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快青]一语成谶

我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了→_→被苏大喂了一嘴刀片,急需补糖。

明明是个很萌的梗,写出来却……呜呜呜,昨天居然还没写完。

无趣,OOC,脑补萌萌的结果写不出。

看了以上还觉得无所谓的话,就可以继续阅读啦【。


一语成谶

 

“你不会是满17岁了吧?”

“可是你的腰,你的胸,你的屁股……”

“青子,你不会……是男的吧?”

……啊!

青子一个激灵坐起身来,看看周围才想起来刚刚出现的一切都只是她的梦,尽管如此她此时也没有了睡意。

不知为什么她突然就梦到了自己过生日那天快斗说过的话。那天晚上快斗没能来参加自己的生日聚会,却在午夜时分给自己送上了一份最难忘的礼物,给她留下了非常宝贵的回忆。

……然而。

对,没错,一想起这个青子就忍不住咬牙切齿,那天晚上她确实高兴极了,完全忘了白天发生过的事,几日后她才想起来,快斗在她生日那天说她平胸。虽然中森青子和黑羽快斗也算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之间也可以说是十分亲密的关系,然而每当面对青子时快斗那张嘴就多少让人觉得有些口无遮拦——就比如说这次。

青子感到有些奇怪,这并非一日两日之前的事,为什么今天会梦到这些呢?但她没有再想下去,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她决定起床。

下一刻青子发现了不对。

她抬起手想要去拿她的衣服,竟发现自己的手掌似乎比原来要大上一圈,也显得更加有力,而她的目标——她想要去拿的校服居然变成了男式校服。

……怎么回事?

她吃惊地眨了眨眼。难道自己还是在梦中吗?或者这其实是快斗的恶作剧?将搭在旁边的衣服拿过来,手指微微屈起,从指腹传来的真实触感让她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真的。

这不是梦。

一瞬间青子感到前所未有的震惊,下一刻她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一红,抬手掀起了自己的被子,只向下看了一眼就飞快地把被子合上,脸色却越发的红了。

天天天天天天哪!!!

中森青子,女,17岁,在某天梦到青梅竹马说自己身材像男人醒来之后,发现自己……变成了男人。

 

快斗像往常一样打着哈欠走进学校。昨天的行动很顺利,就是宝石的展出地太远了,导致他后半夜才到家,因此今天他才显得格外没精神。

在他踏进校门的那一刻,他突然感觉好像哪里不对。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突然出现,让他觉得非常不妙,却又不知原委,只一瞬间他就把这件事抛在了脑后,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朝着自己班的教室走去,而这种轻松愉快的心情仅仅持续到他进教室前。

因为当快斗进入教室之后,他一眼就发现了教室里的反常之处——为什么青子的座位上坐着一个眼神酷似青子的男生?

“你是……?”快斗快步走到自己座位上,刚到跟前就忍不住发问,“为什么坐在青子的座位上?”莫非是青子的表兄弟之类的?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他们的教室里啊,难不成是转学过来什么的……可是青子并没有和自己提过这件事啊。

穿着校服的男生见到快斗一脸疑惑的样子,竟然愉快地笑了起来。

“快斗你说我是谁?我现在可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哦?”

悦耳的男声没能让快斗感到舒适,反而让他几乎跳起来。

“……你什么意思?”一个恐怖的念头在他脑海中成形,自从见识过小泉红子的魔法之后,快斗知道自己身边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都不奇怪,然而如果自己猜对了……想起那个可怕的猜想,快斗忍不住抖了一下。

应该不会是那样吧……

“真无情。”男生说着站了起来,竟然比快斗还要高上几厘米。他居高临下看着快斗,眼底满是愉快的笑意,“连自己的青梅竹马都认不出来了吗?”似乎是还嫌不够一般,他又加上一句:“我是你的青梅竹马中森青子呀!”

在那个少年大仇得报的眼神中,快斗欲哭无泪。他感觉整个世界都要崩塌了,天地仿佛在他眼前旋转。

谁能告诉他……为什么那个萌萌的青子会变成男人啊!

