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3)

我真的不是爬坑了,就是最近打了点渣反的鸡血……_(:зゝ∠)_

都怪 @古越剑庐祭紫薇 看完虐哭人的番外还要再和我说一遍,我不爱你了【。

14.

“我不想再收徒弟了。”

面对态度坚决的沈九,岳清源很头疼。

“小九……”

沈九瞥了他一眼。

“我有明帆和婴婴就够了,不需要第三个徒弟。”在成为峰主之后,沈九仍然像上一世一样,将自己最为喜爱和亲近的两个徒弟收到了自己门下,其他人却都没有再多看一眼。他不在意的人,就干脆不要再接触好了。收徒之后,沈九悉心地教导着仅有的两个徒弟,让他们两个小小年纪就已经比其他同龄人要优秀得多,明帆也因为沈九的用心而受宠若惊,再也没说过想去百战峰的事。对于明帆,沈九心里其实是有愧的,当初如果没有他的纵容和暗示,明帆也不会因为洛冰河的报复而落到那种地步。至于宁婴婴,他也想过了,只要自己不去动那些歪心思,他就能一直拥有这个好徒弟。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绝不能接近洛冰河。

岳清源无功而返,沈九松了一口气,但他万万想不到,自己最后会因为某个并不喜欢甚至可以说是相看两厌的人还是去了那片谷地。

送走岳清源,沈九本来是暗自庆幸躲过一劫的,谁知和自己一向关系不佳的百战峰峰主柳清歌居然派人送了封信来。

“清静峰不过尔尔。”

沈九当即被气得怒拍桌。众所周知,本代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座下仅有两个徒弟,与其他峰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再加上这一世他并不爱出风头,不知从哪里竟然传出了“沈清秋技艺不佳,因此收徒甚少以便藏拙”的谣言。虽然重生之后沈九在许多事情上都不似前世那般偏激,但唯一不变的是对上那个死对头柳清歌还是颇易动气。

不行,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沈九从来也不是什么冷静的人。在简单地抉择了一番之后,还是一把抄起修雅剑叫上俩徒弟出发了。

另一边。

“这样就行了?”柳清歌问。

岳清源点点头:“嗯,小九肯定会过来的,多谢你了。”

柳清歌无语地看着这位在外人眼里沉稳持重的掌门。你不就是怕清静峰太冷清,沈清秋座下弟子太少孤独终老吗敢不敢直接和他说?

 

15.

事实上沈九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就已经冷静下来想要扭头回去了,但是架不住岳清源表面柔和实际强硬的挽留,最终沈九还是哼哼着跟在岳清源身后走上了那块峭立的山石。

“我就看看。”他还在做最后的挣扎。

没想到柳清歌已经站在那里了。两人目光甫一接触仿佛就擦出了敌意四溢的火花,随即两人都冷哼一声各自扭过头去不再看对方。

谷地里的上百人就如上一世一般正在那里挖坑。沈九本不欲看,却在无意中扫视过去的时候不由自主地捕捉到了那数百人中的少年洛冰河。他心下一惊,还来不及移开目光,就听旁边柳清歌道:“想不到你居然也能看出他天资最好。”

一个“想不到”一个“居然”,在沈九听来可是实打实的嘲讽。他还没来得及发火,就被岳清源刻意岔开了话题:“柳师弟可想要?”

“要来的,自然会来。”言下之意爱来不来,不来拉倒。

“只怕人家还看不上你。”沈九终于抓住机会回敬了一句。别人不知道,他还是知道的,洛冰河何许人也?就算前世柳清歌活着,也一定不是洛冰河的对手。

柳清歌盯着他看了半晌,盯得沈九差点全身发毛的时候转身走了。

“练剑去。”

沈九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离开,然后忍不住又看了一眼还在挖坑的洛冰河,就准备和岳清源告别,赶紧跑得越远越好,只是还没开口,就被突然凑过来的宁婴婴一把抱住了腰。

沈九右眼皮突然开始狂跳。

这一幕怎么这么眼熟?!

“师尊、师尊,婴婴究竟能不能有师妹,或者师弟啊?”

沈九内心狂跳。前世的这一幕和这一世突然重叠了起来,前世自己眼中最后的惨烈影像也在这瞬间纷至沓来,压得沈九不能呼吸。

一双温热的手按上了他的肩膀,人体的温度唤回了他的神智。沈九呆愣愣地抬起头,正对上岳清源担忧的眼睛。

“小九,你怎么了?”

沈九这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浑身冷汗。他胡乱敷衍了岳清源几句,快速地告诉宁婴婴“以后会有的”,就逃也似的牵着宁婴婴跑了。

岳清源望着他的背影,陷入了沉思。

 

16.

沈九看到明帆领来的洛冰河时,内心是崩溃的。

“……这怎么回事?”他忍不住抬手指向那个眨着眼看向自己的洛冰河,同时明显地感觉到手在颤抖。

“报告师尊,是岳师伯吩咐我把他领来的。”明帆脸上表情从一开始的得意洋洋变成了疑惑:岳师伯把天资最好的洛冰河分到清静峰是件好事啊,但是师尊为什么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沈九移开目光,不想去看洛冰河,毕竟他觉得多看洛冰河一眼都是要夭寿的。

他转身走回到专属于峰主的座位上坐下,心思百转千回,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挤出一个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和蔼可亲的微笑来:“你叫洛冰河?”

