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魔道祖师】(辣鸡洋预警)我要吃糖

辣鸡洋预警。写手读者设定。无CP。作者脑有病请谨慎食用。

万万没想到我居然产DCMK以外的粮了,可怕。


我要吃糖

 

1.

薛洋是圈内有名的掐掐。他本来吃AB和无CP粮食,偶尔吃一点BA,在他把圈子搅得天翻地覆之前他还是一个普通的读者,然而在那次血雨腥风的事件之后,他就凭借着超乎常人的“能掐”出名了。

事件的导火索是薛洋扫文时看了一篇BA文,由于那篇BA比较有争议性,薛洋在读了之后觉得文章三观与他冲突,就自认为被那位栎阳常氏喂了shi,卷起袖子上阵开掐。薛洋有小弟,栎阳常氏当然也有战友,不可能袖手旁观,于是双方就火力全开在文下打嘴炮,只可惜薛洋不只极其能掐,而且还极其流氓,能用他的神逻辑辩倒一群人,最后还把栎阳常氏不为人知的一些黑料也挖了出来,最终栎阳常氏败下阵来,作者本人也退圈了。

然而这还没完。

站在栎阳常氏这一方的,有一位杂食写手,ID晓星尘,因为常常发糖,文笔又好,用一个道长的图作为头像,圈内人敬称他为“明月清风”,在掐架过程中给栎阳常氏说了几句话,结果就被薛洋给记恨上了,一言不合继续掐。

只是谁也没想到,薛洋最后居然把晓星尘的好友、主要产出CA、人称傲雪凌霜宋道长的宋岚大大掐出了圈。

……Excuse me?!

 

2.

“所以说啊那个薛洋真是神逻辑!”每当说到这个话题,晓星尘第一迷妹阿箐姑娘就义愤填膺,“别让我再看到那个臭流氓!”

“呵呵。”晓星尘只是淡淡笑了笑,没有接话。薛洋把宋岚掐出圈主要是因为宋岚和晓星尘是好友,而晓星尘又无意中得罪了薛洋,结果宋岚就成了无辜的牺牲者,被火力全开的薛洋炮轰得体无完肤,愤愤不平地封笔退了圈。作为三次元好友的晓星尘还和他保持着联系,倒也知道好友的近况——虽然被掐退了圈,宋岚大大心境却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现在在三次元正混得风生水起,因此对于阿箐的发言,晓星尘也没有太大的反应。

当然他心里也并不喜欢那个薛洋就是了。

“道长!”见晓星尘不接她的话,阿箐不开心地叫了他一声。

“别为那种人生气了,吃糖。”晓星尘淡定地说着,点开阿箐的聊天窗口,传了一个文档过去,下一秒YY里就响起了阿箐幸福的嚎叫声。

 

3.

众所周知晓星尘喜欢发糖,每天都有无数迷妹追在他后面喊“道长发糖”,而平易近人的晓星尘大大也总能喂饱自己的粉丝们,因此在圈子里他有着很高的人气。

“道长!我要吃糖!”

最近群里来了一个新人,ID道长喂我,据说是仰慕晓星尘已久,每天在群里的日常就是追着晓星尘要糖吃,可以说是个道长的狂热粉,遗憾的是他没有麦,群里人在YY放飞自我时他只能打字和同好们交流。

“自从薛洋被掐出去,咱们圈子平静多了。”群里一人说。在薛洋把整个圈子搞得乌烟瘴气之后,其他人终于反应过来,联手写小论文与他理论,薛洋自觉打不过,便弃用了账号,自此不见踪影。

“不过以辣鸡洋那种阴魂不散的个性,呵呵。”阿箐忍不住讥讽,“说不定早就开了个小号暗搓搓地回来等着继续黑人了。”

那是当然。披着道长喂我马甲的薛洋得意地想,我怎么可能就因为这点小挫折放弃复仇计划呢?

薛洋本来想掐走宋岚让晓星尘痛苦,却没想到晓星尘对此没有什么反应,再加上被圈里人联手征讨,也自觉没趣注销了账号,然而仔细想想却又不甘心,最终还是开了一个小号潜入了写手群里,等着找机会也黑晓星尘一把。

遗憾的是至今也没有找到机会。

而且,他非常惊恐地发现,自己好像……有点迷上晓星尘了。

晓星尘的粮,真好吃啊。

 

4.

晓星尘和道长喂我越混越熟。

“道长道长!我要吃糖!”

“乖。”小窗口,文档传过去。

“道长最棒啦!”配上转圈圈的表情。

晓星尘见状笑了笑,关上了窗口。这个新人很可爱,让他不由得心软,就像他当初心软地产了好多粮喂阿箐一样。

“哼他怎么能和我相提并论嘛。”

“是是是,阿箐最可爱啦。”晓星尘莫名其妙地想摸摸阿箐的头,只可惜阿箐在网线另一边。

“对了,道长,我们想组织一个线下聚会,你要来嘛?”想起正事的阿箐向晓星尘抛出了邀请。

晓星尘想了想。

“好呀……不过我要带一个圈外人一起来,应该没问题吧?”

 

5.

薛洋很激动,他就要和自己喜欢的大大面基了。

没错,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之后,他已经不想报仇了,而且还有发展成晓星尘迷妹的趋势。一想到马上就能见到心爱的大大,薛洋激动极了。

不如就这么找个机会,把大大拐走吧。他想。

然而面基当天薛洋就大跌眼镜。

“你怎么会在这?!”

站在晓星尘旁边的高挑男子皱了皱眉:“请问你是……”

薛洋这才意识到自己失言了,见他尴尬,晓星尘好心地给好友介绍他:“这是新入圈的小伙伴,ID叫道长喂我。”

宋岚点点头:“你好。”

“……你好。”薛洋勉强笑了笑,失魂落魄地躲到了一边,后面虽然恢复过来想和晓星尘搭话,却因为两位道长形影不离一直没有机会,全程郁卒,就连回家时也闷闷不乐的。

只是精神恍惚的他没有注意到,他与晓宋二人接触的全程都被阿箐看在了眼里。

 

6.

“道长。”

“怎么了,这么小心翼翼的?”晓星尘有些奇怪阿箐为什么不是在YY上和他说话,而是小窗敲他。

“你还记得当初辣鸡洋掐宋道长的时候,他声称已经人肉到宋道长三次元信息的事情吗?”

晓星尘神色一凛:“怎么?”

“面基那天喂我吃糖的行为有点让我在意,所以我就去查了一下他的IP……和我当初查到的辣鸡洋的IP一模一样。”阿箐可不是个简单的迷妹,她是一个自带技术支持的迷妹,技术方面大家都很信服她。

“……你确定?”

“我确定。”

晓星尘沉默了良久。

“我明白了。”他打字,“不过这件事情先不要和别人说。”

 

7.

“道长喂我!我要吃糖QAQ”

“好呀。”晓星尘摸出名为暗黑料理的文件夹,从里面捡了一篇文传了过去。那边薛洋欢天喜地地接了粮,当即食用起来。

十分钟后。

“道长QAQ”

“?”

“这真的是糖嘛?!”

“呵呵。”晓星尘淡定地关掉了对话框。身后一人冷眼看着晓星尘的动作,却正是宋岚,见他转过头来,便开口道:“替我用刀片捅死他。”

晓星尘露出一个好看的笑容来。

“当然。”

 

8.

至于呆萌的小新人天天在群里哀嚎被晓星尘道长喂刀片,那就是后话了。

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END.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