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藻

【无节操杂食慎FO】【脑洞大】【咸鱼已风干】本命黑羽快斗。墙头沈九、Ivlis。什么都吃什么都写。
如果什么时候犯傻【】了请当我是小学生。

[白黑]天作之合(10)【完结】

烂尾的我_(:зゝ∠)_

完结感言大概就是……我想弃坑QAQ

http://pan.baidu.com/s/1i38JIDn

放上txt,后面会不会再有改动并不好说【。


10.

在一个美好的清晨,白马探和黑羽快斗迎来了他们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

“你先过去。”快斗熟练地给白马打好领带,一边打一边嘱咐他,“我有点东西要处理。”

“明白了。”平日里那个彬彬有礼、时刻笑脸迎人的绅士,在此时笑意更深。他没有问快斗要处理什么东西,只是习惯性地给了快斗一个早安吻就准备先出发去会场,“那我先过去。”

白马正要转身,却又被快斗叫住。

“对了……今天去的人会不会很多?”快斗状似无意地问道,仿佛只是随意一问。

白马想了想:“除了双方家属,还有知道咱们代号的同事吧。哦,一些身份没有问题的亲友也会来。”其实请柬都是他们两个一起写的,交由上头审核之后才发出去,快斗应该记得自己都邀请了些什么人,现在又问一次大概是为了缓解紧张吧。他面上不显,白马却能看出来,不过白马自己又何尝不是有些紧张呢。

快斗闻言点了点头:“行了,我知道了,你先去吧。”顿了顿又嘱咐白马,“我老妈好像挺喜欢你的,如果她对你做了什么过分的事,”毫无形象地摸他的头什么的,“……记得快逃。”虽然想要从隐退的怪盗淑女手里逃走并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白马忍不住露出一个苦笑:“我知道了……”快斗的妈妈确实不太好搞定呢,虽然没见过几次面,但每次见面时那位女士都亲切地笑着过来逗他玩,估计还是因为自己拐走了人家儿子心里有点疙瘩呢。

“那待会儿见。”

“好的,那我先走了。”临走白马又留下一句“你也快一点哦”才转身离开家门。

白马走后两人的家里就剩下了快斗一个人。看着只剩他一个人的家,快斗深深地松了一口气。虽然自己和白马早早地就结合了,对这场迟来的婚礼他们也期待了很久,不过临到眼前,自己还是……

黑羽快斗不得不承认,自己活了二十多年,第一次感到这么紧张,比他第一次以怪盗基德之身行窃时还要紧张得多。

探大概看出来了吧……

他这么想着,无力地趴在了桌子上。

一想到一会儿要去会场在一大堆人面前和探结婚,他就觉得脸发热。

唔,突然婚前恐惧了……这可如何是好。

 

公安为白马和黑羽安排的结婚会场是归属塔管辖的场所,是专门用来为哨兵和向导的结合举办仪式的地方,外人很难找到,所有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也都被嘱咐不要把这里的地址泄露出去。

会场早已经被布置准备好,宾客们正在陆续进场。一条红色的地毯从门口铺到里面,沿途是几个花门,上面缀满了鲜花,以白玫瑰打底,红玫瑰装点,营造出婚礼庄严而浪漫的气氛。来参加婚礼的人都自觉地从红毯两边走过,寻找自己的座位。

“啊——真是的,快斗今天可是主角呢,怎么还没到。”一位穿着绀色小礼服的女士挽着自己父亲入场时左看右看看不到今天的两位主角,忍不住小小地抱怨了一下,“白马君居然也没来。”

“毕竟不需要他们亲力亲为嘛。”穿着西装的中森警部说。当年从女儿那里知道了怪盗基德的真身,说不吃惊是假的,但仔细一想却又觉得虽然出乎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过去的种种串联在一起,再把女儿提供的最后一块拼图拼上,尽管他不能算什么聪明人,凭着多年的经验,他终于看到了事件的全貌。在知道真相之后,他仔细回忆基德复出前后的一些行为,发现确实如他所想——复出的基德是黑羽快斗,而过去的基德是则是他的父亲黑羽盗一。当年他知道真相时,快斗已经进入公安受训,在他去受训前青子被告知可以把真相告诉警部,但快斗要求他们两个保密,后来警部才知道黑羽快斗竟然成了公安警察。

