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1)

我是不是应该加一个血色黎明的tag……


11.

蜘蛛在离去后引爆的炸弹到底还是造成了不小的爆炸。好容易待到烟雾散尽,震惊的警部不可置信地看向整个人覆在他身上的青年。

“基……基德?”

当那人拿出扑克枪的时候他的身份就已呼之欲出,而直到现在中森警部才真正叫出了那人的名字。

青年毫无知觉地趴在他身上,身下各种各样说不出的东西掉了一地,衣服毫无悬念地因为爆炸而破烂不堪,背后更是血肉模糊。看到基德这幅样子,中森警部焦虑极了——就在刚刚的爆炸前,基德不顾自己受伤,仍是拼了命将他甩出去,在爆炸前一刻自己才冲了出来,又正好挡在了自己身前,为他挡住了爆炸的猛烈冲击,若是此时警部对他还没有一点担心,那么他也不会是中森银三了。

中森警部竭力把基德移到自己身旁,动作轻得像是对待什么异常珍贵的事物。他大口喘着气,坐在基德旁边,皱着眉头看他,手抬起来顿在半空,却又很快放下去。

他不能这么做。

他最终还是抬起了手,探了探基德的鼻息,这才安心地收回了手——基德的伤势看起来很严重,但至少人还活着。

人还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

中森警部心情复杂地看着昏迷不醒的人——他从没想到这个人会在自己陷入险境时舍身相救,尽管将怪盗基德绳之以法是他一生的夙愿,他的正义却决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做出那件他一直想要做的事。

只是……

院子外传来嘈杂的声音,虽然不知来人是敌是友,但他猜测外面来的是绑架他的那伙人的敌人,否则那两人也不会这么匆忙地逃走,然而对警部来说,目前最棘手的问题,是基德的情况。

警部当然希望来者是警方的人,但同时他又抗拒着这种可能性——他不可能接受怪盗基德在这种因他受伤意识不清的情况下莫名其妙地被警方逮捕。因此在下一刻有人从屋顶一跃而下的时候,警部看过去的目光竟然充满期待。

“少爷!”那人落地时难以察觉地短暂停顿了一下,随即快步凑到了基德身边。

“你是基德的同伙?”警部问他。尽管有些在意那人对基德的称呼,但比起基德的身份,警部此时更在意基德的生死。

基德的同伙竟然还冲着他点了点头,这才上前扶起了鲜血淋漓的基德。

“……这间屋子后面,有一条密道。”警部突然说,“以基德现在的状态,你们从正门走一定出不去。”

那人意外地看了他一眼,才憋着嗓子回了一句多谢,架着基德朝警部指的方向走了。中森警部沉默着目送他们离开,直到警方的人来到他面前。

 

在看到白马神色骤变的时候,青子内心就生出了浓浓的不安。

警方的技术人员正围在电脑前破解那名公安拼上性命留下来的U盘,她就安静地坐在旁边,一言不发。

“我不想对这件事一无所知。”面对着劝她去休息的警员,她这样答道,于是她就这样在旁边坐了许久。

青子莫名感觉自己的内心十分平静。她很不解,这种时候自己本该为了爸爸的安危而担忧,这时她却没有那种焦虑的感觉。

为什么会这样?

同为非警方人员的白马也等在旁边,唯一不同的是他偶尔会传递一些基德传来的情报,其他时候也没有别的事情,就坐在青子旁边,在等待基德再次传来情报之前,也留心观察着青子的脸色。

“中森同学莫非有什么疑惑?”

“……嗯。”

青子沉默片刻才开口:“我现在竟然一点都不害怕……明明爸爸还在那伙人手里。这很奇怪……我不明白。”

白马瞬间明白了青子的心情。原本应该为了父亲担惊受怕的少女此时竟然意外的平静,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青子在感到莫名其妙的同时,心中也产生了一些负罪感吧?

但他想都没想,就解开了青子的疑惑。

“这并不奇怪哦?毕竟有那个人在。”他顿了顿,“他可是奇迹的代名词啊。”

“诶?”青子一愣,想要说些什么却不知从何说起。仔细想想,白马说的确实没有错,其存在本身就是可以称之为奇迹的怪盗基德已经奔赴了爸爸所在的地方,也许正是因为有这种强援插手进来,她此时才能如此平静、如此安心吧。

虽然自己会那么信任怪盗基德很奇怪……但她确定这样的做法是没有错的。

看到青子渐缓的神色,白马知道她已经明白了自己会有此种情绪的原因,然而就在下一刻,他因为耳麦里传来的声音变了脸色。

“基德!”

