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2)

卡文了,下周因为卡文以及三次元等原因,更新不能保证,不要太想我……【喂


本章原创角色出没(其实就是个龙套。


12.

“怪、怪盗基德?!”

“嘘!”青子连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别让外面的人听见啊爸爸!”

警部立刻就闭上了嘴,确认外面没有动静,这才压低了声音继续刚才的话题。

“你说帮你的人是怪盗基德?”

青子点了点头。

“奇怪……”中森警部右手托着下巴陷入了思考。作为怪盗基德的老对手,如果说这位好心的小偷会专门来营救他不算奇怪,那么他会专门去帮助自己的女儿就让他有些想不通了,毕竟青子和基德没有什么交集,基德怎么会把目光放到青子身上呢?

更何况这一次怪盗基德的反应似乎太迅速了,就好像他每天都关注着自己这边的情况一样。

想到这里警部竟有些不敢往下细想,况且对他而言,目前最重要的也不是这件事,尽管他也担心着基德的生死,但他也清楚自己的担心对基德本身起不到实际作用。

“青子。”警部看着面前的女儿很是心疼,自己从小呵护长大的女儿竟然因为他卷入了这种危险的事件,还险些丧命,警部无论如何也不能驱散心中的那份愧疚感,但此时他更在意的,是青子的眼神——这眼神他太熟悉了,他也因此感觉到了比那个组织还危险的东西,“你不应该再深入了。”

果不其然青子嘟起了嘴:“爸爸你怎么能这样!”

“绝对不行!”在女儿面前,平日里比谁都温柔的父亲也异常强硬起来,“那些人太危险了,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必须就此打住……”

“我拒绝。”

青子的声音听起来非常冷静,警部也因此愣在了那里。

“那个组织已经把咱们家摸了个底朝天,就算我对他们没有任何兴趣,家里也不会像以前一样安全了。”青子的眼底也完全没有警部预想中的狂热,可以看出青子此时所说的话并不是因为她一时冲动,“如果那伙人不能被消灭,我一定会寝食难安的,毕竟他们可以那么轻易地就闯入别人家里不是吗?”

“青子!”

见青子这么固执,警部也不由得提高了音量,毕竟那个组织可是会毫不犹豫对无辜之人下杀手的恶徒,然而仅仅几秒内绞尽脑汁般的思考让他下意识地对着青子说出了他被监禁的几天里从SNAKE那里听来的话。

“你绝对不能对他们感兴趣!杀了黑羽盗一的人就是他们!”

话音落下警部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看着女儿脸上混杂着震惊、哀痛、憎恶、怀疑的复杂表情,他顿时感到懊悔不已。

青子紧紧抿着嘴唇,大睁着眼睛看向刚刚对自己说出了惊人话语的父亲,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甚至一度对上一刻发生的事的真实性产生了怀疑。

快斗的爸爸……是被杀的?

……这怎么可能呢?

“……这怎么可能呢?”心中所想就这么从她口中说出。她看向中森警部的眼神中满是疑惑,随即那疑惑变成了愤怒。

“这怎么可能呢?!”青子几乎无法抑制心中的怒火。爸爸从不说谎骗她,但此时的她不愿相信自己一直相信着的人。

快斗那么爱他的爸爸,现在却告诉她那位值得尊敬的长辈不是死于事故,而是他杀?

他们怎么能这样做?!

青子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着愤怒的情绪。冷静,青子,她对自己说,你必须冷静下来,只有这样你才能为快斗做些什么。

对,就是这样。

中森警部看着女儿在短短几秒内奇迹般地恢复了之前冷静的神色,随即就对上了青子的目光。冷静下来后的青子直视着警部的眼睛,无声地催促他把自己知道的一切说出来。

中森警部很快就败下阵来。

“是那个组织的人聊天时我听到的。那个叫SNAKE的人。”警部清楚地记得自己被监禁时,那个叫SNAKE的男人和他的手下就在他身边聊天,并不避着他,大概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没法活着离开这才敢肆无忌惮地当着自己的面高谈阔论吧,虽然行动受限,精神状态也不是很好,但警部仍然听清了那个男人的话。

“警察又怎么样?黑羽盗一还不是被我们办了。”

警部不得不承认自己当时是非常震惊的。黑羽盗一因为事故去世时他曾惋惜过很久,也十分心疼明明很难过却努力克制着不去表现出来的快斗,他从没想到过在八年后的今天,居然会有人再提起这位人们记忆中的大魔术师,还谈及了他的死亡。

