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柳清歌X沈九]那天洛冰河最终选择了心魔剑

段子。没有细节。感谢 @古越剑庐祭紫薇 帮我起名字23333


1.

我叫洛冰河,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座下一名普通弟子。自从拜了师尊为师,我就没见过他给我好脸色,师尊常常训斥我,大概是因为我还不够优秀,需要历练吧。

不过我慢慢感觉师尊是真心实意地不喜欢我。我好伤心。想起师尊这么喜欢为难我,我就更伤心了。

然而突然有一天,我发现师尊对折腾我这件事失去了兴趣。

好像是从师尊和柳师叔一起被抬出灵犀洞那天开始的吧。

嗯,师尊和柳师叔,衣衫不整的,一起被抬出了灵犀洞。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2.

柳师叔大名柳清歌,乃是清静峰隔壁百战峰的峰主,刚正威严,嫉恶如仇,和师尊沈清秋极不对盘,尤其喜欢嘲讽师尊伪君子、虚伪小人等等,总能把师尊气得够呛,然后就忘了要折腾我了。

哦这么一想居然莫名有点不爽。

尤其是那天隔着老远就听见平时斯文有礼的师尊气得破口大骂。

“我冒着生命危险救你,你他妈居然就只想着上我?!”

 

3.

那天之后师尊消沉了好几天,明帆师兄忙着安慰师尊没空理我,婴婴师姐也忙着安慰师尊没人理我。哦,寂寞。

我一个人寂寞地在山门练剑。虽然剑招感觉并不得章法,但是该练的也得练。

“谁教你的剑招?”

一个凌厉的声音突然从耳边传来,吓得我顿时停下了动作,扭头一看:柳清歌!

早就听师尊提起过柳师叔什么“妍若好女”“男生女相”,虽然有的话是师尊气头上的气话,不过也确实说的没错,毕竟柳师叔就是长得好看。突然这么近距离的见到,我感觉受了点惊吓。不过就算如此,我也还是不太喜欢他。说不出为什么,大概是天生不对盘。

只不过此时那张面容姣好的脸上,眉头紧皱,满满都是苦大仇深。

“剑招是错的,不许再练了。”

说完他就丢下我走了。

莫名其妙。

不过看他朝着师尊房间走过去的背影,我才发现他手里拿了几根荆条似的东西。

他要干嘛?

 

4.

原来那天柳师叔是专门过来负荆请罪的,据说是因为他把师尊给上了这件事弄得苍穹山派人尽皆知。

说句良心话,要不是师尊气得口不择言,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知道师尊被柳师叔上了,顶多也就是知道他们俩一起被衣衫不整的抬出来了而已。……不对,好像并没有什么区别,我收回刚才的话。

我也是今天才听明帆师兄说起的。自从那件事发生之后,师兄根本懒得理我,仇恨好像全都转移到柳师叔身上去了,今天好容易想起来和我说话,也是和我讲八卦。

“柳清歌在灵犀洞里修炼时走火入魔,师尊好心好意去救他!”明帆说到动情处,唾沫星子都肉眼可见,“他居然反把师尊的衣服撕了,不管师尊怎么反抗还是硬要对师尊行那种苟且之事……”

师兄,你说的是不是太清楚了。你没看见师尊已经朝这边过来了吗,师尊脸都黑了。

 

5.

后来柳师叔又连着几天往我们清静峰跑了好多次,来时气势汹汹锐不可当,见了师尊就脸红得说不出话。我们几个弟子早就摒弃前嫌,每天修炼完就等着在他来时躲在角落里看八卦。

结果慢慢就有人受不了了要退出,最后只剩下我、明帆师兄和婴婴师姐。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虽然明帆师兄之前对我很不好,但现在我们竟然也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至于为什么有人受不了跑了呢,你们听听师尊和柳师叔俩人的对话就懂了。

“想不到你居然还有脸来我清静峰?”

“有何不可?”

“我以为某人应是羞愧得不敢来了。”

“柳某自然羞愧,这不是来给沈师兄赔罪了么?”

“你赔罪的方式就是继续上我?!”

“给沈师兄留下了不舒服的回忆,柳某必须补偿。”

“呃……嗯……啊柳清歌你这混蛋!”

嗯,好几次都是这样,我真是什么都不想说。

 

6.

由于柳师叔往清静峰跑的次数太多了,我们也越来越觉得没眼看,在此不予赘述。总而言之,之后的进展就是,渐渐地师尊也开始带着我们往百战峰去交流了。

嗯,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百战峰的弟子都喜欢找我切磋。

全都追着我打。不懂。

就算是柳师叔给了我一本秘籍,那也就是苍穹山派最普通的秘籍啊,而且是用来替换师尊给的那本“拿错的”,到底有什么好羡慕。

 

7.

我叫洛冰河,是苍穹山派清静峰峰主沈清秋座下一名普通弟子……好吧,曾经是。虽然就算师尊不喜欢我我也依然敬爱他,但是在漠北君拿着心魔剑来找我的时候,我还是跟着他走了。

没办法,再不走就要被闪瞎了。师尊天天和柳师叔打作一团,想不看都不行,怎么修炼。

没眼看了。

 

 

 

END.


评论(10)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