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7)

7.

一路无事,两人终于平安到达了机场。清晨的机场就已经人来人往,快斗和青子一前一后,来到了接机的地点。

“飞机没有晚点的话,应该很快就到了。”快斗抬手看看腕上的手表,然后压低了声音,“看来我们其实不需要这么谨慎,这边应该没有他们的人。”

“是吗……”青子闻言安心不少。虽然可以说他们之前做的一些准备是白做了,但做了多余的准备总要比面对危险好得多。

之后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青子一直注意着下飞机的人,快斗则在这同时还观察着周围的人,过了一会儿才确定那伙人确实没有摸到这里来。

大概是因为白马常年在国外,所以他们觉得白马不足为惧吧?快斗心想,他们恐怕是想不到白马探这个棘手的对手会从英国赶回来吧。想到这里他突然觉得青子和自己是幸运的——在这种境地之下,他们居然还能得到这么强大的助力。

耳边传来玻璃挡板外飞机降落时发出的声音,快斗的思绪被迅速拉回,目光也转向了那家刚刚降落的客机,他眯起眼睛,借着清晨的日光,看清了机身上的航班号。

白马到了。

“来吧。”他低声叫上了青子,两人一起朝前走了几步。周围大多是举着牌子来接机的人,人群中的快斗和青子却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等待,没过几分钟就看到那个显眼的侦探的身影。

刚下飞机的白马探很快看到伪装成桃井惠子的青子和她旁边的高挑“女性”,立刻就认出了二人,几步走了过来。

“桃井同学。”他谨慎地称呼着惠子的名字,却被快斗制止了。

“不必在意。”快斗看向白马,“你直接带着中森小姐过去就好,这里没有他们的人,不必如此小心。”

白马闻言点点头:“我明白了。”

“中森小姐的易容只要洗个脸就能解除。”快斗交代完易容的事情,迅速地看了青子一眼,下一瞬就转开了脸,“中森小姐手里的证物非常重要,希望你能确保她的安全。”

清澈而坚定的目光直直射入白马眼中。感受到对面之人的坚决,白马郑重地点点头:“你就放心地把中森同学交给我吧,我一定把她安全带到。”

“虽然明白你的心情……不过还是请不要用什么‘把她交给我’这种让人误会的说法比较好哦?”得到了白马的保证固然让他十分安心,然而白马这种容易让人误会的用词让快斗感到莫名的不爽。

白马闻言一愣,随即就明白了快斗这样说的原因:“是我失言了。”说完又转向青子:“那么中森同学,我们现在就走吧?”

之前看着白马和基德你来我往的青子,刚刚还因为基德莫名其妙的话险些脸红,现在突然被白马问到,竟然感到有些慌乱。看到白马诚挚的眼神,青子意识到自己的小心思没有被发现,松了一口气,正要回答,心中却突然涌上一种不安的情绪。

“我……”她看了看白马,又看看身边的基德,顿时明白了自己在意的是什么。

“怎么了?”见她神色有异,白马关心地问道,基德虽然没有出声,却也关注着她。

青子摇摇头:“没什么,时间紧迫,我们这就走吧。”说罢又看向基德,嘴唇微动,却最终没能张开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克制着自己内心因青子即将和白马一同离开而产生的不快,快斗用平静的声音问她。

青子抿了抿嘴唇,这才直视着他的眼睛开口。

“虽然我之前因为你和爸爸作对所以一直讨厌你,但这次真的谢谢你。”她说,“请你一定注意安全。”不等基德回答,青子就拽着同样反应不及的白马一扭头跑走了。留在原地的快斗愣了愣,心中涌起一股暖流。

即使是对着讨厌的怪盗基德,青子也能说出“请你注意安全”这样的话呢。

真可爱。

快斗微微挑起的唇角在下一刻就无力地垂了下去,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为了回报那位可爱的姑娘,自己也要好好努力才行。

 

“你不用太担心,他毕竟是怪盗基德。”跑开一段距离之后青子才停下来,垂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白马就这么被她拽着袖子和她向机场外的方向走着,见她半天不说话,有点担心地推测出可能的原因后忍不住出言安慰她。

青子摇摇头:“我这次真的给他,还有你们添了太多麻烦。如果基德遇到危险,我绝对不能原谅自己。”就算基德是个自己向来讨厌的恶徒,她也不能接受基德因为她而遭到本不该面对的危险。

