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0)

10.

“……怎么了?”感受到警部视线中的怀疑,快斗感到一阵心虚,手里的动作也慢了下来,在本来可以把所有束缚都解开的时间里,快斗只给警部解开了上半身的束缚。

“你……”中森警部话音未落,就被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打断。那脚步声没有停顿,眼看就要冲入门中,同样听到声音的快斗立刻回过神来,双手飞快地动作,几下解开了警部身上的所有束缚。在最后一根绑带被解开的瞬间,房间的门被来人一把推开了。

如果房间里只有快斗一个人,他有信心在听到脚步声的瞬间就开始行动,在那人进来之前找到合适的藏身之处——毕竟这个屋子里还是有这种条件的,然而在他的身旁,还有一个虽然精神不错但身体状态确实算不上太好的中森警部,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抛下警部一个人,毕竟他来到这里的目的就是营救中森警部,如果不能保证警部的安全,那么他这一趟就可以说是白来了,于是当SPIDER和SNAKE冲进房间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个陌生青年挡在轮椅前的画面。

身为职业杀手的两人第一反应就是举枪射击,但却被快斗看穿了意图,在他们举起枪的瞬间转过身去,把中森警部坐着的轮椅往后推了一段距离,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并在这同时从怀里掏出了扑克枪,朝着之前看准的位置射区,精准地打落了SNAKE手中的枪。

可惜的是,他们这边能行动的只有快斗一个人,中森警部还没有恢复行动能力,快斗无法顾及的SPIDER看准了这一点,毫不迟疑地再次扣下扳机。

电光火石之间,SNAKE手中的枪械落地,SPIDER射出的子弹也打中了快斗的手臂,同时响起的,是快斗短促的抽气声和警部的惊呼。

“唔!”快斗被击退了几步,下意识捂住了被击中的右手手臂,手里却还紧紧握着扑克枪,咬着牙也不肯放弃手里的武器,左脚却前踏一步,整个人正面挡在了警部前面。

“你怎么样?”警部的声音和衣料摩擦的声音同时从身后传来,听得出警部很是担心,担心到了想要不顾自身是否恢复也要起身来查看他的伤势的地步。

“……无妨。”

快斗心里流过一阵暖意,却仍然严阵以待地看向站在门口的两个人。自刚刚他被子弹打中后,那两人就突然停下了攻击,而是像看猎物一般看着他。

“真是来了不得了的客人啊。”金色头发的男人稳稳地举枪对着快斗,脸上却满是笑意,“虽然不是很明白是怎么回事,这也算是意外收获了吧,SNAKE?”

SNAKE迅速地捡起了枪,确保了枪仍然能使用之后才转向快斗,露出一个阴谋得逞的狞笑:“没想到你会自投罗网,怪盗基德!”

“哼。”快斗竭力克制自己不去想那处枪伤,右手却坚持不住向下滑去,扑克枪的枪口也指向了地面,“我也想不到你们会这么卑鄙无耻啊。”

他们看起来并不想立刻就把我们杀害。看着对面不怀好意的两人,快斗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只要那两个人不对他们下杀手,他就有信心多拖延一段时间……但是同样的,不管他拖延多久,也无法等到警部恢复行动力,而他一个人也很难在保全警部的前提下打败面前的这两个人。

怎么办?

现在的状况对他们很不利。警部由于被监禁了很长时间,行动力很难恢复到平日的水平,而自己的右手臂又中了弹……

一滴冷汗顺着快斗的额头滴落,他的脸上却没有显露出一丝慌乱,有的只是讽刺。

“无需多言。”SPIDER似乎猜到了快斗的打算,向前逼近了一步,“你把手里的东西扔了,我们不伤你性命。”

“哦?”快斗冷笑着,“你们竟然不像八年前那样,想把我置于死地了?”

“此一时彼一时。”SPIDER说。虽然之前确实是想要杀掉怪盗基德,但这么多年来,组织的搜索仍然毫无头绪,就在今日与基德面对面接触的时候,SPIDER竟起了用某种手段控制住基德,然后让基德替他们搜寻潘多拉的念头。

快斗闻言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忍不住在心底冷笑。虽然有化敌为友这种说法,但这可不是所有情况都能适用的发展,不管怎么说,对于自己来说,那个组织都是他的死敌,是他无论付出多大代价也要消灭的敌人,比起怪盗基德和中森警部之间的“惺惺相惜”,曾经想把基德置于死地的组织绝不是可以和解的对象。

然而……

快斗沉着地抬眼看向对面两人。已经捡起手枪的SNAKE见己方处于上风,似乎有些喜形于色,虽然仍是拿枪口指着自己,却多少有些松懈;SNAKE身边的那名金发男子,应该就是之前在电话里和他说过话的SPIDER,因为之前没有见过他,快斗也判断不出他的实力究竟如何,但显而易见的是,蜘蛛的脸色要比SNAKE沉着得多,握着枪的手稳稳地举着,没有一丝颤抖。

