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DC/MK】名UP主怪盗基德掉马始末(5)

3/4组UP主设定,没大纲,不知道会写多少,万一坑了……嗯【。

我真是罪孽深重,一拖快俩月没写这文,被人一说才发现都快俩月了_(:зゝ∠)_

因为开学所以以后会更慢的(大概),然而这个坑不填完不敢开下一个,以及我觉得越来越流水账了。


9.

《糖果屋》这个游戏共有7个关卡穿插在主线情节中,快斗目前在进行的就是第一道关卡。时刻在心里告诉自己“不能露馅”的快斗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身后三人以为他是在为追逐战紧张,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因为伪装的“度”而紧张。

就算自己没玩过这一类游戏,作为一个有一定粉丝基础的UP主,也不能一下子就在不该死的地方死掉——自认演技超群的快斗觉得这种表现过于浮夸,肯定会被这三个以侦探自居的人捉到破绽,于是他决定先认真地玩一下,再找一个看起来特别容易死的地方死掉。

看着快斗操作人物疯狂地绕开障碍和迎面冲上来的小动物往前跑,工藤觉得非常紧张:原来困难难度是这样!他暗暗估计了一下以自己的水平来挑战这个关卡会怎么样,推理出的结果让他感到十二万分的庆幸。

不论后面的关卡如何,这一关不用他来实况实在是太棒了。

……不过黑羽的操作看起来还不错啊?

就在工藤刚刚这么想的时候,快斗看到一个非常窄的地方,心一横迎着前面冲过来的鸡就撞了上去。

很好,刻意制造的死亡现场完成了。

看着屏幕上血红的game over,快斗自言自语:“果然还是不行呢~”另外三位都莫名地觉得他的语气欠抽到不行。

这个游戏非常体贴,每个关卡失败之后都能重新回到关卡开始的地方,于是快斗小声地哀叹了一下就开始了下一次的尝试。他决定演一出努力努力再努力之后成功过关的戏码,于是他身后的三个人和屏幕前的观众们就看着他开始一遍一遍地在追逐战中逃亡,可总是在别人觉得他没有问题的时候撞到障碍被小动物们围攻到game over,一次一次又一次,就当观看的人觉得心累不爱的时候,快斗一瞥屏幕右下角,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火力全开直接通过了这个关卡。

“好难啊,总算是通过了。”快斗说着操作男主人公继续前进,在路上捡到了许多关于吃人魔女玛利亚的日记。

“亨泽尔和格利特……”白马突然出声,“总觉得和汉斯还有他妹妹的名字有点相似啊……”

“我也这么认为,说不定有什么关联。”工藤也有同感。

很快快斗就迎来了第二个关卡:一个被魔女吃掉的巨大婴儿在追击汉斯,只有迅速地按下屏幕上显示的一串字母才能打开一道道铁门脱险。快斗继续按照上一次的做法,假装手残了几次,这才有些不好意思地回头问灰原:“下一个是谁来着?”

“是大阪烧。”

在得到了答复之后,服部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反正估计过了这关就轮到我了,不如现在就让我来吧!”

“那就拜托你了。”快斗从善如流,简单地和观众说了一声之后就干脆地和服部交换了位置,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这次应该不用再装了吧……

服部的操作自然非常顺畅,然而只有一点让人格外在意,在过关之后服部自己忍不住喊了出来:“凭什么红色鲱鱼遇到的字串都这么短我的就这么长!这不科学!”由于出现的字串都是随机的,快斗随到的都是4到5个字,最多的时候才8个,而服部随到的几乎都在7个以上,最多的要到10个。

“明明很科学。”白马在后面不疾不徐地开口,“以大阪烧君的脸来看的话。”

“你忘了你当年玩《理不尽》时发生过的事情了吗。”工藤在一旁补刀。工藤更与服部交好,然而更加交好的结果就是他的黑历史对方几乎都知道。服部曾经实况过一款名为《理不尽》的RPG小游戏,在学校里逃亡,他总是没切换几次场景,拿着菜刀的女性就冲出来对他进行追击,当时他还吐槽过这个设定不合理:“这追击战太频繁了啊,做的不好。”