白马抬头看了看越来越亮的天色,心里却暗暗叹了一口气。一个不敢表明自己的身份,只敢偷偷地出手相助,一个心里担心却又说不出口。

你们两个还真是相像呢,黑羽君。

“他会把警部平安带回来的。”白马坚定地说,“他也会平安回来的,就算是为了感谢他的帮助,我们这边也要努力才行。”

“……嗯。”青子点点头。白马说的没错,基德可以说得上是舍命相助了,她也不能只忧心忡忡却什么都不做。那边是基德擅长的领域,可自己也不是什么都不能做——她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开辟属于自己的战场。青子感激地看向开导了她的白马,点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

看到青子眼中信念坚定的目光,白马知道青子已经想明白了。

“那我们就赶紧走吧。”

两人加快脚步,很快就到了机场外。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白马没有告诉管家婆婆自己回来的事情,只能和青子打车回去。两人各自思索着自己能做的事情,都没有说话,直到计程车将两人带到了警视厅本部外。

白马付了车费,先下车给青子打开了车门,两人没有停顿就直接进入了警视厅的大楼里,由于白马警视总监早就打好了招呼,两人一路上畅通无阻,还不断有人给他们引路,很快就到达了警视总监所在的那一层。

“父亲,我们进来了。”白马敲了敲门,听到回应就推门而入,白马警视总监就负手站在办公桌前等着他们。

“这位就是中森老弟的女儿青子了吧?”警视总监慈祥地看向青子,“探已经把情况都告诉我了,你就放心吧,中森老弟一定会没事的。”

“……嗯!”自心里感觉到确实脱离了险境的青子点了点头,正想说点什么,却又有些犹豫地看了看白马。感受到青子询问的目光,白马开口道:“基德的事情我已经和父亲说过了,他会帮我们的。”

“毕竟关系到中森老弟的生命安全。”警视总监的神情严肃起来,“怪盗基德也不是那种不可救药的恶徒,我也不是完全不懂变通的老顽固,有些事情交给他来办也许会更好。”他顿了顿,“总之,我会尽我所能去配合他的。”

“谢谢您。”青子真挚地说道。

“不要这么客气,这本来也是我们的工作,更何况中森老弟还是那么尽职尽责的人。”警视总监的目光又柔软下来,“趁着我们分析U盘里的情报的时候,你可以考虑先去洗个脸然后休息一下。”

“……那就拜托您了。”知道现在自己帮不上什么忙的青子从善如流地接受了警视总监的建议。这里是警视厅本部,一个对她来说可以说是绝对安全的地方,她没有必要再保持着脸上那一层伪装,何况只有现在休息好才能为之后的战斗储存力量。

青子掏出那个至关重要的黑色U盘放到了警视总监的办公桌上。警视总监用眼神示意白马带青子去旁边的休息室,自己则接通了旁边的内线电话。

“紧急情况……对,没错,赶快来……叫上九课的人……”

隔着休息室的门,青子并没有把警视总监的声音听得很清楚,只模模糊糊地听到了一点点。公安九课……大概就是那个死掉的人所在的部门吧?

想到这里青子心里一紧。那伙人对卧底的处置如此狠厉,自己的父亲会不会也……?!

“放松,中森同学。”白马见青子神色不对连忙开口,“警部还活着。”

“……诶?”青子讶异地抬头看着他,“白马君怎么会知道?”

白马没有说话。顺着白马突然抬起到耳边的左手,青子看到了白马左耳上那个隐蔽的耳麦。

青子神色一变:“这是……!”

白马点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

“刚刚他给我的。”白马没有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以免勾起青子的复杂的心绪,但他明白青子清楚地知道自己说的那个人是谁,“他那边的情况会通过这个耳麦传达过来,所以放心吧,他之前在那伙人身上放了发信器和窃听器,他刚刚告诉我他窃听了那伙人的谈话,警部还没有遇害。”

爸爸还活着。

被压抑了许久的情绪终于找到时机,冲破束缚得到了宣泄。望着面前默默流泪的少女,白马体贴地递上手帕,得到一句模糊不清的“谢谢”。

“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有了进展我再来找你。”

留下这句话,白马就离开了休息室。

“父亲。”他抬眼看向集合在办公室里的人们,“请让我助你们一臂之力。”

他不想再看到女士在自己的面前哭泣。

他想帮助那个故作坚强的少女。

他想帮助那个不能亲口告诉少女真相、更不能在此时给她一个拥抱安慰她的少年。


TBC.

评论(2)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