怪盗基德最后居然成了警方的人,啧啧啧……

想到这里警部摇摇头。几年前他还以为总有一天快斗那个小子会把青子娶回家,因此偶尔看快斗的眼神就像是看着要拱自家白菜的猪,现在想想真是有点抱歉呢,不过快斗也瞒了自己这么久,就当是互相抵消了吧。

嘛,他也想不到快斗最后居然会和白马总监的儿子走到一起就是了。

青子很快看到黑羽千影,就挽着父亲往那边走去,很自然地坐在了千影旁边:“千影阿姨~”

“啊呀青子来了。”千影给了她一个拥抱,之后和警部问了好,就和青子聊起天来。

“快斗怎么还不来,今天他们可是主角啊。”在看到白马从门口走进来时千影就想起来他那个不省心的儿子。就算已经结合过了今天对他来说也是个重要的日子,白马探都已经过来了,快斗怎么还没出现?

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们身后响起:“说不定黑羽君害羞了?”

“红子!”看到好友青子非常开心,拉着红子坐在她另一边。她的另一个好友桃井惠子今天不巧有事不能过来,青子多少有些遗憾。如果快斗在场,他一定会在心里夸红子料事如神。

会场另一边,过去并称东工藤西服部的两人也已经落座,看到白马进场,黑羽却不见踪影,工藤不禁感到奇怪。

“基德真的和你长得一模一样?”服部还没有见过黑羽快斗,对他非常好奇。

“是啊,一会儿等他来了你就知道了……不过白马都到了,他没有理由还不来啊。”

“对了听说他和我一样是哨兵啊。”

“对,而且他早就和白马结合了……你那是什么表情?”看服部露出白痴一样的吃惊表情,工藤忍不住放了嘲讽,“我以为你早就知道白马有自己的哨兵。”

“……我忘了嘛。”服部升学后读了警校,偶尔因为工作见过白马几次,也知道白马已经绑定了自己的哨兵,只是没有举行仪式而已,不过一赶上婚礼服部就完全忘了这茬,当着工藤的面犯了个傻。

深知服部本性的工藤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和他交谈起来,一说到案子两人都不自觉地双眼放光,兴致勃勃的样子差点遭人围观——就在他们即将被围观的时候,公安九课的课长过来和他们打了个招呼,这才中断了他们的谈话。

降谷走了没多久,就到了举行仪式的时间。塔派来的司仪一边看表一边跺脚:时间都快到了这哨兵怎么还不来!别关键时刻掉链子啊!

然而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司仪还是按照时间安排先让大家安静——白马向导刚刚告诉他黑羽哨兵马上就来,让他现在可以念开场白了。

“各位,请安静。”司仪走上台子,提高了音量,“我们即将为白马探先生和黑羽快斗先生举行结婚仪式,请大家安静一下。”

刚才还略显嘈杂的会场一下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这边。司仪还没说话,就看到会场外有一个朝这边奔跑的身影,看样子那位就是婚礼的另一个主人公了——等等,那位黑羽哨兵不是一位男士吗?为什么那个人影好像穿着婚纱?

人影越来越近,听到动静的众人也都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穿着婚纱、带着头纱的少女就这么双手提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往这边跑——她的左手还拿着捧花,直到踩上了柔软的红毯才停下奔跑。虽然奔跑了一会儿,她的呼吸却很平稳,站定之后目光直指站在最前面的白马探。

熟悉黑羽快斗的人一下子就猜到了真相,而不太熟悉黑羽快斗掌握的技能的人则一头雾水:不是说今天这位哨兵是个男的吗?这妹子是怎么回事……!再看白马是一脸了然的笑容,更摸不着头脑了。

“那小子还真是个女装癖啊……”工藤想起某件往事,忍不住小声和服部吐槽。

他身边的服部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诶,那个是快斗?”看了看千影的表情,青子还是问了出来。

“嗯,估计是临到阵前害羞了,想用易容遮羞呢。”猜到儿子的心思,黑羽千影忍不住笑了出来,“不过我个人认为女装是多余的。”

“我倒是觉得黑羽君可能除了害羞,还有点乐在其中哦?”红子淡定地饮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当初黑羽君可是假扮了你不少次吧?”

