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6)

流水账是没有尽头的!【


6.

在KTV过夜并不是什么好主意,于是在确定好各种细节后,快斗就提议转战酒店。

“毕竟那里有舒适的大床。”他说,“养足精神之后就要行动了,在那之前如果休息不好可是很危险的。”

看到青子变得诡异的脸色,快斗立刻意识到了她的顾虑,连忙摆摆手解释:“虽然我一个男人说要和你一起去酒店很……嗯,你懂的,但以我们现在的状况找一个酒店休息一晚是最好的选择。”

“……倒也没什么。”青子知道怪盗基德肯定不会对她这样的小姑娘感兴趣,不过心里到底觉得和怪盗基德一起去酒店这种事怪怪的。

见青子不是真的介意,快斗这才放下心来。

“回来之前我已经订好了机场附近的酒店,直接过去就可以了。”快斗从身上掏出两张伪造的身份证明递给青子,“我的身份见不得光你也明白,而且也是为了防止被那伙人查到,也得暂时委屈你先用一下假身份啦。”

青子默默地接过自己的那张身份证明,却发现上面是自己好友的信息。

“……惠子?”

“毕竟用这个身份去找白马不会显得很突兀。”快斗解释说。他不确定那伙人会不会细致到去调查警视总监的儿子,不过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好吧。”青子看着身份证明上惠子的脸,心里对好友说了声抱歉就接受了,“不过我还是觉得红子和白马君站在一起更搭呢。”毕竟惠子的风格和白马君并不是很相似。

“我当然知道啊。”基德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郁闷,“谁让中森小姐的气场和那位小泉小姐完全不一样呢。”

青子莫名地觉得自己好像被嘲讽了。

“……你又在说奇怪的话了。”

“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你可真是自来熟啊。”青子不自觉地就带上了平时和快斗吵嘴的语气。

“怪盗与任何人都能相谈甚欢。”感觉到说话方式有些暴露的快斗立刻不着痕迹地摆出扑克脸并转移了话题,“天色也不早了,我们赶紧易容然后去酒店吧。”

青子也意识到自己刚刚说得太多,点点头接受了基德的安排。

几分钟后,一个梳着双马尾、戴眼镜的少女和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性一起走出了KTV。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很快就到达了快斗之前订好的酒店。

“那么惠子,做个好梦。”用成熟女性的口吻与青子道别后,快斗就回到了自己房间。为了避免尴尬他预定了两间相邻的单人房,也就是说青子就住在他的隔壁。虽然预定一个双人间会更安全也显得更加合理,快斗最终还是选择一人一间。

今晚就要麻烦寺井爷爷了。

在心里和寺井说了声抱歉,连伪装都没有去除,快斗就倒在了柔软的床上,有意识地放空大脑,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已经不需要多想。所有的细节都已经敲定。寺井爷爷就在青子另一边的房间里,如果真的不幸在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寺井爷爷也会立刻通知自己。

他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好好休息。

在进入梦乡的前一刻,快斗迷迷糊糊地看到了青子的脸,这才满足地闭上了眼睛。

 

顶着惠子的脸,青子躺在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眠。几天来的经历惊心动魄,身体明明已经疲惫不堪,内心的波澜却无法被抚平。

不知名的非法组织,死掉的卧底,处境不明的父亲,突然出现的怪盗基德……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浮现出这些。夜晚很静,青子的心却不平静。她辗转反侧,半天没睡着后又下意识地想听听隔壁有没有什么动静,很快就沮丧地发现自己什么都听不出来。

所以基德那家伙已经睡下了吗……

可是自己睡不着。虽然心里有些不服气,青子还是不得不佩服基德在什么情况下都能泰然处之的那份淡定。果然和那个怪盗基德相比,自己还是差得很远。青子不由得有些沮丧,明天的事情非常重要,如果今天自己休息不好的话……

不行。

这样不行,青子。

她对自己说。她还不能放弃,爸爸一定还活着,所以她必须竭尽全力战斗。

对父亲安危的担忧瞬间占据了她的思绪。是的,无论如何,她必须放在首位的是中森警部的安危。那是她最重要的亲人,不管付出多少代价她都想把父亲带回来。

青子从床上起来,踩着拖鞋去了卫生间。镜子上映出好友桃井惠子的脸,但仔细观察却能看出来与惠子本人的不同——基德说她不需要戴面具,因为她和惠子的气质比较相像,那伙人肯定也不会发现她们面部的细微差别,所以只在她原本的脸上化了妆,让她从远处看起来像惠子。