那伙人没有理由把这些事情说给自己听,那么他们说的话有很大可能性是真的。思及此处,警部突然觉得头疼起来。

就算是为了那孩子,自己也不能在这里结束。于是等到他被怪盗基德解救出来之后,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把他知道的所有信息上报,协助主管这个案件的同事把快斗的杀父仇人逮捕,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只不过他还没来得及把这些情况上报给警视总监,这些事情就先被最不该知道这些的青子知道了。

警部叹了口气。他看到青子紧紧握着的拳头,就知道无论自己怎么阻拦,青子也只能被卷入这件本不应该与她产生交集的事件中。以青子的性格,涉及到她重要的青梅竹马,她绝对不会让步,这一次也只会如此。

“我知道你想做什么,青子。我不会阻拦你,但是我希望你能答应我。”警部认真地看向青子,也确实得到了青子目光的回应。

“我希望你能清楚,哪些事是你确实能做到的,然后再去行动。”

 

寺井黄之助上一次感到这般惶急无措还是八年前黑羽盗一在魔术表演上发生“事故”的时候,现在他再一次陷入了此种糟糕的境地。虽然自己已经六十多岁,凭借着多年的锻炼,搀扶着少爷离开姑且不算是难事,加上中森警部的帮助,他也确实顺利地找到了警部所说的秘密通道,并躲开警方的搜查从密道成功地逃脱了,但让他心急如焚的并不是这些。

离开那处组织基地的寺井几乎是把快斗扛出来的。几分钟前还冷静地给他传递着信息的少爷,现在已经失去了意识,整个人的重量都压在他的身上,而且寺井不得不竭力忽视从快斗背后散发出的烧焦的气味,心中万分焦急的同时脚下也加快了速度。

从秘密通道出去之后到达的地方没有什么人,更加幸运的是那里距离寺井停车的地方尤其的近。寺井小心翼翼地让快斗躺在车子后面的座位上,简单地将他的身体固定好,并极力避免去看快斗身上那凄惨的伤势,待他在驾驶席坐定的同时掏出了电话。

“霜月医生吗?”他简单地对这位相识多年的密医说明了一下情况,确认那位医生一会儿可以到达就礼帽地挂断了电话,随即又拨通了黑羽千影的电话,满头冷汗地说明了快斗的状况,这才放下了手机。

这次的情况真的很不妙。

寺井掏出纸巾擦了擦额上渗出的汗珠,双手这才握上了方向盘,沿着自己来时的路线将快斗带到了黑羽宅,想要将快斗移到屋里却无从下手——他身上的伤过于惨烈,寺井一时竟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方式移动他才能不让他更痛苦——最终一咬牙将快斗背在了身上,待到快斗俯趴在床上的时候,寺井这才做好了心理建设,仔细观察起快斗的身体状况。

惨白的脸色和轻得几乎听不见的呼吸已经明显地表达出了快斗此时的状态,背后更是因为爆炸没有一处好的地方,几乎整个后背都是焦黑一片,有的地方甚至仍然渗着血,令人不忍直视身体正面因为背对爆炸看起来还比较能让人安心,可他背后的情况却让人不得不担心起他身体内部的状况,毕竟那爆炸太猛烈,加上快斗此时的状态实在令人担忧,寺井心里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快斗少爷受的伤实在是太重了,严重到很有可能威胁到生命的程度。想到这里寺井浑身发冷,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门铃的声音。

霜月医生到了。

名为霜月文江的女性提着医疗用品箱,踩着高跟鞋踏入了黑羽宅,见到寺井的第一句话就是“病人在哪”,寺井自然为她带路,很快两人就到达了快斗的房间。

闻到房间里淡淡的像是什么东西烧焦了的气味和因为快斗身上流血而产生的铁锈味,霜月文江不着痕迹地皱了皱眉,随即就把目光移到了床上的快斗身上,然而下一刻,她的神色就变得异常凝重起来。

“我只能尽我所能,做我能够做到的事。”她转向旁边的寺井,“病人的情况很危险。我不能保证一定能治好他。”

就连医术高超的霜月医生也说了这种话,寺井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但面对着霜月医生认真的眼睛,寺井也只能点点头,然后郑重地拜托她。

“那么快斗少爷就拜托您了,霜月医生。”


TBC.

评论(1)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