“正是,拜见师尊!”没想到洛冰河一言不合就要跪下行拜师大礼,吓得沈九连忙闪过去把他扶起来,等他对上洛冰河疑惑的眼神才察觉自己好像太急迫了,赶忙松开了手,顺势往后退了一步。

待到洛冰河抬头,两人目光相接之时沈九又被震了一下。

“……先不急拜师。”沈九用了片刻功夫才想起来自己之前要说什么,“你也知道,苍穹山派共有十二峰,清静峰虽排第二位,却是因为典籍众多的缘故,若你追求更多力量,清静峰并不适合你。”

“如果你想去百战峰或者穹顶峰,我可以推荐你过去”的话还没说出口,洛冰河就摇摇头道:“我哪儿也不去。我心中仰慕沈仙师,既然来了,就没有走的打算。”这一回竟是怕引起沈九不悦,直接换了称呼。

你心慕我……?

“你仰慕我?”

沈九下意识紧紧皱起了眉。虽然仰慕这词意思有许多种,但从洛冰河口中说出,还是觉得怪怪的。

“沈仙师仙风道骨,令人心生敬仰之心。”洛冰河无辜地看着他,仿佛他说出来的话发自真心。

谁知道他是不是真心的。沈九心下冷笑,面上却不显丝毫:“皮相乃表面之物,只观肤浅便有判断,可见你也并不适合我们清静峰,到百战峰去吧。”洛冰河天资卓绝,将他推荐到柳清歌那里去必然是无碍的。

结果沈九万万没想到,洛冰河嘴角一抽,眼角竟然流出几滴眼泪来,再开口也是浓浓的哭腔:“冰河只想做沈仙师的弟子!我能做许多事的,求沈仙师收了我吧!”

沈九十分震惊。前世的洛冰河,不管怎么被人欺负被人虐待,也没到这种眼睛一眨嘴角一抽就能哭得令人心碎的地步,这一世怎么说哭就哭?和前世那个邪魅狂狷的幻花宫宫主完全不一样啊?

“诶呀师尊。”明帆在旁边看不下去了,急得直跺脚,“岳师伯说洛冰河的名字已经上了名册,改不得了,您就别费劲了,收了他吧!”这洛冰河天资确实好,清静峰本来人就少,好不容易来一个有天赋的,师尊怎么总想着往外面推!

明帆还想再说点什么,却看见沈九两眼无神地站在那,还没来得及开口,沈九就自己转身走了,留下一个抽抽噎噎的小洛冰河和一个一脸茫然的自己。明帆先是一愣,随即无奈地揉了揉额头。

“那什么,你先跟我走吧,我带你去住的地方。”

天资卓绝的好苗子,师尊满脑子要往外面送,而这个未来的小师弟居然意外的是个哭包。思及此处,明帆突然深深地为清静峰的未来担忧起来。

 

17.

沈九用了一整晚的时间来让自己冷静,再出现时眼下竟多出两个黑眼圈来还浑然不觉,直到用早膳时宁婴婴指了出来。

“师尊您这是怎么了?!”

沈九下意识转过身去看放置在一边的镜子,随即倒抽一口冷气。

自己怎么黑着眼圈就出来了!

留下一句“你们自己用”沈九就飞一般闪回了房间,看得宁婴婴满脸不解,这时明帆才带着洛冰河来了餐厅。

“怎么了?”看见师妹神色不对劲,明帆出口问道。

“师、师尊他刚才出来,又回去了,让我们自己吃。”宁婴婴回过神来,就看到跟在明帆身后的洛冰河,脸上多出了分笑意,“你就是洛冰河吧?”

“师姐好。”早就被明帆耳提面命的洛冰河乖乖地和宁婴婴打招呼,旁边明帆见宁婴婴对着洛冰河就这么亲近,忍不住哼了一声。

“我有师弟啦!”宁婴婴忍不住欢呼,当即就忘了之前师尊的古怪举动,拉过洛冰河就坐了下来。明帆在一边看着,也无奈地跟了上去,下意识地就摆起了大师兄的派头,开始照顾起师弟师妹来。

席间。

“那个,师兄,师姐……”吃得差不多了之后,洛冰河弱弱地举手,“那个,咱们都吃完了,师尊怎么不来呢?”

“……对哦!”宁婴婴才想起来刚才师尊黑着脸……哦不对,黑着眼圈走了,“我刚才看师尊脸色不太好,黑眼圈都出来了,结果我刚告诉师尊,他就回屋了。”

“哈?”明帆怪叫一声,“师尊早就结丹了,就算不睡觉都没问题,怎么会有黑眼圈啊?”说完就陷入了沉思,宁婴婴见状也托着个腮思考起来。

洛冰河看着画风好像不太对的师兄师姐,默默地往嘴里松了口菜。

唔,好清淡。


评论(8)

热度(1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