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冰哥X沈九]沈九重生自救始末(1)

阅读提示:

1.PO主只会写相声所以这是一个OOC的流水账段子。我不管我不管我就要这么写【……

2.名字也简单粗暴没得救TAT

3.会有原创人物推动剧情。

4.说不定哪天就坑了w


沈九重生自救始末

1.

沈九重生了。

在那个世界魂飞魄散之后,他居然还能再一次睁开眼睛看到这个世界。他眨眨眼睛,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完好的,而周围看起来像是一间柴房。

周围的景象让沈九回忆起自己还在秋家那段不堪的日子,但他的下一个反应不是为自己的那段经历感到忿恨,而是疑惑。

自己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确定自己确实是已经死了,魂飞魄散,再无重聚的可能,现在眼前的这一切又算什么?梦境吗?洛冰河的把戏吗?

似乎都不是。他站起身来。身上的痛楚和周围的景象是那么的真实,让他无法认为自己是在洛冰河织造的梦境里。在确认了自己真的是获得了又一次的生命之后,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伤痕累累的手,开始回忆那些被他刻意埋藏在脑海深处的细节,想要判断自己重生到了什么时候,却在下一刻愣住了。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上除了被秋剪罗造成的那些伤口,好像还多了些别的什么东西,多了些他之前因为过于震惊自己重生的事实而没有注意到的东西。

他的金丹。直到他被洛冰河废掉修为之前,他的修为都在金丹期,而现在,在他十几岁的身体里,正蕴藏着一颗与他前世修为相同的金丹。

沈九用了几秒确认这是事实,然后捏了一个诀,轻易地就推开了从柴房外面被锁死的门。

既然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我如果不能逆天改命岂不是对不起自己?

 

2.

沈九把守在柴房外曾经欺负过他的人都揍了一顿,临走之前特地到秋剪罗房间把他也揍了一顿。沈九已经想好了,为了避免上一世出现的那些事情,他必须规避一切可能让他身败名裂的因素,比如秋家灭门惨案。

更何况就算杀了这一世的秋剪罗,对于一个重生过的他来说也于事无补。

沈九这样考虑着,手中倒是不停,但是每一招都极有分寸,不会伤及要害,直到把秋剪罗打到生活不能自理。

好像解气了,但是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爽快?

沈九看着失去意识的秋剪罗,正在疑惑自己复仇后的感觉为什么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就听到背后传来声响。他转过身去,正对上秋海棠讶异的目光。没等秋海棠开口,沈九自己走上前去,撩开了自己的袖子。秋海棠本来想说些什么,在看到那些伤口之后却仅仅是颤抖着嘴唇,半天没能发出声音。

“一切如你所见。”

沈九见她已经知道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心中一阵快意,话也不再多说,径自从她身边走了过去。

 

3.

脱离了秋府的沈九神清气爽。他抬头看了看湛蓝的天空,顿时觉得心情好极了。

他已经好久没有过这么开心的时候了。上一世那些乌七八糟的经历让他心如死灰,虽然他自己也承认有一大部分是自己造的孽,但他到底是不堪忍受那些他因此而付出的代价。现在他不但重生到了过去,还拥有金丹修为,正是逆天改命的好时机。

沈九清楚,自己如果想避开前世的悲惨命运,有两件事是自己必须做到的。

第一,不能像上一世那般肆意妄为,许多事情自己是再也不能做的。

第二……他必须离洛冰河那个疯子远一点。

上一世死前的沈九整个人都已经是癫狂的状态——如果那时的他还能称之为“人”的话——而这一切都是拜洛冰河那个小畜生所赐。所以沈九明白自己必须远离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因为莫名原因发疯的神经病。不收洛冰河为徒是最简单明了的方法,但联系到上一世洛冰河的行动,沈九不能保证他一定就能避免和洛冰河接触。

想到这里,他的神色突然凝重起来。

所以之后的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才行啊……

 

4.

沈九最终制定了大概的计划——跑得越远越好。这是他能想到的最有效远离洛冰河的办法,不去苍穹山派,不去洛冰河频繁活动的地方,然后随便找个地方修炼。沈九也不是没想过先下手为强,趁着洛冰河还没长大斩草除根,但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尽管身体里的金丹让他底气十足,然而对上洛冰河这样逆天的角色,他还是没有信心,深怕弄巧成拙,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毕竟对方可是自己上一世用尽手段也没能搞死的狠角儿。

他也不是没想过去做一番大事业,毕竟上一世没能实现的雄心还是有的,但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十几岁的身体。

……有点小。不够帅。再大点就好了。

沈九撇了撇嘴。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发育啊。

制定了找个隐秘场所潜心修炼的大致计划后,沈九突然想起了一个人,一个他前世直到最后也没能见到的人。

他决定去看看那个人,然后和他好好道个别。

 

5.

