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2)

2.

黑羽快斗以怪盗基德的身份找到青子面前并不是毫无理由的。

一部分原因就像他和青子说的那样——他发现中森警部最近行踪不明,因此易容之后和警部的下属打探消息确信了这一点,剩下的原因就稍微有一点复杂。

作为中森青子青梅竹马的黑羽快斗,发现这几天青子的样子怪怪的。明明已经熬过了最艰难的期末考试,青子的眉宇之间却并不舒展。

这不正常。

黑羽快斗非常了解青子的性格,在期末考试结束之后并且青子之前明确表示了考得不错的情况下,她的脸上却没有本该绽放的笑容,这让他不得不多想。发现了反常之处,以快斗的性格当然要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他顺其自然地察觉了警部行踪的反常。

警部已经两天没有回家了,而青子的反常正是从警部失踪的那天开始的,两者之间的联系简直呼之欲出。快斗循着警部这一条线索,在和青子聊天时旁敲侧击,也没有问出什么来,反而被青子逞强的笑脸心疼得不行,只得在暗中加强了对青子的关注,临时做做斯托卡什么的,这才终于在青子带着U盘去和那个组织的人交易时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我想那是巧合。”青子述说着事情的前因后果,“爸爸遇到了被组织追杀的公安派出的卧底,在卧底重伤而死之前被托付了那个东西。”她看向基德手里的黑色U盘,“但是爸爸的存在被组织察觉了,他还没有来得及把证据转移,就已经被组织盯上了。”

她顿了顿:“……所以现在他被组织抓走了,我今天才会带着U盘去和组织交涉。”

“原来如此。”尽管已经知道事情原委,快斗仍然要做出刚刚了解的样子,“那么……这东西应该交给谁呢?”

“并没有这个必要,因为……它是假的。”

快斗一愣,随即忍不住在心中给青子鼓掌。虽然自己平时总是喜欢说她笨蛋,青子偶尔在生活中也有些小迷糊,但他心里却是承认的——从学习成绩上来看,青子确确实实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姑娘,现在她的聪明也在这里得到了验证。

“也就是说……这个是假的,真的被你藏起来了。”黑色U盘就是市面上最常见的那种,快斗猜测青子家里正好有一模一样的,就被青子拿来用了。

“没错。”青子说到这里微微扬起了头,“爸爸之前和我说过了……无论如何不能把它交出去,所以我用了一个一模一样的,但是没想到他们完全不准备和我交换。”

青子回忆起之前的场景。她带着假的U盘到了组织指定的交易地点,却完全没有发现中森警部的身影,她感到危险,当即发声询问对方父亲的去向,却被对方嘲笑了。

“你既然已经知道这么多,怎么还能想着活着回去呢?”

青子当时就暗道不好,没有再和他们废话,转身朝着来时已经观察好的逃脱路线拔腿就跑,凭借着自己常年和青梅竹马打打闹闹练就的体力一直顶着雨逃到家门口,这才与基德相遇,并在之后脱离险境到达了这里。

回忆到这里,青子突然发现了什么。在她刚开始逃跑的时候,本来是难以突破组织的包围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在那时突然从不知道什么地方飞过来一群鸽子,扰乱了那伙人的视线,青子才得以和他们拉开距离。

恐怕在那个时候基德就已经躲在暗处了吧……

“我明白了,不得不说中森小姐的做法真的是非常机智。”快斗赞赏了青子一番,“如果中森小姐相信我的话,接下来的事情不妨交给我。”

这就是很明显地提议要插手这件事了。青子清楚这一点,但她认为自己并没有理由拒绝,就算对面的人是那个自己一直不喜欢的怪盗基德。

毕竟中森警部对怪盗基德的信任不是毫无理由的。青子决定相信父亲平时的判断。

“我没有意见。”她下定了决心,抬眼看向基德,“那么今后还请多多指教。”非常时期,自己也要放下之前的恩怨才行,更何况其实二人之间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恩怨,放弃眼前之人的援手是愚蠢的行为。

“荣幸之至。”快斗应下了青子的话,就算作是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他会插手之后的事情,并且帮助青子完成她要做的事。快斗分析起当前的状况:“目前最要紧的两件事,第一是把那个证据交到警方手中,第二是找到组织的老巢,营救中森警部。但是相应的,办好这两件事的前提,是我们两个不能被组织发现。”

青子点点头。基德的分析很有条理,她现在所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状况,对她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去把藏在她家附近的U盘取出来转移到警方手中,因为组织的人必定对那里加强了监视,如果只有她一个人,想要完成这件事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现在不同,她有一个帮手,而且是一个可以说是逆天的帮手。有了这个人的帮助,她甚至可以轻松地完成第一件事,并且能够完美规避被组织发现的危险。

