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平新]白色情人节虐狗事件

原梗http://weibo.com/2275405763/Dl9zIklVM?type=comment#_rnd1457968155500

短,人物写得像原创。作者急需吃药。

以上无碍请自由地食用。


白色情人节虐狗事件

 

在震惊日本的黑衣组织事件结束的几年后,既是默契搭档又是亲密恋人的服部平次和工藤新一,大学毕业后一起在东京成立了一家侦探事务所。

3月14日早上,服部和工藤刚刚吃完早饭,还没开始整理之前的案件,门外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到来的则是叫门的敲击声和呼喊。

“不好意思请开门!我这里有一个紧急的状况!”

服部急匆匆地开了门,把门外的青年请了进来。目测即将成为委托人的青年也没打算坐下,只是很着急地看着他们俩。

“我发现有人虐狗!”青年快速地说着,“就在这附近,我想请你们帮忙调查一下犯人是谁。”

听到是这种虐待动物的案件,工藤不着痕迹地皱了下眉头,服部一眼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顺手就把搭在旁边的外套递了过去。

“边走边说。”工藤接过外套,很快就穿戴整齐,再看服部也已经做好了准备。无需多言,两人就跟着委托人一起离开了事务所。委托人看起来很焦急,光是往前跑就已经竭尽全力了,工藤服部在他身后对视一眼。

我觉得委托人很难在行进过程中给我们说明情况啊。

看他挺着急的,要不还是到了地方再询问具体情况吧。

两人之间的眼神交流委托人当然是看不见的。几人很快到了事务所外不远处的一处空地上。委托人停下后气喘吁吁地朝四周看了看,回忆着之前的位置。

“这边!”

目光跟随着委托人的指向,本以为要看到一副惨烈景象的二人却愣在了原地,因为他们并没有看到想象中鲜血淋漓的虐狗场面。

“就是这两只狗!”委托人激动得声音都提高了,“我怀疑有人把这两只狗的屁股缝在一起了!怎么会有这么丧心病狂的人!”

工藤和服部在他身后进行着激烈的眼神交流。

服部:工藤我觉得我们可以回去了……

工藤:虽然我也这么觉得……不过还是做点好事吧。

委托人激动地几乎喊出来之后,身后却没有传来他想要的回应。他义愤填膺地转过身正准备谴责这两个对此等丧尽天良之事无动于衷的侦探,却正看到两个侦探在后面眉来眼去。

委托人:……

感受到委托人怨念的目光,工藤莫名觉得有种说不清的尴尬,感觉就像是自己做了什么坏事突然被抓了个正着一样。他看了看服部,对方的眼神却明明白白地告诉他,他的恋人服部平次并没有感觉到周围这种被人撞破私事的尴尬空气。

他突然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

“咳,那什么。”工藤清了清嗓子,按下心里那点怪异的感觉,切换到工作时的精英模式,“虽然有些抱歉……但是有件事情我必须告诉你。”

“……你说。”尽管刚刚他和另一个黑皮肤侦探眉来眼去的那一幕还在眼前挥之不去,看到工藤一脸严肃的样子,委托人也有些紧张起来。

这个侦探要对他说什么呢?

“其实……”看到工藤转移了目光,委托人也下意识地顺着他的目光看了过去。

“这两只狗是在交配。”工藤话音刚落,两只狗就嚎叫着分开了紧紧贴合的身体,吐着舌头露出一副很舒爽的样子,不用仔细看也能看出来两只狗的屁股都是完好无损的,“并没有人虐狗。”

工藤一脸无奈地给委托人解说完了事件真相,再回过头时发现委托人已经一脸懵逼地石化了。在心里给缺乏生理知识的委托人点了根蜡,工藤安慰似的拍了拍委托人的肩膀。

“至少这两只狗还是好好的,不是吗?”

“诶呀就是,没事就行啦。”服部见状也赶忙上来安慰还没缓过神来的委托人,“你的好意狗狗们一定感受到啦。”

也对。受到鼓励的委托人眼中重新焕出了光彩,想起自己之前心急火燎地敲响了事务所的门确实唐突,正准备感谢两位侦探对他的帮助,眼前的景象却让他觉得今天并非没有人虐狗。

“走啦。”他看到那个黑皮肤关西腔的年轻侦探轻车熟路地揽过了另一个青年的肩膀,而那位侦探也早就习以为常似的毫不在意这番看似过于亲昵的举动,就着这个姿势和关西腔侦探讨论起了案件。

想起今天早上的所见所闻,单身了二十多年的委托人先生,好像突然之间明白了什么。

他决定去买一副墨镜。

 

 

END.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