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血色黎明(1)

食用说明:

1.这是一篇没有大纲的流水账,包括青子快斗并肩作战、快斗是【】等情节,都是以前没写的脑洞。如果坑了我是不会负责的w

2.CP是快青,其他角色大概就是魔快的小伙伴们……如果不是必要我应该不会写米花那边。

3.我知道题目很中二……嘛血色就是肯定得流血啦,黎明你们懂的,黎明总会到来,所以如果能完结那么一定是HE。

4.一旦开学很难更新。

以上如果没有关系的话请食用下文w


血色黎明

 

1.

少女在雨中奔跑。

无数朵水花在她脚下绽开,和滴落的雨滴一起沾湿了她的鞋袜,但她完全不在意,依然全力奔跑着。

不能停下。

尽管已经浑身湿透,大口喘着粗气,她仍然不能停下脚步。就在身后十几米的地方,还有一群人在追捕她。

不能在这里停下!

少女又一次暗下决心,咬紧牙关拼命地奔跑。就在没有间断地疾行中,她也没有停止思考——前面就是她家所在的住宅区,只要到了那里,她就有自信甩脱身后的追兵。

那里可是她的主场,她不可能在那里输给那些黑漆漆的人。

看到熟悉的街角,少女深吸一口气,尽其所能地加快了速度,在确保所有追兵被甩在前一个拐角之后迅速拐进了右手边的小巷,随后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地向前走着,不让自己发出太大的声响。

“呼……”由于之前的活动,心脏还在剧烈地跳动。少女让自己尽量轻声地调整着呼吸,一面隐在阴影中注意着追兵的动静,正如她所料,那伙人果真以为她跑向了通往商业区的那条路——毕竟混迹到了人群之中就很难再锁定目标,但是很遗憾,少女自己也清楚,以她的体力是不可能支撑到那里的。

但是恐怕不久之后他们就会察觉到的吧,必须赶快转移。

少女攥紧了拳头,在她手心里的是一个朴素的黑色U盘。她在刚才逃跑的过程中遗失了自己的手机和钱包,以至于现在并没有能联络他人求救的手段,但她必须尽快把手里的这件证物交到某个人手中。

没有人能代替她完成这件事。

在意识到了自己必须要做的事情之后,少女就已经下定了决心。

正准备在脑海中再盘算一边逃脱路线,一只手突然从她身后出,拍了拍她的肩膀。精神紧绷的少女几乎被惊得弹起来,待到少女抿着嘴回过头去,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年轻女性,从那人口中发出的话语却让少女又一次感到吃惊。

“冒昧打扰……敢问中森小姐,这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吗?”

优雅而清澈的男声,就这样从那个面容姣好的女子口中发出,然而少女——中森青子却意外地没有感到丝毫违和。在她看来,这个人做出这种打扮一点都不突兀,突兀的仅仅是他此刻在这里出现而已。

“你是……怪盗基德?”青子睁大眼睛看向面前的人——他怎么会在这里?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人会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出现,毕竟“月光下的魔术师”,应该出现在月光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在她所居住的居民区,就这样毫无预兆地以助人者的身份出现在她面前。

“正是在下。”基德看起来有什么话想要和青子说,只是现在的情境确实不适合交谈。他看了青子一眼:“如果没有异议的话,中森小姐先随我来?毕竟这里不什么适合交谈的地方,况且……那伙人一会儿又回来就不好了。”

基德说到“那伙人”时青子神色一凛:“你都看到了?”

“显然如此。”基德见青子在雨中几乎摇摇欲坠,却仍然用坚持的眼神看着他心疼得不得了,当即从身上掏出件雨衣给青子披上。青子突然之间被裹了个严实也是一惊,随即明白过来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果断问道:“去哪里?”

“跟我来。”

基德在小巷中灵活地穿梭着,青子几次想出言提醒他打个伞什么的,但看基德被雨水淋得浑身湿透也不以为意的样子最终还是把这些话咽了下去。作为本地居民的青子都不得不对基德的本领感到佩服,因为她发现基德带她走的几条路有的她自己都从来没走过,而基于这几条路的隐蔽性而言,那些追她的黑衣服的家伙就更加不可能知道这些小路了。青子想了想,如果只有自己的话,恐怕未必能在这么短暂的时间内计划好如此周密且隐蔽的逃脱路线,说不定还会因为心中有恐慌而做出错误的判断。不得不说的是,在基德出现之后,青子居然莫名地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她说不出缘由,但她确信这确实是她实实在在的感觉。