“所以我想……我们应该先转移到一个更安全的地方去。”快斗说,“这里虽然隐蔽也没有什么人,到底是公共场合,如果不巧碰到那个组织的人可就不妙了。”

“我们应该去哪里呢?我家附近肯定是不能去。”连带的快斗家也是绝对不能去的,“我想我有必要找一个适合的地方把我知道的情况告诉你。”然后再商量接下来到底应该怎么做。青子心中已经有了一些想法,只是一时不知道选择什么地方好。

“你家附近有我们的目标物,肯定是要去的,只是不是现在。”基德看起来却是心中有数,“如果你不介意的话……”他压低了声音,青子下意识凝神去听,在听清了他的话之后抿着嘴犹豫了几秒,还是同意了。

“那么……”快斗转过头看了看端着两人的饮品走来的服务生,“稍作休整,我们就赶快出发吧。”

 

两人稍事休息之后先后离开了咖啡馆。雨已经停了,但地上还有一些水洼,快斗就这样带着青子前进,很快就到了一所公共厕所外面。快斗先抬脚迈了进去,青子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跟上,过了一会儿两个人再出来的时候,青子已经换了一身打扮,就连脸也换了一张——这当然是怪盗基德的杰作。而快斗自己进去时是女装,出来时却换了一身中性的打扮和一张秀气的脸。

“这样比较方便。”他和青子解释说。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知道怪盗基德有女装癖啊。青子在心里默默地想,机智地没有说出来。

易容换装之后的两人再也不必担心被组织发现,终于可以放下心来说正事。快斗最终选择了一个KTV的包间,他在进去后拉开歌单随意点了数十首歌,让背景音乐充满了整间屋子,这才坐到青子对面。

“我想我们首先需要确认的,是应该把证据交给谁。”

“我不知道。”青子干脆地回答,“因为我爸爸也不知道这东西应该交给谁,那个在组织卧底的公安只来得及把东西给我爸爸,然后就死了,其他什么都没有说。”

“我明白了。”快斗点点头。不管怎么说这东西也应该是交到警方的人手里,而日本公安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神秘组织,虽然知道那位死去的卧底的身份,青子也确实对于把证据交给谁这件事没有什么思路。

但是快斗已经有了想法。

“你有办法?”

“虽然我们不知道应该如何联系那位卧底的上级,但有一点我们都知道。”快斗狡黠地眨眨眼,“日本公安的顶头上司是我们的警视总监先生,而联系那位先生的话,我们可是有一条比其他人方便的渠道。”

“……白马君!”说到警视总监,青子立刻想到了警视总监之子白马探。基德说的没错,有白马君在,之后的事情确实可以方便很多。

“没错。”

“不过白马君……”青子迟疑地看了基德一眼,白马君也会像她自己这样对基德付以信任吗?

“直接和他说清楚就可以,白马侦探一定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再说白马可是更出格的事情都做过……想起白马探之前的种种行为,快斗觉得找白马帮忙并不是什么难事。

“明白了,那么之后的事情就等我联系完白马君再说?”青子想拿手机给白马探打电话,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和钱包在之前逃跑的时候都弄丢了,脸上便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表情。快斗一看她神情就知道是怎么回事,自然地掏出了自己的手机递上去:“我这里有白马的手机号,你打给他吧。”

“诶?”青子把手机接过来,疑惑地看了他一眼,“你居然会存这种东西?”手机的通讯簿里不仅有白马探的电话号码,还有中森警部等几个警察的,更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代号,青子也看不懂是什么人。

“我可是万能的呀中森小姐。”快斗开玩笑似的说了一句。他这一次以基德的身份出现,交给青子的自然也是基德专用的手机,作为黑羽快斗时使用的手机就被他藏在自己身上。事实上,自从他在青子面前出现,他就非常注意区分怪盗基德和黑羽快斗,避免露出马脚。

快斗也想过直接以青子青梅竹马的身份来帮助她解决问题,但他经过思考之后还是决定作为怪盗基德出场——黑羽快斗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如果使出了他不应该会的一些手段,青子可能会受到惊吓吧,于是他最终选择了奇迹的代名词怪盗基德的身份出现在青子面前,帮助她脱离困境。

就在快斗思绪稍微有些飞远的时候,青子已经找到并拨通了白马的电话号码。

“喂,白马君吗?”

 

TBC.

评论(1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