然而最终快斗在心中的绝望呐喊并没有机会能具现化为真实的声音。

因为上课了。

 

恍惚了一整节课的快斗决定拉着被别人称为中森苍的男生和红子一起把下节课翘掉。

“青子……啊,我真的是青子哦?”青子用无辜的眼神看着他,“今天早上一起来就变成这样了呢。”

快斗拉着中森和红子上了天台,在只能得到“名为中森苍的男人等于中森青子”的答案后,他又问了好几个只有她和青子知道答案的问题,想要证明这个人时青子找来耍他的,然而得到的答案让他越来越绝望。

眼前的这个人绝对就是青子没有错……生理特征除外。

受到会心一击的快斗把目光转向了红子。

“青子这是中了咒语哦。”红子说得很简单,“只有当事人能察觉到她的变化,像是白马君和惠子这样和青子亲近的人都没有任何违和感,所以这么看来发出咒语的其实就是黑羽君你呢。”

“我怎么可能给青子下咒语呢!”怎么想都不可能好吧。

“这种咒语没有恶意,但它可以说是一种恶作剧性质的,触发条件至今都是‘不明’,看来黑羽君很幸运,成功地触发了咒语呢。”

“……”这种成功并不想要啊喂!

“所以今天我来了学校之后同学们才没有感到奇怪吗?”青子想起自己刚来学校时,同学们看自己的眼光并没有异样,这样看来能够察觉到青子性别发生了变化的人只有她自己、快斗和红子了。

“正是如此。”红子点点头,“反正当个男生也挺好,不如就这样吧?”

青子瞥了快斗一眼:“我觉得没关系呢,反正快斗也一直觉得青子是个男孩子,正好遂了快斗的愿望。”

“……等等。”快斗突然想起了什么,在青子过生日那天,自己好像嘲讽过她的身材来着……难道……突然意识到了整件事情的起因,快斗脸都白了。红子说的“发出咒语”难道是指青子生日那天自己说过的话?!

为什么这种诡异的事情会一语成谶!

“看来黑羽君已经意识到自己是始作俑者了呢。”

“哼哼,反正当个男孩子也不错呀。”作为性别转换的当事人,青子然而没有太大的反应,“反正快斗说青子是男孩子嘛,那青子就当个男孩子咯。”

快斗扶额。

我想静静。他想。

 

愉快的一天很快过去。青子看起来没有什么不同,还是经常和惠子在一起说话,然而快斗已经在旁边蔫了。

青子看了看快斗:“我现在已经变成男孩子了,你怎么还不开心呢?”

“……我不是真的想让你变成男孩子的啊。”快斗没精神地趴在桌子上,“我现在一闭上眼睛,眼前就是那个萌萌的女孩子青子,青子你为什么会变成男的啊……把我可爱的青子还回来啊……”

听着原本应该是答案的话语变成了碎碎念,青子突然愣住了。

刚才快斗说什么来着?

“快斗你刚才说什么了,再说一遍啊?”

快斗有气无力地抬眼朝旁边青子看了一眼。

“把我可爱的青子还回来啊……”

可爱……?青子眨眨眼,以前快斗可从来没用过这种词来形容自己,原来自己在快斗的眼里是“可爱”的吗?青子又在脑海中读了一遍快斗的这句话,脸突然就红了。

快斗说的是“把我可爱的青子还回来”,他说“我的”……

青子感觉自己十几年的少女心恐怕都要在今天爆发了。她和快斗之前似乎一直都小心翼翼地维持着一种奇妙的关系——他们亲近,却不能完全坦率的面对彼此;他们保持着极近的距离,却并不能完全的了解对方。青子曾经极度的不能肯定快斗对自己的心意是不是和自己对快斗的心意相同,毕竟在她眼里,快斗一直是那么厉害的人。她曾经十分不自信,尽管每天都和快斗打打闹闹,却又在心里藏着一种自卑的情绪,不敢将心中所想直抒于口。快斗虽然看起来吊儿郎当的,青子却清楚地知道快斗的好,如果快斗并不喜欢她,恐怕也会温柔地咽下那些拒绝的话语。

所以曾经的她不敢说。那时自己的心情有多纠结,现在的自己就有多开心。

看着快斗颇受打击的样子,青子猜测快斗现在说出的话都是无意识的,既然是无意识的话,恐怕这就是快斗心中所想了。难得能听到快斗说句真心话,青子想了想,决定抓住这个机会再多问问快斗。

“为什么青子就不能是男孩子呢?”快斗的样子真的像是受了好大的打击呢。

眼睛几乎闭着的快斗沉默了几秒,像是在思索,却又完全没有意识到问话的人是青子。

几秒后他小声嘟囔了一句。

“因为我……不想和男孩子谈恋爱嘛……”

快斗仍然是蔫蔫地趴在桌子上,仿佛刚刚说出的所有话语都是无意识吐露的,而正是因为注意到了这一点,青子才在那一瞬间不知是因为惊喜还是单纯的讶异屏住了呼吸。

青子还想说些什么,突然响起的上课铃却打断了她。她又看了快斗一眼,最终咽下了自己刚刚想要说的话。

既然快斗这么想,她还是早点变回去比较好吧?