非常奇妙。

跟着基德左拐右拐走过几条小路之后,他们就到了另一个街区的咖啡馆前。青子看到基德停下脚步,用眼神示意她进入这家咖啡馆,随即先一步走了进去。在确认了周围的环境之后,青子由衷地松了一口气,随即紧了紧身上披着的雨衣,推开了咖啡馆的门。

总而言之,她安全了。

 

基德和青子选择了咖啡馆最角落的位置。由于天气的原因,没有什么人外出,咖啡馆此时也只有他们两个客人。雨仍然在下,可青子的心情却已经比之前好了很多。她脱下基德给她的雨衣搭在旁边的架子上,接过侍者递上的毛巾擦干了头发和身体,而基德却是到洗手间去完成了这项工作,就在青子差一点完成自己身上的清理工作的时候,换好衣服的基德坐回了她的对面。

待两人坐定,气氛却突然有些尴尬起来,好在服务生的到来及时地缓解了这一情况。基德用搭配易容的成熟女声点了一杯热可可,然后就用目光示意青子也点一杯饮料。青子正想回绝说自己不用了,就见基德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直接跟服务生又点了一杯热可可。

服务生拿着点单下去了,青子又有些尴尬得说不出话——之前自己本来不是这样,然而在危机过后,所有之前没有反应过来的事情全部涌进了她的脑海,让她不得不遵循本能去做出相应的应对,于是造成了现在这种说不出话的局面。她清楚地知道,自己本身是不喜欢基德的,可是在刚刚见到基德的那一刻,自己却想都没想就跟着基德走了。说得好听这叫做危机下的直觉,而青子自己却有些过意不去——她很纠结,为什么自己在面对一个并不喜欢的人的时候,却毫无顾虑地就把信任交付了呢?更何况这个人是那个神出鬼没、出现得毫无道理的怪盗基德。

就像是完全没有察觉到青子那些复杂的心情似的,基德直接引出了话题:“作为一个不知情者,我希望中森小姐能把目前的情况说清楚。”

“你也说了,作为一个不知情者——”青子也不知为什么,自己就这样下意识地在言语上带上了些反击的意思,“我可否先知道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所以说仔细想想怪盗基德突然出现——这可以说是根本没有道理的事情吧?

“……好好好,中森小姐说话当真有理有据。”基德无奈地举起了双手,但青子一眼就肯定他一定是装的:“你应该也知道时间并不富裕吧……。”更何况……爸爸还……

想到中森警部,青子感觉心里突然就揪了一下,爸爸还在那伙人手里……!

她攥紧了手里的东西,脸色突然黯淡了下来。见她如此,基德也摆出了严肃的表情:“其实也算是巧合吧……”

基德昨天本来是打算投放新的预告函的,但在投放预告函之前,他发现中森警部居然不在他本应该在的那几个地方,家里、岗位上……他也易容去问过警部的部下,又刻意远距离观察了青子的行动,所有信息却都指向同一个事实——警部失踪了。

“警部可是我的老对手。”基德的声音真诚而充满遗憾,“如果没有警部在现场,我的表演也会失色许多吧。如果警部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希望能多少能帮上点忙。”

“……你那只是简单的偷盗而已。”青子小声嘟囔着,却没有怀疑基德的话。青子多少可以理解一点基德对于父亲那种对手间的惺惺相惜,而且根据基德以往的所作所为来看,顺手给人帮个忙这种事可没少做过。

“于是我就想到要找中森小姐商量一下,正巧遇到那伙人在追你,这才找了个时候现身。这就是我出现在这里的理由。如果我没猜错,警部恐怕是因为发现了什么东西,被那伙人抓住了吧。”基德似乎是说完了,用目光示意青子该你说了。

青子抬头看着他。

要把一切对他和盘托出吗?

她犹豫着。基德的判断八九不离十,如果能够得到他的帮助,之后的一系列事情想必都能够变得很顺利,她此刻需要做的决断,仅仅是要不要接受他的帮助。

基德仍然用一双真诚的眼睛看着他。青子垂下眼睑,下一刻用坚定的目光回应了他。

“我的爸爸,中森警部。”她一边说着,一边在脑海中斟酌自己的用词,“前几天因为某个巧合,拿到了某个组织犯罪的证据,所以他被那个组织的人扣押了,我被那伙人追捕也是如此。”

青子深吸一口气,把手里的黑色U盘放到了基德面前。

“就是这个。”


TBC.

评论(3)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