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白快]江古田高中的日常

给 @夏阿沐jas 的生贺,迟了好几天了orz但还是祝阿沐生快www

然而最近没文力,写的比较碎……待我恢复恢复【。

《白花恋诗》出自空轨,玩过的都懂。


江古田高中的日常

 

1.

在一个晴朗的早上,江古田高中的铃声一如既往地响起,学生们也像往日一样坐在教室等待着上课。绀野老师踩着铃声走进教室,一走上讲台就神采飞扬地拿起粉笔,刷刷地在黑板上写下一行大字。

文化祭准备。

“同学们,我们期待已久的文化祭就要到了,这可是比上课更激动人心的事情!”她不经意地提高了音调,声音里满是跃跃欲试,“所以这节课!我们来布置今年文化祭的活动!”

听着台上绀野老师激情洋溢的演讲,快斗默默扭过头去想和旁边的青子吐吐槽,结果就看到他的青梅竹马像是早就准备好了一样淡定起身。

“接下来就请班长中森青子来给大家安排。”绀野老师说完就顺势退场把接下来的工作都交给班长,看来是早就和青子商量过了。

班长中森青子在同学们期待的眼神中走上了讲台。

快斗心中突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2.

“所以!我为什么!要在这大好的时光!排练这种奇怪的话剧呢!”

存在于黑羽快斗话语中的感叹号几乎到了可以具现化的地步。所以说到底是怎么会走到这一步的呢!文化祭演话剧本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演反串剧也并不是那么难以接受的事情,然而……

“为什么让我演女主角啊!”就算全员反串找一个不起眼的角色演一下就好了嘛!就算穿女装很萌也不想用自己的本来面目在这么多人面前羞耻play好嘛!

中森青子小姐淡定地撩了下头发:“因为我觉得除了快斗没有人能演好女主角呀。”

“……我推荐白马!”看到旁边看似笑得人畜无害实则笑得幸灾乐祸的某人,快斗就气不打一处来。为什么自己就是演女主角而这个可恶的假洋鬼子就是顾问?一想起这件事快斗就忍不住在心里抱怨青梅竹马胳膊肘往外拐(然而并不敢说出来)。

“白马君不行。”青子果断地拒绝。

快斗觉得自己的青梅竹马越来越霸气了。

“没办法,虽然白马君也很帅气,但是他实在是太高了嘛。”小泉红子在一旁补刀,眼中的幸灾乐祸直白非常,没有丝毫掩饰的意图,“我和青子考虑了全班的男生的情况,认为只有黑羽君能胜任公主的角色,要是让其他男生反串公主这剧就没法看了。”

“我是拒绝的……”快斗还想着据理力争一下,然而话还没说完就被青子用话堵住了嘴。

“如果你不演的话,我就只好去写一篇怪盗基德被这样那样的同人文发到论坛去了。”青子说着瞥了他一眼,之前骗她这么久的账还没找他算过呢。

“……我演。”

 

3.

排练完回家的黑羽快斗身心俱疲。

“我觉得我这辈子让人羞耻的话都在今天排练时说完了。”那台词实在是太羞耻了,快斗想。他一回到家就倒在床上不动了,转了转眼睛看到刚刚放好书包的白马,“你明明不排练干嘛跟着一起来啊。”

“因为我自己回家的话就看不见快斗了啊。”

“……为什么这么让人难为情的话你说出来就这么自然呢?”快斗挑眉看他。两人在怪盗基德消失前就开始了正式的交往,相互之间也非常了解了,不过有一件事快斗一直不明白:为什么白马自然而然地说出的那些情话总能让他的内心有种被击中的感觉呢?

快斗当然知道白马探是一个真正的绅士,作为一个曾经经常扮演绅士的人,快斗对“绅士”的理解可以说是很到位的,其中“会说那些装模作样的帅气的话和直击人心的情话”曾经被他认为是绅士的外在表现之一,这一点上他自己和白马探也都做得很好——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听习惯了浪漫的情话,然而当这些话从白马口中说出来时,快斗发现自己对这些话的免疫力全都瞬间消失了。

在快斗说出自己的疑问时白马已经换好衣服在快斗旁边躺下。

“这就要问你自己的心了。”

温柔的嗓音和脸上的愉悦明快无一不散发着甜蜜的气息。快斗觉得自己的心脏猛烈地跳动起来,脸也有些发热,忙抬手捂住了脸。

“……你好烦哦。”

在白马带着笑意的注视下,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毫无抱怨之意地留下一句抱怨。

 

4.