 

“可以变回去哦。”红子说,“虽然不知道触发咒语的条件,但解除咒语的方法我确实知道。”

“你怎么不早说……”快斗一听能解除咒语稍微有了点精神,不过还是忍不住抱怨红子现在才告诉他。

红子瞥了他一眼:“能看到黑羽君吃瘪的样子实在是太难得了,并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附议。”

……感觉被两个女生一起嫌弃了。心好累。

“解除咒语的方法,就是施咒人对着被下咒的人真心实意地表白,然后就OK了。”

快斗眉毛一挑:“……就这样?”不会还是在玩他吧?

红子回瞪过去:“你还想怎样?虽然‘真心实意’对某些人来说比较困难,你们两个的话肯定是小菜一碟吧。”

红子话音未落,就看到面前两个男人一个捂住了脸,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害羞,另一个抽动着嘴角,一副无语的样子。

我真是什么都不想说。她想。

虽然对面两人还没有说什么,但红子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他们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微妙的气息。为了待会儿不被闪瞎眼,红子决定先撤为敬。

“就这样,你们加油。”

天台上只剩下快斗和青子两个人。

“……那看来只好这样了。”沉默了几秒之后,快斗转过身来看着青子,“没问题吧,青子?”

“……嗯。”青子放下手,直直看向快斗。面前的少年一脸郑重,与平日的玩世不恭截然不同,正用认真的眼神看着自己。感觉到对方目光中的温度,青子竟觉得有些不知所措。真心实意、表白……红子刚刚说过的那些字眼从她脑海中闪过。快斗一直都是一个优秀的演员,虽然有时看起来傻里傻气,那种在青子看来半真半假的简陋伪装却掩不住他本身的光彩。这样的快斗,要对自己……真心实意的表白吗?

虽然有些羞于承认,自己确实有些期待。青子这样想着,满怀希望地看着快斗,却见快斗突然抬起了手,一脸无语的表情。

“我、我再酝酿酝酿,对面是个男人我表白起来总觉得……”尤其是在知道对面的男人是青子的情况下……想把表白的话顺畅地说出来真的好难。

“噗。”虽然没有等到意想之中的表白,青子的心情突然轻松了许多。

“有什么好笑的嘛。”

“因为快斗的样子……真的好好笑嘛哈哈哈……”不说还好,一看到快斗此时愁苦的表情青子真的是忍不住,当即就笑出了声。她的笑声飘落到天台上的每一个角落,给本来安静的天台染上了一层轻松愉快的颜色。

“好了吗?”

“好了呀。”青子笑够了这才抬眼看向快斗,却发现快斗的脸上是前所未有的温柔神色,看得她心里小鹿乱撞的。

没有给她更多的反应时间,快斗就已经出击——这一次,他已经做好了准备。多亏了刚刚青子的欢笑,他刚刚那种紧张的心情已经完全消失了。

只是说出自己真实的心情而已。

“青子,我喜欢你。”

看,这样就好了。看到面前的人突然面色潮红,快斗也觉得轻松起来。自己之前一直在别扭什么呢?他自己也说不清楚,现在看来,或许只是自己胆怯地想要掩饰自己的心情。

可是并没有掩饰的必要啊。

在看到面前的人在一阵白光之后变回了那个自己心心念念的少女时,他开心地笑了。

“青子……你愿意和我交往吗?”

刚刚还因为突然变身被吸引了注意力的青子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立刻又捂住了脸。

“……快斗好烦。”

完全不像抱怨的话语从她口中吐露。她微低着头,对着面前的人伸出了手。

下一刻,双手交握。

 

“总之这就是个乱说话会惹祸的故事。”红子在家里写日记时自言自语道。

红子当然知道这个咒语触发的前提,但是她才不想告诉他们。以黑羽快斗的性格,以后想不再惹祸恐怕也很难吧……

她挑起了嘴角。

毕竟他们两个,可是彼此相爱的呀。

 


END.

 


评论(18)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