“这样比较方便。”基德说,“你和白马会合之后洗把脸就能恢复原样。”

青子觉得基德考虑得十分周全,不过心中也产生了一个疑问。

“你为什么会对我们班里的同学知道得这么清楚?”白马君也就算了,算上之前基德假扮过的快斗、提到的红子和惠子,青子很疑惑为什么基德会对她周围的人了如指掌,就算是要借用他们的身份去偷盗,基德也没必要选择这些和爸爸没有直接关系的人,“他们只是我的朋友,你在偷盗时也用不到这些吧?”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呀,中森小姐。”

她觉得基德是在糊弄自己,就在她想再多问一句的时候,却被基德的一句“化好了”打断了思绪,这才中断了这次谈话。现在夜深人静,青子再想起当时的事,竟觉得十分可疑。

这不合理。怪盗基德没有理由要把自己身边的人调查得这么清楚。之前基德易容成快斗那一次就很莫名其妙,当时自己没有多想,在证实了快斗的清白之后父亲也没再想起过这件事,但现在想来就会觉得基德的做法解释不通。

以她的角度来看,这样做对基德的“工作”没有任何帮助。也许他只是想用这个去逗弄爸爸,但不得不说这种行为在青子看来没有任何价值。与其调查她和她周围的人,基德还不如打入警方,怎么看都是这样获取情报和进行伪装更方便一些吧?基德曾经易容成她骗过了警部,但她身边的人可不会让警部放松警惕。

……不明白。

青子用被冷水浸湿的毛巾捂住了眼睛,眼眶周围传来的冰冷感觉让她清醒许多,之前混乱的思绪瞬间离开了她的脑海。

她觉得自己平静下来了,于是放下毛巾躺回了床上。

她闭上眼睛。

一夜安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还没来得及照亮青子的房间,她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早上好,惠子。”门外传来女性的声音,用的是之前约定好的称呼,青子一听就知道是基德来了,“飞机快要来了哦,我们赶紧过去吧?”

“好的,姐姐。”虽然还没有完全从睡意中清醒过来,青子仍然记着昨天和基德说好的事情,当即起身,利落地穿好衣服,简单地梳洗了一下。从镜子里确认了自己的样子还算有精神,青子打开了房门。

基德伪装的女性穿着帅气的裤装站在她门口,身后还拖着一个小型的行李箱,见她开门还抬起手和她打了个招呼:“哟。”

“早上好。”青子看向她身旁的行李箱,她记得这个东西昨天还是没有的,“这是……?”

“一点不太方便放在身上的东西。”基德只是简单地解释了一下,青子也没有多问,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基德也没有义务一定要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

“如果准备好了,我们就出发吧?”

“好。”

快斗手里的行李箱是昨天晚上托寺井爷爷准备的,毕竟今天他可能要潜入那伙人的老巢,不提前做好准备可不行。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酒店,路上谁也没有说话,基德拦下一辆计程车,简单地和司机说明了目的地就不再开口。

快斗坐在座位上,样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青子却不知道看起来沉着冷静的怪盗基德其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样的胸有成竹。对于之后的事情,快斗也很紧张。

自己的首要任务是找到中森警部的行踪,确定他的安危。快斗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也明白让青子和白马一起行动并且接受警方的保护是最好的选择,理智明明已经告诉他这是最好的处理方法,情感上他还是多少会感到担心,毕竟这样行动的话,青子就会离开自己的眼前,到他看不到的地方去。

但他接下来要去做的事不能带着青子一起去。他没有其他的选择。

昨天晚上寺井爷爷已经根据发信器传回来的信号确定了那伙人的大致位置,也给他准备好了之后可能要用到的一些道具。虽然嘴上不说,快斗也同样担心着生死不明的中森警部——因为青子不慎遗失了手机,那伙人暂时也联系不上青子,不能再进一步对她进行威胁,却也断绝了青子获取警部信息的渠道。

与青子不同,快斗确定中森警部还活着,所以他必须动用一切能使用的力量去救出那位令人敬佩的对手、那位和蔼可亲的长辈。

救出那位她心中最重要的人。


TBC.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