不妙。

快斗扫了一眼身后的中森警部,发现警部似乎已经恢复了一点行动力,正准备向他靠近。快斗还没来得及阻止他,SPIDER就先发话了:“虽然有些抱歉,但是还请警部先生先不要轻举妄动比较好。”

中森警部立时停下了动作,愤怒地望向站在门口的两人,却也没有多想自己此时如此愤怒的理由。早在那个青年潜入的时候他就觉得那个青年不是警方的人,虽然怀疑他的身份却没什么思路,在发觉青年对“潜入”这种事很擅长的时候,警部的脑海中闪过了某个念头,而在青年掏出扑克枪与闯入者对峙的时候,他才彻底确定了青年的身份。

那个青年是他的老对头怪盗基德。

尽管不明白基德会专门跑到这里来营救他的动机,警部仍然相信基德绝对不会加害与他,甚至有可能是专门潜入这里来营救他的,只要一想到怪盗基德冒着生命危险潜入这个组织的据点来营救自己这个对手,警部怎么也不能不担心他。

“……警部,稍安勿躁。”就在此时站在自己身前的基德却说话了,中森警部想都没想,又坐回了椅子上,什么也没说。

看到警部这么配合,快斗也松了一口气。右手的伤口时刻提醒着他自己已经受伤的事实,但眼下的情况由不得他去调整自己的状态,他不得不强打起精神看向蜘蛛两人。

他知道警方的人会出动,这是白马探之前告诉自己的,所以现在对他来说最有利的行动,就是拖延时间。

“恕我直言。”在心里默念着扑克脸的快斗竭力忽视着手臂传来的疼痛感,面无表情地看着蜘蛛,“只有傻子才会和想要置自己于死地的人合作。”

“当然不是合作。”蜘蛛说,“这显然是威胁。”

“哦?”额上已经渗出冷汗,快斗周身却散发出属于怪盗基德的冷冽气息,他同时庆幸着自己现在是易容的状态,否则自己绷不住的扑克脸很可能被这个难缠的对手识破,“你就不怕谈好条件之后我跑了?”

蜘蛛摇摇头:“怎么可能,我既然说了是威胁,当然会有办法留住你。”他顿了顿,道:“你觉得中森警部怎么样?我看你对警部先生很是在意。”

听到对方提及警部,快斗想起了往日里自己在中森家受过的照顾,脑海中闪过青子的笑脸,顿时心下一紧,面上却不露分毫。

“可笑,想不到你竟然愚笨至此。”他冷笑着说,“你为什么会以为我的对手就是我的软肋?”

“就凭你……”蜘蛛话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了许多人的脚步声,蜘蛛本以为是自己派出去的手下回来了不准备理会,下一刻却眉头一皱。

“不对。”他派出去的人没有那么多,“SNAKE你可以去看一眼么?”

“切。”虽然不爽蜘蛛对自己指手画脚,SNAKE还是抱怨着退出了门,随即门外就传来他的惊呼。

“条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就在叫声传入屋子的瞬间,趁着蜘蛛短暂的分神,快斗松开了右手的扑克枪,迅速传给了完好的左手,抬手对着蜘蛛就是一枪,毫无悬念地打掉了他手里的枪,紧接着对着地上又开了一枪,把掉落在地上的手枪弹到了房间的角落。

自己的扑克枪当然不能奈何蜘蛛,但是同样的,蜘蛛现在也没有时间去捡那把枪,更无暇顾及自己——警方的人已经来了,如果他再不走的话,可就要麻烦了。

正如快斗所料,蜘蛛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也不去捡落在屋里的枪,转身就跑出了房间,看他的身影也不像是跑回来时的路,恐怕在院子的某处是有密道。

但快斗没有想这么多。骤然放松下来,快斗突然觉得自己的身体失去了力气。

……现在还不行。

快斗深吸一口气,也不把扑克枪收起来,只用左手稳稳拿着它。无线耳麦里,寺井爷爷告诉他自己已经到了,快斗也终于彻底安心下来,他正准备转身向警部道别,却突然听见轮椅底下发出尖利的警报声。

糟糕!

快斗脸色骤变,来不及解释什么,在收起扑克枪的同时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了警部的手,把还没完全反应过来但也意识到了危险的警部整个人从轮椅拉开,那警报声却越来越急促,就在快斗眼中见到了爆炸的气浪时,他拼尽了全身的力气,转过身把警部向外甩了出去。

下一秒,火光冲天。


TBC.

评论(8)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