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4)

18.

已经结丹的修士,就算不吃不喝不睡觉身体也不会有问题,那么沈九一个早就迈入金丹期的修士居然还能在一夜过后黑了眼圈,这就很值得疑惑了。

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洛冰河!

沈九愤愤地想,要不是因为在清静峰见了洛冰河思虑过多,自己怎么也不会毫无所觉地顶着两个黑眼圈去见婴婴啊。我的一世英明!

但现在的问题是洛冰河已经上了清静峰,而且名字也被岳清源先斩后奏记上了名册——虽然知道七哥肯定是为自己好,但是就这么不声不响地把洛冰河送来了?以后还是得找他算账。

不对,找不找岳七算账不是重点,重点是洛冰河已经重新上了清静峰还要拜他为师了!

怎!么!办!

首先把斩草除根这个选项排除掉,毕竟自己并没有自信能做到,还会留下把柄。像上一世那么对他肯定更不行,如果还想重演前世的悲剧自己倒是可以试试。不理他呢?自己一共就三个徒弟,亲近两个疏远一个,对洛冰河来说这和虐待他有什么区别?

沈九自认不可能毫无芥蒂地像对待明帆和宁婴婴一样亲近洛冰河,毕竟前世的记忆挥之不去,但是如果真的对他视而不见似乎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那就只能另辟蹊径了。

 

19.

“拿着。”

洛冰河恭敬地接过沈九交给他的秘籍,再抬头望向他是眼中满是敬慕,那目光过于直白以至于沈九毫无预兆地心跳过速了。

他定定神,道:“此乃清静峰修行用的秘籍,你若是有不理解的地方就问你的师兄师姐……”简单交代了几句,恨不得赶快说完就走。

“师尊,洛师弟还没给您敬茶呢。”等到沈九说完了,明帆在一旁插了一句。那一日沈九走得太匆忙,根本就忘了这码事,结果过了好几天洛冰河也没再见到他,更不用提拜师敬茶了。

沈九恶狠狠地瞥了明帆一眼:“那些事过后再议。好好教你小师弟,听见了吗?”

“……哦。”虽然心中还是感到莫名其妙,明帆也点点头应下了,“那师尊,您这是?”刚才噼里啪啦交代了一堆,不只是要干什么去?

沈九下巴一抬,傲然道:“为师今日有突破之感,已经和岳师兄申请去灵犀洞闭关了,你们可也要好好修炼才行。”说罢眼神也不给洛冰河一个,便昂首出了房间,留下一个用崇拜的眼神目送他离开的明帆和一个呆呆地双手拿着秘籍的洛冰河。

“师兄。”等到明帆收回了目光,洛冰河问道,“师尊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灵犀洞内的沈九正在老老实实地打坐。虽然这一世一睁眼自己就已经是金丹修为,他也没有丝毫松懈的念头,上一世他好强了一辈子,没有道理起步变高了就因此懈怠。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前世自己还在嫉恨别人命好、自己因为入门晚而生生耽误了结丹的那个时间,这一世的自己已经摸到元婴期的门了,修为和前世相比可以说是天差地别,就连和自己互相看不顺眼的柳清歌也不得不承认,他的天资乃是上佳。

沈九自己也清楚两世为人的差距所在,所以现在倒也没有那么嫉妒洛冰河了——虽然也有恐惧的成分在,但至少在命数这一层面,他已经不像前世那般嫉恨他了。

想起洛冰河,沈九突然想到了洛冰河的身世问题。自己已经做好了打算,对座下弟子一视同仁,绝不像前世那样虐待洛冰河,但该来的总是会来,等到了那个时候,洛冰河如果还是入魔了,怎么办?就算自己没有苛待他,师徒关系却是实打实的,无论如何自己也跑不了,到时候又如何是好?

沈九陷入了沉思。他突然觉得自己为了改命做的努力还不够。

 

20.

几天后,苍穹山派穹顶峰灵犀洞上空天色有异,数道金光出现在了灵犀洞上方,闪耀之后就很快消散了,闻讯而来的峰主们赶来时,正遇上成功突破金丹期、到达元婴期的沈九。对上同辈们或讶异或恭喜的目光,沈九心中十分满足。

上辈子没有达成的夙愿,终于在这辈子得到了圆满。

岳清源如往常般在他耳边嘘寒问暖,陪他走了一路,柳清歌就沉默地跟在他俩身后,再后面是其他边走边聊天的峰主。这边岳清源也不是单方面的说话,沈九也会给他一些简单的回应,两人说着说着就提到了洛冰河。

一说到洛冰河沈九的脸色就变得极不自然,连掩饰都不需要了:“七哥你怎么想起来把他送到我这来……”

