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DC/MK】名UP主怪盗基德掉马始末(8)

3/4组UP主设定,没大纲,不知道会写多少,万一坑了……嗯【。

↑重要的事情每次都要说 

总有一种要烂尾的感觉……随缘吧_(:зゝ∠)_


15.

某三个人在进入自己房间之后不约而同地掏出了手机,登入了某个讨论组。由于爱好关系,他们有时会沉浸在对案件的推理中,为了不打扰到黑羽,他们三个有一个专门用来讨论案件的讨论组,却不想今天派上了用场。

 

平成的福尔摩斯:……

大阪烧与剑:所以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白骑士:一言难尽。

平成的福尔摩斯:虽然觉得难以置信……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验证一下。

白骑士:你仔细想想我们为什么要背着黑羽君跑到这个讨论组来说就知道了。

大阪烧与剑:???

平成的福尔摩斯:你觉得以服部的智商只有这点提示能想出来吗。

大阪烧与剑:喂!怎么又黑我!

平成的福尔摩斯:因为你黑。

白骑士:噗。

大阪烧与剑:我看错你们了!

白骑士:不逗了,工藤我直接说了?

平成的福尔摩斯:嗯。

白骑士:我们怀疑黑羽君就是……

 

看到白马还特地从关键的部分断了个句,服部心里还想着白马还真是恶趣味啊,结果下一条信息差点让服部喊出声音来。

诶?!

他颤抖着打:这是真的吗?!

下一秒得到了肯定的回复。

服部觉得自己需要一点时间来消化那两人刚刚和他说的话。他之前从未想到过这种可能性,乍一听还是觉得匪夷所思,但仔细想想却又不得不承认这种怀疑是有道理的,毕竟工藤和白马都不是那种信口开河的人,他们两人一旦说了什么话,必定是有确实的根据存在,而不是空穴来风。

既然他们两个人都发觉了,自己可不能落后啊。

在奇怪的地方燃起战意的服部眼中精光一闪,手指便动了起来。

躺在隔壁床上的快斗突然莫名的有种不祥的预感,当机立断爬起来去了一趟厕所,之后才心事重重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快斗下楼时工藤已经给他们准备好了早餐——都是外面超市里就有卖的面包,随便热一热就可以吃了。

“不过说起来工藤你的生活技能等级真的不太高啊。”几口吃完了早餐的快斗吐槽说,“早餐在便利店买,中餐外卖,晚上还是外卖。”真是难以想象工藤平时到底是怎么过日子的。

“工藤君有个超级能干的青梅竹马住在附近。”灰原往面包片上涂着果酱,慢条斯理地说。快斗闻言瞬间悟了:所以其实工藤经常去青梅竹马家蹭饭咯?

想到自己也经常去青梅竹马家蹭饭,快斗觉得自己好像也没有什么资格嘲笑工藤呢。

“咱们今天还是继续直播糖果屋么?”等其他人都吃完饭,快斗问,他可还没忘记那个噩梦般的下午,他们看着工藤奋战第四个关卡奋战了一下午,然而还是没过……今天不会还是一天都在看工藤卡关吧?!

工藤点点头:“做事当然要有始有终,不过今天我们四个一起上吧。”

“嗯?”一起上?

“工藤你是说一起玩第四关?”服部轻而易举地理解了工藤想要表达的意思,“轮着来?”

工藤点了点头。

“这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毕竟我们还有服部君的技术在。”白马装模作样地赞成,“况且昨天工藤君一直在玩同一个关卡估计人也很疲惫了吧,一直不间断地玩同一个关卡对精神也会产生一定的影响,反而更加难以通过。”

“……行啊,我没意见。”快斗想了想,与其接着看工藤和第四关死磕,还不如他们轮着来,早点把这一关过掉,不管怎么说他们还有服部在,不过自己可得注意才行。

上午10点,几个人准时地坐到了电脑旁,开始了今天的直播。

“各位日安。”开场白依然是略显清冷的女声,“欢迎收看今天的直播,我是负责录制的雪莉。”

“那么我们继续昨天的游戏吧。”服部说着点开游戏读取了存档,一边操作一边说着:“为了增加趣味性,我们决定今天轮着玩第四关,先由福尔摩斯来,然后是白马、鲱鱼,最后是我,请期待我们的表现吧!”

“说真的我觉得你们就算让我上了我也并没有什么用处……”快斗在旁边碎碎念,结果被服部揉了揉脑袋。

【噢噢噢噢总感觉这个游戏好幸福的!被四位大大轮着上!】

【轮着上的那个别走】

【轮着上好污】

【我压一车黄瓜,最后过关的是大阪烧大大】

【福尔摩斯过关我就吃仓鼠】

【坐等围观吃仓鼠】

【坐等+1】

看着一条条弹幕刷过,灰原虽然面无表情,心里却有一种莫名的愉悦感。她看着在电脑屏幕前准备游戏的几个人,不觉有些期待起来——虽然估计并不能看到吞仓鼠,但她还是很期待,毕竟看到工藤的眼神,她能感觉到工藤似乎有某种预谋,而服部看起来也是在配合他,白马和黑羽她是第一次见,因此她无法判断他们是否知情,但她几乎可以肯定,工藤的目标必定是白马和黑羽中的某一个。

她有预感,今天一定会发生非常有趣的事情。

 

16.

