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DC/MK】名UP主怪盗基德掉马始末(6)

3/4组UP主设定,没大纲,不知道会写多少,万一坑了……嗯【。

↑重要的事情每次都要说 


11.

“我觉得走梯子逃离不靠谱。”服部沉默了一会儿说。

“同感。”

“附议。”

“我也觉得。”

灰原看着他们思考逃离的方法,唇边出现了一丝笑意,她面前的屏幕上已经开始刷【大阪烧大大一筹莫展】这样的弹幕了。在电脑前直播游戏的四个人都很聪明,那么他们现在会怎么做呢?

她很期待。

“不如我们走门试试?”快斗觉得在这里提建议不会显得自己可疑才说话,“走梯子大概行不通吧。”

工藤单手托着下巴点了点头:“如果要破除玻璃板那就意味着必须要把它打碎,毕竟目前还没有看到能移动玻璃板的机关之类的东西……”

“而汉斯现在的精神状况并不稳定,砸碎玻璃时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所以我们应该换一条路走。”服部自然地接过话头,“找找钥匙吧。”

“……你们把我想说的话都说光了。”白马在旁边吐槽,“另外我觉得福尔摩斯君和大阪烧君的推理思路真是同步极了。”

快斗点了点头:“我也这么觉得。”要不是认识他们俩快斗几乎要以为服部是工藤的脑残粉。想起这个快斗突然抖了一下,他记得当初白马和他说起怪盗基德的时候,白马突然满脸自豪地掏出了一个小黑本,炫耀一般地和自己说这是他收集多年……不对,收集了好几个月的怪盗基德的资料,这种突然遇上的脑残粉的感觉让快斗吓得根本不敢说那就是自己。

……好在后来在相处中发现其他时候的白马还是正常的。

有点走神的快斗没有注意服部接下来的游戏过程,直到听到服部一声懊恼的“坑爹啊”才回过神来:“又怎么了?”屏幕上的画面所传达的信息已经很明显了——又死了……

“你刚刚走神了吧喂!”服部瞥他。

“……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快斗扶额。

“简单地说,”白马一摊手,“我们发现挂钟里有一把钥匙,就猜测那是用来开门的,但是钟表下面的玻璃罩是锁着的,大阪烧君就拿了刚刚的锤子砸碎了玻璃罩把钥匙拿了出来。”

“结果钥匙也坏了?”看服部的脸色(虽然并不能看出来,他太黑了)快斗已经猜到结局了。

“不仅钥匙坏了,开门失败之后……”工藤看看服部,“那个少女就已经出现在汉斯后面了。”

迷之沉默。

“我就不信找不到方法出去。”服部又一次读档,继续调查房间,终于在桌子前面的椅子上找到了一把小钥匙,顺利地打开了挂钟外面的锁,取出了里面的房门钥匙。

在看到男主角离开房间的瞬间,服部的内心是【和谐】的。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坑爹的关卡!”这么多陷阱是几个意思啦……!

他已经能想象到弹幕会刷成什么鬼样子了。

“大阪烧大大快点继续直播后面啦。”快斗幸灾乐祸地提醒,反正刚才被这个游戏坑到的不是他。

“鲱鱼大大你别得意的太早。”服部咬牙切齿地说,用了几秒钟平复心情,这才把注意力投入到了后面的剧情里。汉斯离开房间之后被传送到了一个墓园,在那里遇到了许多会说话的蝴蝶。

“让我们看看这些蝴蝶说了什么……诶。”服部念出蝴蝶对话框里出现的话语,“好像有一个人是吃人魔女的丈夫,不过他已经死了……魔女似乎有两个孩子?”

穿过墓园,汉斯被传送到一个监牢一样的地方,在这里见到一个女孩子。

“看来这就是之后要和男主角一起行动的小姑娘了……”服部说着站起身来,“那么,大阪烧就此退场,接下来请平成的福尔摩斯来继续吧~”

“……诶?”突然就要接手,工藤略显吃惊。

“我可不想等到到了下一个关卡的时候才让你过来啊。”服部小声嘟囔了一句,干脆利落地挪到了边上,随即又故意提高了音量,“那么有请福尔摩斯大大!”

