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魔快》快青同人】试胆大会

感谢花花的生贺~\(≧▽≦)/~

..:

_(:з」∠)_

十分短小的快青。 @蓝藻 

本来想着昨天的生贺太拿不出手了,结果今天貌似更对不起小海带……

牙上的细菌已经感染大脑了,我不会码字了……


——————————————————



试胆大会

 

 

1.

白天还是晴空万里,傍晚的时候忽然刮起了大风,云一层一层地堆到了头顶,乌泱泱压下,把空气都压抑得闷且令人窒息。

 

「快要下雨了呀……」快斗仰起头看天上的云,手肘还撞了撞身旁的青子,「恭喜啊,晚上的试胆大会大概要取消了。」

青子怕鬼这回事也是他不经意间发现的。

自己这位青梅竹马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要不是她在那天夜里被一点风吹草动吓得忽然抱住自己,快斗大概一辈子都发现不了她这一弱点。

偷偷笑了两声,他转着眼珠偷偷朝青子瞥去。

听到试胆大会可能取消的消息,青子一点也没有开心的模样,托着下巴的手捏紧,把下巴拧出和眉头一样的褶皱。风把她的头发吹得有些凌乱,东一撮西一撮地翘起,配合着她认真的脸,不自觉便冒了些傻气。

她的确一点也不希望试胆大会取消。

为难地抬头看一眼天空,收回视线的青子把拳头握在胸前,像是在为自己打气:「这次试胆大会我帮班长出谋划策了好久,肯定能吓到大家!今晚一定不可以下雨!」

明明重点是后面一句,能进快斗耳中的却似乎只有那句「肯定能吓到大家」。他掏了掏耳朵,「那个『大家』包括你自己吗?」

他的讽刺换来青子贼贼一笑:「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

感觉自己似乎被反将一军,快斗有种不祥的预感……

 

 

 

2.

天气总算给力,积雨云沉淀了半天,终是被风彻底吹散。

雨下不来,风倒是猛得吓人。卷动的空气摩擦出「呼呼」的声响,迎合着试胆大会开幕式上窜动的篝火,顿时将气氛提升到顶点。

班长的脸被火焰映得时而橙红时而黑暗,他托了托自己厚得画了螺圈的眼镜,露出一口森白的牙:「很高兴晚上有那么配合的天气,今晚的试胆大会可能太可怕了,所以两人一组。下面我来公布今晚试胆大会的分组。」

 

快斗毫不意外自己和青子分到了一组。

她帮班长出谋划策不过就是为了看一眼快斗被吓到时的糗态,快斗可不打算让青子得逞,反倒是庆幸青子没有分到和别人一组,万一吓坏了不知会扑向谁的怀抱。

这点小心思快斗不可能说出来,正如青子始终保持着试胆大会的神秘感等着看笑话一般。

 

走神之间班长已经公布完了试胆大会的任务内容。

无非是在蜡烛燃烧尽之前将写有组员名字的纸鸢放到前方神社的祭台上再回来,蜡烛熄灭便算失败。每隔十分钟出发一组,两组之间距离近得简直能听到前方的尖叫声。

快斗干笑着拍了拍自己沾了些草根的屁股起身。

他们是第一组。

「我们走咯,青子,」他自信地笑着,仿佛已经预料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你跟在我的后面吧,我来拿蜡烛没问题吧?」

青子笑着摊手:「你要小心哦。」

 

 

 

3.

疾风让气温下降得很快。

快斗和青子没走多远进了林子,不觉有些冷了。

快斗一手护着蜡烛,一边转头问青子会不会冷。青子深吸一口气刚要说一句不冷,连倏然僵住,眼睛睁得好似要把眼珠子弹出来:「快……快……」

「快」了半天快不出什么所以然来,快斗甚至不知道她是想催促加速还是在叫自己的名字。

疑惑着,他转过……

「哇——」

快斗端着蜡烛的手猛地一抖险些抛开。

身后那张鬼脸惨白,描红的眼线顺着眼眶向下划过脸庞,就像两道血泪。

「惠、惠子?」

会被吓到不过是因为事出突然,快斗退后两步很快便认出了装扮下的人是谁。

扮鬼扮得正兴奋的惠子被一瞬拆穿,一时间都不知该如何演下去。

「咦?惠子?」前一秒还吓得脸色发白的青子下一秒镇定下来,赶忙收起自己即将抱上快斗手臂的双手。一抬眼,正对上快斗戏虐的眼,「咳咳……她突然蹿出来吓了我一跳。倒是你,怎么一下就认出来了?」

这个问题也是惠子想知道的,但被问到的快斗却有些尴尬,他总不可能告诉两人是因为自己装太多了自然更容易看穿他人的伪装。

「哈哈……」快斗挠着后脑勺,「直觉,直觉……」

 

 

 

4.

直觉这种东西,一应验,就贯通了整场。

快斗用着这个理由,一连串认出了每一个扮鬼的同学。

一次又一次被吓到的青子悻悻放开快斗的手臂,嗔怒的眼神仿佛在说「你等着瞧」。

快斗耸着肩,倒也不在意。抱在手臂上温度的消失令他惋惜,他的视线跟着青子离开的手游移了一段,然后打了个呵欠:「好无……」

刚想说无聊,青子却又尖叫了起来。

「啊——」

这一回她的尖叫声却不似先前那般惨绝人寰,反倒是带着兴奋。

被打断话语的快斗心下感叹着到底是谁装扮得那么不走心,连青子都能一眼认出。

 

转头——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套着鱼头的同学和青子看着冲到角落抱着一棵树用力往上爬的快斗,一道笑弯了腰。

「…………………………」

快斗沉默得异常的久。

他早有预感青子所谓的「出谋划策」不安好心,他甚至猜测过青子会走到半途忽然自己脸皮一掀扮成鬼下自己一条,但谁会想到试胆大会会出现「鱼」这种诡异的生物啊!!!

 

英勇的怪盗先生就这么落马,快斗默默从树上滑下来,摊手坐在树下,一副对青子的恶作剧无奈的模样。

「输给你了啊……」

「那是当然。」

青子终于得意了一回。

然而得瑟没能进行几秒,就见快斗指了指自己的脚下。

「嗯?」她一愣,「什么?」

她顺着快斗指出的方向低头,脚边是一截跌落后熄灭的蜡烛……

 

 

 

5.

于是,第一组任务失败。

 

End


评论

热度(27)

  1. 蓝藻我的昵称被吃了 转载了此文字
    感谢花花的生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