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平新]当罪恶终结

我并不是爬了只不过最近正好有适合的梗就都在写平新……而且还OOC

都怪三污鱼

OOC大刀慎入


当罪恶终结

 

1.

平次看着对面被挟持的人,抿紧了嘴唇。抽动的嘴角显示着他内心的痛苦,可当他看向对面那人深邃的眼睛,他就知道他此时必须做出决定。雨水打湿了他的身体,湿漉漉的头发服帖在他的额头,使他的视线多少受到了些影响,即便如此,平次的目光也依然完全落在那人的身上。

那是他最亲爱的挚友、最理解他的爱人。

那可是工藤新一啊。

被枪口顶着额头的新一脸上惨白一片,因为雨水而贴在额头的碎发让他看起来更加狼狈,在这般处境下,他的眼中却仍然闪耀着绝不屈服的光芒,饱含深意的目光直直射向对面的平次。只是与往日不同,这双眼中虽神采依然,却多了几分压抑,少了几分爽朗,令人更加捉摸不透。

似乎经历过什么悲伤事件的名侦探深深凝视着焦急的恋人,片刻后嘴角却扯出一个不合时宜的微笑。那笑容看起来太过豁达,带着一种解脱的快意,却又让人看到绝望与死亡。

在那瞬间平次睁大了眼睛。仅仅是目光相接,他就已经明白了新一的意图。他不可置信地不停摇着头,仿佛在试图暗示自己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不愿相信这是真实。

可他的挣扎终究徒劳无用。就在下一刻,映在视网膜中的画面让平次僵在了原地。

他看到新一动了动嘴唇。

或许是因为距离过远,又也许是因为雨声和那位先生的怒吼声过于嘈杂,平次没有听到新一的声音,但他已经轻而易举地从新一的唇形解读出了新一的意思。平次曾经为自己能够很快解读新一的意图而自豪,此时却恨不得自己没有这种本领。

他听不到新一的声音,却清楚地接收到了他传来的信息。

新一分明是在笑着对他说。

杀了我。

 

2.

时光回溯到许久之前。恢复了原本身体的工藤新一有着远远超过柯南的行动能力,更能全身心投入到与黑衣组织的战争中,然而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他接触到了那个组织更多的黑暗。

隐秘不露形迹的暗杀、肆意的纵火和引发爆炸、对人命毫不在意的轻蔑态度……太多的证据直接在新一面前摊开来,让他受到了巨大的冲击。远远超出他想象的罪恶几乎将他击溃。

“只要把他们击败不就好了吗!”

看到他微微颤抖的身躯,平次这般安慰道。

新一感激地看了一眼他最坚定的战友,点了点头。自己确实是受到了很大的冲击,险些因此失去理智,是平次将他拉回正轨。

“没错。”他说,“我们开始吧。”

目光相接,他们读懂了彼此眼中的默契,同时露出会心的笑容。

他与FBI达成了统一战线,又有恋人在身边支持他,尽管面对着非比寻常的危险,那段日子却让他感到异常的充实与满足。

那是在发生了巨变的日子之后新一最怀念的时光。

 

3.

新一蜷缩在床角,脑海中不断闪过那一天的画面。

瓢泼大雨阻隔着他的视线,但他清楚对面是怎样的景象——十几人躺倒在地上,身上的血迹因为雨水的冲刷一直没有干涸,虽然他没有探过他们的鼻息,他却知道恐怕这些无辜的人已经死了。

而罪魁祸首就站在他对面,露出疯狂的表情。

“这就是和组织作对的下场!哈哈哈哈哈哈!”

那人狂笑着,丢下了手中滴落着血滴与雨水的混合体的柴刀,掏出一个遥控器一样的东西,新一却因为眼前的画面太过混乱而动弹不得。

那人挑衅地看着新一,毫无遮掩的表露出杀戮的快意和狰狞的杀意。

“工藤新一,你记住。”他笑着按下引爆器。在爆炸的白光将他吞噬之前,最后的恶意借由空气到达了新一耳中。

“他们为你而死。”

 

平次忧心忡忡地站在新一的房门外,手抬起又放下,最终没有敲响那扇门。

他很后悔。如果那个时候他坚持和新一一起行动而不是兵分两路,也许就不会有这样的结果。当他沿着爆炸声找到那里时,留存的只有让人胆寒的尸体与被炸碎的血肉,还有一个像雕像般沉默的工藤新一。

从昨天到现在,新一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拷问着自己的内心,折磨着自己的灵魂。平次的拥抱能短暂地抚平新一的颤抖,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愧疚。

是他选择向组织宣战。那些无辜的人都是因他而死。

可自己却还能沉溺于恋人温暖的怀抱。

 

4.

