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5)

请叫我流水账女王【不

5.

虽然说不清是为什么,在自己身份的问题上,快斗认为白马是可以信任的,两人彼此心知肚明,对外却没有把这层关系捅破。

所以现在就算直接告诉他也没有什么关系吧。快斗想,白马只是想亲手抓住基德,知道他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将基德绳之以法并不是白马的首要目的。

得到了白马的许诺,快斗觉得安心了许多。他抬头看看天色,回去的时候先找了个偏僻的角落飞快地换回了之前那张脸,然后打包了一张披萨,这才回到了KTV。不出所料,青子就靠在沙发上等着他,神色看起来虽然有些疲惫,意识却异常清明。

他在心里暗叹一声,走上前去递上还热着的食物:“先吃点东西吧。”外面已经黑了,青子从下午到现在一直都呆在这里,恐怕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青子也没和他客套,道了声谢接过装披萨的盒子放在矮桌上,不假思索地拿起一角塞进了嘴里,毕竟她确实是饿了,在这种情况下她也无需矜持,因为她很清楚对自己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保存体力,让自己处于一个随时能够行动的状态以防意外。

披萨是最普通的培根芝士口味,上面还点缀着青椒、番茄等蔬菜,在青子看来口味相当不错。她几口干掉一角披萨,突然想起基德就在自己旁边,顿时停下了动作。虽然自己没有狼吞虎咽,吃东西的样子看起来也是着急了些,一点都不优雅,想到自己刚刚的样子都被基德看光了,青子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她还没来得及多想,就意识到了另一件事。

有点不自在地咽下最后一口食物,她试探似的朝着基德开口了。

“基德……你不吃吗?”看基德的样子似乎没有在回来前吃过东西的样子。

“你先吃吧。”快斗有点诧异青子还能想起他来,随后才感到了腹中传来的饥饿感——是了,自己确实也和青子一样,从下午到现在就一直都没有吃东西。

自己都忘记的事,青子却还能记得。思及此处,快斗眼中闪过一抹难以捕捉的温柔。

我怎么能忘了呢。他想。她可是那个善解人意的青子啊。

“我需要想一些事情,你先吃。”他找借口坐到了远离青子的角落,做出思考的样子,心里却在想着青子。他不知道的是,青子吃着食物时目光一直没有从他身上移开,脸上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包厢中一阵诡异的沉默,只有青子尽量放轻的咀嚼的声音。最开始的饥饿感得到满足后,青子没吃太多就已经没有了胃口——刚刚经历过令人心惊胆战的事情的她在放松下来之后,身体没有足够的动力去消化过多的食物。青子在吃完最后一口后用纸巾擦干净了嘴边,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基德,我吃完了,你也……”

“感谢提醒。”没等青子说完,基德就转过身来,脸上还是淡定从容的表情,毫不急躁地拿过了桌上的披萨,就连进食的动作也十分优雅,完全看不出是一个半天多没吃东西的人。青子盯着他看了几秒,正感慨自己和基德的差距,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扭过了头,随即又觉得仍然不够,整个身子都转了过去。

自己刚刚的行为太不礼貌了,怎么能盯着别人吃东西呢!青子心里反省着自己,同时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自己都不应该对基德这么关注才对啊!

另一边的快斗仍然在慢条斯理地吃着东西。事实上在他感觉到强烈的饥饿感后,他就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吃东西了,然而基德的外衣在此时却成了阻碍——他不能在青子面前表现出一丝一毫黑羽快斗的样子,在事情结束之前他必须以基德的形象完成所有需要他完成的事。虽然心中叫苦不迭,快斗仍然坚持用属于基德的方式去食用他的晚餐,以免身份暴露,一边吃一边还分出一些注意力去关注青子。

青子所有不自然的动作都落入了快斗眼中,她的满心纠结自然被快斗毫不费力地发现了。先是扭过头,紧接着整个身子都转了过去,估计是在想着自己为什么会变得奇怪吧?而奇怪的原因……快斗思索了片刻,莫非是因为自己?