服部还记得那个时候他看到弹幕上的评论时的心情。

【追击是随机出现的,我一共也没被追几次,大阪烧大大你脸太黑了……】

【我从未见过有如此黑到掉渣之人】

【好心疼大阪烧大大#蜡烛#蜡烛#蜡烛】

然而服部并不能反驳。在这之后他找不是很手残的白马打了一次这个游戏,追击战的频率果真比他自己上要低得多。

服部的游戏实况,脸总是超黑的。有需要看运气的地方,他从来不能一次过,后来有一次他和工藤合作实况,两个人互相吐槽揭短暴露了他那么黑的原因。

“我觉得你这么黑一定是因为肤色黑的缘故。”工藤如是说。

于是肤色黑就成了他的粉丝们最热衷的黑点,服部也终于体会到了“此时有粉不如黑”的感觉。

时光流转,到了他们四个人一起实况的时候,服部又遭遇了这种黑得不能再黑的状况。

“我觉得我大概需要去洗把脸。”就算他这么说,还是在其他几个人的压制下坐在原座上继续游戏。

“好的我们到了下一个地点……嗯这里似乎是厨房,看来第三关应该就在这里了。”

然而脸黑的服部君由于某个调查的操作连第三关都没开启,就直接误打误撞触发了结局四。

“诶诶诶?突然就结局了?!咦男主怎么死了……!”

服部没有调查厨房就直接从梯子上离开了,在服部吃惊的声音中,他们直接迎来了结局四:男主人公离开了糖果屋,几天后村民在一棵树下发现了他的尸体。

他们开始分析直奔结局四的原因。

“……会不会是你没调查东西直接就出去了?”工藤想了想问他。

“我明明调查了的!”服部觉得很冤枉,他只不过是先调查了墙角的梯子而已嘛,没想到就直接出去了……

“调查别的东西吧,比如左上角那口锅。”之前仔细观察了厨房的白马对那口锅还是很在意的。

像这种房间肯定要先调查屋子里的其他东西最后再调查出入口的嘛……动作类解谜游戏经验丰富的快斗在心里默默吐槽,嘴上却只是安慰他:“嘛,这一次调查调查别的东西就好了吧。”

 

10.

男主角从下方的入口进入厨房。厨房的左上方是一排灶台,中间挂着斧子、锤子和钟表,再往右边就是一个橱柜和之前服部调查过的梯子。最上面一排事物下方是一堆一堆摆放着的木箱,处于厨房正中的则是一张竖着摆放的长餐桌,靠近箱子的一边放着一把椅子。

于是服部从善如流地调查了那口锅。

“让我们看看这锅里是什么东西……诶?”说着服部皱起了眉头,这锅里的东西是……

另外三个人的脸色也不是太好看,虽然恐怖游戏他们也玩过不少,不过有时看到游戏里有些反人类的情节时还是会感到不快。

锅子里煮着的,是一个少女的双腿。

意料之中的是,在服部调查了厨房左上角的锅之后,就触发了这个游戏的第三个关卡。一个脸色发黑的少女突然出现在了主人公身后的地板上。她整个人趴在冰冷的地板上,靠着双手一点一点向前爬着,而顺着她的身体向后看去,就会发现少女双腿的位置什么都没有。

“在没有双脚的少女断气之前,从这个房间逃脱吧。”服部读着关卡的规则说明,“别想着救她,她是必死的。汉斯会因为混乱而失去冷静做一些失常的事,请注意选择你的行动。”

“总觉得好像是立下了某种flag呢。”读完说明之后工藤说。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规则说男主人公会因为混乱而失去冷静做一些失常的事,也就是说如果行动有误就会导致游戏失败?