几乎可以预见到会刷过什么弹幕的工藤无奈地坐到了显示器前,只一秒就切换到了游戏时常有的状态。

“大家好我是平成的福尔摩斯,下面的游戏由我来进行。”屏幕前的观众瞬间就被他清澈的声音击中了,有的人更是期待起了平成的福尔摩斯先生什么时候开始娇喘——如果工藤君知道这些观众的想法说不定直接就暴走了。

“汉斯和少女——称呼她为柏琳更恰当——简单地介绍了自己,如果没有猜错的话柏琳应该就是游戏开始界面上那个少女的剪影。”工藤一边游戏一边进行着解说,“她是被魔女抓过来的吗……只是不知道前面提过的吃人魔女是不是和这所房子的主人是不是同一个魔女呢?”

“柏琳和前面那个没有双脚的少女来自同一个村子,根据她的话来看她在村子里和其他人的关系不是那么融洽的样子。”

“柏琳为了参加另一个孩子的生日派对和他们一起到黑森林冒险,所以才被抓来,而那两个孩子……”工藤回忆了一下,“看来都是我们之前见过的那几个基本死定了的孩子呢。”

看着工藤认真游戏和解说的样子,身后三人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传递着“工藤又进入推理狂状态了”“不愧是福尔摩斯君”“我输得心服口服”等等类似的信息。虽然工藤有时会有点手残,不过对于推理的专注却真的让人由衷叹服。

当然这其中还夹杂着快斗“我觉得这个游戏人又都差不多死光了一定是因为工藤在玩”的复杂眼神。

就在这时,工藤来到了第四个关卡。

事后想起来这一关的四人觉得这段经历简直是噩梦。

 

12.

汉斯带着柏琳走了一段路之后,又一次来到了之前那个坑爹的厨房门口。这一次,在厨房灶台前,有一个穿着黑袍的魔女来回走动着,似乎是在烹调锅子里的东西,而之前没有双腿的少女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了一条沾满鲜血的连衣裙……

“这一次的关卡是操作柏琳从刚刚我们出去的门穿过厨房,到达右上角的梯子那里,条件是不能被魔女发现。”工藤皱着眉念出操作说明,“柏琳只能慢慢走,但可以斜向移动……?”为什么还要特意点出来这一点,难道是操作上的提示吗?

身后三人看到这一段关卡说明也是一愣,然后齐齐看向了工藤。感受到身后“热切”的目光工藤冷不丁抖了一下:“喂喂喂你们别这么看着我啊?”而且都是这种幸灾乐祸的表情真的好吗?

“加油吧福尔摩斯,就看你的啦!”服部说着拍了一下工藤后背,然而工藤觉得服部那欢快的语调无论如何都对他造成了某种意义上的伤害。

“福尔摩斯君可一定要加油哦。”白马笑得人畜无害,但工藤几乎可以肯定他在心里已经幸灾乐祸到不行。

果然还是黑羽好啊。这么想着的工藤扭头一看,快斗正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什么,感觉到工藤的目光,快斗抬头解释道:“那什么,福尔摩斯啊,我刚才上网搜索了一下……”

工藤突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游戏里最难的一关就是第四关了,你加油哦。”

想起了前面几关的工藤眼前一黑。以为逃过了动物们的追逐战和需要手速的追击这两个关卡就没有问题的工藤觉得自己真是太甜了,他一开始还期待自己能赶上一个像上一关那样的调查类关卡,因为这样不需要太多的操作,然后黑羽快斗这个可恶的家伙告诉自己他不幸遇上了整个游戏最困难的关卡。

还能不能愉快地游戏了!