青子立刻就想起当初怪盗基德假扮她许多次的事情,嗯……然后她决定等快斗结完婚之后找个时间找他叙个旧。

正当司仪脸上淡定心里全都是卧槽的时候,降谷零站了起来:“看来这位女士走错了地方,我来送她出去——以及黑羽君大概要迟到一会儿,请等一下再举行仪式吧。”说着万分自然地对着那位少女伸出了手。穿着婚纱的少女抿着嘴,又看了白马一眼,见他面色如常地朝她点了点头,这才跟着降谷零走出了会场。

 

降谷零带着那位少女出了会场之后直接去了更衣间。

“幸好礼服还有一套备用的在这边。”降谷翻出来一套衣服,就听到身后那人闷闷地说:“其实礼服我带来了……”

降谷又好气又好笑地转过身去:“那你这是玩哪一出呢,嗯?”

“……我紧张,不行?”当降谷转过身来时,穿婚纱的少女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穿着礼服的青年——这人正是因为紧张不敢以真身去会场的黑羽快斗。

降谷摇摇头:“不是不行,不过……你们早就结合过了吧,这一次就是举行个仪式而已,你担心什么?”

“总觉得不真实……”

“再紧张也不能顶着张妹子的脸去和你的向导结婚吧?”降谷颇为无奈,“虽然易个容有助于保密你的身份,不过这个场合并没有这个必要呢。”

“……我知道了。”快斗还是苦着张脸。降谷帮他检查了一下着装,觉得没有问题才拍拍他的肩:“去吧,别让白马君等你太久,今天可是你们的好日子。”

“……嗯。”想起白马,就想起今天他要和白马结婚。快斗感觉自己的心跳加速了。他用双手揉了几下脸,再抬头时已经是平时的样子。

真是的,过去的自己可是什么都不怕呢,现在怎么越来越胆小了。

过去自己戴惯了面具,可现在早就不需要面具了。

自己怎么会把这个忘了呢?

 

白马在看到那位新娘装束的少女时,第一时间就意识到了那是黑羽快斗。想起早上快斗不太自在的样子,白马毫不费力就判断出了现在的状况。

别紧张,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白马试图在两人短暂的视线交流中向快斗传达信息,以两人的默契应该是没问题的,当他看到降谷课长起身为他们解围时更是松了一口气。

某种程度上降谷课长也算是他们俩的长辈,让他劝一劝可能会好些吧。

不出他所料,没过多久降谷零就先自己回来了,几秒种后白马就看到了穿着黑西装的黑羽快斗。

终于来了。

他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来。这一次司仪没有发话,会场里却已经自发地安静下来,左右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红毯两端的两个人身上。婚礼进行曲适时地响起,白马已经朝着站在门口的人迈出了步伐。快斗站在会场门口,一开始因为众人的注视有些紧张,但在看到白马随着音乐朝自己走来时,他也无意识地做出了行动。

当他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他已经微笑着朝白马走了过去。

四目相对。

快斗顿时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此时他的眼中只有他的恋人,只有那个即将和他步入婚姻的人。

他看到华生立在白马的肩上,侧着身子看自己,不必回头看他知道小白就亦步亦趋地跟在自己身后。它们都很安静,但快斗能感觉到它们对这场婚礼的期待。

其实它们表现出来的是黑羽快斗和白马探的期待吧。

是呢,从很久以前,自己就期待着这一天了,所以之前到底是为什么害怕呢?

已经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此时发生的一切,毫无疑问俱是真实,那么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已经很明确了。

他看着白马探。

那个人的眼中满是真诚,正如平日里那般。他站在快斗的面前,正朝着他伸出手。

快斗笑着将自己的手伸了出去。十指交握的瞬间,不只对方手上的温度传递到了他的手上,更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暖意涌上了他的心头。白马微低下头,用口型和他说了一句话。

要上了。

快斗点点头。

虽然在两人正式结合时就已经知道他们要一起面对今后的人生,缺少这样的一个仪式多少让这个认知缺乏实感,如今他们即将补上这个迟来的仪式,在亲友面前宣告他们二人的结合。

快斗在这一刻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他不知道应该感谢谁,让他能够和白马探因为各种机缘巧合结合到一起。如果他不是哨兵,或者白马不是向导,白马就算再怎么暗中安排公安也不会派白马来作为和他结合的人;如果白马放弃了他,或者他拒绝了公安的提议,他们恐怕最终也无法走到一起。

一切就像是上天的安排,让他们能爱上彼此,携手前行。

如此完美。

“走吧。”白马轻声说着,快斗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

两人并肩而行。

而前方就是光明。

 

11.

世界闻名的大魔术师黑羽快斗每一场表演都座无虚席,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

而“公主殿下”与他的向导独处时的样子,全世界也只有白马探一个人知道。

 

 

END.



评论(4)

热度(36)