第二天放学后,快斗又一次留下来排练。

这一次青子选择的剧本名为《白花恋诗》,讲述了王国公主与两位骑士之间的爱情故事,黑羽快斗当仁不让扮演剧中的女主角,也就是那位公主殿下,两位骑士则由青子和红子两人反串出演。

“这一次的剧本是话剧社的水野同学写的呢。”在旁边围观他们排练的桃井惠子和白马说,“青子本来应该是导演的,不过大家都觉得她来演苍骑士很合适,所以就让她上了。”因为自己成为了剧中的演员,青子把导演的工作交给了别人,自己从旁指导,效果倒也很好。

“不管是出身贵族的红骑士还是出身平民的苍骑士,都非常不错呢。”白马赞叹道,“由中森同学和小泉同学来扮演苍骑士和红骑士真是一个深思熟虑的选择。”

“我也觉得这次的角色选择都非常合适呢。”惠子赞同地点点头,扭过头想再和白马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因为那个人的眼神实在是太温柔了,温柔得让人不忍打扰。

惠子默默地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最终在一个人的身上定格。她看看黑羽,又看看白马,突然开心地笑了。

“白马君,青子之前有一个提议,你要不要听一听?”

等到黑羽他们排练结束去收拾东西的时候,惠子笑着开口。

 

5.

“过两天就要正式演了,今天我们来穿上戏服排练吧。”青子指挥着负责杂务的同学搬来两大箱衣服,“顺带一提,这一次的服装是由白马君赞助的哦。”

快斗闻言斜了白马一眼,看到那人和往常一样正唇角带笑地看着他,果断回了一个白眼。如果服装是白马准备的话……快斗几乎可以预想到他会准备什么样的衣服了。

说起来上次因为自己老妈来了没玩成女装play白马估计到现在还记得吧……

快斗在心里碎碎念着,从青子手里接过了自己的戏服,令他意外的是白马这一次准备的衣服居然并没有过于华丽,用一个词来形容的话就是“正常”,再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普通”。

非常正常非常普通的戏服。

虽然有点疑惑白马为什么没有像往常一眼准备一些华丽丽的东西,快斗还是带着衣服进了更衣室。要说女装他也没少穿过,不过要用自己的脸穿女装还是第一次啊……

一想到一会儿出去之后被人围观的场景,快斗脸都黑了。

 

6.

“我觉得他们看到女装的我说不出话一定是因为我太帅。”

“我还没见过比你帅的人。”白马真诚地说。

“对了,你这一次准备的戏服……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华丽啊?”

“因为嘛……这次我有点私心。”

“嗯?”

白马用行动来回答了这个问题,一个翻身把快斗压在身下,俯身凑到他耳边。

“因为快斗太帅气太耀眼了,所以我不想让他们都看到啊。”他叹了口气,“可是就算用普通的戏服也无法遮掩你的光彩,我真是又开心又不爽啊。”

快斗无语地看着他,最终回抱住了他。

“我的好你自己知道就行了,管他们干嘛。”

 

7.

话剧最终在文化祭顺利地上演了。清秀面孔的“公主殿下”如预料之中的广受好评,两位英姿飒爽的骑士也获得了颇高的人气,最让人津津乐道的却还是话剧最后登场的邻国王子——这也是全剧中唯一一个没有反串的角色。

褐发红眼的温柔绅士在故事的结尾才登场,在来自校内和校外的全体观众面前,用爱之吻唤醒了为阻止两名骑士决斗而死的公主殿下,最终牵着公主的手为故事写下了圆满的结局。令人称道的是,话剧最后公主看到王子之后从吃惊到坠入爱河的转变的表现非常出彩,让人几乎忘了这只是一部话剧。

“最后王子和公主接吻的画面实在是太美了。”之后一名观众激动地说,“不过我想如果以后有人想要追求那两位同学的话,想到这个吻应该也很难有勇气上前吧!”

对于这个结果,白马探表示自己非常满意。

话剧好评如潮,皆大欢喜。

……啊,除了黑羽快斗同学。

他深刻地认识到,自己好像又被坑了。

 

 

END.


评论(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