“那么就由我先来继续昨天的游戏。”工藤坐下,把手放上键盘。昨天一次次被魔女发现然后搞死的画面到现在还总能从他眼前掠过,就在坐下的一瞬间他几乎看到了结局。

……毫无悬念。

“接下来是我,昨天没能出场真是遗憾啊。”白马说着和工藤换了位子,与此同时弹幕上刷过一大片欢迎白骑士大大的弹幕,看来他的粉丝也很遗憾他昨天没出场这件事。

“说起来这个游戏没有商店的设定呢,要不然就能看白骑士土豪一把了。”服部可是记得清楚,白马之前和他们玩大富翁的时候,那个运气,那个资产……啧啧啧啧啧。

“又不是所有游戏都有金钱设定。”白马说着开始游戏。他先操作着柏琳在厨房里到处看了看——毕竟他昨天没有自己玩过——熟悉了一下之后这才去触发剧情。

柏琳发出声响。

魔女发觉有人,过来查看。

白马在可以操作的第一时间操控着柏琳往桌子那边移动,然而很可惜,还是失败了。

“似乎我的起步有些晚了,让我们期待红色鲱鱼君的表现吧。”

快斗和白马换了位置,就在他把双手放上键盘的那一刻不知为什么居然有点紧张。明明只要轻松地死掉就没有问题了,这种紧张感到底是哪里来的呢?

“记得当初把鲱鱼君拉过来做游戏实况也是因为我看到了鲱鱼君的游戏技术呢。”果然怕什么来什么,就在快斗准备愉快地上去送人头之时,白马在旁边开始放杀招,“我记得当时也是一个RPG类的小游戏吧,鲱鱼君可是一次就通过了那次追击战呢。”

“……那只是个巧合啦!”快斗额上滴下一滴汗,心里暗自骂起白马来,好好的怎么突然提这一茬啊!

“我只是想让鲱鱼君不要妄自菲薄而已啊。”白马的表情倒是无辜得挑不出一丝错处,“我可是对鲱鱼君很期待的。”

可是我不期待啊啊啊啊啊啊!

快斗在心里咆哮着,手上却不能停。他第一次在白马面前展露游戏技术的时候并没有想到白马也是圈内人的可能性,这才不慎留下了把柄,却没想到白马会在这种时候提起——而且还是直播!他只想当一个普通的文字类游戏UP主啊!万一以后有粉丝想让他直播RPG可怎么办,难道直播送人头吗——

就在快斗的思绪拐到奇怪的方向而且已经跑了很远的时候,工藤的声音让他一下子就回过了神。

“鲱鱼别发呆,快点。”

简简单单的平淡话语到了快斗耳中,快斗竟觉得这声音蕴含了强烈的杀气,手下不由得动了起来。直接送人头不行,那就简单地挣扎一下吧?

然后他就简单地挣扎了一下。

死了。

“果然还是不行嘛。”快斗故作轻松地站起身来,“到你了,大阪烧。”

“看我的吧!”服部斗志满满地坐过来。

……然后也死了。

迷之沉默。

就在屏幕几乎被各种弹幕刷爆时,工藤开口了。

“其实刚刚离胜利最近的是大阪烧和鲱鱼吧?”工藤看起来十分冷静,仅仅是在分析刚刚的游戏表现,“这一关的难度确实非常大,是我从来没见过的,为了提高效率,接下来就让他们两个来吧。”

“我没意见哦。”白马立刻就表态,“刚刚之时不熟悉,稍微熟悉一下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过关了吧?”

“诶?”快斗愣住了,这也太突然了。

“就这么办吧。”趁着快斗还在愣神没来得及反驳,服部也跟着肯定了这个提议,“那么鲱鱼咱们俩可要加油啊,这游戏后面还有一半呢!”

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坑了的快斗顿感坑爹,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感觉工藤他们三个恐怕是有意给自己挖坑的。

“那你们加油,我去雪莉那边看看。”白马说着起身去了灰原旁边,一眼就看到了屏幕上刷过的弹幕。

【福尔摩斯和白骑士怒卖队友】

【心疼鲱鱼哈哈哈哈哈哈说好的文字类游戏UP呢!】

【鲱鱼要进军RPG游戏了】

【福尔摩斯大大你要不要考虑转战文字类的推理游戏[蜡烛]】

【推荐壳之少女!】

【推荐壳女的别走!好丧啊喂】

白马意味不明地朝着快斗那边看了一眼,工藤正在那边紧紧看着那两人,那么自己接下来只要等就可以了。

另一边服部已经又和快斗换了位子:“该你了。”

快斗还想挣扎一下:“这么频繁的换来换去还不如你一个人上呢,我觉得以你的水平肯定一下子就能过啦!”

“哎这不是人多好玩么!”服部把快斗按在椅子上,“你先来,死个几次我再上。”

……结果还不是觉得我会死几次么!快斗默默吐着槽,双手放上键盘。既然这样那就死给你们看!

一直在心里碎碎念的快斗再回过神时,他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谁能告诉他……刚刚是怎么回事儿?!

他居然成功地操作柏琳跑到桌子底下了!自己明明打算死一死的!为什么会这样!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快斗想到了答案:他在不久之前……在心里碎碎念来着,虽然只是普通的走神,一个不注意,就……

这种答案让快斗简直想吐血三升,他万万想不到自己一世英名居然就败在这种原因之下,而且更加可怕的是……

背后浓重的杀气吓得他立刻就站起来了。

“我、我真的不是怪盗基德!”

明明刚刚还有补救的余地,在慌不择路地高喊出这句话后,快斗才意识到,这一次自己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要完。


TBC.


评论(21)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