吸引力的影响,并不是因为自己真的动了心。

对她产生吸引的是“潘多拉”,而非黑羽快斗这个人。

然而真的是这样吗?

“你是说……快斗少爷身上有潘多拉?”寺井颤抖着提出了自己能够想出的最大的可能性,但他却看到红子摇了摇头。

“不是这样的。”她摇摇头,“‘潘多拉’没有在他身上,从来也没有。”

 

中森警部在家休养的几天里,青子也没有闲着。她先是乔装打扮了一下——戴了顶短发造型的假发,然后买了几件衣服,穿得像个男孩子——就急匆匆地朝自己家的方向赶。白马虽然是一个优秀的侦探,但警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他也帮不上忙,就准备关心关心同班同学的情况,结果黑羽快斗不接电话,他大概也知道原因,心里担心得很却也不能为他做什么,只能期待他早日好起来;青子倒是接了他的电话,几句话之间青子就犹犹豫豫地告诉了他自己想做什么。

“我想去快斗家看看。”

白马当时心里咯噔一声,表面上只平静地认同了她,随即提出要和她一起去,以便保护她的安全,毕竟没有人能保证那个组织的人不会再盯着她下手。挂断电话之后,白马就竭力排除心中的不安,很快根据青子告诉他的打算推测出了她的意图。

去自己的青梅竹马家本来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刚刚她的声音似乎流露着一丝畏惧。她在畏惧什么?白马只简单地一推测就有了答案。

她已经在怀疑了。

怀疑黑羽快斗就是怪盗基德这件事。


TBC.

评论(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