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2)

原创角色出没注意。

OOC注意。


7.

离开苍穹山派的沈九想起刚才的场面就觉得不自在。解开了好七哥的误会固然好……可是刚才那个哭得稀里糊涂的自己真是太丢人了。

现在想想还是觉得丢死人了。沈九甩甩头不去想这件事。就在之前,他和岳清源说了自己今后想要做的事,然后郑重地和他告了别才悄悄下了山。今后天高地阔,只要能躲开前世命里那个克星,自己应该就能安全了吧。

找个山头占山为王算了。他想。

 

8.

然而几天之后的沈九还是上了苍穹山派,并且乖乖地给他师父上了茶。

“乖。”清静峰峰主云梦仙人从容地接过拜师茶,用盖子掩着喝了一小口,就把茶杯放到了旁边站起身来,“从今天开始,小九就是你们小师弟了,好好照顾人家,听见了吗!”

“是,师尊!”

沈九一脸生无可恋地看着那个帅气得要上天的师父和一群信誓旦旦的师兄师姐,恍恍惚惚地跟着大师兄去了自己房间。

“好好休息,明天我来找你一起修炼。”留下这样的话,大师兄就走了,留沈九一个人在房间里继续恍惚。

昨天的事就好像做梦一样。正准备找个隐蔽的山头占山为王……哦不对,修炼的沈九还没来得及出城镇,就被人叫住了。

“你可是沈九?”

熟悉的女声从背后传来,沈九下意识停下脚步,惊讶地回过头,一声“师尊”差点脱口而出,好在他及时地制止了自己,咽下了那个前世的称呼。

“正是。”他思索片刻,对着云梦仙人作了一揖以示尊敬,却不知自己这般有礼的举动让云梦仙人对他的好感大增,只是心里十分疑惑为什么师父会在这里出现,还能叫出他的名字。

云梦仙人虽为女子,但为人十分不羁,平日言行颇有魏晋之风,此时见沈九甚是合她心意,也不管岳清源之前告诉过她的“不必再去寻找沈九”,当即把折扇“啪”地一合,对着随行左右的徒弟们吩咐下去。

“架走。”

沈九:???

就在沈九愣神的时候,他就被云梦仙人指挥的徒弟、他未来的师兄们架走了。

架走了。

走了。

了。

 

9.

回忆起被从山脚架上山的整个过程沈九整个人都是生无可恋的。

太丢人了!他在清静峰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被人架回来的弟子好吗?!

沈九气急败坏地扶住了额头。虽然当年师父为他改名时选了“清秋”这么一个带有让他深恶痛绝的字的名字,但他也知道这名字是师父早就给亲传弟子准备好的,想做峰主就得顶上这个名字,他也早就做出了选择,更何况师父对他一直不错。

……大概是在得知自己残害同门之后才和自己恩断义绝的吧。

云梦仙人那满是震惊和嫌恶的脸突然在他脑海中变得异常清晰。沈九用力摇了摇头,把那画面放置一边,继续回忆起昨天的事情。不管怎么说,沈九还是很尊敬自己的师父的,而在他的记忆力,师兄师姐们虽然和自己交往不多,却也无人与他交恶,所以当自己反应过来之后也没敢下手跑。

——主要是师兄们力气太大了,而且师父的修为太可怕了。

没错,沈九还记得,自己刚拜师时师父的修为,就已经比他收洛冰河为徒时他自己的修为还要高了,所以,根本,打不过。

所以他就被强抢……不对,架上了山。

沈九苦恼极了。云梦仙人是个非常强势的人,只要做了决定就很难改变,说要收他为徒就要收他为徒,可是自己都想跑得离苍穹山派远远的了,就这么又回来,以后再碰到洛冰河可如何是好。

只要一想到洛冰河沈九就忍不住全身发抖。他用了好一会儿才抑制住自己的恐惧,做出了决定。

 

10.

沈九没有刻意隐瞒自己的修为,因为他知道以师父的修为自己隐瞒也没有用。

“小九啊,你真的不是谎报年龄了吗?”有一天授课结束之后云梦仙人把他留下,和他聊天时问他。

沈九摇摇头:“怎敢欺瞒师尊,只是曾有奇遇罢了。”

他抬眼看看正在吃葡萄的云梦仙人,犹豫半晌,问出了自己之前一直想问的话。

“师尊是听岳七师兄提过我吗?”要不然怎么一下子就能认出来自己。

“对啊。”云梦仙人点点头,“他好久之前就和我提过了,不过那是刚好赶上我要闭关突破,就没来得及下山去找你,虽然前两天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和我说不用找你了,不过我觉得相逢就是有缘嘛。”她顿了顿,“更何况你还是十几岁就有金丹修为的奇才,我当然要把你收了。”

师尊能不用这种这种让人误会的说法吗……沈九抽了抽嘴角,当然是在心里,面上还是一副平淡无波的表情:“师尊谬赞,如果没事弟子就先回去了。“

沈九走在回房间的路上,边走边回忆着上一世的种种细节,终于理清了前世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

