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3)

3.

青子只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就和白马切入了正题。快斗在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就调低了背景音乐的音量,在旁边安静地听着青子和白马的对话。

“白马君,我这边遇到了一些麻烦。”

青子的叙述极有条理,显然是在说话之前已经想好了要怎么说。快斗听着她冷静地告诉了白马当前的状况之后,朝着她伸出了手。青子愣了一下,和白马说了一句“稍等”,把手机交回了基德手里。

“想不到我们会在这种情况下交谈,白马侦探。”

电话对面的白马明显顿了一下。

“基德?”结合青子刚才说明的情况,白马谨慎地使用了“基德”这个称呼。

“是我。”快斗对白马的应变很满意,“想必现在的情况你已经明白了。”

“中森小姐说得很清楚。”白马说,语气中带着对青子临危不乱的赞赏,“在我看来当务之急是两件事,一是把证据交给正确的人,二是营救中森警部,你觉得呢?”

“我也正是此意,所以不知道白马君能给我们怎样的帮助呢?”正如快斗所料,白马已经明确了最紧要的事情,并且和自己做出了相同的判断。以白马平日的为人,在知道这件事之后必然不会袖手旁观。快斗这样想着,提出了他的问题。

他需要白马的情报。

白马的声音从电话那边清楚地传来:“虽然我很想亲自与你们见面,这样能够很方便……但是非常遗憾,我现在并不在东京,不能立刻帮你们转交那东西。”

“但是你有其他的办法,对吧?”考虑过这种情况的快斗相信,白马话里并不是毫无办法的意思,既然他没有说这件事他帮不上忙,就一定是还有什么其他的方法。

“我可以提供我父亲的私人电话,你们可以电话联系我父亲,把东西交给他。”白马说,“我想这个问题你应该也想到了,想要在我家附近接触到我父亲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确实如此。”如果那伙人也和他们有着相同的思路,白马宅附近肯定已经埋伏好了人马,就等着青子和自己过去,情况再糟糕点的话,他们在警视厅里有卧底也是有可能的,“虽然我不能完全信任警方,不过比起你家,警局应该会更安全才对。”

白马想象了一下自己家附近被奇怪的黑衣人包围的场面,摇了摇头:“这样吧,我先给我父亲打个电话说明一下,你们两个去把中森同学藏起来的那个东西取出来,到时候再联系。”

“好的。”快斗挂断了电话,转过头去看在旁边看他们打电话的青子:“我们先去把证据取回来再和白马联系吧,你把那东西藏在哪里了?”

“……基德。”

“嗯?”迎上青子的目光,快斗一愣。

青子用湿漉漉的眼睛看着他,脸上是毫无掩饰的迷茫和不确定——在刚刚看着基德和白马打电话时,她真真切切地感觉到基德是真心实意地想要帮助她。尽管基德展露的是一张易容过的陌生的脸,但他脸上的神情却不是假的。

为什么?

她在心里问自己,却得不到想要的答案。因为他人好?好到什么程度的人才会这样不计缘由地冒着危险去帮助一个没有关系的人呢?青子否定了这个答案。因为他重视爸爸?虽然作为对手,爸爸也对基德有那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但也绝到不了这种程度吧。所以这个答案也不对。

一个人若是有某种行为,那么他必然是有某种目的。青子是这样想的,但她判断不出基德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基德的善意绝非作伪。基德扮演谁都能扮得惟妙惟肖,可青子就觉得他的眼神不是假的。

没有理由。

“你为什么……要帮我到这种地步呢?”涉足此事要面对的危险你是知道的吧。既然如此,为什么还愿意帮助我呢?