金丹修为的小沈九不用很费劲就悄悄登上了穹顶峰,循着记忆找去了岳清源的房间,却没看到他。沈九以为他是出去了,在他房间又等了一会儿,却依然没有动静。

他会去哪呢?

沈九隐匿了身形,在他觉得岳清源可能会去的地方搜索了一圈,虽然好运的没有被人发现,却还是一无所获。他又想了想,去了灵犀洞,毕竟这个时间岳清源恐怕还只是一个普通弟子,不在穹顶峰上可能出现的那些地方,就只有可能是去后山的灵犀洞修行了。思及此处,沈九下意识催动灵力就想御剑,刚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没有自己的剑,修雅剑就已经不知道从哪里自己飞过来了。

……虽然不能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大概是因为灵剑认主认的是灵魂吧,只不过上一世的联系居然在这一世还存在是沈九没想到的。他熟练地御剑到了灵犀洞口,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痛苦的嘶吼声。沈九一愣,那声音是少年特有的变声时的声线,而且似乎有些耳熟。

沈九突然想到了什么,眉头一皱,脚下飞速地冲了进去,没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少年正痛苦地跪倒在地上,旁边是一把宝剑,在地上颤动着,发出急促的“嗡嗡”的声响,少年双手用力地按着头,刚才沈九听到的那骇人的叫声正是从他口中发出。沈九见状一惊,一下子就闪到了那人身边,立刻就判断出眼前之人正是走火入魔的症状。

他脚下变换转到少年身后,伸手便拍上了少年的背,凭借着金丹期的修为强行压制住了少年体内乱窜的灵力。少年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意识似乎也有所恢复,沈九见状又从自己体内向那人输出了一部分灵力,帮助他将体内的灵力梳理好,直到那个少年的呼吸恢复了正常的频率,最终重重呼出一口气。

“多谢相助。”那少年心中满是后怕,感激地转过身来想要向救命恩人道谢,却在转过身来看到沈九面容的瞬间愣住了。

“小九?”

 

6.

“是我。”沈九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干脆。他凝视着少年岳清源惊愕的脸,聪明如他早就明白了——躺在地上的正是岳清源的佩剑“玄肃”,而他认识的岳清源从来都是一个冲动的人,这一次走火入魔险些丧命恐怕也是因为他急于求成。

而他急于求成的理由,沈九是最清楚的。即使是喜欢用恶意去揣测别人的自己,在经历了那样的前世之后,他还有什么不明白呢?

他看着岳清源先是愕然,随即又变成了喜悦。

“你怎么来的?”他急促地说,“我在这里闭关了数日,还不知道你已经来了……是哪位师叔收你做了徒弟的?”至于沈九为什么会有能力帮他压制体内乱窜的灵力,他却是没有多想。

沈九摇了摇头,再开口时竟发现自己有些哽咽。

“七哥。”他惊觉自己险些说不出话,忙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沉淀了片刻才再次开口,“我……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告别?”

“对。”只要打开了话题,后面的话似乎就更容易说出口,“我……不想来苍穹山派了,我一个人也能过得很好,所以……”

以后大概不能再见到了吧。

这样也好。就算自己不能改变这一世的命运,也至少别再连累七哥。

少年岳清源后退两步,仔细地打量了沈九,嘴角突然流露出一丝笑意——那笑意自心而发,沈九也毫不怀疑,他知道岳清源一定是真心为他高兴。

“看来小九是有了什么奇遇。”虽然不知道是到了什么阶段,但此时刚刚想起来沈九救了自己的岳清源,当然能判断出沈九的修为远远高于自己,“而且刚才也多亏了你,否则我可能就没命啦。”

说着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结果又欠了你一次呢。”

话音未落,在少年岳清源惊讶的眼神中,沈九紧紧地抱住了他。

“……没有。”

夹杂着哭腔的含糊声音从他耳边传来。虽然心中疑惑,岳清源还是安抚性地拍了拍沈九的后背,等到沈九重复了之前的那句话的时候,他才听清了沈九到底想和他说什么。

“七哥,从来没有欠过我。”

他怎么可能猜不出。岳清源很少拔剑,每次拔剑之后就会元气大伤,这必然是因为曾经走火入魔过的缘故,而他走火入魔的原因只有一个。

原来你真的不是故意不去接我的,还差一点就为我丢了性命,我却什么都不知道。

对不起。

对不起。


评论(9)

热度(2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