就在白马忍不住喊出声来的同时,白马警视总监那边负责联络的警员也大声地传来了那边最新的情报。

“犯罪嫌疑人住处刚刚发生爆炸!”

白马眼疾手快地扶住差点瘫倒的青子,扶着她靠上了沙发背,青子却在一瞬的失神之后扶着白马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的脸色在前一刻瞬间变得惨白,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来,就听到那名警员又道:“已经发现中森警部!目标人物没有生命危险!”

“立刻让救援队进行救助。犯罪者呢?”警视总监问。

“正在追击!”

“好,别让他们跑了!”警视总监说完转向青子,关切地问道:“中森老弟应该没什么事情,不过保险起见还是要带他去医院检查一番,你要不要让探陪你过去一趟?”

接连而来的重要消息让青子在短短几秒内经历了大悲大喜。她努力平复着心情去回答警视总监的问题。

“谢谢您。”她鞠了一躬,再抬起头来时眼中已经没有茫然,“只是还有一件事,想麻烦您帮忙。”

警员没有提及中森警部之外的人,但她怎么可能忘记呢。

青子最终没有让白马陪伴,而是选择了一位女性警员带她去往父亲即将被送去的医院。

“白马君,估计我以后应该没什么机会再见到他了。”她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这件事也只能拜托你……如果你能见到他,请代我向他道谢。”

青子顿了顿,又道。

“……那里发生了爆炸,我很担心。”

白马探郑重地接受了青子的委托,随即跟随警视总监指派的警员一同去往了现场。事实上,他比青子还要焦虑——他知道怪盗基德的真实身份,不管是作为惺惺相惜的对手,还是作为同一个班级里共同学习的同学,他都有充分的理由去担心那个人。

“父亲。”他压低了声音,“有基德的消息吗?”

警视总监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

“现场的警员说……不算那个组织的人,他们到场的时候,除了中森老弟没有第二个人在场。”

他跑了吗?白马还没来得及多想,却又听警视总监说道:“但是现场的情况很不好……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青子赶到医院的时候,警部已经做完了最基本的全身检查,也补充好了这些天缺失的养分,经过短暂的休息,已经恢复了正常的行动力。

“爸爸!”

少女带着哭腔扑进了警部的怀里,紧紧地抱住了警部。警部被撞得险些站不住,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看着女儿毛茸茸的头顶感慨良多,最终抬起手摸了摸青子的头。

“抱歉……这次让你担心了。”

带着青子过来的女警员露出了笑容,一言不发地后退了几步,不准备打扰这感人的劫后重逢,其他几个警员也互相看了一眼,最终几人一起悄悄地退了出去。

“爸爸真是的,这种时候道歉早就晚了。”青子抬起头来仔细地打量起警部。虽然警部看起来还是有些憔悴,脸色也不是太好,但总归明处没有伤口,行动也没有任何问题,这样青子多少也能放心了,手却舍不得放开。

看到女儿露出安心的笑脸,中森警部心中一软,刚想说些宽慰女儿的话,却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神情也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青子。”警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焦虑,“我听说那个组织的人还去追杀你了?”

“嗯。”青子点点头,这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手,“他们想要那个U盘嘛……虽然非常危险,不过有人帮我,我就逃掉了。”

话音刚落,警部就紧紧地抱住了女儿,心里却已经燃起了熊熊怒火。

“那群混蛋……”

青子听着上方传来的愤怒声音,终于确信爸爸还是像原来那样有活力,这才反过头来宽慰他:“我这不是没有事情吗?之后的事情警视总监会安排的,所以爸爸你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好好养病才对。”

“哼,这都不算病,明天我就能上班去!”

“不行,爸爸你必须歇几天再去!”

在强势的女儿面前,警部瞬间缴械投降,答应下来这两天要好好休整。

“说起来,爸爸。”青子扶着警部在旁边坐下,见四周无人,这才说道,“你……见到基德了吗?”

“你怎么知道?”警部讶异地看着青子,在他和警视总监共同的要求下,基德参与进来这件事应该没有别人知道才对。

青子认真地看着他。

“因为帮我逃离那伙人,还答应了我要去救您的人,就是怪盗基德啊。”


TBC.

评论(13)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