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4)

4.

基德离去后,青子仍然有点生气,但很快她就冷静下来。

我才不和那种人计较。她这样对自己说。看看左右,空荡荡的包间只剩下她一个人,青子突然感到有些寂寞。

反正也是在KTV里,不如就以假乱真,反正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做。

青子打开点歌界面,无数歌名在她眼前滑过,她却觉得心烦意乱,没有心情唱歌,最终什么也没点。包间里仍然播放着怪盗基德之前点好的歌曲,青子一个人靠在沙发上,闭上眼睛开始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两天前的晚上,爸爸回家时神色出奇的凝重,只告诉她自己遇到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简单地给她说了个大概,就把那个黑色U盘交到她手里。

“我离开时被那个组织的人看到了,我现在就要去找上面的人汇报这件事。”警部一脸严肃地叮嘱她,“如果我没回来,这东西你想办法藏好,就算有人威胁你,也无论如何不能把它交出去。”

青子眨着眼睛接下了那证物。那时的青子还没有意识到事情到底会严重到什么程度,只是普通地多注意了一下,就按照父亲叮嘱的把两个U盘掉了个包。两个U盘长得一模一样,足以以假乱真,为了防止自己也分不清,青子她把假的证物带在了自己身上,而真的证物在她转天一早去找快斗上学时顺手扔进了黑羽家的邮箱——她很清楚千影阿姨长时间不在家,快斗也几乎不会查看邮箱,那伙人恐怕也想不到她会把东西藏在那里吧?

为此青子小小地得意了一会儿。虽然父亲在昨夜就出了门,并且到现在也没有回来,青子也没有太过担心,毕竟因为职业的关系,她对爸爸因为工作彻夜不归这件事也早已习惯。到了学校之后,青子也想过父亲说的事情到底会有多严重,她一直觉得父亲说的那种严重事态对她来说很遥远,说不定只是父亲想太多,可她没想到的是,在她回家踏入房门时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家里有人来过,屋子里又被人翻找过的痕迹。

青子眉头一皱,立刻掏出手机给警部打电话,就在响了许多声、青子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电话接了起来。

——对面却是一个陌生的男人。

“你找中森警部?……让我猜猜,你是他家那位美丽可爱的小姐吧?”

饱含恶意的声音让青子不寒而栗,脑海中立刻就出现了许多不好的联想。她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显得不那么惊慌。

“你是谁?我爸爸呢?”

“我是谁并不重要,至于你爸爸……”那人故意停顿了一下,“他很不走运,触碰到了不该碰的东西,所以我们只好把他请来做客。”

青子迅速地抽了口气。

“你们对我爸爸做了什么?!”

“哎呀小姐不要激动嘛。”那声音听起来却游刃有余,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你爸爸拿了我们一样很重要的东西,只要你能把那东西还给我们,我们就放你爸爸回家,如何?”

青子攥紧了手机。在压抑着恐惧和愤怒的同时,她的大脑开始飞速运转,一刻不停。

“你让我爸爸和我说句话,我要确认他的安全。”

“只要你接受条件。”

“我接受。”青子的回答没有一丝犹豫。在她心里,父亲的安危是最首要的。

回忆停在这里,青子突然一阵恍惚。她原本没有太把那件证物当回事儿,是父亲接下来对她说的话让她产生了动摇,最终决定冒着被看穿的风险用假的证物去完成交易。

保护好证物,把它交给正确的人。

警部没有说完那句话就被捂住了嘴,电话那边换回了之前的人,和青子又重复了一次交易内容就挂掉了电话。

他们把时间定在第二天,也就是今天。

今天上午也照常去了学校,做放假前的准备……想到这里,青子突然感到有些揪心。在学校时,她的心情全都写在了脸上,就连平时大大咧咧的快斗也轻易地察觉了她的反常,还偏偏要故作随意地掩饰他对自己的关心,过来问她发生了什么。

“没什么啊。”青子当时确实是这样回答的。她也想过找一个倾诉的对象,但她最终什么都没有对快斗说。

如果快斗知道的话,他也会陷入危险吧。

不能把他也牵扯进来。

她能理解快斗的心情。如果有一天快斗也看起来像她这样神色反常,自己也是会追着他不放的。但同样的,尽管明白青梅竹马的心情,青子仍然做出了不对快斗直言的决定。

如果遇到这种事情的是快斗,他肯定就故作轻松地自己去解决了吧?独自去面对危险,等到一切结束后再当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对她露出笑脸。可也正是因此,青子认为自己绝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快斗。她已经可以想象到快斗知道这件事之后的行动——以他的性格,无论如何他也会插手其中,也许这样做自己能轻松一些,有人可以倾诉、可以依靠,但毫无疑问的是,快斗会因此被卷入原本与他无关的危险之中。