平次察觉到新一变了。那天新一从自己房间出来之后,看起来似乎恢复了正常,可平次仍然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有一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他仔细地观察新一的一举一动,却被笑着说“不至于如此”。看到恋人仍像过去那般对自己笑着说话,平次也安下心来,再一次和新一投入到与黑衣组织的战斗中。感受到新一身上熊熊燃烧着的战意所表露的活力,平次也终于彻底的放心了。

他以为新一已经自己想通了。他以为还能回到过去。

 

变故发生在一个夜晚。

那晚他们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成功捣毁了组织的一个基地。组织残余四散奔逃,为了避免发生上次那种情况,平次坚持和新一一路追击。新一没有说什么,只是用晦暗不明的目光看了看他,就示意他跟上,于是两人与FBI的人分成几个小组搜索逃走的组织成员。

功夫不负有心人,一晚上的搜索在黎明前夕有了结果。当那个组织成员在他们眼前暴露时,平次面上露出一丝喜色,正想扭头和新一说些什么,却在瞥见新一神情时愣在了原地。

阴郁、憎恨、怒火……新一苍白的脸上毫无顾忌地表达着这些黑暗的情绪。他没有察觉到平次对他的注意,因为他已经把目光都集中在前方的敌人身上。那人瑟缩着紧紧贴在墙角,因为他已经无路可逃。

“……服部。”

“怎么?”平次担忧地看着他。他感觉到新一眼中的阴翳,心中突然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如果他被抓走,会被判死刑吗?”

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平次还是回答了他。

“他只是从犯,大概不会吧?”

“我明白了。”

平次还想再问他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却见新一话音刚落,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武器,在平次还没来得及出口的阻拦前扣下了扳机。

直到血花飞溅在平次面前,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恋人真的和以前不同了。

 

5.

“我曾经坚持自己的正义。”

在平次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之后,他把新一拉回家进行了一次面对面的谈话。温馨的灯光打在新一苍白的脸上,却显出几分肃杀,让他看起来更加清冷。

“那一天之后,我觉得自己是有罪的。”他平静地述说着,眼中没有一丝波澜,“或许正是因此,我的底线被打破了吧。”

因为对犯罪者产生了憎恶,所以自己也成为了犯罪者。

这是他自己的选择。尽管他并不认可。

“工藤!”平次撑着桌子站了起来,叫了新一的名字后却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面前的人依然平静如一潭死水,平次却因此而感到心惊。心中的不安在此时应验,平次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内心发生巨大改变的新一。

这是不对的。

他想这么说,却在新一平静的目光下说不出口。

“有罪就要受到惩罚,所有人都一样。”注视着激动得起身的平次,新一眼中现出些许暖意,因为他相信,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平次都会站在他这一边。

无论如何。

他不再说话。沉默的两人仅用目光交流,很快平次就败下阵来。

他懊悔地坐下,没有说话,新一却知道他的意思。

平次不认同这样的自己。但是他不但不会阻止他,还会竭尽全力地让自己达成心愿。

毕竟……他可是服部平次呀。

新一垂下眼,按下对平次的抱歉,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在渐渐堕入黑暗,而且还会陷得越来越深。

结局已经不可逆转。

 

6.

雨还在下,那位先生拿枪的手有些轻微的颤抖,却仍然精准地对准了新一的太阳穴。

“放我走,否则我就和他同归于尽!”FBI的人还在忙着清扫战场,没人注意到这边,他就像陷入绝地的狼,犹自做着最后的挣扎,“不想他死的话,赶紧给我安排车和直升机!”

对面的人却沉默不语。

远处渐渐传来脚步声,那位先生惶急之下将枪口朝着新一的头部使劲顶了一下:“帮我逃走,否则等那些人来了交易就作废!快点做决定!”

平次安静地看着对面的挟持者与被挟持者。

他必须做出决定了。

平次眯起眼睛,似乎是在瞄准某个点。下一刻,在那位先生震惊的目光中,平次迅速抬起手臂,动作如行云流水一般,朝着那边扣下了扳机。

子弹打入新一的胸口,发烫的血液从他身体流出,在雨里迅速变成了冰冷的液体。他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容,身体从那位先生手中滑落躺倒在地上。

平次冲了上去。他没有理会慌张放开了新一的恶人,直直扑向新一发冷的身躯。他将新一紧紧抱在怀中,想叫他的名字,又怕将陷入美梦的恋人吵醒。他想大哭一场,却流不出眼泪。

周围的一切已经与他们无关了。FBI的人已经控制住了组织首恶,更有人跑来查看他们的情况劝他节哀顺变,可他已经什么都不知道了。

平次的世界只剩下一句话。

新一死了。

 

7.

“有罪就要受到惩罚,所有人都一样。”他说,目光无比温柔,“直到现在,我也绝对不否定你的选择。”

因为他也有同样的想法。只是和新一不同,他已经没有一个能够解读自己灵魂的恋人来终结自己的罪恶。

“我杀了你。”他半蹲着,抚上冰冷的石碑,“可是你已经不能给予我终结。”

他沉默了。明明每次和新一在一起时都有说不完的话,如此简单的事在此时却变得如此困难。

“我会好好活着的,做完那些你本来想做……却没有做完的事。”

他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会做一个好的执法者,让罪恶无所遁形。”

他不得不用一小段时间平复了情绪,恢复到平时的样子,艰难地扯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脸。

“那我就先走啦……你可要好好等我啊工藤?我有预感,你应该不会等太久的。”

“再见啦。”

他起身离去。

春风拂过面颊,阳光洒在他的身上。

可他知道,无论是多么明亮的阳光,也再不能让他的心变得温暖。

 

 

END.



评论(18)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