岳七入了穹顶峰之后,为了能尽快回去接他急于求成,走火入魔差点丧命,之后穹顶峰峰主为他接续灵脉,加上岳七需要修养,恐怕是耗费了相当长的时间,因此他才那么久没有回去接自己。而云梦仙人和穹顶峰峰主私交甚好,对岳七也很是喜爱,应该是在某个时间听了岳七的请求,但因为正赶上要闭关突破,这才耽误了,等到她出关时正碰上岳七走火入魔,她也理所当然地为帮助岳七恢复出了份力,之后才下山云游去了,然而等到她先岳七一步到了秋府时,自己已经不在了。

然而岳七后来还是亲自去了秋府。秋府败落,自己失踪,七哥必然是不信的,只有亲自查探之后才能接受事实。

再然后……

沈九不想再去回想,忽然觉得有些困倦,便闭目而坐,很快进入了梦乡。

他梦到了自己在清静峰学艺的那段日子。虽然他和师父、同门并不算很亲近,但也没有人带着恶意来对待自己,岳七偶尔还会来看他,被当时的他冷嘲暗讽了许多次,却也从没责怪过他。

那恐怕是他一生中最平静的一段日子。

睡梦中的沈九眉头舒展开来。也许他自己都意识不到,他完全没有反抗就任由师父师兄把自己带回来,大抵是因为他内心深处其实贪恋着这一份平静。

 

11.

在接受了自己拜入苍穹山派清静峰的既定事实之后,沈九不得不为自己今后的路途做打算。

本来想要远远地躲开苍穹山派,但他还是回来了,而且还是拜入的清静峰,要是再这么下去自己走了前世的老路怎么办?

这一世的改变越多,自己能够摆脱前世命运的可能性就越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沈九总觉得洛冰河阴魂不散,不是自己这么容易就能规避的。于是在一番苦思冥想之后,沈九又有了新的主意。

上一世他不是清静峰峰主么?只要自己不是峰主,不就不会收洛冰河当徒弟了么?

师兄们的样子从他脑海中一一闪过,他突然就觉得很有信心——上一世为了让师父更青睐自己,沈九也施过一些他自己认为无伤大雅的小手段,只要这一世他不要这么出挑,想要避免成为亲传弟子还是很容易的事情呢。

然而并不能。想到这件事他就绝望得很。十几岁就有金丹修为的人怎么可能不出挑,毕竟修仙首先要看的就是修为,他必须得再想个办法。

有了。

他想起清静峰峰主必须饱读诗书的规定。只要自己这一世做个不学无术的沈九不就好了么?

然而在他面对师尊的提问,不假思索地对答如流时,他才发现前世看过的那些东西早就已经深深刻在自己的脑子里抹不掉了,而他的身体已经像是形成了习惯似的让他对师尊提出的问题迅速做出了应答。

……没救了。他想。

 

12.

时光荏苒,很快就到了要选出下一任峰主的日子。沈九也不在意,只安心修炼,不过越到临近,他越觉得师兄师姐们有些古怪,好像在背着他策划什么事情一样。他本来并不在意,但心中却莫名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默默地告诉自己,下意识地和师兄师姐们保持了一段距离,直到云梦仙人选择亲传弟子那天,他才知道原来师兄师姐们是要坑他。

怎么坑的呢?

到了选下一任峰主的那天,云梦仙人先把所有弟子召集过来,宣布自己今天要选择亲传弟子,然后让愿意担负起清静峰峰主这份责任的弟子上前一步,再从中选出亲传弟子。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然而当沈九响应号召到了大厅时,却没看见师父之外的第二个人。

沈九还没反应过来自己被坑了,就被一个闪身到他身边的云梦仙人笑眯眯地拍了拍肩膀。

“就是你了。”

 

13.

沈九最终还是顶着沈清秋这个名字坐上了峰主的位置。

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前世的师兄师姐们完全随了师父那种放荡不羁的性子,对峰主什么的压根儿就不感兴趣,看他那么努力想要争出头的样子早就决定把下任峰主的位置留给他做,偶尔有人表现出想争一争的样子其实是逗他。这一世沈九平日的表现就像无欲无求的仙人,师兄师姐们都唯恐自己被师父留下在这清静峰上不能出去浪,于是在选定人选的前夕暗中计议,在那天之前全都连夜下山“历练”去了。

“好好干啊。”云梦仙人下山浪……啊不是,云游前写作嘱咐读作威胁的话让他感到压力很大。沈九送走了师父,浑浑噩噩地就往回走,最后一屁股在专属于峰主的位置上坐下。

结果最后还是成了峰主。

没关系。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至少自己当上了峰主不是吗。

沈九这一世虽然没有那么拼命地想要做峰主,也只是为了规避洛冰河而不得不出此下策,他也知道自己心里对这个位置多少还是期待的。思及此处,他还是快意地笑了出来。

峰主又怎么样,只要别收了洛冰河那个小畜生……

然而事实证明,flag是不能随便立的。


评论(10)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