“谨慎一点就好了。”白马也有相同的预感,“大概是选错了就会死吧。”

“我倒是很好奇失常的事会是什么……”快斗小声嘟囔了一句。

“要是有把双腿还给她的选项就好了。”服部说,“看来这就是我们的第三个关卡了,男主人公需要在这个少女逼近之前找到逃脱的方法……好我们先来存个档。”

存完档回到游戏画面,画面已经被一片血红笼罩,四人耳边响起了钟摆的声音来提醒他们保持紧迫感。

“那么我们先调查哪里呢……你们觉得呢?”服部回头问另外三人,既然自己有队友在旁边当然不能孤军奋战,这么浪费资源的事情服部才不会做呢。

工藤简单地分析了一下:“一般看来能离开这个房间的途径除了房门就是右上角那个通往上方的梯子了,先试着调查这两地方看看吧,虽然我觉得直接就出去是不可能的,但我觉得【门和梯子无法通行】这个事件有回收的价值。”

“说不定那个少女也是解题的关键,锅子不妨也再调查看看吧。”白马接话道,“也许锅里会有什么东西呢?”

“不我觉得……”快斗回想了一下自己作为怪盗基德玩那些逃脱游戏时的经历,“门和梯子肯定是不能直接出去的,如果太简单了说不定会有陷阱。”

服部点了点头就开始搜索,首当其冲的就是那口触发了情节的锅。

“锅里煮着双脚。好吧并没有什么用……”服部又调查了一下锅子旁边的洗碗池,只得到了都是血的提示,没调查几个地方少女黑着脸的画面就再次出现了。

【救救我……把我的双脚还给我……】

少女这样说着,感觉似乎靠近了一些。

“……有点吓人啊。”快斗忍不住往后缩了一下,“总觉得她会突然扑过来似的。”

“很有可能。”白马倒是很淡定,“而且根据刚刚的情况,我认为这一关的限制条件不是时间,而是调查的次数,毕竟少女出现的时机是在调查了某样东西之后。”

工藤点点头:“同感,大阪烧你再调查门试试看吧?”

服部二话没说,走到门边调查了门。

“诶,需要钥匙啊……”门果然是被紧紧锁着的,而男主人公那几句【钥匙在哪】也确确实实地表现出了他内心的混乱,看来关卡前的提示并不是不必要的,“那我们再来看看梯子……唔,上面被厚玻璃板挡住了,果然出不去吗。”

服部又操作着汉斯在屋子里转了转:“就目前的状态来看,逃脱的方式有两种,要么是解决梯子上的玻璃,要么是找到钥匙开房门,不知道是不是两种都行,我们就都来试试吧。”很快服部就找到了挂在墙上的斧子。

“斧子肯定是可以打破玻璃的,不过真的会这么简单吗?”对于用斧子打开一条生路的可能性白马提出了质疑。快斗没说话,他在脑子里想了一遍之后觉得这肯定是陷阱没得跑了,不过他没说出来,一次都不死的游戏直播多无趣,况且他也很想看看用斧子打开通路到底会怎样。

少女的脸庞又一次出现,意味着可以调查的次数又减少了。服部决定不管三七二十一,先试试斧子再说,反正存档了。

“好,就用这个斧子——”读出汉斯的话,服部继续看了下去,然后就沉默了。

【因为猛烈的冲击,斧柄折断,斧刃开始在空中飞舞,下一瞬间,斩向了汉斯的喉咙……】

服部表示他什么都不想说。

“咳咳,大阪烧大大迷之沉默。”快斗见状在旁边清了清嗓子,被服部瞪了一眼就缩了回去,然而灰原那边的屏幕上已经是一片喜闻乐见的弹幕。

“我只是想看看全部的可能性而已啦!”服部狡辩似的说着读了档重来,“既然斧子不行那我们试试斧子旁边这个小锤子,锤子砸玻璃总可以了吧——啊。”

【碎玻璃迸进了眼睛里……】

“……好吧。”以为这就是结束了的服部毫无防备的一按确定键,就被屏幕上一行血红大字吓了一跳。

【把脚还给我!!!】

又一次群众喜闻乐见的游戏结束。


TBC.

这一次提到的理不尽也是同一个汉化组汉化过的小游戏,结局太黑了……

评论(13)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