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8)

这周没写,发的存稿,所以下周断更。


8.

快斗是在朝着那伙人的某个据点移动时确定他们的身份的。

或许是因为那伙人高层和底层智商差距太大,快斗安装的发信器和窃听器至今都没被发现,但同样的,只凭几个小喽啰的话他也得不到太有价值的情报,最大的收获是他知道了他们某个据点的所在地,而且值得庆幸的是,中森警部也正是被关在那里。

与青子分开后,他就准备把定位好的位置发给白马,还没来得及把信息输入手机,耳机里的对话却让他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废物!居然连个小姑娘都搞不定!还不赶紧再出去找!”

“……是,大哥!”

看似没有什么意义的谈话却是让快斗愣在原地的根源。原因无它,骂着属下们“废物”的沙哑嗓音曾在快斗记忆中留下过异常清晰的痕迹——虽然没有见过几次面,但凭借着超常的记忆力,加上对敌人的在意,快斗不用动脑都能猜出对面那人的身份。

SNAKE。

——是杀死父亲的那伙人。

无法抑制的恨意瞬间涌上心头,也强行制止了他手里发送信息的动作。快斗微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心里却清楚自己的扑克脸早就在刚才那一瞬间崩裂,暴露出了自己真实的情绪。

止不住颤抖的身体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察觉到这一点的快斗从噩梦中惊醒似的剧烈抖动了一下,才装作没事人一样继续朝前走了几步,直到一个僻静无人的角落才敢扶着旁边的墙停下来,大口地喘着气。过于强烈的情绪让他的心绪无法平静下来,就连身体也有了反应,克制不住地颤抖着。

他们害死了老爸还不够!还要害死青子的父亲!还把手伸向了青子!

他们怎么敢!!!

他猛地甩了甩头。

停下来,黑羽快斗。停下来。你不能这样。

突然之间他想起了什么,开始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竭力去压抑心底突然涌上的恨意——如果被那恨意控制,他就真的什么也做不了了。

自己必须调整过来。

现在不是憎恨他们的时候,黑羽快斗,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他一遍一遍地对自己说着,呼吸终于渐渐平复,蓝紫色的眼中也恢复了清明。他紧紧抿着嘴唇,紧握的拳心几乎被指甲扎出血来。

不管怎么说,警部现在还活着。

现在自己能做的最好的事情,就是把他平安解救出来。

快斗深吸一口气,稳稳地拿住手机开始做之前没做完的事情,看到“信息已发送”的字样后才松了一口气。

白马他们只要看到这个地点就能清楚该怎么做,那么接下来就是自己的工作了。

快斗盯着手机思考着。

对于组织的人来说,“交易对象”从他们手里逃脱肯定不是一件愉快的事,但他们也没有对警部下毒手,也就是说他们还不知道青子这边已经和警方的人联系上了,仍然有靠着警部这个人质去交换那样证物的打算。自青子逃走到现在已经过了一个晚上,如果青子只是单纯地逃走,那么也差不多该再一次联系那边了。

快斗这样想着,打开通讯录播出了那个熟悉的号码。几声铃音后,电话被接起,那边传来一个富有磁性的男声:“虽然并不认识你这个电话号码,但让我猜猜看,是中森小姐没错吧?”

“……”快斗没有说话。这个声音快斗没有听过,但毫无疑问是那个组织的人。他屏息听着,好像自己就是那个因为愤怒和害怕而说不出话的少女,而事实上他的内心也确实充满了怒火。

见这边没有声音,那人竟发出一声嗤笑:“被吓到说不出话来了吗……虽然我刚刚还想称赞你的勇气,毕竟鼓起勇气再打电话过来对你来说恐怕是很困难的事情,结果这么快就不行了吗?”

“……废话不必多说。”快斗用青子的声音恶狠狠地说着,“我爸爸呢?”

“哦?已经振作过来了吗。”对面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在说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你可还真是多变啊小姐。”

“我爸爸呢?!”快斗提高音量又一次质问,“你们把我爸爸怎么样了,他还活着吗?!”