青子不想这么做。她本想自己一个人度过这个危机,却发现这次的事态已经严重到自己一个人无法解决的地步。她在去赴约的时候其实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本来以为自己已经逃不掉,没想到怪盗基德从天而降带她脱离了险境,还帮了自己这样一个大忙。

想到怪盗基德,青子心中的情绪十分复杂。刚刚基德自称是对自己伸出援手只是一场“交易”,但经历了短暂的微妙的不爽之后,青子倒也觉得合情合理,而且基德也给她帮了大忙,不提目的如何,以后是无论如何也要好好感谢他的。

“基德……”口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的名字吓了青子一跳。她慌张地看看左右,看到确实只有自己一个人才安下心来,随即又对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恼怒。那可是怪盗基德啊,为什么自己口中会无意中出现他的名字?为什么自己还会害怕被他听到?

奇怪。

混乱的思绪充斥着青子的头脑。在之前与敌人斗智斗勇时已经耗费了无数精力和脑细胞的青子,在已经松懈下来的此时就像是丧失了思考的能力,呆呆地坐在KTV的沙发上,任点歌机播放一首又一首模糊的歌。就在她迷迷糊糊差点睡着时,一阵突兀的铃声拉回了她的意识。

青子揉揉眼睛,听着基德手机响起的蓝精灵的铃声,有点无语地接通了电话。

“喂?”

“是我。”基德的声音听起来与之前无异,“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一个?”

“麻烦这种时候不要吊人胃口好吗。”青子无情地说。

“好吧。”电话那头的声音听起来无奈极了,“好消息是,你藏起来的东西我已经顺利取出来了,并且可以确保它的安全。”

“坏消息呢?”

基德的声音突然沉了下来:“你家附近全是他们的人。虽然有人在明有人在暗,但我能把他们分辨出来。”

青子心中一紧。自己家附近已经被控制了,恐怕短时间内她是不能回去了。

“我顺路去你家看了一眼,里面有被翻找过的痕迹,恐怕是那伙人在咱们逃跑的这段时间做的。还有就是……因为有点在意,我稍微听了一下他们聊天的内容。”其实就是他从那些人身边路过时放了几个难以察觉的窃听器,当然这种细节他是不会告诉青子的,“结果听到了一些很有用的东西。”

青子还在等着他说下去,基德却像恶作剧一样地结束了这个话题。

“那么请稍等一会儿,具体的我回去说。”说罢也不管青子是什么反应快斗就挂断了电话。他收起手机,若无其事地从那两个穿着黑衣服的人身边走过,朝着KTV的方向走去。

快斗刚刚到这边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自己家和青子家附近到处都是神色诡异的路人,他判断这些人就是抓走了中森警部的那伙人,此时他们会出现在这里也是为了找到青子从而得到她手中的证物。

他小心地避免被那些人注意,信步走到了自家门口。此时的他早已经解除了作为基德时的伪装,露出了黑羽快斗的本来面目,走到信箱前面时就十分自然地拿出了里面的东西——当然,他打开信箱的动作多少也吸引了一些黑衣人的注意,因此他在取出黑色U盘时也用了一点小小的魔术手段。他将一个卷起来的信封藏在袖口,把东西拿出来的瞬间将黑色U盘塞进了信封里,然后才坦然地把装着证物的信封拿了出来,做出正常人收到信件时的反应,做出要看看这是哪里的来信的动作,才十分自然地回家换了身衣服,又拿了点之后可能会用到的道具才慢悠悠地走了出来。

刚刚挂断青子那边的电话,白马的电话就又接了进来。

“你怎么会想到打这个电话给我?”白马探拨打的是快斗自己平时用的那只手机。对面是亦敌亦友的白马探,快斗在说话时语气就没有和对青子那般客气。

“如果我没想错的话,你之前用来给我打电话的那只手机是基德专用,而你一定把它留给了中森同学。”白马说,“而且看来我猜对了。”

“我现在正往青子那边赶。”言外之意就是有什么事情赶紧说。

“我正在候机室,估计明天早上你们就能看到我了。”

“啥?”快斗一愣,脚下却没有停,“……其实你没有必要回来。”

“那可不对,黑羽君。”白马叫出了他的名字。快斗明白了白马的意思——白马要在这种时候对他和青子伸出援手——他在心里表达了谢意,嘴上却没有多说。

“我知道了,我接受你的好意。”这是事关青子安危的事情,他要尽可能地为青子增加助力,比如寺井爷爷,比如白马,比如自己。

他顿了顿,说:“只是有一件事情,我想我要拜托你。”

“从现在开始,叫我基德。”他补充说,“每一次。”


TBC.

评论(5)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