“你现在可是我们这一辈里修为最高的,天资最好的弟子不送你那里,还能去哪?”岳清源说得也是有理有据,“再说我也是怕你那边太过冷清,明帆和婴婴也该多个伴。”

沈九摇了摇头,最终什么也没说。

那些他想要拿来拒绝的理由,他怎么说得出口呢。

 

只要不提洛冰河,沈九的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直到他回了清静峰才想起来自己不得不面对的一件事。

洛冰河左边明帆右边宁婴婴,睁着那双澄澈的眼睛给他敬茶来了。沈九坐在那里,努力克制着发自内心的恐惧,好让自己伸出去的手看起来平稳些,好容易才有惊无险地接下了那杯茶,浅浅啜了一口便嫌弃地放在了一边,只是心里嫌弃,脸上却还是一派长辈的派头,口中说着场面话:“洛冰河,从今往后你要好好修行,为师门增光。”

“弟子知道!”洛冰河神色虔诚,恭恭敬敬地给他磕了头,再站起来时脸上却是掩不住的笑容。

“……行了,明帆,带你师弟师妹修炼去吧,我有些累了,有问题再来找我。”沈九随便找了个借口就返身回了自己房间。以明帆的能力,随便教教师弟师妹基本功还是没问题的,而且洛冰河天资卓绝,估计假以时日很快就能有所成就了吧。

沈九是这样想的:自己不和洛冰河直接接触,只把要传授的东西教给明帆,这样就减少了自己和洛冰河碰面的机会,而且也能减少自己和宁婴婴见面的机会——说实话,他心里多少因为上一世的事对宁婴婴有些愧疚,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想要对这个真心尊敬他的小徒弟做那种腌臜的事情。

反正离洛冰河远远的就好了。

沈九本来是这样想的,殊不知自己第二天就被打脸了。

 

21.

心情舒畅的沈九这一晚睡得很不错,早上将他唤醒的是自己那间房舍外传来的饭菜的香味。一边在心里疑惑明帆是否在自己修行的期间换了清静峰的厨子,沈九一边很快穿好了衣服往外走,刚到餐厅就迎面撞上了洛冰河。

“师尊!”看到沈九洛冰河就开心地和他打了招呼,沈九不得不随便点了点头作为回应,动作要多敷衍有多敷衍,洛冰河却浑然不觉,迈着轻快的步伐把手里端着的盘子搁到了桌上。

沈九被他的动作吸引了目光,可是心里的抗拒又让他不想开口发问。感觉到了沈九的目光,洛冰河解释道:“这是弟子和师兄师姐一起为师尊准备的,想给师尊换换口味。”他顿了顿又道:“师兄和师姐吃完饭就修炼去了,师兄让我把饭菜给您送来的。”说完还小心翼翼地抬眼看了沈九一眼,又很快移开了视线,好像怕被沈九发现自己做什么坏事似的。

沈九挑起了一边的眉毛:前世就知道洛冰河什么事都能干,给自己做饭倒是第一次……然而桌上的食物虽然看起来十分美味,可自己确实不敢吃啊。

“……师尊不喜欢吗?”看到沈九站在原地没有动作,洛冰河的嘴角都撇了下来,看起来沮丧极了。沈九心里一个咯噔,生怕自己做的不好惹得这个未来的大魔王记恨自己,赶忙坐到了主位上。

“虽然我已经辟谷了,既然是你的心意,那为师就尝一尝吧。”自己只要吃一口,收了他的“心意”也就是了,反正自己已经辟谷,这倒是能作为借口的。

洛冰河的表情立刻就变得生动起来。沈九眼角一抽,心里极不情愿地拿起筷子,夹了一口。

……好吃。

怎么这么好吃。

沈九从来不是重视口腹之欲的人,只是自己这一世加上前世,他吃过的所有酒馆、菜馆、饭店里的饭菜都不如这一口,他甚至怀疑洛冰河在这饭菜里使了什么手段。

可是此时的洛冰河还只是个孩子。不可能的。

沈九忍不住又吃了一口。饭菜的香味弥漫在他口舌之间,他突然想起上一世自己发疯一样地嫉妒洛冰河,还有另一个原因。

沈九甚至现在还能回想起许多年前的前世,洛冰河说起自己养母时脸上的笑容。那时的自己,是多么憎恨看到洛冰河的那种表情。

洛冰河拥有许多爱他的人,他还曾有一个虽然贫困却能让他感到幸福的家。

可他什么都没有。

他曾经拥有一个人对他的关心,那个人却被他害得落了个万箭穿心的下场。

“师尊……”略显稚嫩的少年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您……”

您怎么哭了?


评论(12)

热度(1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