“当然,令尊可是重要的人质。”对方见“青子”情绪激动这才正面回应了他,“之前的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不过还请中森小姐相信我,这并不是我的主意,要怪就去怪SNAKE那个蠢货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快斗打断了他的话。不管那人说了什么,只要他是那个组织的一员,任他说得天花乱坠,自己也是断然不会相信的,更何况他们还意图对青子下手。

“……抱歉,虽然对此我表示遗憾,但我想我们还可以再进行一次交易。”

“再来一次?”快斗挑挑眉,少女的声线中透着令人无法忽视的讽刺,“没错,对我来说最重要的确实是爸爸的生死,但如果把东西给你们也换不回爸爸的命,那我宁可放弃。”对青子来说,在之前那一次失败的“交易”中,组织已经给她留下了不可信的印象,与其再进行一次危险的“交易”,还不如直接寻求警方的合作,但在此之前,她肯定还会再联系组织做最后的努力——这就是快斗揣摩青子心理之后得到的结果。他首先要做的,就是让组织相信在电话这一边与他们联系的人就是青子,让他们认为青子还没有联系警方。

“还请少安毋躁,警部对我们来说没有任何威胁。”那人顿了顿,语速却快起来,“上次是SNAKE自作主张,我保证这次一定不会再发生这种事情,只要你把那东西拿来,我们绝不为难你和你的父亲。”

“你拿什么保证。”快斗冷漠地说着,就按掉了电话,下一刻手机就和他预料的一样震了起来,快斗接通电话,对面果然是刚才那个男人。

“虽然就算你不合作我们也无所谓,但不管你父亲真的好吗?”那人开口,声音仍然淡定,但话语中却多了几分急切,“警部就在我旁边,你要和他说句话吗?”

“……把手机给他。”像是妥协了似的,快斗沉默半晌才给出回答,默认了对方再次交易的要求。那人也没有多说,几秒后电话那头就传来人声,听起来是拿着电话的人在接近那个声源,但那声音听起来却像是嘴里赌了什么东西似的,之后又传来男人的一声指令,电话里的声音就突然变大了。

“青子!你不用管这群混蛋!”虽然电话没有被送到警部跟前,但隔着空气警部的声音都是那么的洪亮,在传入了快斗的耳朵时更是出乎他意料的震了他一下,“把东西送到该送的地方去!唔……”

快斗握着手机的手不自觉地用了些力,但在确认了警部确实还活着的事实后,他却安心了许多——虽然不是亲眼所见,警部中气十足的声音和斗志满满的语气也足以证明那确实就是警部本人。

只要警部还活着,那么他所做的一切就没有白费。

警部没说几句话就被那边的人又一次堵上了嘴,电话那头换回了之前的男人:“怎么样,放心了吗?警部先生可是好好地在这里呆着呢。你放心,警部没有看到任何有关我们机密的东西,只要你把那个U盘还回来,我们就放警部走,毕竟天天有一个精力旺盛的人在旁边瞪着你并不是什么美好的经历。”

“希望你这次不要让我失望。”快斗用青子的声音说,“我没有别的要求,我对你们的事情也没有兴趣,我只想让爸爸安全地回来。”

“那么看来我们的目标没有任何冲突。”对方说,“只要你不把这件事捅给警方,我会保证你们的安全。”

快斗冷笑一声:“但愿如此。”

那边似乎也觉得说的够多了,迅速换回了话题:“那么就约在今日如何?”

“可以,越快越好,但你要怎么保证我们的安全?”

“你来定地点。”

“……东京塔外。”快斗沉吟片刻才给出回答。东京塔人流密集,加上现在是学生的假期,想要在那里对青子动手必然会引发大规模的骚乱。

“那就这么定了。”对方飞快地接口,仿佛并不在意到底在哪里交易,“午后两点,东京塔下见。”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快斗冷冷地留下这句话,正准备挂断电话,却被对方的告别语吸引了注意力。

“SPIDER从不食言。”以这句话作为结尾,对方就不再说话了,快斗也顺势挂断了电话,挂断后才开始回味刚刚的对话。挂断电话前,对方说的“SPIDER”恐怕就是那个人的名字,或者更准确的说是那个人的代号。

果然是和SNAKE一样,都不以真面目示人的家伙。快斗冷笑一声,把手机收了起来,继续朝着目的地前进。他当然不会按照刚才所说的那样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地点去和那伙人见面,毕竟之前的行动仅仅是为了让那个组织的人产生错误的认知,以为青子还没有联络警方。

从电话对面那人的反应来看,他们似乎迫切地要把那个U盘拿到手,否则也不会还留着警部的性命,但若是让他全然相信他们,却是绝对不可能的。而且根据目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对方虽然对警方的动向有所了解,但也没有到了如指掌的地步,这也就是说组织可能只触及到了警方外围,但对内部并不了解。这些条件都给他接下来的行动创造了条件。

快斗微微颔首,眼神也变得坚决起来。

那么接下来,就是他的主场了。


TBC.

评论(9)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