 

青子在感到不安。

快斗在这一刻清楚地认识到了这一点。事实上,在他现身在青子面前时,他就猜想青子此时会不会感到不安、感到害怕,但出乎他意料的是,面对这种状况,青子竟然意外的冷静,虽然看起来有些狼狈,却没有失去理智,所作所为都有相应的计划和准备。快斗看到自己的青梅竹马这么坚强感到很欣慰,却又因为她的坚强而感到一丝心疼。

她本该是在阳光下绽放灿烂笑容的花朵,每天做着甜美而温馨的梦,却被无端卷入到这般危险的境地,让她不得不坚强起来去面对。快斗看着他的青梅竹马,按下心中的酸楚,露出一个让人冷冽的笑容。

“你就当做……这是一场交易吧。”他故作冷酷地说,“我和那个组织也有些恩怨,你也正好有能搞垮那个组织的能力,我们联手不正是互惠互利吗?你不要多想。”

快斗并不知道威胁着青子的组织到底是何方神圣,但依照基德目前和青子的关系看来,与其向她表达没有诉求的善意,不如干脆表明这是一场相互利用的交易更能让她安心一点。而正如快斗所想,青子在得到他的回答之后愣了一下,随即就收回了之前那般感动的样子,嘴角抽动了几下,最终咽下了对基德的敌意,对着他故作镇定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她还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怪盗基德的意图,但在她得到怪盗的答案时,她就明白自己可能需要调整心态——怪盗基德和她可以说是互相利用的关系,这样她就不需要再担心自己会辜负基德的善意,因为那原本也不是纯粹的善意。

想清楚这一点的青子突然就觉得轻松了许多,神色也变得舒缓。快斗将青子的变化看在眼里,顿时感到有些欣慰。

这样一来,青子应该就不会觉得有负担了吧。

“这很好。”他轻松地说,“我们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去把真正的证物取过来,如果没有异议的话这项工作交给我来就可以了。你把它藏在哪了?”

我们只是暂时的合作。青子在心里又一次对自己说,迎上了基德的目光。

“我把那东西放在了我家隔壁黑羽家的信箱里。”

 

青子安静地坐在KTV的包间里,手里攥着基德的那只手机。基德说藏在这里很难被那伙人发现,叫她留在这里不要暴露行踪,并且把手机留给了她。

“虽然说躲在这里也可以算是万无一失了吧,不过还是小心为上,万一有事情就直接给警视总监打电话。”就在之前挂断电话后不久,白马用一封邮件给他们发来了警视总监的私人电话,但还是建议他们再等自己的消息,然后再和警视总监联络,以免因为占线造成不必要的通讯障碍。

“……我知道了。”青子明白这件事由基德去做更安全也更稳妥,但她细小的动作还是暴露了自己的心情——她攥紧的手指、紧紧抿着的嘴唇,都显示着她内心的不甘。

这是她必须面对的事情,可她能做的仅仅是在这里等待。

她不甘心。

瞬间感受到青子心情的快斗忍住了皱眉的冲动,思索片刻后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中森小姐没有必要担心我,可没有人比我更适合去做这件事了。”

“谁在担心你。”青子抬眼看了基德一眼,因为心中所想被错误地解读了而感到有些不快。

“诶,难道是我自作多情了吗。”快斗装模作样地捂住了心口,“那可真令人伤心呢。”

“……你真的想太多了。”青子毫无意外地被转移了注意力,瞬间忘记了心中的不甘,反驳基德的话,“我可从来没有觉得怪盗基德是需要我担心的人!”

“那看来我要努力的地方还有很多。”看到青子的神色因为要和他争论而显得和缓了许多,快斗就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微一颔首就不再多说闪出了包间,只留下似乎还有话没说完的青子。青子被他突然的举动震了一下,很快就反应过来。

“我才没担心你呢!”

已经到了走廊上的快斗听到青子又恢复了活力的的声音,这才放心地离开了。自己已经给青子易容过,追杀她的那伙人一定想不到这一点,就算找到了KTV也不会认出来那个人就是她,更何况他有信心那个组织不会想到来这里找人。如果真的发生那种万一中的万一的情况,白马给他们的警视总监的电话也是又一重保险,而且他相信,虽然白马探没有说,但他一定已经坐上了回日本的飞机,恐怕不久之后那位大少爷就会出现在自己和青子面前。

去拿自己家邮箱里的东西没有任何难度,因此需要注意的只有速度。快斗这样想着,脚下越发利落,在朝着自己家前进的同时,他掏出了自己作为黑羽快斗时使用的手机。

“喂,是寺井爷爷吗,我这边有点事情要和你说……”


TBC.

评论(2)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