“福尔摩斯君。”坐在几人身后、能看到满屏弹幕的会员突然开口,声音里淡淡的愉悦丝毫不加掩饰,“快上吧,观众们可是很期待呢。”

被捅了一刀又一刀的工藤悲催地按下确定键,存档,然后就进入了这个让他噩梦连连的关卡。

厨房还是那个厨房,目标仍然是从厨房脱出,只不过脱出的方式从出门变成了爬上梯子。工藤操作着柏琳进入厨房之后,就停了下来。

“魔女活动的范围只有灶台前面横向的四个格子,只要能从边上绕过去不被发现就是胜利,不过恐怕并没有这么简单……”工藤像是自言自语般分析着目前的状况,“既然鲱鱼说这一关是最困难的,应该还会有一个变数才对,所以我认为现在应该先调查一下这个房间里可以调查的地方。”

工藤说着就在房间被木箱隔着的下方简单地查探了一番,不过并没有什么收获,只有在调查中间的长桌时柏琳说了一句话。

【“这张桌子下面似乎可以藏人……”】

“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这张桌子在之后的游戏中可能会有一些用途,其他地方暂时没有什么问题,那我现在就开始逃脱。”工藤的声音仍然平稳,只有他旁边的快斗注意到工藤的手并不像之前那般稳定,但他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默默地等着,想看看工藤到底能做到哪种地步。

工藤毕竟是当年几句话就让他失去冷静的狠角色。快斗想着,不由觉得自己好像越来越恶趣味了……

工藤操作着柏琳动了。工藤在游戏时非常谨慎,刚刚在逃脱前先调查房间就是明显的表现,而这一举动也确实给他提供了一些线索。魔女的活动范围在厨房左上角的灶台前,而逃脱的目的地是右上角的梯子,在房间中还有一些木箱可以遮挡魔女的视线,于是工藤自然而然地操作着柏琳借着木箱的掩护向右上移动,眼看着就要到达目的地——

“……我就知道不会这么容易。”他小声抱怨了一句。屏幕上,柏琳正站在最右侧的木箱右边,而她脚下的地砖发出了声响,随即魔女就察觉到好像有人进来了。

【“谁?”】

本来只在左上方活动的魔女开始向右侧走来,工藤见状立刻操控着柏琳想要找地方躲起来,一眼看到那张可以藏人的桌子就朝着那里过去,然而……

“这魔女走得好快啊。”目睹了game over全程的服部说。

工藤面无表情地看着屏幕,好像是在思考什么事情,过了一会儿说:“刚刚没有注意要斜向移动,我再来一次。”

快斗看着工藤,已经不知道是该幸灾乐祸还是给他点蜡了,根据他刚才的观察,工藤刚刚发现要操纵柏琳藏起来的时候绝对是有点慌,然后完全忘了要斜向移动所以还没有到地方就被魔女发现然后死了,虽然说工藤现在知道一会儿要斜向移动才能过关,不过在实际操作时能不能保证做到……回想起工藤以前做过的实况,快斗觉得这是个问题。

白马也是看着没有多说,恐怕也是想起了工藤以前做过的实况,然而作为一个绅士他决定体贴地不开口,毕竟工藤已经自己知道下一次该如何做了。

于是工藤读档又尝试了一次。

惨败。

“不愧是最难的关卡啊。”快斗试着说些什么活跃气氛,片刻之前那过分的安静不知为何让他心里发毛,“明明刚才只差一点点了呢。”虽然差的并不只有一点点而已。

“游戏作者也真是恶趣味呢,偏偏把这么难的一关放在这里,明明后面还有不少剧情的吧。”白马微微眯起了眼睛。就在刚才他亲眼目睹了工藤的操作,不得不说这一次工藤的操作可圈可点,然而最终还是失败了。

可见这一关的难度确实高。

“再来再来嘛!”只有服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活力,“再来几次就过了嘛,你看明明知道应该怎么做。”

工藤无语地看了看三人,再一次读了档。

这一次让我过吧。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TBC.

评论(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