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白快]如果白马探混二次元

白马探生贺,白马君生日快乐www

以及因为把这个梗拿来写白马生贺了,所以未来的生贺要拖一拖【喂

这是一篇极其不严肃的搞笑文,OOC的地方请告诉我_(:зゝ∠)_


如果白马探混二次元

 

1.

在怪盗基德消失没多久、白马探和黑羽快斗交往了很久之后的某一天,黑羽快斗接到了白马探的邀请。

“黑羽君,我想请你明天陪我去一个地方。”

“嗯?哪里?”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2.

当快斗知道白马叫他一起来的是什么地方时,他已经和白马站在漫展会场门口很久了。

黑压压的人群看得快斗头皮发麻,尽管他和白马的位置距离门口并不远,但他们排着的队伍可谓是九曲十八弯,拐了许多次弯才排到他们这里,而他身边的那位穿着猎鹿装,一脸习以为常的表情,一只手拉着他一起排队,另一只手提着一个巨大的手提袋,只不过里面是空的所以并没有多少重量。

快斗有点恍惚。他可是从来没想过白马混二次元的可能性,就算是在两人交往了之后也是如此,白马也没和他提过。他刚到会场门口的时候可谓是目瞪口呆,在他反应过来僵硬地扭头质问白马为什么从来没和自己说过的时候,穿着猎鹿装的恋人对他露出一个无辜的表情:“我觉得恋人之间的互相了解是循序渐进的,不能急于一时,而且这次约你过来就是为了告诉你啊。”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快斗完全无法反驳。

“而且我以为你大概能猜到呢,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吗?”白马又紧接着补刀。快斗立时想起第一次见到白马时那个穿着猎鹿装的疑似中二病,原来那个是你的cos服吗……

中森警部当时还能忍住不吐槽真是好定力。

“一会儿进场之后黑羽君跟紧我。”白马打断了快斗的回忆,“这里人还是比较多的。”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人,你告诉我这叫“比较多”。快斗看着密密麻麻的人已经眼神死了,就算是在KID作案现场我都没见过这么多这么多这么多的人啊!

感觉到握着自己的手紧了紧,快斗转头看向白马,瞬间就被白马关切的眼神击中。

狡猾!假洋鬼子太狡猾!快斗暗暗想着,自己当初也是被这双温柔的眼吸引,否则怎么会上了假洋鬼子的这艘贼船。

“……知道啦。”尽管心里止不住地吐槽,快斗还是回应了白马,“想不到这里这么多人。”简直吓死我了。

“漫展总是这么多人的,习惯就好了。说起来,我也期待了好久能有人陪我一起来漫展呢,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

看到白马脸上浮现出的笑意,快斗似乎也被他的快乐所感染。

嘛,和恋人约会本来就是自己作为恋人应该做的嘛。这样想想……其实也蛮不错的。

 

3.

队伍不停地缩短。当两人终于排到会场门口时,快斗突然感觉身边的气息一变。

有杀气!

怎么回事!快斗心里一惊,扭过头去看白马,就见到白马的眼神都变了,整个人散发着挡我者死的气势,一副要上战场拼命的架势,联想起白马平日里温文尔雅的表现,快斗怀疑白马把自己所有的锐气都用到这里来了。

连对战神秘组织时白马都没看起来这么凶好不好!快斗在心里默默回忆了一下,似乎白马现在表现出来的这种杀气程度仅次于看见自己被神秘组织的人打伤时吧……想到自己果然还是在白马心里占据着最重要的位置,快斗莫名地脸红了一下。

检票很快结束,快斗被白马拉着手带进了会场。偌大的场馆里已经人山人海,出现在快斗眼前的是数不清的摊位和数不清的人,他还没来得及感叹一下,就看见白马一脸郑重地看着他。

“我们走吧。”

“嗯。”

快斗紧紧握着白马的手看向前方,仿佛回到了两人并肩作战的时候。那时候两人的默契,至今都值得回味。

 

4.

快斗觉得自己已经眼神死了。他机械地打开白马刚刚给他的钱包,付钱,然后跟着白马从这一个摊位走到下一个摊位,再打开钱包,付钱,如此循环往复。

“黑羽君,我需要你的帮助。”在进场之后白马郑重地把钱包交到他手上,里面都是整理好的纸币和硬币,各种面值应有尽有,“一会儿我要去扫本子,请帮我付钱。”

“诶?”