不对。

他立刻纠正了自己的答案。

是因为怪盗基德。

快斗心中莫名有些不爽。虽然怪盗基德也是他没有错,但是现在青子居然对怪盗基德这么在意?自己之前也因为青子讨厌怪盗基德伤心过,也曾暗中祈祷青子能接受身为怪盗基德的自己,可此时的快斗第一次觉得,让青子喜欢上怪盗基德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自己有点不太高兴是因为青子的一言一行都透露着对怪盗基德的在意。

产生了这种念头之后,快斗就觉得口中美味的食物也失去了原本的滋味。味同嚼蜡地又嚼了几口之后,他干脆放下刚刚拿起来的披萨,把它和剩下的最后一角披萨打了个包,用几层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的保鲜袋包起来卷好,完全掩盖住了食物的气味之后才把它收了起来以防万一。

听到身后的动静,青子也回过神来,知道大概到了要离开的时候,转向这边的时候正看到已经收拾完毕的基德。两人目光在空气中骤然相接,青子还没来得及收起的询问之意瞬间就被快斗接收。

“我们也该行动了。”快斗知道青子想要问什么,按照她的期待开启了话题。

青子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白马君没有再联系她,恐怕是已经和基德联系过了,虽然不是很明白为什么白马君会选择联系基德而不是她,青子仍然相信身为高中生侦探的白马的判断,只是在行动之前,她必须弄清楚白马君和怪盗基德到底都准备做些什么。

“我今天下午的时候和白马商量了一下具体的操作。”快斗用恰到好处的语速给青子说明,以确保青子能听清每一个字并且能明白其意义,“我们决定兵分两路——白马明天早上就能抵达东京,他的航班号已经发给了我,一会儿你记一下。”说着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纸笔和真正的证物一起推到青子面前,“到时候你就拿着证物去机场接白马,然后和他一起去找白马警视总监。”

“……另一路呢?”青子垂下眼看了一眼基德推过来的东西。她隐约觉得基德要去做危险的事情。

“我们敬爱的中森警部还下落不明,我和白马商量了一下,觉得警部这边也必须尽快采取措施才行。”快斗看到青子眼中闪过一丝忧虑,更加坚定了一定要成功救出警部的决心,“所以在你们去找警视总监的同时,我去调查警部的下落……”

快斗突然止住了话语。

“怎么了?”他看到青子的脸色突然变得不太好,立刻就出声询问。他很担心青子,不希望她在这个时候过于感到困扰。

青子确实感觉不太好。基德和白马制定的计划没有漏洞,至少她自己是这么认为。这个计划能让她安全地把证物交到警视总监手里,同时也顾及到了她失踪的父亲,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都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

可她仍然感觉很不好。

“这太危险了。”她正视着快斗的眼睛,语气果断得让快斗感到诧异,“你没有必要做到这种地步。”

她明白了自己反对这个计划的原因。是的,所有目的都能够达到,自己的安全得到了保障,父亲的下落也可以早一点被找到——前提是他还安好,证物也能够及时到达该去的地方,这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只除了自己眼前的这个人。

“他们是毫不在乎人命的恶徒。”她试图说服眼前的人,“我想我们应该还会有其他的办法——”

“不。”

青子讶异地睁大了眼睛。她没有想到,以怪盗绅士自居的基德居然会这么突兀地打断她。

“我一直相信着警部。”感受到青子对他的关心,快斗心里暖暖的,但他必须劝说青子同意这个最有效率的计划,“警部一定还活着,但是晚一分钟都会多一分危险,所以在你的人身安全得到保障之后,我就会立刻动身。而且这件事情,恐怕没有人能比我做得更好。”

快斗挑起嘴角,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

“当然你也不必多想,我把你救下来,当然是不希望你被那伙人带走。为了不让我白忙一场,还请中森小姐务必配合。”

毫无商榷余地的话语让青子愣在了原地,毕竟她没想过基德会有这么强硬的一面。趁着青子还在发愣,快斗赶紧说出了下一步计划。

“等我们两边都就绪之后,就能够开始正式的进攻。我会尽量在号角吹响之前把警部救出来,如果不能我也会给你们信号,等到警方来的时候再配合你们行动。所以……”快斗毫无征兆地握住青子的手,在她的手背留下一个浅而轻的吻又松开,“希望中森小姐能够等我胜利归来?”

猝不及防被基德吻了手背的青子瞬间红了脸,然后就爆发了。

“我为什么要等你胜利归来啊!”


TBC.

评论(10)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