于是很快快斗就见识到了白马探的速度到底能有多快——他被白马拉着风卷残云般扫过一个又一个摊子,白马负责拿本子然后问摊主多少钱,他在后面负责用异于常人的魔术师的手速给白马付钱。一开始快斗还有心情吐槽白马只一眼就决定收本子的土豪行为,到后面他都已经麻木了,看着白马豪迈地把众多同人本往手提袋里面装,然后给他付钱。

把白马的钱包贪掉算了。快斗自暴自弃地想。

正当他思索这样做的可能性时,白马终于停下,回过头对着快斗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太好了,终于把本子收全了呢!”

……太好了我终于可以把钱包还给他了!

快斗如是想。

 

5.

几乎从场馆这边战斗到场馆那边的两人找了个角落休息。快斗打开白马放在地上的袋子,随便翻出几本看了看。

“……你还真是个疯狂的福尔摩斯迷啊。”为了看福尔摩斯连耽美向和18X的本子都买,“不过你收这么快不怕收到不好的本子吗?”

“宁杀错不放过嘛,不快一点的话很快就卖光了,所以我喜欢拿回家再看,不好看的扔掉就好了。”

……死土豪!

快斗腹诽着,又从袋子里掏出一本,只一眼就被封面惊呆了,然后发出杀猪一般的惨叫。

“为什么还有怪盗基德总受肉本!你给我解释一下?!”

白马一脸“你怎么这么大惊小怪”的表情看他:“我是狂热基德粉啊,当然要收基德的本子了。”

好吧这个理由勉强可以接受……快斗颤抖着翻开了第一页。

啊,作者在第一页说这是一本抹布本。

快斗有种不祥的预感。

“这本不适合你看哦。”白马从他手里抽走了同人本,没让快斗看到后面基德被这样那样的内容,“想看的话下次去我家,我家还有很多。”

还、有、很、多。

快斗吐槽的话还没说出口,白马就机智地转移了话题:“说起来今天我还有一件想做的事,黑羽君能配合我一下吗?”

“什么?”

“跟我来。”

 

6.

“黑羽君你好了吗?”

“……你真的要让我穿这身出去?”隔板后面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犹豫。

“没关系的,漫展上穿什么的都有,警部不会突然跳出来把你抓走的。”

“听你这么一说我更不想穿了。”

快斗到底还是从更衣间的门后面出来了,不过和进去前不同的是,这一次出来的不是普通的快斗,而是穿着怪盗基德cos服的快斗。

“粉丝的力量真是无穷的,这cos服都做这么还原……”

“那是当然。”白马一只手拎着装满同人本的袋子,另一只手自然地拉起快斗的手,“那么我们走吧,我的怪盗基德先生?”

 

7.

在离开会场后两人就踏上了归途。白马还穿着来时的猎鹿装,快斗的怪盗服却已经换掉了。穿着怪盗服逛街……那画面太美,快斗并不敢想,当然白马穿着猎鹿装从街上走过的画面也很美就是了。

“我从来没想过有一天能穿着怪盗基德的衣服和你合照。”说到这个快斗还是有点感慨的。在他们两个人各自穿着cos服从更衣间出来闪亮登场之后,就被各种各样的妹子叫住申请拍照,于是他们坦然地答应了对方,还请一位姑娘给他们两个拍了合照。

“我想有这一天很久了。”白马说,“福尔摩斯和怪盗基德的组合,也算是圆了我一个梦吧。”他一直追寻的人就在他身边,这让他他感到非常幸福。至于怪盗基德,只要留在那张承载了他们两人回忆的照片里就够了。

“……就像我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呢。”快斗露出怀念的神情,一低头看到白马手里的袋子,伸出手去,“袋子挺沉的吧,我帮你提一会儿。”

“诶呀,黑羽君要自己来提自己的同人本了吗?”

“……你好烦。”想起自己手贱拿出来看的某个本子,快斗郁闷地拍了一下白马的胳膊。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两个少年紧紧挨着往前走,其中一个人好像在和另一个争论什么,而另一个人始终笑眯眯地听着。两人脚步不停,说了几句话之后乱发少年从高个儿少年手里抢过那个沉甸甸的袋子,而后不知道高个儿少年和他说了什么,乱发少年终于放开了一边的提手,两人各提一边,说着话向家的方向走去。

温暖的阳光打在他们身上,在他们身后的地上留下斜长的影子。

天色正好。

 

 

END.


评论(9)

热度(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